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了解教會越多的東西,他越感覺到對手的可怕。不一定有多強大,卻無孔不入,不死不滅,它就像神話中的怪物,把一個頭砍掉了,它還能再長出兩個;把它燒成灰燼,它也能死灰復燃。

「那……就任由他們發展下去嗎?」本傑明不甘地道。

鳳舞隋末 「我們能發現的事情,國王陛下肯定也是知道的。」芬奇搖搖頭,說,「陛下會有辦法的。我們再有錢再厲害,也只是一個人而已,做不了什麼。」

陛下還在忙著對付法師共濟會呢,能有什麼精力去對付教會?

本傑明嘆了口氣。 ?「算了,不提這個了。」最終,本傑明搖了搖頭,轉而道,「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誰也無法預料教會最後會走哪一步棋。為此成天提心弔膽的,只會亂了自己的陣腳。還不如沿著原先的計劃,好好發展,等到教會在弗瑞登露出了馬腳,再對付他們也不遲。

總之,他們連線索都沒有,還是先專註於眼前的問題吧。

「你問吧。」芬奇點了點頭,道,「會長也很看好你。或許有一天,你能改變這種無力為力的局面,我會在儘可能的範圍內幫助你。」

本傑明聞言,斟酌了一會,道:「在弗瑞登境內,還有什麼可以製作魔法道具的勢力嗎?」

他得考慮一下那四個刺客的問題了。

「勢力?除了你們之外的?」芬奇皺了皺眉,道,「我不認為有這樣的勢力存在。也許是我的消息還不夠靈通,但……如果真有這麼一群人,他們的名字應該早已經一飛衝天,就像你今天的展覽一樣。」

這樣啊……

果然,想找人還是只能靠自己嗎?

本傑明沒忍住,又追問了一句:「那能製作魔法道具的人呢?弗瑞登應該不只有我這的人吧?」

芬奇法師想了想,道:「我沒調查過這些事情,不過我聽說,弗瑞登東境的荒漠里,有一些法師隱居在那邊,還掌握著一些失傳的技藝。或許其中,就有人知道如何製作魔法道具。」

聞言,本傑明倒是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東境的荒漠啊……

雖然他沒空跑一趟,不過,如果在打火石上找不到線索,他還是會雇些人,代他去那個地方打探一下。

「多謝。」因此,本傑明點點頭,這麼說道。

「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了。」芬奇卻嘆了一口氣,道,「因為陛下的猜忌,我不能招攬任何武裝力量。太多的眼睛盯著我,我也沒辦法提供你多少經濟上的支持,最多告訴你一些我知道的消息罷了。」

聽了這話,本傑明倒是有些驚訝。

都化敵為友了,他在心裡當然也指望著,是不是能從這位首富身上獲得點幫助。結果他才發現,芬奇法師過得也束手束腳,幫不了他什麼。

不過,想想也是。芬奇法師擁有富可敵國的財富,同時還有過幫助別國的前科。在這種情況下,就算國王是個傻子,也不可能任由對方隨便發展的。芬奇法師現在還當著他的首富,就算是當今國王的仁慈了。

這麼一想,本傑明忽然又感到了一絲無奈。

他的發展是受到國王資助的,在法師共濟會與國王的矛盾間,他也站在了國王這一邊。而現在,他與芬奇法師和解,對方卻因為國王的緣故處處受限。這實在是一件悲哀而又現實的事情。

牽扯到政治鬥爭之中,他大概遲早都要面對這種事情吧。

現在想來,國王對本傑明表現出的信任,會不會……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當時他和芬奇法師的關係不好。這個消息傳到國王耳中后,國王覺得可以培養本傑明,在對抗法師共濟會的同時,順便打壓一下芬奇法師?

還真是令人無奈的現實。

就這樣,在約定了絕不把會面的事情說出去后,他與芬奇法師告。蒼涼的月色下,兩人分頭離開了這廢棄房屋,沒事一樣地回到了各自所在。

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本傑明望著天花板,一言不發地思索著眼前的局勢。

今天晚上,他看清了很多事情。

看似平靜的弗瑞登,水面之下卻複雜得像纏在一起的線團。國王、奧德里奇、「長老」、教會的姦細、芬奇法師……不知不覺間,已經有太多的勢力在他的生活中交織起來,搞得他焦頭爛額。

此時此刻,躺在床上,他甚至有種虛幻感,好像明天早上一覺醒來,他所擁有的一切都會像海市蜃樓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明天……

明天他又會在什麼地方?

想著想著,忽然,他搖了搖頭,自嘲地笑了起來。

明天,他會坐在會客廳,像世界上最趾高氣昂的面試官一樣,把整個萊利城的法師隨心所欲地欺負一遍,還有什麼好不爽的?

今天下午的時候,他就已經讓人把招人消息傳了出去。明天就是他們全新的人生。

明天起來,萊利城的法師就會像搶鹽的百姓一樣踏遍他的門檻。他們會發展壯大,會名揚天下,成為一股誰也無法忽視的力量。本傑明會走上高台,所有人都會高呼著他的名字,像面對國王一般的熱切。

局勢再紛亂,他一樣有自己的路要走。

還輪不到他迷茫的時候。

這麼想著,本傑明忽然輕鬆了不少。

他看著窗外的月光,笑了笑。又進入意識空間冥想了一會,他便安然入睡,等待著迎接一個更加忙碌的明天。

一夜過去。

萊利城的清晨,陽光明媚得就像一碗剛出爐的甜豆漿一樣。

「歡迎您的參與,請先填寫一下這張表格。怎麼,好麻煩?哎呀,您也看到了,今天的人實在是太多了,都是為能節約一點時間。什麼……沒事,我們準備好了筆,您在上面寫好自己的個人信息,待會,就能見到本傑明法師了!」

「你好,請你先做個自我介紹吧。怎麼?不知道該說什麼?你的姓名、年齡、愛好……一切你認為可以代表你這個人的東西都可以。我們招收專業型的魔法人才,希望能夠感受到你的個性和團隊協作能力。當然,更重要的是,你能為我們的團隊提供什麼。」

「你都有些什麼工作經驗?嗯……我的意思是,你在傭兵團待過嗎?都處理過什麼樣的任務?別緊張,我們只是想更加深入地了解你。你經歷過最危險的戰鬥是什麼,可以跟我分享一下嗎?」

「如果我們決定錄取你,會先有一個月的試用期,你也可以自己感受一下,雙向選擇嘛!等你們轉正以後,除了每個月的薪水,我們還有非常好的福利和上升機制。除開你們期待的法袍,我們還會提供專門的冥想法則、咒語、魔法理論書籍,定期進行魔法培訓,舉辦集團內部的交流會,促進大家的水平共同增長。」

「什麼?聽上去有些不自由?並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不會強制你怎麼樣,如果你不願意參與活動,最多只是失去了那些福利。在任務之外的時間裡,你們完全可以自由行動。這一點,和外面那些法師傭兵團都是一樣的。」

「好的,你的面試已經結束了,結果我們會在一周時間內通知你們。感謝你的參與,祝您生活愉快……」

這一天下來,法師們懷著各異的小心思,走進這棟房子的大門,最後,卻都頂著如出一轍的表情走了出去。

「西蒙,怎麼樣?他們要你嗎?」等在門外的法師肖恩,看見他的朋友走了出來,連忙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法師西蒙像是還沒緩過神來,呆了片刻,一愣一愣地答道。

「不知道?怎麼會不知道?」肖恩有點摸不著頭腦。

西蒙深吸一口氣,站在原地想了好一會。他似乎經歷了一場巨大的衝擊,需時間來組織自己的語言。

片刻后,他才開口,眼神堅定得不像話:「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職位,我不知道他們要不要我。但……我相信我已經展現出了我的綜合實力,正好符合他們的團隊需求。我擁有專業的魔法技能、豐富的從業經驗、良好的抗壓能力……這個職位肯定非我莫屬!」

肖恩聽得一臉懵逼。

……他到底在說些什麼?

就這樣,夕陽的餘暉下,西蒙邁著專業型魔法人材一樣的腳步,在肖恩的愕然注視下,和其他法師一起,緩緩離開了這裡。 ?對於整個萊利城來說,本傑明法師要招人,這不是什麼驚人的新聞。

剛剛才舉辦過展覽,風頭還沒過去,大家又對法袍比較嚮往。利用這種風向,擴大自己的勢力,這是任何一個有上進心的法師都會做的事情。因此,大部分法師其實早就預料到了。

然而,當本傑明」招聘會」的第一天落幕,消息漸漸傳出來的時候,整個萊利城也開始吃驚於他那獨特的招人方式。

「要有核心競爭力!專業負責的態度!創新型人才!福利制度和上升空間!團隊協作精神!」

那些流傳出來的隻言片語,差點沒把其他法師給弄暈了。

他們完全搞不懂這都是什麼意思。然而,那些「應聘」歸來的不少法師,卻都跟魔怔了似的,把這些話念叨來念叨去的,就跟這是什麼傳奇魔法的咒語似的。

大家都覺得邪門得不行。

你說這招人就招人吧,又不是沒經歷過,有什麼可大驚小怪的。為什麼偏偏本傑明法師招起人來,就要搞出點花頭東西,結果大家又開始討論,好像這真成了一條大新聞似的?

他們都很奇怪,但又忍不住與別人討論起來。

這些現代化的概念,他們討論不明白。因此,大部分的人還是把目光放到了待遇上。

當本傑明會手下的法師,有機會拿到法袍嗎?

這是大部分人最關心的事情。

「有!不止法袍,他似乎還有很多藏書。咒語的、冥想的、理論論的……他說,只要表現出自己在團隊里的積極性,作出貢獻,就有機會無償的獲得這些東西!」

法師們再次目瞪口呆。

說真的,萊利城發展這麼多年,出現了這麼多法師勢力,卻從來沒有聽過哪個頭領會給手下無償教魔法的。這跟老師和學生又不一樣。在法師的世界里,同夥只是合作任務的路人,而老師就是血親,代表著魔法的傳承,一般不會收三個以上的學生。

像現在城裡的幾個法師勢力,都是以傭兵團為基礎,有任務了就一起行動,沒任務就各回各家。法師們獨來獨往慣了,關係親密不到哪去,所以更不會有給手下提供知識。想要?好啊,拿東西換唄。

他們也不得不感嘆,本傑明法師這個人,真的是慷慨得過了頭。

也因此,第二天招人的時候,多了很多歪心思的傢伙。不過最後,當那些「你為什麼嚮往這個位置?你能為我提供什麼?」的問題一出來,他們直接被砸得一臉懵逼,灰溜溜地離開了現毐。

最後,整個吸收新血的過程持續了三天,因為討論度高,來得人也很多,甚至都快趕上參加展覽的人數了,跟趕時髦似的,熱鬧非凡。

這三天里,本傑明也是忙得上氣不接下氣。大清早的就開始面試人,直接面到晚上八九點,噪子都快啞也。塞幾塊麵包喝幾口水,就權當用餐,一點空閑時間都沒有。

第三天晚上,他都是爬著回房間。臉一沾上枕浮,閉上眼睛就睡了,累到爆炸。

不過,辛苦終究還是會有回報的。

他用這種話來安慰自己。

三天下來,本傑明發現了不少可造之材。弗瑞登的法師雖然一直沒什麼團隊精神,但那也是環境使然。他這麼一通洗腦下來,還是讓有些人生出了對於團隊的嚮往。

在他看來,這可是比魔法實力還要重要的東西。

他並沒有按照天賦來選人,更沒有考慮魔法實力之類的事情。說真的,他又不需要招進來什麼魔法大牛、天才少年……那樣的人往往自傲,也容易不聽指揮。他需要的,只是基本的魔法天賦、一點上進心、以及配合團隊的能力。

三國之龍圖天下 這才是構成一個勢力的基本要素。

在他看來,萊利城的那些勢力鬆散得過了頭,也就相當於網游里的公會,感情可能還不如公會裡的人好。他們會一起行動,首領能多賺很多錢,但……真要有什麼嚴重的事態,他們能動員起來的人估計不到五分之一。

沒有掀起風浪的可能,也怪不得國王從不在意這種法師勢力了。

本傑明可不要這種勢力。

不說軍隊般的紀律吧,但起碼,要有「烏鴉」這種混混幫派的凝聚力。至少,他們哪天真的跟法師共濟會的人幹起來了,這些人不會丟盔棄甲,甚臨陣倒戈。

因此,在把人招進來后的管理辦法上,他也已經想好了。

有現代的一些制度,同時,再借鑒一點武俠仙俠里門派的概念。門派這種東西,是圍繞著功法地域資源建立起來的。而放到這個世界,他們的獨門冥想法則,將會漸漸取代法袍這個噱頭,成為凝聚勢力的核心。

就這樣,接下來的幾天里,本傑明便和瓦利斯一起,整理這些面試的結果。兩天後,他們從這些人里挑了一百五十個人出來。

最終,他又在城裡買下一棟大房子,改造成據點的樣子,然後派人通知那一百五十個人,讓他們在這天早晨來到了這裡。

安靜的清晨。

在這個裝潢簡單、但又格外寬敞的大廳中,本傑明對著眼前一百五十位法師,露出了一個微笑。

「很高興能這裡見到你們。」他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你們通過了測試,具備著各自的閃光點,才能來到這。你們都擁有無限潛力的可造之材,希望以後,我們能一起創造出讓整個魔法世界感到不可思議的戰績。」

像這種話,放給以前的本傑明是絕對說不出來的。只是,經過了這麼多的事情,此刻的他終於可以毫不生澀地把它們說出來。這也算是一種進步吧?

——論如何成為一名傳銷首腦。

大廳里的法師們,上來就是聽到一陣誇,再加上本傑明那異常篤定的語氣,自然免不了有些興奮。能打敗那麼多競爭者來到這裡,也算是他們的一項成就了。

儘管本傑明這個排場,和一般歡迎新人的排場完全不同,但是經過了面試的洗禮,此刻的他們像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們,並不感到疑惑,反而十分期待。

本傑明見狀,笑了笑,繼續道:「不過你們也該清楚,現在只是試用期。要等到一個月後,你們的去留才能得到真正的確定。我們會在這個過程中,相互了解,彼此熟悉,也憑藉此決定我們人生接下來的方向。」

法師們也紛紛點頭。

「當然了,在試用期間,我也給你們準備了一些任務,可以測試你的綜合素質是不是真的像你們說的那麼高。」本傑明接著道,「首先,你們必須團隊協作。我已經把你們分成了十組,每組十五個人,分組名單我馬上就會發給你。接下來一個月,你的組員決定了你能不能留下來,所以無論如何,請你們信任他們。」

聞言,不少法師倒是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一時間議論紛紛。

「本傑明大人,我們可以自己選擇隊友嗎?」有人這麼問道。

不少人附和,期待地看過去。

本傑明卻搖了搖頭。

「我知道你們都有自己的想法。但在很多情況下,我們並沒有交流想法得出結論的時間,只能選擇去相信。」他的神情忽然變得嚴肅起來,「相信我給你們選擇的同伴,就像相信上天賦予你們的雙手雙腳一樣。」 ?關於如何篩選這些人,本傑明有他自己的想法。

分隊行動只是一個開始。他希望鍛煉這些人快速融入團隊的能力,而為了保證平衡,他肯定不能讓他們自己選擇隊友,不然測試將會失去意義。還是那句話,這些人此刻的魔法實力真的無所謂。

也因此,這個試用期的考驗將變得極為重要。

他不會真的招一百五十個人進來,那樣跨度太大,管理上很有難度,支出也會劇增。因此,眼前這些滿懷壯志的法師們,到最後,本傑明只打算留下一半的人。

而考核的辦法,他也已經想好了。

「從今天開始,你們分成十組人,在傭兵協會分別註冊成十個傭兵團,自由執行任務。」他的目光緩緩掃過人群,開口道,「你們可以自己選擇去做什麼任務,任務所得也歸你們所有。一個月後,誰的傭兵團成功升到二級,就算他們通過了試用期,正式成為我們中的一員。」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露出了愕然的神情。

還有這種考核方式?

光是收入全歸他們自己,就夠讓人驚訝的了——本傑明這麼做難道不會虧本嗎?而且說實話,十五人的傭兵團,想在一個月內升到二級,這可不是什麼容易事,需要完成的任務數有點挑戰極限的感覺。

至少,一個傭兵團就沒有做到這一點。

這些人都是戰鬥法師,自然也了解這件事情的難度。臨時湊起的十五人隊伍,談不上配合與默契,別說戰鬥了,野外探索個幾天,自己內部都有可能吵起來,實在是很麻煩。

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們都很想通過測試。

不論是被法袍展覽所吸引,還是震撼於現代的面試概念,這些法師最大的共同點,就是想要變強。只有向上的慾望,才能驅使他們離開自己的舒適地帶,邁出腳步,接受本傑明滿腦子的新奇念頭。

也因此,此刻,大部分法師腦子裡想的,並不是這種考驗有多瘋狂,而是自己能不能分到些靠譜的隊友。

想要完成一個月連跨兩級的壯舉,不一定要隊友多厲害,但……他們絕對不能坑。不然,他們就是對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也肯定會被坑得很慘。

就這樣,在他們忐忑的目光下,本傑明也下發了他的分組名單。隨之,一陣又一陣的騷動也從人群之中傳出來

「完了,這都是誰啊?隊里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這下麻煩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