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女郎的長相雖然沒有模板但有共性

謀女郎的長相雖然沒有模板但有共性
明星同框,常常伴隨著一場360°全方位的比美。 長相、身高、體態、頭身比,當天的皮膚狀態,禮服穿的是高定還是過季款,都會被放大無數倍進行比較。

微博之夜女明星同框
而前段時間,劉浩存和楊采鈺的同框,除瞭以上這些比美標準外,更像是“謀女郎”和“馮女郎”之間的battle。
一位是被張藝謀稱為周冬雨接班人的“天降紫微星”劉浩存,出道就能接觸到頂級電影資源,搭檔頂流拍攝電影,上春晚表演節目;
另一位是從14億票房電影《芳華》出道的楊采鈺,雖是在電影裡飾演配角但時尚之路一帆風順,紅毯造型常被誇贊,被時尚博主譽為法式風“穿衣模板”。 很顯然,她們的同框話題度是拉滿的。
不過若要放大到國內兩位名導不同審美標準的比較確實誇張瞭,與其這麼說,不如說是清純系初戀臉和高級氣質臉之間的battle。 從動態來看,劉浩存的贏面真的很大,臉小膚白體態好就是更適合上鏡,雖然單看硬照並不出眾,但必須承認這張臉放到鏡頭和大熒幕上的確出彩。
劉浩存有一張“電影臉”,雖然很多人分析她的五官不夠立體,鼻翼偏肉,下半張臉有鈍感,和周冬雨比起來辨識度不高,但這些並不影響她身上的靈氣,尤其是那雙眼睛又大又亮,骨相也優秀,抵得住大熒幕的無限放大。
那麼問題來瞭,“電影臉”究竟是什麼? 張藝謀曾這樣定義,它不是普通人的標準,根本不是好、壞,也根本不是美、醜、性感什麼的,電影演員就是要為大熒幕而生。這才是他尋找“謀女郎”的標準。
謀女郎不一定最美,但一定最耐看
張藝謀的電影,你可以說它劇情薄弱、形式主義、人物支撐點不夠,但在畫面視覺與審美這塊絕對是一流的。 宋朝文人晁以道在詩裡說:“畫寫物外形,要物形不改,詩傳畫外意,貴有畫中態。”而張藝謀的電影畫面是詩與畫的結合,意蘊無窮。雲的姿態,水的倒影,風吹起衣袂的弧度都在傳達著某種情緒,如詩如畫。
看張藝謀的電影是美的享受,鞏俐、章子怡、周冬雨、倪妮都在他的電影裡留下瞭經典的熒幕造型。 倪妮常被說是出道即巔峰,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她在金陵十三釵裡的玉墨實在太過驚艷,眉毛細挑,唇色嫣紅,右手執煙,抬眸那一眼風情萬種。
在電影圈“謀女郎”能成為金字招牌,也是因為張藝謀獨到的眼光,他說電影是臉的藝術,所以攝影師出身的張藝謀,他選的不一定是大美人,但一定是適合上鏡的臉,適合大熒幕的臉。
如果給“謀女郎”劃分類型,其實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單從五官來看,是截然不同的長相類型,鞏俐和章子怡屬於五官較為立體的長相,而周冬雨、劉浩存是清純幹凈的初戀臉。
就像張藝謀所說,他選的演員並不代表自己的審美,他選的是適合電影的長相,而不是他符合他審美的長相。
謀女郎的長相雖然沒有模板,但有共性。分析這幾位謀女郎的長相,就會發現張藝謀似乎不偏愛濃顏系長相,挑選的演員也不是摩登的現代臉(對比李嘉欣鐘楚紅類的長相),章子怡、周冬雨、劉浩存、倪妮的長相都屬於淡顏系,臉部線條柔和,整體留白比較多。
有猜測過許是因為淡顏系長相更容易塑造角色,像一張白紙可以隨意勾勒。他曾經誇贊周冬雨幹凈得像一張白紙,不僅長得幹凈、清純,甚至表情、性格,都像山泉一樣,清澈、透明。
並且,“謀女郎”都有一雙能講故事的眼睛,這與眼型無關,不論是鞏俐的丹鳳眼,還是劉浩存的杏眼,她們的眼睛都會說話,僅僅一個眼神,就能把觀眾帶入戲中。
雖然章子怡常被詬病演戲時雙目無神得像盲人,但在《英雄》裡的這滴淚誰能說她沒有“眼技”。
讓周冬雨拿下“三金影後”封神的《少年的你》,大段的哭戲感染力也很強,每一段哭戲都有不同的情緒。
“謀女郎”的骨相好,扛得住電影裡各種死亡鏡頭,張藝謀在采訪中說演員的五官都不是最重要的,耐拍,拍出來生動才重要。
所謂的骨相好,不一定就是驚世的大美人,而是當光影分佈在她臉上,生動自然,有高級的質感。
哪怕謀女郎骨相再好,也會翻車但哪怕“謀女郎”骨相再好,也免不瞭有些造型會翻車。
討論度最高的大概是章子怡,那部讓她走下神壇的古偶《上陽賦》已經完結,豆瓣評分6.1,但我象更深刻的仍然是十二年前她主演的《非常完美》。
她在電影裡的造型完完全全長在瞭我審美的盲區,事實證明,她五官裡自帶的清冷倔強感與傻白甜的氣質完全不適配。
齊劉海的造型不僅沒有增加少女感,反而掩蓋瞭她五官的優點,破壞瞭她完美的臉型.
同樣是黑色的禮服,同樣是長耳環的搭配,左邊厚重的劉海造型對比慘烈,映襯著整個人的氣質都不夠大氣舒展。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