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蹬蹬蹬!”

老冥神連退三大步,神色糾結,“幽冥尊者,我,我不想可惜!幽冥尊者,你一定是知道了什麼對不對!我也不怕沾染什麼因果了,那江萬貫都要來砍我了,你一定要告訴我,我該怎麼做啊!”

肉眼可見,江北嘴角狠狠抽了兩下,我又沒說你可惜了,我說那酒可惜了……

但是,江北卻是微微搖了搖頭,一副懶得解釋的樣子。


隨後踉蹌了幾步,便要朝外走去,他想回去了,他困了……

“幽冥尊者,別,別走啊!”老冥神徹底精神了,直接上前,死死地攥着江北的胳膊,生怕他就這麼跑了一般。

江北眉頭微皺,轉過身來。

隨後,淡淡的嘆了口氣,算了,人家是大佬,我這樣不好,得尊重一下人家,不能說走就走。

老冥神看到這一幕,那本就發白的臉色更是一片慘白,面如死灰!

他不想死!

下一刻,江北直接拉過了一把椅子,背靠在後,身子前傾,又呈現出了那標準的大佬坐姿,右拳頂着自己的額頭,像是在沉思着。

隨後,緩緩點上一根菸,神情肅穆。

而老冥神,看到這幽冥尊者不走了,也終於長出了一口氣,只是那心還是提在嗓子眼裏。

他也坐下了,就如同一個小學生一般,在等着老師的訓話,一動都不敢動,只能那麼看着這幽冥尊者。

半晌。

江北終於擡起了頭。

雙眼有些漠然的看着這老冥神,感覺……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老冥神看到這目光, 更是心裏咯噔一聲。

感覺肯定是出事了。

“幽,幽冥尊者……”老冥神輕聲喚了一句,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了。

“哎!”江北又重重的嘆了口氣,悲從心起。

他感覺做人太累了,還得照顧這老冥神的心,要給人家尊重,自己不能說走就走。

而老冥神,心裏當時又咯噔一下,能不能別嘆氣了啊,能不能別再嘆氣了!我害怕啊!

我特麼剛睡着,就被你踹門而入給弄醒了,現在更是告訴我江萬貫要來砍我?然後你就不說話了?

江北也想要打破一下這尷尬的氛圍,隨後,他開口了,“冥神老哥,你怎麼看?”

老冥神懵了。

我怎麼看?

“幽冥尊者,我,我不想被砍啊……”

“哦。”江北答應一聲,點了點頭,認真臉。

但是,這認真臉,在老冥神看來,卻是糾結,是無力,是幫不上忙!

“那就不被砍了唄,你別擔心,我只是開了個玩笑。”江北牙一呲,做出了一個自認爲非常真誠的笑容。

但殊不知,老冥神更慌了。

“幽冥尊者,還請你救救我!”老冥神握住了江北的胳膊,就差直接給他跪下了一般。

“咋救啊?我幫你去砍了那江萬貫?”江北神色有些嘲弄的問道。

“這……”

老冥神也糾結了,眉心緊鎖着。

砍了那江萬貫?這不現實。

“幽冥尊者,您現在畢竟是萬魔宗真正的掌舵人,您一定要想出來辦法啊,而且……您是不是知道那江萬貫此時如何了?”老冥神一臉沉重的問道。

倒是江北聽到這話,也微微點了點頭。

“閉關了。”

很簡單。

瞬間,只見那老冥神雙眼頓時爆睜開來。

滿臉的驚恐。

閉關?閉關做什麼?


哪有修士閒的沒事就閉關玩的?

閉關那不就是要研究突破嗎!


那江萬貫都恐怖的一塌糊塗了,剛把人家道無涯如同是砍死小雞崽子一樣給砍死了,現在還要閉關?

幹啥啊!

下死人不償命嗎!

“幽冥尊者,這消息,可準確?”老冥神一臉沉重的問道。

“準確。”江北打了個哈欠,繼續認真臉。

老冥神信了。

他更害怕了。

“幽冥尊者,您可一定要幫我啊,保護好萬魔宗啊。”老冥神死死地攥着江北的胳膊。

“看情況吧。”江北擺了擺手,有些不耐煩了,他想回去睡覺!他後悔了!


“冥神老哥。”江北再次開口。

“嗯?”老冥神身體明顯的一震。

“冥神老哥,你說,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修煉的意義又是什麼?”江北突然開口問道。

老冥神沉默了。

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人生的意義?

難道這是幽冥尊者有所暗指?難道是因爲這種因果關係實在太大了?天機不可泄露?

很可能!

老冥神的頭逐漸的低了下去,想要搞清楚幽冥尊者突然問這個是什麼意思,他的眉頭開始緊鎖着,就連自己的手什麼時候被江北給抽離了,都不知道。

下一刻,只見江北緩緩站了起來,而老冥神的頭也猛地擡了起來。

“冥神尊者,好好地考慮這個問題吧,我先離開了,能說的就這麼多了,在考慮明白這些之前,別再問,放心,我們還有時間。”江北擺了擺手,隨後直接朝外走去。

老冥神站了起來,想要攔一下,但是到底還是住手了。

江北離開了,把小騷搜又掏了出來,原地一蹦,又是晃晃悠悠的朝着自己的幽冥峯飛去。

很後悔。

還好最後他機智,提出了一個幾乎沒法回答出來的問題給了老冥神。

而老冥神。

在江北走了之後,便是雙眼暴睜,躺在牀上,家裏門沒了,紫檀木的椅子也沒了,他的睡意也沒了。

但是他覺得不虧,起碼自己的命可能因此而保住了。

可是……人生的意義?修煉的意義?

這和江萬貫要砍他到底有什麼關係?

這一刻,老冥神迷茫了……感覺幽冥尊者給他的心裏壓力,甚至已經隱約的要超越了江萬貫給他的壓力。 “人生的意義?修煉的意義?”

老冥神躺在牀上,瞪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從幽冥尊者走之後,他已經在這想了一個時辰了。

但是……問題這不就出現了嗎?他什麼都沒想明白。

他的人生到底有什麼意義?要不死了得了……

不行!他得過好日子!

對!修煉就是爲了過上好日子!

那他的人生呢?

老冥神很迷茫,隨後,眼睛突然再次暴睜開來!猛地坐了起來!

他明白了!

是的!他終於想通了!用了整整一個時辰,他終於明白了一個對自己的後半生極爲重要的問題!

那就是!以後!絕對不能跟幽冥尊者多說話!

不然鬧心的絕對是自己!什麼祕密,什麼天機,什麼因果,什麼這這那那的,他一概不想知道了好嗎!

這幽冥尊者,就是個坑貨啊!他說完那話,都不帶負責任的,生命的意義?你倒是給解釋解釋再走啊!這特麼提上褲子就不認人了,這不是讓他在這獨自難受呢嗎!

想明白這點……老冥神終於笑了。

隨後,一頭再仰了過去,繼續躺在牀上,瞪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到底,什麼是生命的意義?

……

另一邊,對老冥神心態的轉變,江北還是完全不知道的,要是知道了,他絕對得爬起來找老冥神好好地理論一番!

可能也有點費勁,因爲江北現在睡着了……

回了自己的幽冥峯,倒是沒看到楊薇,估計是出去弄早餐吃了,也正好,江北自己獨佔了一張小牀,美滋滋。


而現在外面……算算時間,也就剛八點左右,正是一天最好的時間。

在這麼好的時間裏,江北卻是去睡覺了。

但是,萬魔宗卻不平靜。

……

正午時分。

老冥神終於躺不住了,他現在感覺很疲憊,不是因爲身體,而是因爲精神。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