身邊的人也愣了,眨巴著眼睛,驚在那邊,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一個大園子,京都的大園子,這得多少白花花的銀子啊。

這,這就送了?

「你去同他們說一聲,」趙寧又說道,「讓他們不用哭了。」

「是,大小姐。」小丫鬟應道。

看著小丫鬟朝那邊走去,眾人再看向遠處還在哭喊的人,心裏面都在暗暗羨慕。

房子燒了歸燒了,可是地還是他們的嘛,現在又能平分一個院子,這太好了。 另一方面,是冷庫的建設,在旁邊,建設了兩個大冷庫,佔用了一些田地,賠償了一些錢款給組織上高層。

羅小冬說道:「你們都是輪班制嗎?」

大家員工們,都點頭。

說道:「是,張經理安排的,我們都是輪十二小時的班次,上午九點干到晚上九點,然後第二天繼續,一個月可請假兩次。」

羅小冬心想,這就是所謂的九九六工作制吧。

比九九六工作制還要嚴苛,但是好在有足夠的加班費吧,先放開一年,讓蘇炳昌和他們搞,看看情況,看看是不是這樣,利潤真的高。

日子過的很快,這些日子以來,羅小冬都是數著日子過的,因為馬上就到了海參捕撈季節,春季的海參,貨好的話,價格很高,羅小冬打算做海參的乾燥技術后,在網上賣一盒半斤的干海參。

走的是國麟購物網和風揚購物網的路子。

因為自己如果開網店,目前有三條路,一個是自己開網站,就好像某些手機品牌,有自己的官方商城,依託於第三方快遞,第二條路,是風揚購物網,風揚購物網是一個大型的購物網站,但是有自己的快遞部門,而國麟購物網,目前也開始弄自己的快遞了,只是用的是兼并其他快遞的路子,暫時送貨上門的速度,還沒有風揚購物網站那麼快速,安全。

其實快遞這行,利潤很高,但是也不是很好做,這國內,二十幾家快遞,經過三五年大浪淘沙,就剩下九家快遞了。其他的死掉的快遞,應該說有十幾個了。

而最厲害的一個快遞,收費雖然貴,但是上門取貨,快速空運等等,服務效率驚人,不但沒死,活的還很好,利潤率十分的高。

這都是快遞公司高層自己的一個選擇吧。

羅小冬和蘇炳昌、鐵明通商議,三個選項里,排除了自己開網站網店的選擇,直接依託於兩大購物網站,風揚購物網和國麟購物網。

開始了網店之路。

而之前,羅小冬的八眉豬豬肉,也在網上銷售,和這次的蘇炳昌海參牌子,羅小冬打算分開做,但是做成是互相合作的一個關係,比如,買一斤海參,送一張八眉豬肉的購物優惠券,這樣會互相引流。

羅小冬這邊呢,商議出這個方法,得到了大家的贊同,開會的時候,羅小冬也帶上了周若男,雖然周若男和新品牌關係不大,幾乎可以說沒啥關係,但是羅小冬很重視周若男的意見,讓周若男隨時跟著,當一個智囊團的角色。

與此同時,楚秀那邊,爆發了大戰。

什麼情況呢?

楚秀的手下成立了楚秀牌海參,讓楚秀當上了形象代言人,還拍攝了廣告片,準備秋季播出,然後在片場的時候,楚秀看上了一個女人,什麼女人?是一個廣告模特,楚秀原先有多個女人,但是其中五個最美的之外,其他的都被蕭龍殺光了,而這五大美女,一個落入了唐大富之手,每天和唐大富纏綿,而其他四個,都成了那蕭龍的女人了,楚秀寂寞難耐,這天,看到了廣告模特,居然忍不住開始撩騷。

那廣告模特,也許是沒怎麼見過錢財,一下子,就被征服了。

而後,巧了,廣告模特是金海市人,她的弟弟在金海市大學城買的房子,她弟弟結婚,酒席在蕭龍大酒樓辦理。

然後,楚秀才知道這一層關係,但是為時已晚,對方錢都交了,楚秀拿出二十萬,說道:「你們能不能改一個地點辦婚禮?」

那模特說道:「這樣不行的,弟弟不肯,金海市大學城附近三個酒樓,一個是羅小冬飯館,一個是蕭龍大酒樓,一個是博雅酒店,哦,還有一個國麟大酒店,但是我弟弟就喜歡蕭龍大酒樓,覺得那邊打八折正便宜呢。」

楚秀一臉懵逼。

而與此同時,蕭龍也得知了此事,大喜,說道:「我們佔主場優勢,可以的。」

到那天,街道上很熱鬧,十五輛寶馬車,開路,盛大的典禮舉行著,然後,蕭龍大酒樓里,蕭龍在辦公室里朝外面看去,只見一個熟悉的身影進來,這個人不是別人,而是楚秀,和他的小弟雙唐,唐家兄弟,唐河和唐元橋。

另外還有大概三十多個小弟。

這個模特覺得自己的老公給自己足了面子,這麼多人,豈不知他是來準備打架的。

然後,婚禮舉行到一半,蕭龍出現了,說了一些祝福的話語。

模特的弟弟混成這樣子,十分高興,洋氣的很吶,然後,蕭龍掏出刀子,在婚禮上,直接砍向楚秀楚老大。

辟道立心 唐河唐元橋緊急防護,雙方砍成一團!

巧合的是,胖子去看熱鬧,自己去的,沒帶田開心。

胖子趕緊打電話給羅小冬,說道:「羅小冬,大事不好。」

羅小冬奇道:「什麼大事不好?」

胖子說道:「當然是大事不好了,蕭龍和楚秀打起來了。」

羅小冬大驚,羅小冬想來想去,還是打了電話給蘇炳昌,說道:「蘇炳昌,楚秀他們打起來了。」

蘇炳昌平時都是先得到消息,沒想到這次羅小冬冒了先,先得到消息呢!

羅小冬說道:「你看呢?」

鐵明通和蘇炳昌很快就趕到現場了,加入了圍觀的眾人之中,大家紛紛拍照發視頻什麼的,到網路上。

現在是一個網路時代,君不見外國打仗,真刀真槍的打仗都是有些現場直播的嗎?

連續三場打鬥,分別是唐河和一個對方的打手,唐元橋和一個對方的打手,孟慶和唐大富打起來。

另外,蕭龍直接砍向楚老大,毫不手軟。

蕭龍說道:「都給我狠狠的殺!殺死了我負責!」

唐大富紅了眼,連砍數人。

然後,滿地是血。

很快,婚禮告吹了,婚禮上的賓客四散而逃,

那模特也才知道兇險,之前一直花著楚老大的錢財,花了八十多萬,覺得楚老大不過是個暴發戶而已,現在才知道他不是暴發戶而是地下勢力的江湖老大。

這時候,蕭龍說道:「楚秀,你現在跪地磕頭求饒,還來得及。」 殘暴王爺絕愛妃 很快唐河被砍掉一隻胳膊,左臂掉了。

剩下一隻右臂,然後逃竄出去了,滿地血跡。

而唐元橋見表弟受此重傷,十分的氣餒,也跟著出去了。

楚秀還剩下李清泉、孟慶、趙大、王海等幾個人呢。

王海十分聰明,來的時候提前準備好了防彈衣和防彈手套,甚至連胳膊肘子都是防彈的。

子彈打不透,刀砍不透。

羅小冬這邊,沒去,只在窗口看著南方發獃,其實也看不到情況,郭大路急了,問道:「羅小冬,你去看不?」

羅小冬沉默不語,郭大路說道:「你不去我去!」

然後,說:「我要去看看蕭龍是不是真的那麼牛逼?」

過一會,蘇炳昌和鐵明通急匆匆的趕來了,邀請羅小冬去,羅小冬不去。

蘇炳昌只好說道:「那我自己去了。」

然後,和鐵明通去了。

現場一片喧鬧,不少人都拍照留念,發朋友圈什麼的。

蘇炳昌那邊呢,已經到地點了,開始瘋狂的拍照和留念,再就似乎用手機視頻照片功能。

外面,春風送暖,大地回春了!

這時候,大戰正酣。

一切都彷彿凝固了一般,只有打鬥的兩撥人在,然後,就是圍聚的群眾。

而那模特的親戚們,也都已經嚇跑了,模特也嚇跑了。

這時候,四個女人,原先楚秀的女人,聽見聲息,然後跑出來,楚秀一看,差點哭了,這不是我楚秀日思夜想的女人嗎?現在卻已經淪為蕭龍的女人,於是發了狠,掏出刀子,朝著蕭龍砍過去。

蕭龍武功水平,肯定是在楚秀之上的,楚秀這些日子練功很勤快,但是練功,武功的事,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速成的。所以還是不行。

五六刀子下去,根本沒有划傷那蕭龍。

蕭龍反手操起一條警皮棍子,然後朝著楚秀的腦袋打去,楚秀被打成了腦震蕩,頭昏昏的。

唐河去幫忙,楚秀依然不是蕭龍的對手,然後,楚秀的手下英勇救主,把楚秀給救了回來,蕭龍正在大殺特殺的時候,蘇炳昌和鐵明通互相看了一眼,紛紛想:這個世界上也許只有金老太爺和羅小冬能制止蕭龍老大了。

結果,說曹操曹操到,蕭龍見到旁邊來了個老頭兒,正是金老太爺。

蕭龍一下子愣住了,然後放走了楚秀。

蕭龍反應過來,操起一條凳子,朝著前方用力一扔,然後,楚秀被當場打死!

所謂擒賊先擒王,楚秀已死,就樹倒猢猻散,好在,孟慶有十八個手下,十分忠心,而李清泉受重傷,昏迷不醒,趙大和唐大龍在激斗。

孟慶和手下,一起逃亡,這時候,金老太爺一揮手,手下齊齊出動,一共是三十多個高手,阻止了蕭龍追擊的去路,放走了孟慶和他的手下。

而趙大可以說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典範,打著打著,小弟都逃跑光了,自己還在拚命打,回頭一看,傻了眼,沒人了。

只好投降。

跪地投降!

唐大富殺紅了眼,不把金老太爺放在眼裡,拿出砍刀,說道:「金老頭,你躲開,否則我連你也砍!」

那幾個女人紅了眼,知道楚秀死了,大勢已去,於是都乖乖回房子里去了,等著這場大戰的結局,顯然,誰是勝利者,她們就伺候誰。

唐大富的女人,也在二樓往下看,偷偷的看。

唐大富沒有限制她的自由,只是每天被唐大富乾的腿都發酸!

唐大富實在是一個精力旺盛之人。

蘇炳昌和鐵明通,互相看了一眼,心想,金老太爺終於出手了,從來沒見過金老太爺出手,現在他出手,應該是寶刀未老。

羅小冬在看工廠圖紙,還有冰庫的圖紙。

白珊珊沒說什麼,在旁邊趴在羅小冬的肩膀上跟著看,而歐陽小西火急火燎的回來,說道:「羅小冬,他們那邊打的火熱,你怎麼還在這看圖紙呢?」

羅小冬說道:「我是生意人,不看圖紙幹嘛?」

夏璇也回來了,在門口說道:「現在整條街的人都去看火拚了!」

做了個手勢,說道:「誰也不敢作聲啊!」

羅小冬說道:「整條街的人都去,那不是很熱鬧很吵鬧嗎?」

夏璇說道:「可是大家都看的激動,屏住呼吸了!」

羅小冬點頭,沉默不語。

戰鬥,激斗很快就結束了,孟慶離開了,李清泉和趙大被擒,而蕭龍的手下尤其是唐大富想追殺孟慶的時候,被金老太爺攔住了。

唐大富拿砍刀指著金老太爺情緒激動,蕭龍大驚,趕緊阻止,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唐大富把刀子砍向了金老太爺,這時候,只聽咔噠的聲音,一根棍子阻止了砍刀落下,唐大富定睛一看,乃是旁邊的黑臉漢子,是金老太爺的貼身保鏢。

唐大富和這保鏢激鬥了起來。

然後,蘇炳昌和鐵明通看起來,這唐大富居然落於下風。

原來,這保鏢,金老太爺的三大保鏢,都是數一數二的高手。

唐大富自恃武功高,不把金老太爺放在眼裡,這下有好果子吃了。

那唐大富的武功路數,雜糅各家之長,所以武功水平應該在上成,而那保鏢就是簡單的西式拳擊,但是卻不落下風,反而處於上風!

而另外兩個保鏢看著沒出手。

畢竟他們的任務不是打架而是保護金老太爺。

蘇炳昌這時候看到,金老太爺的另一個保鏢,腰間居然別著一把槍!

但是他沒有動槍的打算吧!蘇炳昌想。

眼神示意了下,鐵明通也看到了。

很快,唐大富輸了,胳膊被扭的脫臼了,一個奇異的角度,痛的嗷嗷直叫。

蕭龍上前,抱拳說道:「金老太爺,唐大富他還年輕不懂事,就饒了他吧!」

金老太爺冷哼一聲,說道:「留下五個女人,留下蕭龍大酒樓,你們走吧,去江南去,我不管你們去江南省如何發展,滾出金海市!」

金老太爺說話十分霸氣,顯然,是沒有任何商議的餘地的。

金老太爺說完,蕭龍頓時想發作,但是轉念一想,現在發作,自己最大的高手阿貴和唐大富一死一傷,自己怎麼和金老太爺鬥法呢?

再說了,金老太爺已經很老了,他早晚要死,我蕭龍還年輕,我早晚會殺回金海市的。

於是點頭,說道:「可以!」 大火在三個時辰后被徹底撲滅,街上除了兵甲們,大部分人都已經回了。

小丫鬟也睡了,在錦繡軟榻上裹成一團,朝著靠牆的一面。

偶爾有風從外邊吹來,帶著寒意,小丫鬟在夢中吸了吸鼻子,呢喃幾句聽不懂的夢語。

心有不甘 卧房很大,隔開兩個別廳,主卧那一處,趙寧立在窗前,窗開著一扇,風就是從這來的。

遠處的星火滅下去了,士兵們氣喘吁吁的躺在路邊,隔街有幾個包子鋪開張,小攤前掛著幾盞燈籠,在黑黢黢望不到盡頭的長街上,像是啟明的燈。

趙寧安靜的看著那幾盞燈,許久未動。

待天光漸漸亮開后,她才收回目光,抬手合上窗扇。

小丫鬟睡了很久,醒來時日頭升的好高。

她揉著睡眼,反應過來后驚醒,糟了,睡過頭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