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靜你怎麼了?”楚風皺着自己的眉頭,他不明白趙靜這是怎麼了。

“哼,你還說什麼是趙雄的人叫的你,你真行啊,要不是你的話,**說不定就不會出事情了!”趙靜不知道爲什麼忽然之間情緒變得有些激動了,說的話也有些很是不講理的意思,就是楚風在的話,**要是出事情也不是一個學生能夠阻止的不是嗎?


但是,趙靜卻是認定了,要是楚風當時沒有出去,而是也在他們的身邊的話,事情就不會發生了,而且趙靜覺得楚風是自己的保鏢,他就應該在自己的身邊保護自己,現在他因爲另一個女生沒有在自己的身邊就是嚴重的失職!

楚風現在心情也很是不好,他知道自己要是和趙靜發生爭執的話,也是於事無補的,而且,他覺得現在自己還是趕緊把白文送回去的好,可又實在是放心不下趙靜一個人,所以只好說道:“哎,老四,你幫我把白文送回去吧,我帶着趙靜回去。”

楚風說完以後就拉住了趙靜的手,拉着她也不等其他人時候什麼就隨手打了一個車離開了。

白文沒有想到剛剛還說要送自己回家的楚風,現在竟然只是因爲趙靜的幾句話,也不管自己了,頓時心裏難受的要命,也不說什麼了,只是眼睛裏面的淚水似乎又開始在自己的眼鏡框裏面大打轉了。


“你……沒事吧?”老六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很是憔悴眼睛整個又黑又腫的小姑娘竟然會看着自己的大哥離開以後,就哭了,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便問道。

“我沒事,只是眼睛有些不**而已。”白文不想讓自己脆弱的一面讓人家給看見了,她趕緊把自己的淚水擦乾了笑的很是尷尬的說道,樣子因爲自己的故作堅強而顯得更加的楚楚可憐了。

“你的名字叫做白文是嗎?還記得我嗎?”老四慢慢的走到了白文的身邊說道。

“恩,記得,上回你和楚風一起來過我的家裏面。你的事情解決了嗎?”白文看着這個男孩問道。

‘“恩,已經解決了,現在完全沒有事情了,只是大哥剛剛說了**送你回家呢,怎麼樣,我現在就送你回去好不好啊?”老四看見白文現在的狀態很是不好,生怕自己的聲音大了會嚇到這個就好像是玻璃一般脆弱的小女生,他覺得自己上回看見人家的時候,白文還是很活潑開朗的的樣子,這樣瑰麗的女孩子竟然只是短短的幾天沒有看見就成了這幅樣子,真的讓老四也十分的驚訝。

“哥哥,你認識這個女孩?”老五本來和老四就是雙胞胎,他們幾乎不管幹什麼都是喜歡在一起的完全就是同進同出的,但是老五明顯是不記得自己和哥哥在一起的時候,什麼時候還和這個女孩見過面,所以便很是好奇的問道。

“你們是雙胞胎?”白文看見竟然出現一個和自己面前的這個男孩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孩,馬上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但是隨後便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事情一樣說道。

“恩,是的,我們是雙胞胎,他是我的弟弟,我是哥哥,我的名字叫做張文浩,我的弟弟的名字叫做張武浩。”老四慢慢的說道。

“恩。”白文聽了老四的話以後,眼神又變得很是暗淡,她心中始終在意着楚風的話語,她知道趙靜是楚風的女朋友去送自己的女朋友回去是理所應當的,但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啦,她的心裏就是難受的喘不上氣。

另一邊,楚風拉着趙靜的手上了出租車以後,便對着忽然之間不知道爲什麼對自己竟然有那麼大的意見的趙靜說道:“趙靜,你怎麼了,剛剛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趙靜說話依舊是很衝,但是,比剛剛卻是緩和了一些的。

“那你剛剛怎麼說出那樣的話,你應該明白**的事情我也是十分難過的,而且我和他們相處的時間可是要比你長得多,我當然不會希望他有事情的。”楚風說道。

“我只是不明白明明你是和那個女孩出去了,爲什麼你當時要說肯定是趙雄找你的呢?”趙靜把自己的眼睛看向了地上,聲音變得很是悲傷,楚風看見了她這個樣子算是明白了,趙靜不是因爲**的事情怪自己的。

畢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並不是她想要看見的,只是因爲趙靜覺得自己騙了她,她纔會那麼的激動,那麼的生氣的,想清楚以後,楚風便說道:“你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本來是趙雄找的人叫我出去的,而我也看見那個傢伙了。只是後來回教室的時候,白文給我打電話來着…….”

“你不是說自己把手機給放在了教室裏面了嗎?怎麼還能接到那個女生的電話,但是我們的電話你卻是借不到的!”趙靜抓住了楚風的語病說道。

“哎,你忘記了嗎?我是有兩個電話的,一個是在學校的時候用的,一個是我工作的時候用的,當時的時候白文問我的時候,我本能的反應就把自己工作的電話告訴她了,而我丟在教室裏面的那個電話是平時和你們聯繫的那個電話。”

楚風也是十分的鬱悶的,畢竟,幹他們這一行其實也是十分的講究的,很多事情都必須要一步步按部就班的做,要不然的話事情就會變得很是複雜。

但是對於楚風的個性的話,他還是覺得按照自己的方法似乎更加的簡便一些,只是人家不能夠接受而已,所以,他也就只好按照人家的意思來了。


趙靜也是多少知道一些楚風的事情的,所以,她也並沒有說什麼,因爲楚風平時的時候總是帶着那個學校手機的,所以,當楚風和她說了那個工作(也就是屬於個人時間的時候用的手機),的好嗎的時候,白文並沒有記下來,只是覺得沒用和不想要那麼麻煩而已。

弄清楚原來是自己錯怪了人家以後,趙靜看向楚風的眼神就沒有了剛剛那般的犀利,而是溫柔了很多,往往當局者迷,所以,趙靜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前後的態度竟然變化的那樣的大,就連楚風都是嚇了一大跳的。

“怪不得人家都說女人是善變的,你還真是把這個善變給詮釋出來了,竟然,說變就變,哎。”楚風見自己的解釋唄人家接受了,雖然依舊很是無奈,但是也沒有辦法誰讓人家是女孩子,自己男孩子呢?

又或者說誰讓自己是一個保護着,而人家是被保護的當事人呢?想着幸虧趙靜沒什麼事情,不然的話,他必然也是不好交差的,心中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不**的,至少經過這件事情以後,楚風覺得自己更應該多呆在趙靜的身邊了。 第一百一十章 英雄救美演變的殺人事件(二)

趙總的消息還是那麼的靈通,這個事情纔剛剛發生一會兒,遠在另一個城市的趙總就給楚風來了電話,無非就是讓楚風務必要確保趙靜的安全,一定要以身作則,說着現在社會的可怕,還有就是好好的照顧趙靜什麼的。

楚風聽了趙總的話,自然是點頭應允,畢竟這個事情都是自己的工作,就是趙總不和自己說的話,楚風也是要做好的,他在工作的時候一直都是一個盡善盡美的人,對於他來說的話,不管是什麼事情要麼就不做,既然自己做了的話,就一定要做好!

“趙總請你放心吧,我一定會保護好趙靜的,畢竟,她是我的保護人,要是她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我肯定是以後都混不下去了,既然您僱傭了我,就應該相信我。”楚風聽着趙總不斷的長篇大論慢慢的說道。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這個道理我當然是知道的了,但是,問題是,我只是希望你能夠明白,我現在也是十分的不容易的啊,很多事情我都擔心的不得了,我馬上就要接一個大單子了,可是,就在剛剛我聽說了小靜學校的事情簡直就要把我給嚇死了你知道嗎?!”趙總就好像是一個關心女兒的父親一樣。

楚風知道,因爲他們的父母來離開得早,一直以來的話,都是趙總一直照顧着自己的這個妹妹的,現在因爲工作很是繁忙的原因,他現在心力交瘁完全沒有一點點的時間去管自己的妹妹了,要不是前一陣子的他又認了一個“乾弟弟”的話,現在趙總肯定就是累死也是做不完自己手上的活的。

“我知道的,趙總請您放心吧,您也多多注意自己的身體,再過一陣子就要讓10月份的長假了,那個時候您要是消瘦的太厲害的話,我想趙靜很有肯能回非常的心疼您哦。”楚風知道現在趙總完全就是一個超級大妹控的心態,因爲自己不再妹妹的身邊就會擔心的放不下心來。

但是,趙總無疑是一個聰明的人,他知道什麼是對自己的妹妹真的好,而什麼事情則是會害了自己的妹妹的,所以,他纔會讓自己過來保護自己的妹妹,而同意讓趙靜到了這個地方上大學。

不然的話,要是趙靜一直都生活在趙總的身邊的話,將會是一個永遠也長不大的孩子。

趙總再三的叮囑以後,終於算是結束了這次漫長的通話,雖然已近過了很長的時間了,但是,趙靜依舊還在衛生間裏面洗澡,要不是因爲趙靜在洗澡的話,剛剛趙總就是不想要趙靜接電話的,想必趙靜也是要搶着和自己的哥哥說話的。

大約過了差不多兩個多鐘頭,趙靜終於算是洗完澡從衛生間出來了,趙靜本身就是一個美人坯子,不然的話,也不會把那個富二代給迷的神魂顛倒的,就連他自己姓什麼都快要忘記了。

而此時似乎是因爲洗澡的時間有點長的緣故,趙靜的臉蛋紅紅的就像是一個熟透的的大蘋果一樣,讓人忍不住想要要上一口,因爲剛剛洗過澡的原因,趙靜的皮膚就好像剛剛剝了殼的雞蛋一樣,又白又滑又嫩的,讓楚風不由的嚥了一口口水。

楚風知道自己要是再看下去很有可能就要出事了,他畢竟也是一個十分正常的男人,看見了這樣的美色要是沒有什麼反應,那纔是真的壞事了的,所以,楚風只好往自己的眼睛來回的看,就是不敢看穿着浴袍的趙靜。

趙靜其實對於剛剛自己在外面的時候竟然那樣子質問楚風心中也是有懊惱的,但是,現在她已經微微有些清楚自己的心思了,她覺得自己應該是看見了楚風和那個女孩子在一起纔會那麼的生氣吧,畢竟,名義上自己還是楚風的女朋友,楚風那樣子的話,就是打自己的臉不是?‘

也因此,趙靜覺得自己要是生氣的話應該纔是合理的,要是不生氣的話反而纔會是有問題的吧,但是,此時趙靜似乎忘記了,自己和楚風的男女朋友關係似乎也是假的,只是爲了彼此趕走一些討厭的人罷了。

而當着趙靜發現自己洗完澡出來以後,楚風竟然蔓延驚豔的看着自己的時候,自然是十分欣喜的,只是,讓她很是無語的是,楚風只是看了自己一小小會兒就不在看自己了,而是一副心不在焉東張西望的樣子,讓趙靜很是無語。

“喂,你懂看看西看看的你到底是在看什麼啊?”趙靜很是不爽的問道。

“沒看什麼,怎麼了?”楚風問道。

“我只是十分的好奇而已,你不停的東張西望,我不明白的是這個屋子只有這麼有點點你到底是在看什麼啊?”趙靜接着問道。

“沒……沒看什麼。”楚風發現趙靜的脣色竟然閃着珊瑚般的美麗色澤,讓他的很想要嚐嚐那是一種什麼樣子的滋味,可是剛剛有了這樣的想法,楚風就趕緊的搖了搖自己的腦袋,告訴自己一定不能夠對自己的僱主有什麼非分之想。

其實,楚風一直都不讓自己對於趙靜有任何的想法,當然了,曖昧什麼是沒有關係的,但是要是真的發生點什麼的話,自然是萬萬不可的,他們這一行也是有着自己的規矩的,不能夠和自己的僱主發生什麼感情糾葛。

一直以來楚風做的都十分的好,但是,這會似乎出現了一點點的小問題,就是楚風的心總是會因爲趙靜而不自覺地加快,眼神也會變得迷惑而恍惚。

他殊不知自己的眼睛其實十分的迷人,而因爲迷惑和恍惚會變得更加的惑人,女色固然,但是有的時候男色更加的讓人沒有辦法控制自己。

看着楚風的趙靜的心也不自覺的心跳加快,她覺得此時的楚風似乎變得比自己剛剛看見她的那個時候要帥上不知道多少倍!

而就在楚風和趙靜兩個人都有些變得不一樣又或者說是都有些對彼此動情的時候,楚風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瞬間就回過了神來,而後拿起自己褲兜裏面的手機,看見來電顯示上面是一個“韓”字,接着接通了電話說道:“韓怎麼樣了?”

“你讓我查的事情已經查出來了,你是想要自己看那些人說的話筆錄,還是想要讓我親自給你口述啊。”韓依舊還是那副聲音,只是聲音似乎變得不是第一次那般吊兒郎當了。

“還是我自己看吧,你發個給我。”楚風想了想說道,雖然韓說的似乎能夠更爲簡略一些,但是,現在不是還有趙靜在嗎,他覺得,還是讓趙靜看看算了,省的以後要是自己說什麼他又會給自己找事什麼的。

“好的,但是,楚風你可不要忘記你答應我的事情,你說了要請我吃東西的,並且我想要吃什麼你就邀請我吃什麼。”那邊的韓說道了這個吃字的時候忽然之間變得很是興奮,就好像是遇見了什麼讓他不能夠自已的事情一樣。

整個人似乎也變得更加的朝氣蓬勃了很多。楚風聽出了自己朋友言語上的明顯變化,很是汗顏的說道:“我知道了,等我這回回去一定回去找你小子的,你放心吧,別的我請不起,就是請你小子吃點東西什麼的,我還是請得起的。”

“恩,那就好,你小子趕緊回來把,哈哈,我感覺的自己都快要等不及了,真是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竟然跑那麼遠的地方接任務,真是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真是的。”韓說道。

“韓,拜託你說的不要這樣誇張好不好啊,我也是在咱們那個地方接的任務,只是現在因爲事情而到了這個地方而已,而且,這裏也離咱們那個地方也不遠好不好啊。”楚風覺得自己真是無語了,韓總是會把事情說得很誇張,其實要是可以的話,他也不想要離開自己的地方,但是,沒有辦法啊,自己接了任務難道還能夠半路辭了不成?

“好了好了,不說了,我還有事情呢,你趕緊看看我發你的email吧,要是你需要什麼的哈,就和我聯繫再。”韓說完以後,也不等楚風回答就把電話給掛了,楚風聽着電話裏面“嘟嘟”的聲音,十分的無語,韓就是這樣,總是十分的主觀,並且對於自己的意見十分的重視,完全就想要知道人家是怎麼想的。

楚風和韓通過電話以後,就去了趙靜的臥室,當時趙靜相中了這個小屋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裏有網線,可以直接使用,而不用自己再安了,方便很多,而趙總爲了讓楚風和自己聯繫,所以就給趙靜買了筆記本電腦。

進入趙靜的臥室,楚風發現這裏的的風格竟然很是可愛,其實臥室是最近接人內心年齡的地方,也就是說,其實趙靜的內心還是一個小孩子,不然的話,不會到處都弄的的。

“你怎麼進來了?”趙靜剛剛回到自己的臥室拿衣服,而楚風本身是在外面打電話的,但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自己還在找衣服呢,楚風竟然就進來了,真的是讓他很是無語啊。

“我要用用你的筆記本,剛剛我的朋友給我傳了一個文件。”楚風說着就打開了趙靜的筆記本,就和趙靜房屋的風格是一樣的,趙靜的筆記本上也貼了很多的小熊,一看就是女孩子的東西。

“裏面有密碼,三個666”趙靜想了想說道。

“恩,就你一個人住你怎麼還設立一個密碼啊,難道你還害怕別人看見什麼呢你不想要人家知道的祕密不成?”楚風一邊和趙靜打趣一邊打開了趙靜的電腦,然後,手飛快的打開了自己的裏面果然有一封韓給自己的郵件,他打開以後看見了裏面的內容就沉默了。

而看完了這份筆錄以後,楚風已經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形容自己的此時的心情了。

趙靜看見楚風一直坐在那個地方,一動也不動,樣子很是奇怪,她慢慢地走過去問道:“你在看什麼啊,怎麼那麼的認真啊?”

“什麼?你是怎麼弄到的,你簡直太厲害了,這個不是說要保密的嗎?”趙靜聽了以後忽然之間變得很是興奮,但是,他隨後看見了這裏面的內容以後也變得和楚風一樣沉默起來了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英雄救美演變的殺人事件(三)

只是沉默片刻以後,趙靜說道:“沒有想到的是,竟然是因爲我害了**!”

“趙靜,不是你的錯,不要把什麼不好的事情往自己的的身上攔,我只是想要你知道這個事情的真相,但是,我不希望你因爲這個事情就這樣妄自菲薄,真正的兇手其實是趙雄,要是真的想要爲了**報仇的話,也是應該讓趙雄繩之於法的不是?”

楚風生怕趙靜因爲自己的心理承受壓力太大,而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趕緊安慰道。

“怪不得那些人一直都在針對我,我當時還在想着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但是沒有想到的是,他們竟然是讓人派來的,而且他們的目標竟然還真的是我”本身趙靜覺得**是爲了救自己才死的,所以,心裏本來就已經很是內疚了,現在因爲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覺得自己此時此刻,似乎更加的接**現實,又或者是無法原諒自己了。

“不要想那麼多了,趙靜,樣你怎麼回事?”楚風見趙靜的樣子很是不對勁,趕緊晃着她說道,他不希望因爲自己讓趙靜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而使得趙靜竟然成了這幅樣子。

“當時的時候,我還在想着是不是自己多心了,那些人,我根本就不認識,他們爲什麼要針對我呢,但是,現在我忽然之間就明白了,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啊,他們竟然是被人家派來的演戲而已。”趙靜似乎完全聽不見楚風到底是在說什麼,她只是一直自顧自的說着話。

眼睛也變的很是迷茫,就好像搬來很是美麗的眸子被一層神祕的霧色給遮擋住了一樣,讓楚風覺得自己此時此刻看不清趙靜的真實想法。

“嗚嗚嗚嗚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事情就然會變成這樣的,我是真的不知道啊!”趙靜一下子就摟住了楚風然後哭的很是大聲,就和在小樹林中的白文一樣的脆弱不堪。

楚風知道自己現在要是真的想幫助趙靜的話,就是多傾聽她到底是說些什麼,而後便是適當的安慰,只有這樣才能夠讓趙靜慢慢地脫離陰影。

他先是輕輕地着趙靜的頭髮,就好像是摸着什麼寶貝那般的小心翼翼,而後輕聲說道:“別這樣好嗎?你這樣難過要是**知道的話,想必也不會開心的吧,我現在更加希望的其實是你可以好好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明白的,我是好好地,但是我卻害得人家失去了自己最爲寶貴的生命啊!”趙靜似乎是十分不能夠釋懷的,楚風也明白了趙總爲什麼讓自己當趙靜的保鏢了,畢竟,自己可不單單是一個打架上的好手,在一些心理的問題上,自己也是一個行家啊。


楚風很是耐心的開導着趙靜,他覺得現在趙靜很是脆弱,但是,使得她變成現在這樣的直接原因則是因爲已經死去的**,讓她自己感覺自己虧欠了人傢什麼。

雖然人的性命是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但是,楚風不覺得這件事情是好景的錯,而要是讓他說出自己的真心話的,他覺得這個事情完全就是**咎由自取的。

那封讓楚風變得很是沉默,讓趙靜則變得很是愛上自責的email上也就是寫着被警察抓住的那幾個小混混的口供而已。

他們說自己只是和自己的老大一起被人給僱傭演繹成英雄救美的,但是沒有想的是竟然被死者出頭阻止,而那個死者又一直和自己的老大死犟,纔會被自己的**殺了的,他們的老大也是怒極攻心才犯下了這樣的罪,希望能夠得到寬恕。

現在東窗事發了纔想着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夠得到寬恕,楚風覺得,他們其實並不是真的想要悔改了,只是覺得這個事情變得很是複雜不說,而且他們還會受到法律的制裁,所以,纔在筆錄中說出了自己知道的事情。

www •тt kán •¢ O

又因爲害怕自己的老大一會兒找他們,所以只好爲了自己的老大也說了很多的好話,他們也無非是讓人家打了,而他麼卻沒有一點點事情罷了。


而這些人的僱用人不是別人正是白天的時候把楚風給找了出來,並且希望楚風能夠自動放棄趙靜的趙雄。

他無非也就是想要英雄救美一次,他覺得要是真的這樣的話,趙靜說不定就會愛上自己了,本身**就是喜歡這英雄的,而趙雄則是覺得一直都是一個大英雄,自己之所以一直被趙靜拒絕,楚風自然是其中的一個因素,但是,主要的因素卻是自己一直都沒有一個好的機會表現罷了。

爲了能夠找到這樣的一個機會,趙雄覺得自己還是趕緊給自己製造一個好了,不然的話,要是那個機會一直都不來的話,難道自己還真的要爲了一個女孩子苦苦的等一輩子嗎?

而且,就是他真的報有這樣的決心的話,自己的父親和母親兩個人也是不願意的,畢竟,他們兩個可都是“領導級”人物啊,而且,他又是家中的獨子要是自己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的話,特別是在婚姻上,趙雄就更加的沒有辦法亂來了。

楚風也不明白趙雄到底是怎麼回事竟然想出了這樣的一個壞辦法,不但使得自己得不償失,完全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而且,還害得**被那個混混的老大給殺死了。

那個混混的老大雖然是直接殺死**的人,但是楚風覺得要是真的比起來的話,趙雄似乎纔是真正那個十分可惡的人,要是他那麼沒事找事的話,楚風覺得這個事情能夠決定是因爲可以趙雄這個笨蛋!

“呵呵,本身我還想着也許事情是因爲有人死了,所以那些警方纔說什麼一切證據都是要保密的,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根本就不是這樣的事情,我覺得要是比起**的生命,那些個完全沒有什麼良心而言的人來說的話,根本就是一文不值。”

趙靜說完以後,停頓了下接着說道:“他們之所以把這些個證據給保存了起來,我覺得只是因爲趙雄的原因,他們很有可能是爲了要巴結趙雄的父母,纔會這樣子的吧。”

楚風聽了趙靜的話以後還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說了,因爲他看了這個信件以後其實想的和趙靜是一抹一樣的,不是他的心思小,更加不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而是因爲楚風的那些話點醒了他而已。

所以,趙靜現在說出的這些事情都是楚風在引導者她的,不然的話,以趙靜很是喜歡鑽牛角尖的個性,楚風還覺得事情是真的越來越不好辦了。

似乎是本能的意識把,楚風又看向了關於那封信的內容,他不希望除了自己和趙靜意外再有人知道這些事情了,畢畢竟,這個東西是楚風找了自己的朋友幫助自己**的不是?

要是因爲自己把這個事情給說的話,人家肯定會想到他的那個朋友身上的,到時候,楚風就是等於真的對不起韓了。

當然楚風可不會這麼做的,因爲這樣的話,對於他的這個人是百害而無一利的,所以,楚風不但不會這樣做,他也不會讓趙靜把事情給說出去的。

而這份很是隱祕的筆錄上是這樣說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