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先進去,誰就能夠佔據先機,這深深的刺激到了眾人。一個修士最不怕死,衝上去。剛剛才跨出第一步,衡言測手中出現一桿類似於鑽心矛的寶物,一甩而出,瞬間洞穿這名修士的眉心。

隨後,他的眉心出現一個黑洞,慘叫一聲,神魂被滅殺,在外界也是開始隕落!

「你們過分了,居然連同他的神魂都是滅殺!」

「你毀掉他的法相,我們不會說什麼,但你為什麼連同他的神魂都是滅殺?」

所有人都憤怒了。

衡言測淡淡的笑道:「我拳頭比你們大,我實力比你們強,沒有為什麼!」

「走,不要理會這些垃圾。」中域小天帝說道。

「髒了我們的眼睛,不好好修鍊,非要來奪取什麼造化,簡直就是活的不耐煩了。」衡言測淡淡的說道,「你們幾個先進去,我攔在這裡就可以了。」

中域小天帝深深的看了一眼衡言測,此人絕對不是什麼好人,這次怎麼好端端改了性子,讓他們先進去了?

衡言測眼眸中漸漸出現了凶光,看著這些法相,像是在看一堆食物一般。他眉心中出現了一口血鼎,閃爍發光。

「你想將他們全部收進去,煉成器靈?」中域小天帝有些膽寒,這是多麼狠的手段。

衡言測眼中出現了嗜血與興奮的光芒:「沒錯,這麼多的法相,不能浪費!」

眾人見狀,一個個驚恐的退後。在白帝大陸,以修士的元神,法相,煉成器靈,乃是大忌。但想不到,衡言測現在居然有這個膽子。

血鼎發光,而後極速放大,向眾人飛了過去,鼎口發光,化為一輪黑洞。恐怖的吸力出現,頓時,一個修為低下的修士被吸上了半空中。法相開始裂體,自身精氣開始流淌。

「魔鬼,你是魔鬼!」

「衡言測,你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

血鼎中,迸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氣息,壓蓋向了眾人。那被吸入到半空中的修士,驚恐的大叫著,他感覺自己的神魂都是在崩碎,要被融入到了這口血鼎中。

「救我,饒我。」那修士驚恐的尖叫,渾身顫抖。但衡言測的眼眸冰冷,一點也沒有放過他的意思。

剩下的眾人驚恐的發現,他們被一股氣機鎖定,居然難以移動了!

「這下子完蛋了,衡言測要將我們都煉製成器靈。」

「此地已經被他鎖困,我們逃不出去了。」

「衡言測膽子怎麼這麼大!」

眾人的臉上出現了絕望與驚駭之色,衡言測鐵了心要殺他們,在場眾人,誰能夠抵抗?

就在眾人絕望達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之時,一隻金燦燦的大手伸上了天空,直接捏拳印,一拳轟擊在了那口血鼎之上。

咚的一聲,那口血鼎被擊飛。

「你們做事過分了!」洪錚站了出來,看著衡言測,眸子平靜。

眾人驚異的回頭,卻只看到了一道金光燦燦的身影,雙眸如同火焰一般,在跳動著。伴隨著他的氣勢升起,眾人都是有一種天搖地動的錯覺,似乎有一尊太古魔龍在漸漸的復甦,有種破碎世間的氣度。

衡言測等人的瞳孔狠狠的收縮著,臉上出現了難以置信之色:「洪錚,你沒死!」

圍繞在洪錚身旁的眾人頓時將目光注視在了洪錚的身上,眼中出現了驚異之色。

「什麼,他是洪錚!」

「哪個洪錚?」

「就是龍馬地,龍宮之戰,一吼將鼎天古教的人吼成白痴的那個洪錚!」

中域小天帝,小青帝等人絲毫不敢相信,金翅鰩魚不是信誓旦旦的保證,洪錚已經被他擊殺了嗎? 第四百七十三章走的掉嗎?

金翅鰩魚的實力他們是知道的,就算擊殺衡言測,也是輕輕鬆鬆的。在他們得到洪錚被擊殺的消息之後,他們絲毫不懷疑。

但是現在怎麼解釋?

洪錚平靜的看向衡言測,中域小天帝等人,眼神從最開始的平淡,到漸漸的凌厲,到最後如刀一般,刮在了他們的臉上。居然讓衡言測等人有種不敢直視的感覺。

洪錚渾身搖動了一下,像是在舒展著軀體。伴隨著他的動作,將眾多修士鎖困的場域徹底的崩裂,眾人發現自己的行動恢復,不受影響了。

那即將被血鼎吸入到其中的年輕人,也落入到了飛橋上,感激的看著洪錚。

「你們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安排七十二懸浮島擊殺我。」洪錚說道,身姿挺拔偉岸,緩緩向衡言測走去。他就如同一道人形的黃金火焰,行走在世間中。

「我們先走!」中域小天帝非常的沒義氣,快速的向前方沖了過去。小青帝緊緊的跟在後面,而後是何沖之。並不是說他們有多麼的忌憚洪錚,而是現在爭鬥,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奪取造化,與摘取序列圖,才是首要的目的。

衡言測眯起了眼睛,面色變換不定,而後瘋狂的退後,轉身就走。

「走的掉嗎?」洪錚眼中出現了厲色,而後沖了上去,手中出現一桿仙魔龍齒棍,橫掃而出,抽的虛空都是在塌陷。那一棍,開始延長與放大,直接轟向衡言測的後背。

「滾!」衡言測猛然轉身,狂吼一聲,雙臂一展,全身發光。從他手臂上衝出了一道魔影,足有百丈高,頂天立地,猙獰無匹,向洪錚衝來。

洪錚仙魔龍齒棍改變方位,從下方,直擊蒼穹,轟在了那巨大的黑色魔影上。

轟的一聲,那巨大的魔影瞬間被擊碎。

但衡言測借這個機會,衝出了很遠的距離,眨眼間就快來到了懸空島的邊緣,就要攀上去。

「龍!」洪錚見狀,喝出了一聲大道神音,黃金的漣漪擴散,如同浪潮一般,轟在了衡言測的後背上。

衡言測的身軀一頓,眼中出現了獃滯之色,動作也聽了下來。但隨後,他眉心發光,一顆如意珠浮現,護住了他的心神,否則剛才那一吼,直接就能夠將他的靈智給抹去!

他眼中出現了駭然之色,這個洪錚,到底掌握了一種什麼樣的神通,如此的詭異,居然能夠直接攻擊他的靈智。方才他甚至都有一種錯覺,自己要變成白痴與瘋子!

「這些頂尖天寵,沒一個是弱者。」洪錚心中想到,迅速的靠近了衡言測,一拳轟在了他的後背上。

轟!衡言測感覺自己像是被一尊山嶽撞擊在身上一般,咳出一大口精氣。那一拳,力道實在太磅礴與剛猛了,差點就將他的身軀給轟碎!

「洪錚,到外界我再殺你!」衡言測怒吼一聲,很是狼狽,幾乎被洪錚給壓著打。他不管不顧,再次挨了洪錚一掌,整個人飛天而起,迅速的跨入到了懸空島上,身軀消失不見。

來到懸空島上,他身軀被傳送至了一處湖泊旁,接連咳出了好幾口法相精氣。尤其是背部,幾乎被洪錚兩拳給打穿了。

「為什麼他的法相在此地能夠發揮出巔峰的實力?他凝練的,到底是哪種法相?」衡言測眼神陰冷,而後大喜,因為在湖泊中,他看到了有一株仙花正在綻放。在仙花的頂部,方圓三丈的範圍,開始下起了甘霖,淋在仙花的身上。

「這是……福澤花,可以福澤一地,足以造就大量的高手!」衡言測臉上出現了喜色。

這株仙花就如同白玉雕琢而成的一般,上面隱隱有神霞在流淌,足有半人高,正在吞吐天地靈氣,花骨朵也是在一張一翕,就像是生靈在呼吸一般。更像是在修鍊某種吐納呼吸之法,很是神異。

「想不到這世界上還有福澤花的存在。」衡言測站了起來,盯著福澤花,觀看了一下周圍。眼前是一個湖泊,並不是很大,那株福澤花就紮根在湖中心,正在吞吐神霞。

再看看周圍,皆是崇山峻岭,很是荒涼,沒有一絲的人煙。很明顯,懸空島上,並沒有人類生靈居住。

「怎麼這株福澤花生長在此地,還沒有被人給發現?」衡言測很是疑惑,緩緩向前方走去。

誰知道那株福澤花像是感應到了什麼一般,如同人類生靈抬起頭顱一般,抬起了花朵。衡言測有種詭異的錯覺,自己正在被一株花在審視。

還未等他靠近,那株花猛然的收攏,鑽入到了湖泊中,消失不見。

衡言測愣住了,而後將湖泊翻了個底朝天,卻再也沒有發現福澤花的任何蹤跡。他臉色陰沉,不知道什麼地方出了問題。福澤花剛剛遁走,幾道強大的氣息迅速的接近這裡,正是中域小天帝等人趕來。

「我方才感應到這裡有劇烈的神異波動,怎麼回事?」中域小天帝問到。

「我方才見到一株福澤花!」衡言測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湖中心,很希望這株福澤花能再顯現。

中域小天帝等人大驚失色,福澤花,那可是傳說中的神花啊。可以福澤一方,若是得到,栽種在門內,將會在短期內,誕生出大量的高手。

當年的東皇圖騰殿曾經出現過一株,造福了整個東皇圖騰殿,門內高手,一個又一個覺醒。這種神株,百萬年都難以見過一株。

「方才在哪裡見到的?」中域小天帝問到。

「就在這湖中心,但隨後又遁走了,無規律可循,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衡言測有些懊惱,感覺自己與一座金山失之交臂。

洪錚進入到懸浮島之後,身上籠罩氣了七彩神光,而後迅速的被傳送走。天旋地轉間,他發現自己來到了一處山脈中,蔓延無盡。他飛上了天空,極目遠眺,這些山脈綿延無盡,與天際接壤,入目之處,盡都是鬱鬱蔥蔥之色。

「這是什麼地方?」洪錚有些疑惑,什麼摘星頂,什麼九階天梯,都消失在了自己的視線中。而後,他拿出了地圖,仔細的觀看著。 第四百七十四章嵩皇遺地

按照地圖的標記,他現在正處於一處叫做嵩皇山的地域。這裡離摘星頂,居然還有千萬里路,要是靠自己飛過去的話,要到猴年馬月。

「這是一處濃縮的小世界,在外界看,並不是很大,但是真正的進來后,卻發現此地廣袤無邊,簡直能夠算上是一個星球了。」洪錚有些無奈。按照地圖上的一些表示,傳送進來的人,大部分都會被傳送至離摘星頂千萬里遠的地方。

若是運氣足夠好的話,同伴們進來,相互之間還不會離的太遠。

洪錚仔細觀看著地圖,在想著辦法。 寂寞城市,寂寞情 隨後他眼前一亮,距離此地三千里遠的深處,有一座古傳送陣,可以將自己傳送到離摘星頂三百萬里遠的一座死城。死城中,也有一座傳送陣,可以傳入到一處魔鬼谷。再從魔鬼谷中出發萬里,便能夠來到摘星頂的腳下。

「這個老頭子到底是什麼人,兩百晶石就賣出了如此珍貴的地圖。如果不是這地圖,我現在還是兩眼一抹黑。」洪錚心中沉吟著,那怪異老者,很是神秘。形式風格與大茶壺如出一轍,如果他不喜歡摸女修士屁股的話,簡直就與大茶壺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而後他辨別了一下方向,向三千里深處出發。不過卻是很小心,因為這裡標記了很多的黑色短劍,按照上面標註的,這裡有很多大凶之地。甚至還鏈接了諸多次元空間,落入到其中,沒有高手營救的話,就別想出來了。

次元空間洪錚曾經見過,說書人曾經帶著他,進入到了一個原始次元空間中。如果不是說書人曾經接他,靠他自己,想要出去,也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

而且裡面的時空紊亂,如果不是從小就生活在裡面的人,在裡面時間待的久了,靈魂會腐化而死。

否則的話,洪錚倒是可以尋找一個地方,在裡面修鍊個千百萬年再出來,到時候就無敵了。

但次元空間,是依附於洪錚所處的空間而存在,所有的時間法則,以現實時間為準則。脫離現實空間太久,再融入進來,就很難了,會被各種神秘的規則加身。這也就是各大勢力一般都掌控有時空紊亂的次元空間,也會將一些年輕弟子封印在其中修鍊,但也不敢太過於放肆的原因。

嵩皇山脈附近,標記了最起碼不下於十處黑色短劍,密密麻麻的,均是大凶之地。讓洪錚走的很是小心翼翼,害怕不小心踏入了進去。

不過在眾多黑色短劍的包圍之下,還標記了一處祥雲,證明了這裡乃是造化之地。祥雲的下方,有一行標註:「疑似遠古嵩皇的隕落之地,很有可能留有嵩皇的傳承。」

嵩皇是誰?

洪錚鑄造真空根基的時候,得到過一些傳承記憶。嵩皇是太古時期的一位人皇,只比東皇太一晚了一千年。在那動亂的年代,東皇太一遠征,殺入到古魔族核心,人族維穩就是靠嵩皇維持,幾乎快要成帝,殺的其他三域之人膽寒。

不過關於他的記載並不是太多,傳承記憶中還有一些零星的記載,傳說他可能是上古大秦國的人。

上古大秦國,一個是以取財之道的贏皇,一個是以女色為主的嬴皇,這是兩位驚天動地的古皇。當世,洪錚進入雲海祖地的時候,曾經見到過一桿夸父槍,據乃是大秦國遺民的大茶壺所說,夸父槍的主人,也是上古大秦國的人。

這是一個很神秘的古國,與出雲古國一樣。

但出雲古國最起碼皇都還在,而大秦國似乎已經湮滅在了歷史中,連皇都都找尋不到。

「既然是嵩皇的遺地,可能早就被眾多修士光顧過了。」洪錚想到,但隨後搖搖頭,決定還是去看一看。

當下提升自己的實力也是很重要的。

根據記載,要想登上摘星頂,法相最起碼也要達到凝結出三花聚頂,五氣朝天的程度,所以他準備一邊向著摘星頂出發,一邊提升自己的實力。

跨入到懸空島上的人物,恐怕出了三皇,沒有其他人能夠登上摘星頂了。洪錚眸中出現了思索之色,但隨後又搖搖頭,衡言測很神秘,還沒有露出自己的底牌。終於小天帝同樣如此,何沖之到現在也還沒有出手過,不了解他在此地到底能夠發揮出多少的戰力。

至於小青帝,畢竟乃是青帝宮的傳人,他的一手萬仙決讓洪錚也是很驚艷。

搖搖頭,將心中的思緒都是撇去,而後向著嵩皇遺地開始前行。

嵩皇山脈蔓延無盡,靜悄悄的,有種山河永寂的感覺,連蟲鳴聲都沒有。除了一些植被,並沒有發現任何生靈存在的痕迹。似乎此地乃是一處禁忌地帶。

三千里的距離,以現在洪錚的速度,幾個時辰便達到了。他的視線開闊起來,眼前出現了一座破敗的草屋。

這就是嵩皇晚年生活的草屋?

嫁給薄先生 洪錚站在草屋外,看著這不過兩丈高,兩丈寬的草屋。木門緊閉,上面出現了很多的灰塵,駁雜的掌印印在上面,很明顯,這無數年來,有無數人曾經來過此地,查看過嵩皇的草廬。但更多的,恐怕是無功而返。

洪錚猶豫了一會兒,推開門進去。

一進入到其中,洪錚臉上的肌肉不斷的抽搐著。

裡面乾乾淨淨的,什麼都沒有。什麼東西都被洗劫一空,就連支撐茅屋的幾根柱子,都被鋸走,地板也被撬走,光禿禿的一片。

「卧槽,太狠了!」以洪錚沉穩的心性,也不由得感嘆,那些人簡直太狠了,連木板,大梁,都被鋸走。這茅屋沒倒塌,也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走了一圈,卻是什麼都沒有發現,哪怕一個邊角都沒有給洪錚留下。甚至就連窗戶紙,都被撕走。

「媽蛋,這些人也太饑渴了吧?」洪錚很是無語的搖搖頭。一個嵩皇遺地,只不過是晚年普普通通的草廬,被人知曉,卻什麼都被給劫走。

「我以後老了,一定找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也幸好嵩皇的遺骨不在此地,否則可能連遺骨都被被人拆走。」洪錚想到。

沒有任何收穫,洪錚準備離去,天地變幻,開始下起了大雨。忽然洪錚呆愣在了原地,死死的看著遠處。 第四百七十五章嵩皇

前方百丈處,一道驚雷從天而降,劈在了地面上。頓時,方圓三丈的泥土,瞬間變得赤紅一片,就如同鮮血染紅的一般。

紅色的土壤中,浮現出了一道身影,很是虛幻,根本看不清是男是女。他盤膝坐在那裡,抬頭看向蒼穹,而後起身,張口吐出一道黃金霧氣,如一道匹練,擊向了蒼穹中。

吐氣如虹!

天地間出現了彩虹,跨過了無數山脈,鏈接了整個天際。暴雨澆在天地間,雷電閃爍。人形只是吐出一道黃金霧氣,而後便消失不見。

「他是誰?」洪錚心中震撼莫名。

半刻鐘之後,暴雨停歇,空氣中瀰漫著清新的氣息。那道身影也是消失不見,就連那紅色的土地,也是隱去,再也沒有一絲的蹤跡。 保住家產後我踹了聯姻大佬 任憑洪錚如何尋找,也發現不了絲毫的蹤跡。

他憑藉著記憶,站立在方才那道身影盤坐之地,抬頭看向天空,眼中出現了思索之色。方才那分明不是真人,也不是法相。像是一種烙印,將這道身影記錄在天地間。傳承記憶中有記載,在特定的環境因素下,天地間會記錄一些事情。

這道身影很有可能只有在暴雨與雷電齊出的情況下才能夠出現。想到此處,洪錚反而不著急了,那道身影充滿了玄奧的感覺,一舉一動都是道韻。

但是那紅色的土壤又是怎麼回事?

洪錚蹲在地上,抓起了一把土壤,在手中觀看著。沒有絲毫的異樣,與普通的土壤沒有絲毫的差別。他眼中出現了沉思之色,眉心中睜開了一隻豎瞳。

上蒼神眸!

其中蘊含了雷電之力,當初他符夕分身在洪王地,真身在黃金大道上與衛鍾離一戰,曾經向衛鍾離借來了雷電之力。

上蒼神眸睜開,擊在了地面上,籠罩了方圓百丈的範圍。

頓時,地面發光,有一大塊的土壤產生了一種吸力,將所有的雷電之力吸扯了過去。頓時,地面上浮現出了一大塊紅色的土壤。每一顆顆粒都像是瑪瑙一般,晶瑩剔透。

游戲世界旅行者 這紅色的土壤,需要汲取雷電之力,才能夠浮現!

而後,那道身影也開始顯現了,離洪錚不過一丈遠,盤坐在那裡,在演練某種神通。

洪錚上蒼神眸並沒有閉合,不斷的注入了雷電之力。

那身影起身,再次吐出一道黃金霧氣,而後化為七彩神虹,鏈接了整個蒼穹。洪錚抬頭,眼神角度與虛幻身影的角度一模一樣,向天穹之處看去。

這一看,讓他心中激動了起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