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

葉堂低聲咒罵一聲,而後躍馬上前,冷笑道:

“這位朋友,這魯休是我葉家的敵人,你這樣做,我勸你,還是三思而後行!”

“三思?”

楚辰冷冷一笑,眼睛裏殺戮劍意完全釋放,只是一個眼神,便如同屍山血海,直接嚇得葉堂身體顫抖,面色慘白。

“胡當家!”

楚辰向前一步,平淡道:“這位綠珠姑娘是我的朋友,還望給個面子?”

胡劍冷笑道:“給你面子,你憑什麼要我給你面子?”

“錚!”

一柄長劍拔出,只見在月光下,那柄三尺長劍顯得是那麼靜謐、妖異。

只見楚辰咧嘴笑道:“我憑我手中長劍!”

“嗡~~”

簡單的一句話,瞬間在人羣中引起了軒然大波,那些還在駐足的武者,不管是葉家還是沙漠之狼,此刻都一臉不相信的看着場下的青年。

“這楚辰,到底是什麼來頭?”

“他這算不算是挑釁胡劍,挑釁沙漠之狼?”

“他是不是瘋了,剛剛和葉家做對,現在又挑釁沙漠之狼?”

“就算他是天才,可焚天大陸每年死的天才,那可是比這沙漠的沙子還要多~~”

“叔父!”

就在這時,葉家車隊中央的兩輛馬車內,葉家大小姐看着另一輛馬車,傳音道:“叔父~~”

“無妨!”

一道平淡但具有威嚴的聲音輕飄飄傳來,當即打斷了那人的話語。

“呵呵,小美人,他這是威脅我!”

胡劍對着綠珠曖昧的說道,而後身影一頓,當即沖天而起,同時一聲霸道的狼嚎響徹這片天地。

“來的好!”

楚辰目光炙熱,戰意高亢,身後翅膀放出,寶劍在手,同樣一飛沖天!

屍囊人 嘭!”

恐怖的爆炸聲在天空響起,一股股熱浪葉滾滾吹來,天空之上,兩道人影一觸即分。

只見胡劍驚鄂的聲音大聲傳出:“早就知道你不簡單,你到底是什麼人?”

“有我無敵!”

回答他的,是楚辰那無所畏懼的劍法,一劍出,萬劍引,當即在場所有人的佩劍都在嗡鳴。

“劍意? 超級仙王混都市 !”

“戰狼無雙!”

胡劍巨劍劃出,當即在天空中形成兩頭蒼狼,一個冷冽、一個嗜血,一前一後,快速向楚辰奔去。

車隊下,有人失聲道: “這就是胡劍的蒼狼霸勁?”

賴上契約妻 果然是霸氣無雙,稱得上是赤陽城第一攻擊!”

“相傳胡劍就是用此武技殺了之前的大當家,拜有了現在的沙漠之狼~~”

與葉家不同,此刻沙漠紙老虎衆人看見了胡劍使出了蒼狼霸勁,當即面色大喜,紛紛高喊道:

“大當家威武,殺了那小子”;

“大當家勇猛,帶我們縱橫赤陽城”;

“大當家厲害,帶我們滅了赤陽城三家”;

…………

說話間,他們有的人已經面帶淫靡,看向綠珠和葉家大小姐的位置猖狂大笑。

胡劍面色癲狂,狠狠道:“小子,去死吧!”

巨大的蒼狼頭顱充斥天地,附近沙漠的沙子都被攪動一樣。

“哎~~”

葉家三爺微微一聲嘆息,很顯然,他雖然是武侯境,但他知道也不是胡劍的對手!

“這就是你的全力嗎,可笑!”

就在這時,一聲戲虐的聲音淡淡響起,而後衆人只聽見一聲怒喝:

“劍逐八方!”

此話剛一落下,瞬間在胡劍的周圍,各個方向裏,都有無數密密麻麻但飛劍浮現,每一劍,都有開山斷河的威能!

“蒼狼拜月!”

胡劍橫劍在胸,當即在他的身上,一道道靜謐的月光從天而降,月光無言,此刻卻悄悄的守護着胡劍!

“噗、噗、噗、噗~~”

飛劍凌厲霸道,攜帶着強烈的鋒銳刺向胡劍,一層、兩層、三層………

可儘管這樣,飛劍刺穿哪裏,哪裏就有月光浮現,飛劍很多,可月光更多……

終於,在數個呼吸後,楚辰和胡劍的武技因爲靈力不足,終於煙消雲散……


天空中只留下兩道身影!

“楚辰!”胡劍狠狠道。

“胡劍!”楚辰平淡道。

就在這時,帝靈激動的聲音傳入楚辰耳中,“楚小子,這是妖族祕法,他的身體,不能長時間承受這種負荷!”

楚辰先是一愣,而後嘴角上揚道: “也就是說,他現在是強弩之末!”

“楚辰!”

胡劍的聲音滾滾傳來,只見此刻,胡劍雙手抱拳,朗聲道:

“好一個少年天驕,我胡劍今天交你這個朋友,你帶着她走吧!”


說話間,胡劍手掌翻動,綠珠的身影當即平穩的落到魯休的身旁。

見此情況,衆人紛紛大驚,看向楚辰的神情和之前相比,可謂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胡劍是誰?”

“沙漠之狼的首領!”

“赤陽城萬里之內,他的蒼狼霸勁被稱爲攻擊第一!”

可是現在,胡劍竟然主動求和,而且是和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

這件事說出去實在讓人難以想象,可現實擺在眼前,由不得衆人不相信!

“三叔!”

馬車內,葉家大小姐一臉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她的眼角抽搐、身體顫抖,手上的手絹更是被撕扯成條狀!

是的,她在害怕!

此人既然能爲綠珠對付胡劍,那麼他同樣可以爲綠珠殺了自己?

良久以後,不見三叔迴音,葉家大小姐心裏一涼,心裏充滿了無限的後悔,“早知道如此,就不會對那個賤婢出手了“~~”

葉家三爺和葉家大小姐的心思楚辰不知道,此刻楚辰正一臉笑意的盯着胡劍,既不後退,也不上前,看的胡劍心裏直直發毛。

苦笑一聲,胡劍道:“楚兄弟,你這即不打和又不罷手,這算是怎麼回事?”

楚辰眉毛一挑,笑道:“因爲我想向胡大哥要一樣東西!”

………… “要東西?”

聽到這兒,胡劍面色一冷,頓時一股殺氣席捲而來,只見胡劍此刻面色淡漠如霜,瞳孔裏閃爍着陰寒。

冷冷道:“呵呵,你這小子真會說笑,我沙漠之狼縱橫赤陽城外,從來都是我向別人要東西,你可曾見過別人從我這兒拿過東西!”

胡劍又道:“我是念在你修行不易,不願與你纏鬥,你當真以爲,我沙漠之狼都是開善堂的!”

胡劍這一番話說的擲地有聲,殺機四溢,而葉家車隊旁,衆人聽見胡劍發怒,心裏那顆剛剛放下心又懸了起來,紛紛怒視楚辰,心裏更是大罵楚辰不識趣。

而在沙漠之狼一方,原本因爲胡劍沒有殺了楚辰而感到失落的衆人,此刻卻個個鬥志昂揚、面帶兇狠,很明顯,胡劍剛剛的那番話對他們起了作用。


“我去,你小子以爲你是誰啊,還敢向我們大當家要東西”;

“沒錯,要不是大當家仁義,你能活到現在”;

“對,你現在要是跪地求饒,然後再把那個女人送過來,興許大當家會饒了你”;

…………

楚辰識海里,當聽見這裏的一切後,帝靈調侃道: “嘿嘿,楚小子,你現在可是惹了衆怒!”

楚辰翻了個白眼,回道:“你覺得我會在意嗎?”

“楚朋友,你放肆了!”

就在這時,葉家車隊裏,突然爆發出一聲呵斥、響聲震天、靈力滾滾。

衆人循聲望去,只見不知何時,那座之前楚辰察覺到危險的馬車車頂上,一名鬚髮皆白的灰衣老者面容鎮定、不怒自威。

“嗯……”

不待楚辰回答,那老者又開口斥責道:

“豎子無禮,不知道天高地厚!”

“楚辰,你真的以爲你有些天賦就無敵了嗎?”


“要不是胡當家可憐你天賦,你還能活到現在”;

“你要再不知好歹,休怪老夫不得不以大欺小,讓你知道知道什麼是武侯境的威嚴~~”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