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信也沒有多說,將打神鞭放入懷中,便朝樓梯處走去,可是當自己剛走到樓梯口處,就聽得樓下一片吵鬧之聲,轉過頭看去,發現這樓上之人好像並咩有被影響,依舊在專心的尋找著自己的中意的東西,彷彿已經習以為常了。

「這是我看中你,你怎麼可以搶呢」

就在趙信剛下樓梯的時候,忽聽得一聲憤吼,不過這還不是重要的,關鍵是趙信聽這聲音十分的熟悉。

下的樓后,在樓梯口處果然有兩個戴著面具的黑衣人守在樓梯口,看著這裡是只能下,不能上。見趙信下樓,那兩個黑衣人給讓開了一個空隙,趙信順勢下樓。下樓後趙信就朝喧鬧的人群中看去,這個樓下的格局和樓上差不多,但是東西看起來要多的多了,不過趙信掃了一眼發現這武器雖多,可是質量和樓上的有些天壤之別,而樓下的傳承者的境界大多數都在花甲襁褓和花甲始齔之間,不用想就知道這裡肯定是初班的選擇法門的地方了。

發生吵鬧的地方是在較靠裡面的位置,趙信聚睛看去,有一人被圍在中央,他戴著一個花臉面具,此時正在與人辯解著,不過和他對立的人不止一個,而是四五個人,看起來像是在搶什麼東西。這個熟悉的聲音,趙信甚至都不用看就知道這個人是誰,看了眼身旁的黑衣人好像沒有要出手的意思,趙信信步走了過去。而趙信的動作也被那兩黑衣人看在眼中,兩人忽視一眼,也沒有做出阻攔,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像是默認了趙信的行為。

「你的東西?這上面是寫著你名字呢,還是你報備了?」那四人中打首的一位語氣十分囂張的問向中間人。

「這明明是我先看到的,我正打算去報備,是你們把我攔下來了」那花臉男子依舊在抗議著,並抬起頭向周圍的人求助,不過結果也是非常殘酷的,並沒有一個人搭理他,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你先看到的?這就是我先看到的,只不過回頭的功夫就被你捷足先登了,小子我勸你還把東西交出來,不然的話有你好看的」那打首的男子依舊不依不饒,抱肩穩聲道。

此時的花一步內心是幾近崩潰的,自己歷盡萬難,終於在排位中脫穎而出以差點死去的代價獲得了第三名。本以為在找到了一件好的武器后能夠讓自己實力更上一層樓,可是萬萬沒想到,本路居然殺出了一個程咬金,來強搶自己的武器,而對方的人數還明顯的超出自己。由於在班中自己就是非常並不受待見的,所以更沒有機會去認識其他班中的人,而此時的自己相當於孤軍奮戰,舉步維艱。

「我找到東西的時候並沒有看到你,你明顯在說謊」

眼看著在原來論嘴皮子從來沒有輸過花一步,此時卻被逼到這種地步,趙信的心中頓時感覺十分的不舒服,並且知道自己現在該出手了。

「一步,有人跟你搶東西嗎?」趙信將火精氣稍稍外放,周圍原本擁擠的人群頓時被炙熱的氣息隔離開,紛紛給趙信讓路。此時有人想要出口訓斥趙信,卻被旁邊的人攔了下來,剛才趙信從樓上下來可是有不少人都看到了的,他們也知道從樓上下來的都是些什麼人,所以為了避免惹禍,頓時拉回了那個想要犯錯的人,並小聲的解釋著。

「你是哪個蔥?竟然敢管……」見趙信出來說話,那幾個「欺負」花一步的人正打算連趙信也一起教訓,但是當看到趙信的境界后,頓時啞口無言了。

「你是?」花一步有些懵了,他也看出了對方的境界要高於自己,可是自己卻並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認識這樣的人物了。

「我是你哥啊,不會是還生哥的氣呢吧?今天遇到什麼難事了嗎?哥給你解決」趙信能夠一眼認出花一步,但是並不代表花一步能夠認出自己,因為就算他聽出來自己的聲音,也不會聯想到自己,畢竟兩個人分開的時候自己還是始齔境界,而現在已經是總角了,跨度太大了。

花一步也不是死心眼的人,雖然一時半會兒猜不出趙信是誰,但是趙信站出來說話的目地自己還是懂得的,頓時擺出了一副臭屁的樣子,冷冷的說道:「咱們不是說好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了嗎?你還插手我的事做什麼?」。

沒想到花一步居然這麼上道,看著對方的姿勢,趙信想笑卻又笑不出來,想笑是因為他的表現在自己看來太做作了,笑不出來是因為趙信知道對方是為了生存,即使心中排斥這麼做,但是奈何壓力也必須這麼做。(未完待續。) 陳浩從辦公室出來,感覺腦子裡亂亂的,就好像剛剛睡醒午覺,不知道中午還是晚上一樣。

但即便是這樣,他也沒有忘了正事,畢竟小雪之前跟自己打過電話,說要幫菲菲拿要的。

只是眼下,他攥著老破開的藥單,站在醫藥窗口跟前排隊時,卻總也忍不住的拿眼珠子胡亂瞄……

排隊拿要的人,真就挺多的,男人女人老人孩子都有,他是真想在這些人中間,會突然看見杜鵑的身影。

昭華未央 但又特害怕見到杜鵑,不知道見到杜鵑以後,是跟她說聲好久不見,還是直奔主題問懷孕的事。

「同志,你是給自己拿葯的吧。」一個不太客氣的聲音。

「啊?啥意思。」陳浩猛回過神兒,見排到自己拿葯了,隨手把藥店遞了過去。

「排隊拿葯還發獃,肯定有病……啊對不起,您是院長的朋友?」

「不是,我好像真的有病,快點拿葯吧。」陳浩苦笑著看對方一眼,也沒有多說什麼。

哈,看來老破的一個簽字,還真就挺管用的!

陳浩在心裡苦笑著,回想起之前老破說過,說他在藥單上籤了字,不用繳費就可以拿葯的事。

眼下,再看看拿葯的大夫……對自己態度的前後變化,真是徹底無語了。

時間不長,頂多也就一分鐘,大夫雙手遞過來了兩盒葯,連看自己的眼神兒都有些發怯。

陳浩也沒說話,光是看對方一眼,伸胳膊把葯拿到手上,快速轉身朝停車場走了過來。

眼下,天色已經到了中午。

醫院人挺多的,多半都苦瓜著臉蛋子,也不知道那來這麼多病,現在都流行生病嗎?

可醫院這麼多的人,直到他來到賓士車跟前,也沒在人群中找到杜鵑的身影……

「哈,這都什麼事兒,今天出門沒看黃曆吧?」陳浩開門坐到車上,給自己點了一根煙。

眼下他這一邊抽煙,一邊打著車攥上方向盤,伴隨著車身微微的晃動,不慌不忙的朝醫院門口開過來時,不經意間看到後視鏡上掛著的吊墜,突然感覺心頭酸酸的。

吊墜上面,是他和小雪倆人的照片,一面是他,一邊是她。

這晃啊晃的吊墜,還是當初小雪給自己買這賓士G500的時候,偷偷給掛上來的,當時可把把自己給高興的啊,感覺全世界都是他陳浩的。

可眼下呢?

杜鵑壞了孩子,孩子是自己的!

老破那傢伙,也死活不跟自己說,他是怎麼知道跟杜鵑發生過關係的……

「哎呦,頭疼死我了,怎麼來醫院看個病,冷不丁就看出個孩子?」

陳浩這一邊開著車,一邊大聲喊著,也一邊拿手拍打著方向盤,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應該是好長一段時間,他猛看見右手邊的房子有點眼熟,才意識到已經到了家門口。

家門口,停著兩輛車。

一輛是騷紅色的寶馬,這是菲菲那丫頭的;寶馬旁邊是輛卡宴,這是小雪的車。

「哎呦,她倆都在家,我怎麼就覺著……有點沒臉回家啊?」

陳浩從車上下來,剛走沒幾步,感覺手裡空空的,好像忘了點什麼東西似的。

他也沒有多想,更沒心思多想,光是來到家門口拿手按在指紋鎖上,滴滴兩聲過後推開家門走了進來。

「小雪,我回來了。」陳浩佯裝沒事人一樣,蹲在門口換拖鞋。

「姐夫,你回來了。」蘇菲菲跪在沙發上,抱著一袋子薯片看電視。

「死丫頭,腸胃炎剛好,還吃這種垃圾視頻,不許再吃了。」陳浩來到跟前,拎上她懷裡的薯片袋子,跟自己手機一起撂在了茶几上。

「姐夫,你幹嘛呀,老姐你老公想餓死你妹妹!」

「死丫頭,胡說什麼呢,你姐她人呢。」陳浩尷尬的看她一眼,見蘇菲菲鴨子坐在沙發上,一身襯衫款式的睡衣,還真就挺好看的。

「呢,在廚房呢,老姐在廚房做飯。」

「不許再吃了哈,我去廚房看看。」陳浩看故意沖她皺著眉頭,見蘇菲菲跟自己做鬼臉。

他這一個沒忍住,就噗嗤樂著拿手指指她,轉身朝廚房走了過來。

廚房門是開著的,抽油煙機也開著,一個優雅的背影站在灶台跟前……

「小雪,做飯呢。」陳浩從身後抱上腰身,拿腦袋蹭著蘇墨雪臉頰。

「啊笨蛋呵呵,嚇死你老婆了。」蘇墨雪猛抖了下身子,扭頭微笑道,「老公,你什麼時候進來的,走路怎麼都沒聲音的。」

「走路要有聲音,還有機會抱你嗎。」

「笨蛋呵呵,老公乖聽話,快點把你老婆放開,一會兒再讓菲菲給看見。」

「看見就看見唄,我光是抱又沒亂摸,這不是感覺有點對不起你嗎。」

「老公你看你,以後不許再提昨晚的事情了,你又不是那方面不行,只是……只是太著急了,不用放在心上的。」

「啊?哦小雪,你真這樣想的?還以為你會生氣呢。」陳浩尷尬的看著她側臉,就知道小雪誤會了。

「笨蛋老公,我怎麼可能生氣,不光不會生氣,還很高興呢……至少證明你在我之前,沒有碰過別的女人,對吧呵呵。」

小雪,你跟老破那傢伙猜的一樣!

老破那傢伙,也是說你會高興,根本都不會生氣!

「嗯那個小雪,要不咱等會兒吃過飯,回屋練習一下……學學經驗?」

「老公你……呵呵笨蛋,大白天的也不害羞,快點把你老婆放開,我還在做飯呢!」

「你做你的飯,我抱我的,咱倆誰也不耽誤誰。」

「笨蛋呵呵,那你注意著點菲菲,要菲菲過來了,你得趕緊放開。」

「嗯好嘞,我一會兒就把菲菲喊過來,讓菲菲看看我占她老姐的便宜。」陳浩故意逗著她,又把蘇墨雪給抱緊了些。

小雪沒有再說話,光是任由自己抱著她,還不停翻炒鍋里的芹菜,陳浩低頭輕吻上她頭髮,就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要那天晚上沒喝醉,沒跟杜鵑發生那種事情,該多好!

現在傷了杜鵑,弄不好還得傷小雪……

「嗯?小雪你肚子上,咋冒出來這麼多肉。」陳浩這從身後抱著蘇墨雪,突然感覺手上抓到好多肉。

「笨蛋呵呵,老公你故意是不是,看看你摸的是肚子嗎。」

「不是肚子嗎?」陳浩低頭看過來,才意識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竟抓在了小雪右邊心口上。

「我說呢,哈哈小雪,你身上這肉長的,可真會選地方!」

「笨蛋呵呵,快點兒走開了,在廚房還不老實……哎對了老公,讓你買的要買了嗎。」

「小雪,我真沒病,大夫都說了,就是沒經驗給鬧的!」陳浩猛鬆開她身子,就給氣的想拿腦袋撞牆。 「姐夫,老姐,你倆嚷嚷什麼呢?」蘇菲菲光著小腳丫,跑來了廚房門口。

「菲菲,你怎麼過來了,我跟你老姐沒說啥,是吧小雪。」

「姐夫,不許給老姐使眼色。」 冷麪總裁與俏麗女總監 蘇菲菲猛嘟起小嘴,就揚手打他了一下,「姐夫,你剛才,不會是欺負老姐吧。」

「老公看見沒,我可是有幫手的,看你以後敢不敢欺負我!」蘇墨雪偷看過來一眼,拿手摸了摸蘇菲菲腦袋。

「小雪……」

「姐夫,你不許說話,老姐你說,姐夫是不是欺負你了!」

蘇墨雪輕啊了聲,看妹妹嘟著小嘴兒,還把小拳頭給攥緊了,就沒敢再開玩笑。

「死丫頭,你覺著你姐夫她,捨得欺負姐姐嗎。」

「真的?那你倆剛才嚷嚷什麼呢,我在客廳都聽見了!」

「呵呵,還不是因為你。」蘇墨雪沖妹妹探著腦袋,故意摟上了陳浩胳膊,「我跟你姐夫啊,真沒有再吵架。」

「你姐夫他,也沒有欺負我,這不是你早晨拉肚子嗎,我問你姐夫給你買要了沒有。」

「啊?小雪你說的葯,是菲菲的葯啊。」陳浩猛睜大眼睛,才恍然想起來早晨的時候,小雪在電話里讓給蘇菲菲買葯的事。

「老公,那你以為什麼呢!」蘇墨雪摟著他胳膊,仰著腦袋壞笑道。

「哦我以為,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哈哈這事兒鬧的!」

「笨蛋呵呵,就知道你想多了。」蘇墨雪鬆開他胳膊,揚手輕打他一下,就捂上嘴巴咯笑了起來。

「說你是笨蛋,還就故意笨出個樣子,你老婆是那種人嗎,看把你剛才給激動的,我愛的是你這個人,又不是因為其他的。」

蘇菲菲站在廚房門口,看看老姐臉上的緋紅,再看看姐夫嘴角的壞笑,頓時就感覺一個腦袋兩個大。

「哎呀,你倆這都說的什麼呀,一點兒都聽不懂。」

「聽不懂啊,聽不懂就對了,等你聽懂了,你就不是小孩兒了。」陳浩哈笑道。

「哼,你倆才小孩兒呢,剛才那樣,現在又這樣……快點兒開飯了啦,人家還是個病人呢。」

蘇菲菲沒好氣的看他倆一眼,這才氣呼呼的轉過身子,快步朝餐桌走了過去。

「哎,小雪,我問你個事兒。」陳浩探頭朝外面瞄了眼,隨即扭頭看蘇墨雪道。

「問什麼啊,老公快來幫忙,端盤子。」

「端什麼盤子啊,等會兒再端,小雪你剛才說愛的是我這個人,不是其他的?」

「老公你……呵呵,你想說什麼啊,看你給笑的。」

「我不笑還哭啊,小雪我要是真的……那方面不行,你也不在意?」

「老公你……呵呵老公你真無聊,我剛才就是那麼一說,你怎麼還認真起來了,誰說我老公不行了,我老公最棒了……這樣說總行了吧?」

「行什麼行啊,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兒,不用你哄,就不相信你心甘情願守活寡。」

「笨蛋呵呵,看你都說什麼啊,還活寡難聽死了……反正你老婆這兩天,又要來那個了,呵呵自己看著辦吧。」

蘇墨雪偷偷看他一眼,忙就端上兩個盤子,擦著陳浩身子跑了出去。

又要來那個了?

不會吧,運氣這麼背?

陳浩在心裡嘀咕著,抬頭看見廚房案板上面,還有兩個盛滿菜的盤子,忙就一手端上一個追了出來。

「小雪,你剛才沒騙我吧。」陳浩來到餐桌跟前,一邊往桌上放盤子,一邊看蘇墨雪道。

「老公呵呵,你幹嘛啊,真沒有騙你。」蘇墨雪看了眼妹妹,然後沖他使眼色。

「沒騙我……那行吧,等會兒吃過飯睡會兒午覺,最近兩天卻瞌睡。」

「姐夫,你是想睡午覺,還是想趁機跟老姐……」

「咳咳,那個菲菲,你肚子還疼嗎。」 豪門甜妻貼身熱寵 蘇墨雪佯裝生氣的看陳浩一眼,就打斷了妹妹的話茬。

「老姐你看你,又跟人家打岔,你倆可別太過分了,家裡還有個病人呢,大白天的不許做少兒不宜的事情。」

「死丫頭你……你肚子不疼了是吧,哎對了老公,我讓你給菲菲買的要,你買了嗎。」

「買了買了,就是稍微有點後悔。」陳浩坐在餐桌跟前,一本正經的夾菜道。

「後悔什麼?」蘇菲菲怒著小嘴,氣呼呼的看過來道。

「後悔沒買老鼠藥,葯哭她個傻丫頭,我想睡會兒午覺,就是想跟你老姐那樣啊,就不告訴你猜對了。」

這時,蘇墨雪剛好喝了一口湯,猛聽見老公這麼說,忙就強忍著笑意低頭找垃圾桶。

等她這一口湯吐出來,再把頭抬起來,看看自己妹妹,再看看自己的老公,仨人全部樂出了聲。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