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了兩遍,小豬香香微微睜開眼睛。

說了三遍,小豬香香終於醒來,它咕噥了幾聲,打了一個哈欠,前肢搭在水桶邊緣上,睜著黑溜溜的眼睛看著秦旭。

「小傢伙答應了。」老秦師父的聲音,在秦旭耳朵邊響起。

「然後呢?」秦旭很意外,脫口多問了一句。

「什麼然後?」 總裁上司out 老秦師父的小眉頭擰起來,不太理解地問道。

「它沒說要吃那家死貴死貴的餃子?或者貓飯什麼的?」秦旭很驚奇說道。

「……三份貓飯,謝謝!一份是我的翻譯費。」老秦師父毫不留情地把秦旭推入坑中。

「啊!不要呀,這這這……好貴,一碗四十塊,夠我吃好幾天的飯了,會破產的!」

臉上帶著濃濃黑眼眶的盧李輝打著哈欠從秦旭身邊走過,奇怪地看了一眼正在和寵物豬脈脈凝望的秦旭,奇怪地自言自語嘀咕說道:「秦爺這是怎麼了,女朋友還沒找,先養個豬崽,跟養兒子似的。」

再一次大出血,秦旭總算抱著心情不錯的小豬香香,小跑到戴明一家所在的接待廳。

「牛牛,你看,喜不喜歡這個小夥伴呀?」秦旭捧著小豬香香,笑眯眯地出現牛牛眼前。

看著鼻子翹起,個頭不大的小豬,睜著無辜的眼睛,盯著自己,一直情緒不好的牛牛,驚奇地瞪大了眼睛。

小豬香香「嗷嗷哼唧」一聲,自帶幼崽萌系光環。

小男孩頓時忘記了哭鬧,忍不住嘿嘿一笑,大喊一聲:「佩奇,喬治!咕咕咕咕!」

他一笑,把鼻子里的鼻涕都吹出一個小泡泡,掛在鼻尖,小模樣比抱豬的秦旭更逗。

看到兒子這樣,戴明夫妻臉上的愁雲也散去一些,感激地朝秦旭點頭致謝。

戴明一家在長陽分局的接待廳,待了一個下午。

秦旭覺得,小孩子們大概和小動物們是有共通之處。

要不然,為什麼之前誰也安慰不了的男孩,就摸摸小豬的耳朵,蹭蹭小豬的肚皮,學著小豬「嗷嗷哼唧」幾聲,臉上的笑容逐漸燦爛起來。

戴明和張文雲準備帶他離開的時候,他還緊緊抱住小豬香香,不願意離開。

直到忙完一份筆錄的秦旭下來看他們,答應這個小傢伙一周可以來陪小豬玩一次,他才戀戀不捨,一步三回頭的離開。 秦旭從警局回家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一點了。

在回家之前,他終於被黃正浩逮著機會,一通狂噴。

黃正浩煙不離手,嗓子就像摻著沙子一樣,說起話來半天不喘氣,又是一堆老調重彈,聽得人耳朵瘮得慌。

「你小子下次再擅自做主,我讓戈局給你調去當戶籍警,給葛姐他們端茶送水,給辦事群眾排號,看你小子還能瞎折騰。」

黃正浩這句話倒不是歧視戶籍警。只不過,讓秦旭這年輕力壯的大高個,跑去中年女民警們一起守在櫃檯上辦理違章、戶籍等七七八八的事情,可不把他給憋的慌。

不過,秦旭可沒怕這師父的嚇唬。

基層警力一向捉襟見肘,真把他這「分局第一高壯」給調走,黃正浩這日漸發福的身材,可抵不住大傢伙的壓力。

行想事成 聽他嘮叨了幾句,秦旭才攬著黃正浩的肩膀,說道:「師父,你趕緊先回家一趟吧,再不回去,師母會發飆的!」

黃正浩身高一米七二,體態微圓,被秦旭一攬,氣勢全無。

秦旭趁機抱著小豬香香偷溜。

黃正浩一愣神,就只看到這個臭小子的背影。

氣極而笑,黃正浩忽然又想到什麼,扯著破風箱的嗓子喊道:「對你,你下次別把寵物帶到局裡來,被人看到影響不好。」

「知道了知道了!」

小豬香香是這次團伙人口拐賣案件的大功臣,可惜它現在沒有功臣的待遇,所有功勞還被秦旭給抵了。

當然,對小香豬來說,表明上的虛名,還比不上小菜家的一碗白菜豬肉餃子更實際,如果再來一份魷魚飯,那就更滿意了。

秦旭買飯的時候,花錢雖然心痛,但到底不會真虧待這個小傢伙。

額……

如果那家店的消費水平能低點兒就好了。

可惜,一分錢一分貨。

秦旭上網查過這家店的信息。

這是一家網紅小食鋪,店主據說是一個年輕的美食博主,對店鋪選用的食材非常嚴格。看似最簡單的白菜,都是從店鋪專屬的蔬菜種植基地運來,保證綠色環保,無污染,甘甜美味。

反正在網路上,這家店號稱,從食用油到大米,每一種食材,都經過了層層篩選,讓每一個食客都能放心品嘗。

了解了這家店的經營理念,秦旭也大概明白,為什麼大街小巷,酒樓飯店那麼多,小豬香香只盯著「小菜家的手造餃」了。

被激發的嗅覺天賦,讓小豬香香在飲食方面變得非常挑剔。

而秦旭老媽劉阿妹,平日的餃子雖然味道不錯,但美味主要是劉阿妹獨家調製餡料的秘方,還有勁道的手工碾皮,但所選食材,也只是出門左拐的農貿市場上購買,並沒有特殊挑選那些有機綠色環保的食材。

這讓秦旭終於想到了一個省錢的好主意。

他決定抽空去「小菜家的手造餃」打聽打聽他們麵粉的進貨來源,然後帶小豬香香去市郊或者農村搜尋可以入口的蔬菜肉類,再拎回來,找劉阿妹幫忙包餃子。

這樣肯定能省不少錢。

他還沒娶媳婦呢!

工資可得攢著點兒!

騎著電動車回家,秦旭愉快地決定了小豬香香未來的口糧問題。

潮海市的夜晚治安不錯,就算凌晨時分,只要保持清醒,不往僻靜小巷轉悠,碰到危險的概率,比某些國家少多了。

當然,畢竟還是不能與人來人往的喧鬧白日相比。

不過,秦旭這一米九五的大個子,穿著一身警服,大概也沒有哪位不長眼的宵小,敢把歪腦筋動到他身上。

用鑰匙打開小院鐵門,將電動車推進院子里,秦旭很意外地發現,屋內竟然還燈火通明,有人聲傳出。

把電動車支好,將小豬香香從車籃子里報出來,進屋后,就看到劉阿妹一臉嚴肅地坐在一樓的客廳沙發上。

蠱惑 「媽?這是怎麼了?」秦旭小心翼翼地問道。

難道是他這幾天加班沒回來,老娘發脾氣了?

看起來不像呀!

劉阿妹心寬著呢!以前還有一兩個月不著家,劉阿妹頂多打個電話確認他安全,然後繼續賣她的大餃子了。

難道是老爹心血來潮,又去買中看不中用的金士古玩?

也不像呀!

若是那樣,按照劉阿妹的戰鬥力,家裡應該一片颱風過境的模樣才對!

到底怎麼了?

這大半夜的,難道是……

「啪啪啪!」秦正洋的拖鞋聲,從樓梯傳來,劉阿妹聽到,寬厚結實的肩膀,忽然抖了一下,臉色有點發黑的往上看了一眼。

「阿妹,打死了!」秦正洋手裡抓著一團白色衛生紙,一邊走下樓梯,一邊炫耀似的說道。

「老爸,又是蟑螂?」秦旭憋著笑問道。

他在小時候,第一次發現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漢子老娘劉阿妹,居然怕家裡的大蟑螂的時候,大概是一種天在腳底,地在頭上世界顛倒存款的感覺。

「是呀,你媽這兩天用了兩次蟑螂葯葯,弄出一堆大大小小的蟑螂屍體,還以為家裡把蟑螂消滅光了,結果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隻,趴在床頭上,你媽晚上醒來上廁所,嚇得撒腿跑下樓,再也不肯上去了。」作為地道的亞熱帶地區居民,秦正洋對大蟑螂早就習以為常。

以前生活困難的時候,人們飲食節儉,那時候蟑螂的個頭還沒這麼大。

這些年,物質豐富,滿大街的飯館里,剩菜剩飯到處可見,蟑螂也就營養豐富,全都膨脹起來。

秦旭的祖屋附近還有還有夜市,衛生環境相對複雜,更促進了這種生命力頑強的蟲子不斷繁衍醫生。

「拿開拿開!」劉阿妹都不敢看秦正洋手裡的衛生紙,一臉便秘的表情,撇開頭,手臂上有明顯的雞皮疙瘩冒出來。

等秦正洋把包裹著蟑螂屍體的衛生紙,丟進樓下的衛生間沖走,劉阿妹緩了半天,才心有餘悸的上樓休息。

上樓梯前,還難得關切地問了一句。

「香香晚飯吃了沒?你上次帶回來的芋頭仔還在,要不要你給它煮一點?」

「……不用。」兒子不如豬啊!

劉阿妹關心完兒子的寵物豬,然後心安理得的上樓休息了。

秦旭家每一個人的房屋,根據年齡來安排。

年齡最大的秦旭爺爺和秦旭奶奶,住在一樓,方便他們進出。

秦旭父母住在二樓,秦旭則住在最高處。

用他們的話說,反正旭仔年輕力壯,多爬一爬樓梯,有好處。

秦旭將小豬香香放在客廳的一個木桶里,這是家裡漏水的老木桶,扔在儲藏室很多年了,前陣子被劉阿妹找出來,給小豬香香做了一個窩。

難怪這隻小傢伙,對劉阿妹可親昵了。

可不是,秦旭老娘對他可比對自己兒子關心多了。

安頓好了小豬,堅定地拒絕它大半夜要求加餐的想法,秦旭伸了個懶腰,準備回屋子睡覺了。

剛進卧室,閉目很久不曾嘮叨的老秦師父,忽然開口說道:「你前幾日獲取一絲靈氣,何不試一試仙獸門的基礎煉獸法。」 秦旭一愣,剛冒出喉嚨的一個哈欠被咽下,瞪著迷茫的眼,看到目光平靜的老秦師父,頓時欲哭無淚。

此時,老秦師父嫩嫩的一張孩童臉,在秦旭看來,就有點惡魔款了。

他捏了捏發酸的鼻子,說道:「老秦師父,你數一數,我已經幾天沒有睡一個好覺。如果再修鍊折騰,都不用等到一百歲腦子裡的信息大爆炸,現在就得卒。」

老秦搖搖頭,知道秦旭這小子,早就把先前灌輸進腦子裡的資料,不知丟到哪個角落去了。

學渣和學霸最大的不同,是就算直接將知識點灌入他們的腦子,他們也會選擇性遺忘。

「你靜下來,找一下關於最基礎的煉獸資料。」老秦師父站起來,忍不住伸手,扯了一下秦旭的耳垂,重音說道。

擰耳朵不疼,不過讓秦旭一瞬間大腦清醒起來。

額?

煉獸?

秦旭掐著自己的太陽穴,閉了半分鐘的眼睛,才把老秦師父所說的煉獸方法,從大腦的犄角旮旯堆里找出來。

所謂煉獸,是仙獸門弟子在入門之後,一種修行的基本功。

這是一種有別與其他門派,仙獸門獨有的修鍊方式。

在白日,仙獸門弟子通過基礎身體修鍊的法訣,捕獲和吸納足夠的靈氣。在夜晚,通過靈氣,錘鍊動物的過程。

這是仙獸門弟子中,非常重要的修鍊方式。

通過煉獸訣,不僅能激發仙獸自身的特殊能力,也能讓仙獸門弟子吸收的靈力更加精純,說白點兒,就是一種對雙方都十分有益的「雙修」。

聽起來很重口味,其實挺純潔的。

這算是仙獸門弟子的獨門秘籍。

擁有本命獸的弟子,通常將靈力用來幫助本命獸進行修鍊,而暫未找到本命獸的弟子,則是選擇適合自己的陪伴獸,修鍊煉獸法訣。

把這些資料找出來之後,秦旭才知道,並不是老秦師父讓他熬夜苦修,而是修鍊煉獸訣的過程,也是身體快速恢復的過程,效果超過普通睡眠。

在修真界,極少有修士選擇效率不高的普通睡眠。

各門各派,皆有自己獨樹一幟的恢復功法,代替普通睡眠。

「老秦師父,原來是這樣,你看,我對修鍊沒啥經驗,還好你提醒。」知錯能改,算是秦旭的美德。既然知道了原委,秦旭立刻虛心向老秦師父請教。

「不過,現在大半夜的,你讓我上哪兒找一隻動物呀?難道是小豬香香?」秦旭不解地問道。

「……」老秦師父盯了秦旭一眼,說道,「你再看一遍修鍊要點吧。」

秦旭摸了摸腦袋,總覺得這句話聽起來,好像以前數學老師即將奔潰地不斷重複:「再看一遍題目,認真審題,看了題目再答題。」

算了,怎麼說就怎麼做吧!

老秦師父所說的修鍊要點,是一份字數很多的資料。

它專門講述了在平日練習煉獸法訣中,容易遇到的問題,需要注意的情況,很詳細,就像家用電器那種厚厚的說明書。

這讓不太擅長閱讀的秦旭,接收起來不太順暢。

硬著頭皮,全部消化理解之後,秦旭算是明白老秦師父所要表達的意思。

仙獸門弟子煉獸,尋找的對象,也要與自身擁有的靈力相匹配。

比如修真高手,找一隻小蟲子修鍊,那就是相當於弄了一輛洒水車,給一個小杯子灌水,基本上對修行徒勞無功。

而剛剛入門的低級弟子,自身靈力匱乏,卻想著找一隻能力驚人,體型龐大的動物修鍊,那就是貪心不足蛇吞象,拿著一杯水,往大沙堆里潑。

所以,秦旭想找小豬香香修鍊?

別說沒門沒窗戶,估計連門縫窗戶縫都沒有。

小豬香香體重秦旭倒是沒稱,掂量著八九斤還是有的,按照秦旭從資料里看到的內容,這樣體重的小動物,至少要求修鍊者擁有三條三指寬,一尺長的靈力,才能進行有效的修鍊。

而秦旭那天好不容易撞到的那條頭髮絲般的靈氣,估計也只能給小豬香香撓一撓癢,修鍊到地老天荒,也沒多大進步。

秦旭忽然想到什麼,驚恐地看著老秦師父,非常糾結地說道:「老秦師父,你該不會讓我在房間里抓蟲子修鍊吧?」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