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在地上,滿臉痛苦之色的姚華,立即恨恨的說:「有種你們不要走!」

陳寧居高臨下,漠然的望著姚華:「呵,我不會走,我就在這裡等你爸來。」

陳寧轉身吩咐典褚:「兒子犯錯老子受罰,你打電話通知姚正梁十分鐘之內,來跪下領罪。」

典褚道:「是!」

周圍的人,都在指指點點。

大家都忍不住說:「天呀,他們竟然打了姚區長的兒子!」

「姚區長性格極其護短,這些人要完蛋了。」

「那小子還說要姚區長十分鐘趕來,跪下領罰,他是活在夢裡吧?」

「呵呵,姚區長會很快趕來的,不過不是給他道歉,而是打斷他們的腿。」

聽著大家的議論紛紛。

趙春生越發的擔憂了。

姚華則仇恨的望著陳寧幾人,獰笑道:「讓我爸來跪下領罰,你小子可真夠狂的,等下我爸來了,希望你還能這麼硬氣。」

陳寧淡淡的道:「你爸來了,我叫他跪著他不敢站著,我叫他斟酒他不敢倒茶。」《雲若月楚玄辰》第32章抓個正著 時間流逝,大概老天爺也因此被感動了,傾盆大雨居然小了起來,漸漸的變成了牛毛細雨,然後徹底晴了起來。

一縷陽光照射下來,整個墓地也在陽光的照射下,給人一種別樣的感覺。

此時的姜天,整個人都處於極度興奮,整個人都給人一種木然的感覺,看着此時的姜天,絲毫沒有縱橫無敵,睥睨天下的王者氣度,反而像是一個普通的兒子一樣。

思念自己的母親。

沉靜在無盡的回憶中。

「人王殿主。」

劉霸業看着姜天,張了張嘴,發現什麼都說不出來。

姜天搖搖頭打斷了劉霸業的話說的:「沒事,我一個人走走,還有,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除了我們幾個人之外,別人知道,特別是我母親的消息,如果有需要,我希望你們神州軍方助我找到自己的母親。」

「如果替我找到我母親的消息,我必有重謝。」

劉霸業點點頭說道:「人王殿主請放心,如果確認你的母親真的活着,我們一定以整個神州之力尋找他的下落,一旦找到,必然第一時間告訴你。」

「好。」

姜天點點頭,轉身離開了盤山公墓,一步千米,瞬間消失在公墓之內。

此時的姜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些什麼?腦海中一片空白,對於自己的母親,二十多年過去了,心中的印象早就淡了不少,但是對於自己母親的愛,卻絲毫沒有減弱。

大雨過後,天朗氣清。

道路上的車流也多了起來,不斷流動的車流,讓本來擁堵的街道更加熱鬧起來。

姜天走在道路上,速度很快,不斷的穿梭在車流中,但是卻沒有被一輛車給撞倒,儘管如此,還是讓不少車輛嚇了一大跳,對着姜天就打算大罵起來。

但是卻發現,自己眼前哪裏有人,還以為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而此時,姜老爺子帶着姜浩也回到了姜家。

蘇虹沒死。

這個消息就如同炸雷一般,把他們所有人都給炸的整個人就像是被熟透了一樣,所有人都被震撼到了。

姜浩此時整個人充滿了頹廢,充滿了凄涼,回去之後,還喃喃自語的不停地念叨着什麼?

二十多年了,足足二十多年了,她蘇虹居然假死脫身,騙了自己二十多年了。

一直以來,他都沒有想到,她居然真的沒死,還活着,居然還活着,哈哈哈,這真的是一句玩笑話,一個笑柄,一個讓人感到可笑的笑柄,自己被騙了二十多年。

細細想來三十年前,自己強勢霸道的要娶她為妻,甚至不惜威脅她整個家族,要麼嫁給他,要麼滅了他們蘇家,她妥協了。

可能從哪個時候開始她就恨極了自己。

處心積慮的算計自己,難怪,這些年來,自己樁樁件件,任何事情,決定都像是背後有一支無形的大手在操作這一切,算計這一切,讓自己每每都只能面臨失敗的命運,歸根結底,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好一個蘇虹。

我強勢霸道的佔有你,你算計了我一輩子。

他姜浩能夠成為姜家家主,固然是因為自己兒子的優秀,但是自己也絲毫不差,封號大將,縱橫國際戰場,也不是浪得虛名之人。

而現在了卻淪落到這種地步,如同喪家之犬,生不如死。

。 「當然有!」

「這些三品易容功法,你可以隨意挑選!」

邱遠說話間,取出五枚藍色玉簡,遞給林逸。

「我看看!」

林逸接過玉簡,立即向里注入靈力,依次察看起來。

這些三品易容功法,功效都很不錯,只不過側重點不同,修鍊難度也不一樣,價格相差也很大。

經過一番詢問,比較過後,林逸做出最後選擇。

「我就要這部《千容萬面》吧!」

林逸滿臉認真道。

這部三品易容功法,千容萬面,售價五千塊下品靈石。

比起他之前購買的一品易容功法換容術,足足貴了十倍。

但他還是覺得,這部千容萬面,物有所值。

他的修為就順利恢復到聚靈境三重初期

多種植幾種靈藥

在偽裝好身份的前提下,迅速將這些珍稀靈藥賣出去,

因為這部功法,在改變容貌這一塊,極其厲害,可以讓他偽裝成少年,也可以偽裝成中年修者,可以偽裝成年老修者,可以偽裝得很醜,也可以偽裝得很俊逸,也可以偽裝得很有特點,讓人過目不忘。

甚至,還能偽裝成女修,從小姑娘,到半老徐娘,到老嫗,都能偽裝得惟妙惟肖,以假亂真。

這就是千容萬面的由來。

只是在改變容貌這一塊,就完全碾壓換容術。

除了改變容貌之外,這千容萬面還能改變偽裝修為境界。

他本來是聚靈境三重,修鍊了千容萬面,可以偽裝成聚靈境一重修者,示敵以弱,扮豬吃老虎。

也可以偽裝成聚靈境十重修者,嚇唬震懾對方,讓對方不敢輕舉妄動。

能夠讓容貌千變萬化的同時,還能改變修為境界,如此一來,大多數修者,基本都不可能看出他的來歷。

當然。

若只是改變這兩個方面,金丹境修者,還是能夠根據神識氣息,看出你的真實身份。

而這千容萬面,還能短暫改變神識氣息,即便是金丹境修者,都無法看出來。

當然。

這畢竟只是易容功法,只能短暫偽裝,尤其是改變神識氣息,就算是修鍊到巔峰層次,也就最多維持三個時辰。

前期剛入門,只能維持半個時辰左右。

改變容貌和修為境界,最多倒是可以維持六個時辰左右。

忘仙鎮上,金丹境修者鳳毛麟角。

各大店鋪掌柜,修為境界也都是蛻凡境後期,蛻凡境巔峰左右。

他購買這部千容萬面,從今以後,可以在忘仙鎮,隨意改變容貌,出售靈藥。

「給你靈石!」

林逸取出五千塊下品靈石,付給邱遠。

這下,他手裏只剩下五百塊下品靈石。

但他一點都不擔心。

因為他手裏,還有三百二十株成熟的玄霖草,只要將千容萬面修鍊成功,他就可以將這些玄霖草全都賣出去。

到時能進賬一萬七千六百塊下品靈石。

購買三品五行心法,都是綽綽有餘。

說不定,還能再購買到一座三品聚靈陣。

若是這樣的話,他的修鍊速度,將會在現在的基礎上,再度提高數倍!

後面衝擊聚靈境七重,就完全不愁了!

「走了!」

林逸和邱遠告辭一聲,收起記載千容萬面的藍色玉簡,喜滋滋離去。

一會功夫。

就回到自家小院。

「這次直接在仙府空間,領悟這千容萬面!」

林逸走進靜室,直接進入仙府空間,仔細研讀千容萬面,參悟這裏面的訣竅。

有所領悟后,他就離開仙府空間,在靜室里,對照着銅鏡,改變自身容貌。

有之前換容術的基礎,他在改變容貌這方面,進步很快。

在仙府空間參悟七個時辰,他就能將自身容貌,偽裝成中年修者了。

至於偽裝成年老修者,還需要用靈力控制肌膚,弄出蒼老皺紋,這對於靈力控制要求極高,他暫時還無法做到這一步。

這個只能以後再慢慢修鍊精進。

能夠偽裝成中年修者,已經是很大進步。

能和他這少年模樣,有很大反差。

暫時來說,足夠用了。

緊接着。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