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一落,喬治和木偶人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喬治問道:「你打算怎麼做?」

白洛回:「待會兒你們兩個幫我控制住他,我自有辦法擊殺他。」

「這…好吧,現在也只有相信你了。」木偶人頹然道,語氣跟之前相比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大概是因為被白洛兩人徹底看透了本質,再在他們面前裝蒜也沒什麼意思了,反正他是個什麼人,在場的都心知肚明。

扇動背後翅膀浮在半空中的喬伊俯視著幾人,趁著他們三人討論戰術的時間,他剛才受到的傷已經恢復大半,渾身氣血涌動,五階血核帶給他的力量遠比想象中要充足得多。

等他恢復完傷勢,低下頭輕蔑地看著三人:「沒用的,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是無用功,就憑你們這些人,拼了命也是無法戰勝我的。」

白洛聳了聳肩:「是嗎?走著瞧好了,你們兩個幫我拖住他,我要準備那一道秘法。」

「好!」兩人同時應道,上前一步,跟喬伊戰在了一起。

他們兩個肯定是打不贏喬伊的,但短時間拖住一會兒,幫白洛創造出一個出手的機會還是輕而易舉的。

等喬治和木偶人纏鬥在了一起,白洛這邊也開始了一道新秘法的準備,這道新的秘法新的不能再新,效果如何也沒辦法下定論,因為它只存在於白洛的設想中,還從未真正實踐過。

就跟他的那道『山之拳——鎮山』一樣,這些想法都是在最近才冒出來的,之前白洛一直找不到方向,學習的都是在赤龍學院和千面老師傳授的知識和本領,真正屬於他本人獨創的,幾乎沒有。

這也是長時間處在老師們壓力下的緣故,常年跟他們相處,白洛的各種秘法也是在他們的指導下完成的,這樣能讓他在前期少走很多的彎路,但這樣的模式到後期就不行了。

白洛現在的底蘊積累已經不亞於一般的老師,在某些方面更有甚之,想要晉陞四階,就要學會擺脫老師們的影響,走出自己的獨有的路。

這次外出對白洛來說讓他體會頗多,其中感受最深的便是『不破不立』四個字,沒有了幾位老師在身邊,他腦海中各種奇思妙想都冒了出來,裡面是有很多都不靠譜,但總歸有幾個能用的,就算是不能實現的,也不代表以後就不能實現。

他的『山之拳——鎮山』便來源於此,利用元素之炎將附近的大地元素聚集過來,再將它們全部彙集在自己的拳頭上,同時腦海中觀想巍峨山川,最後再經過特殊的靈力路線,就可以使得拳頭上的威力倍增。

除了大地元素之外,白洛也曾嘗試過風、水和火這三種元素,但很遺憾,這三種元素聚集起來的威力比起『山之拳——鎮山』差了很多,這也讓他一度陷入不解。

最後,還是他苦思冥想,查閱了腦海中記載的無數知識才明白,並非是這三種元素比大地元素弱,而是缺少一定的載體。

人體為舟,屬土,承載人之精神,本就可以看做一片大地,跟土系元素天生契合,所以威力上才會強上不少。

明白了這些,白洛便能摸著石頭過河,將自身作為載體,嘗試依次融入地風水火四系元素,除了地之元素之外,其它三系元素跟他的身體這個載體並不是十分的契合,所以需要另一個東西作為載體——山川!

這就是『山之拳』系列的來源,誰說山上就只能是厚重的?山也可以是刺破蒼穹直插天際萬仞山,也可以是燃燒著無窮烈焰的火焰山,更可以是養育一方水土的大澤山。

想明白了這些,白洛心裡就有了方向,不再迷茫,腦海中觀想一幅直插天際的萬仞高山,元素之炎迅速將附近的大地元素和風系元素聚集起來,匯聚在白洛身邊,圍繞在拳頭之上。

不多時,一座巍峨大山虛影逐漸浮現,跟之前不一樣的是,這座山,足以刺破蒼穹! 就在白洛領悟招式的同時,另一邊,喬治和木偶人和吸血鬼喬伊打的火熱。

吞下五階吸血鬼血核的喬伊渾身湧現出一層濃濃的血色霧氣,將他的整個身體染成了刺眼的血紅色,之前受到的傷勢也在這時候盡數恢復,背後的惡魔翅膀進一步張開,由漆黑之色變成了猩紅色,如同在鮮血中浸泡過一樣。

奇怪的是,明明喬伊身上血腥之氣通過眼睛都能看出來,距離三人不遠處的白洛卻沒有聞到半點兒討人厭的血腥味兒,有的只是一股濃郁至極的甘甜,不過,這份甘甜讓人隱隱作嘔。

「區區兩個三階的螻蟻,有什麼本事阻止我?既然你們不識好歹,乾脆一併殺了吧!」喬伊笑著咧開鋸齒狀的牙齒,身體被五階吸血鬼血核侵染的他,意識變得更加的瘋狂。

「哦,對了,我都差點兒忘了,親愛的喬治,上面還讓我留你一命呢,畢竟你可是——我們珍貴的獻祭品啊!!」

說著,喬伊右手化為一條由無數血色蝙蝠組成的長鞭,朝著喬治抽打過去,沒有半點兒留手的打算,而且依照喬治的體質來看,只要還有一口氣兒在,保證能夠救回來,上面也只是讓他把喬治帶回去,可沒說帶的是完整的還是半殘的。

喬治雙手交叉,兩隻手臂上的狼族護甲形成了一道堅不可摧的穩固防禦,將洶湧而來的血色長鞭擋住了片刻,但在下一秒,喬治臉色陡然大變。

只見,被狼族護甲擋住的血色長鞭的尖端竟然再次演化出了成百上千的血色蝙蝠,張開大口朝著喬治撕咬而來,喬治猝不及防之下只能防守要害,身上不可避免的被血色蝙蝠開了幾個細小的空洞,吸走了不少血液。

「桀桀,真是狼狽啊,喬治,你怎麼不跑了?你不是很擅長逃跑嗎?哈哈哈,有本事你就再跑給我看看啊!」喬伊癲狂地笑著,不斷揮舞著血色長鞭抽打在喬治身上,每次動作都能在喬治身上帶出大片的血液,為他增添不少的傷口。

喬治臉色略顯蒼白,但眼神無比的堅定,沒有一絲一毫退縮的打算,他搖了搖頭道:「我說過,我已經不會再逃了,以後你們雷伊諾德家族的人來一個我就殺一個,直到殺到你們徹底膽寒為止!」

「哈哈哈哈,喬治啊喬治,這是我這輩子聽到的最大的笑話。」喬伊差點兒捂著肚子大笑起來,殺到雷伊諾德家族膽寒?開什麼玩笑!

「喬治,從那個地方出來的你,不會不知道我們雷伊諾德家族的強大吧?雷伊諾德家族傳承了數百年,其中的底蘊絕對遠比你想的還要多得多,跟我們做對之人,永遠只有死路一條!」

喬治笑笑不說話,身上的狼族戰甲散發出來的光芒越加的奪目,這是狼族戰甲的特點之一,戰意越強,身上的狼族戰甲力量也就越強,戰鬥的信念越加的堅定,狼族戰甲就越加的堅固。

「要戰便戰,我可不怕你。」喬治淡淡地道,平淡的語氣讓對面的喬伊十分的抓狂,同時也勾起了他心中的嫉妒和怒火,憑什麼區區一個三階就能在他手下堅持這麼久?憑什麼一個三階就能擁有這種程度的力量?

喬伊妒忌喬治,妒忌他的強大,也妒忌家族對他的重視,不過是區區一個實驗體,用來進行獻祭實驗的將死之人,卻受到整個家族的關注,這可是連他這位四階吸血鬼伯爵做夢都想得到的殊榮,這讓他如何不妒忌?如何不惱怒?

因而,當初聽到喬治反叛家族的時候,喬伊反而隱隱有些愉悅,尤其是在得知了上面要將捉拿喬治的任務交給了他來處理,喬伊就做好了好好跟喬治『玩玩』的打算,當然,這裡的玩玩對喬治來說可一點兒都算不上友善。

「我很想知道到底是誰給你的勇氣啊,喬治,難道是這堆膽小怕事的爛木頭?」喬伊回過頭,張手就是一道血色荊棘長鞭抽打過去,將木偶人的偷襲計劃完美破壞。

木偶人抬起刀子一樣鋒利的手臂頑強抵抗,事實上他的肢體遠遠要比百鍊精鐵還要鋒利,能在黑暗議會那種傳聞比地獄還要可怕的地方生存下來,木偶人靠的可不只是可怕的外表而已,沒有足夠的實力,在那裡可是會死的。

迎面而來的血色荊棘被木偶人的兩隻手臂斬斷,斷開的荊棘化成幾條在天上掙扎了幾下,但最終還是沒有接上,更沒有像遇到喬治的時候那樣變成大量的血色蝙蝠,進行二段進攻。

木偶人的手臂上帶著一股淡淡的死氣,所有被被他砍到的地方,都變成了深沉的黑色,即便是喬伊的血色荊棘,也逐漸被大片大片的黑色所污染,不多久就化為一灘血水掉在地上。

喬伊臉上露出饒有興趣之色,兩隻眼睛在木偶人身上來回打量,過了一會兒,忍不住稱讚道:「竟然能藉助死亡的力量,不錯,不愧是黑暗議會的成員,確實有些門道,可惜,你找錯了人!!」

「卑微的螻蟻們啊,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來自五階強者的絕世力量吧!!!!」

聲音落下,喬伊身上湧現出近乎無窮無盡的血色霧氣,將整個黑海市的天空都籠罩在內,就在幾秒之前,這裡明明還是黃昏時刻,但此時,天空直接變成了血色,一輪鮮紅色的彷彿浸泡在血液之中的月亮掛在了天上。

「喂喂,要不要這麼誇張,這樣下去可是要死人的啊。」木偶人張大了嘴巴,臉色難堪的看著掛在天上的這輪血色月亮,不僅如此,整個黑海市都被化為了一片血海。

五階!這是屬於五階的領域力量!這種誇張的力量,即使是在高手輩出的黑暗議會之中,他也只在極少數的一些人身上見到過,而且毫無意外,這些人都是五階強者!

五階強者的領域,足以將籠罩附近數十里的空間,並將整個空間化為對自己最有利的作戰環境,同時這個空間也是一個巨大的囚籠,跟外界暫時隔開,在沒有殺死空間領域的主人之前,裡面的人絕對不可能逃出去。

「這下,有些難辦了啊!」木偶人低著頭,眼神漸漸陰沉,看來喬伊是一點兒活路都不打算給他留啊!

沉浸在美妙力量之中的喬伊張開雙臂,彷彿在擁抱極為美妙的事物一般。

「嘶,這就是力量啊,絕世的力量,有了這股力量,這世上還有幾人是我的對手?」

無窮無盡的血色霧氣在不斷地向外溢出,籠罩了整個黑海市的這些血色霧氣鑽進了黑海市的每家每戶,鑽進了這些普通人的身體里,當這些血色霧氣吃飽喝足,就會從這些普通人身上爬出來,再次前往下一個地點。

遊樂園外面的黑海市已經完全亂成了一團,大量的居民被這些來歷不明的血色霧氣襲擊,吸收了全身的力量,血色的霧氣在他們體內過了一遍,也將他們體內的血液精華盡數帶出,他們並不會直接死,但事後必定會虛弱上幾個月,更有甚者還會大病一場。

天上的血霧越聚越多,最後不斷地回到喬伊的體內,讓他的身體進一步膨脹起來,身上的氣息也變得越來越可怕。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們必須阻止他!」喬治站了出來,哪怕知道打不過喬伊,他們也得硬著頭皮上,不然等喬伊吸夠了力量,只會變得越來越棘手。

「看來我們得一塊兒上了,嘖嘖,想不到我也有當英雄的一天。」木偶人看了一眼被血色籠罩著的這片空間,無數道屬於居民們的哀嚎聲接連響起。

這還只是一開始,如果任由喬伊強行吸下去,誰知道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或許喬伊會強大到無法想象,這些普通的居民也可能死掉。

嘿,總裁別囂張! 木偶人對這些居民的死活不感興趣,但他必須要阻止喬伊繼續吸納力量,不然就真的無法挽回了,到時候他們還是得死。

『拜託,快一點啊,老兄!』木偶人在心裡大聲地喊道,他們必須撐到白洛準備好的那一刻,即便他也不清楚白洛是否真的能對付喬伊,但他別無選擇。

「要上了!!」喬治一聲低喝,沖了上去。

「哼,不自量力的東西!!」喬伊冷笑一聲。

下一刻,一道身影從兩人交手的地方飛了出來,正是被擊飛的喬治,但很快,他的腳掌在地面上一蹬,身體在滑行過程中強行停了下來,猛的一下又竄了出去。

「不能再讓悲劇重演了,今天哪怕拼了這條命,我也要阻止你!!」喬治腦海中浮現出被吸血鬼屠殺的那些人的身影,這樣的事情,絕對不允許再次發生!

「哎呀呀,看來不拚命都不行了,真是有夠麻煩的。」木偶人表情無奈地嘆了一句,嘴上這麼說,手上的動作卻一點兒都不慢,大片大片的死氣在他手臂上聚集,甚至將雙臂都染成了淡淡的黑色。

『我八成也撐不了多久,白老兄,你可要抓緊時間啊!!』 「呼,還沒好嗎?」問出這句話的是木偶人,此刻的他,看上去要比之前狼狽許多,由木頭組成的詭異身體上也多出了不少細小的裂痕,再這樣下去,怕是有性命之憂。

「快了吧,在堅持一會兒,我們現在只能相信他。」喬治對這木偶人回道,跟後者比起來,他身上的傷勢更加的明顯,腹部被直接撕開一道三十厘米長的傷口,這是被喬伊的利爪生生撕開的,而且在這片空間的特殊加持之下,他們的傷勢癒合速度被減慢了太多太多,根本撐不了太長的時間。

但就像他們說的那樣,他們現在別無選擇,只有相信白洛了,如果連他都解決不了,他們今天怕是都得死在這裡。

「桀桀,區區螻蟻,竟然還在抱著些不切實際的幻想,既然這樣,就讓我親手撕碎你們的幻想吧!」喬伊五指上的利刃寒光閃閃,這些指甲在瘋狂的強化之下已經暴漲到了半米多長,散發著凌厲的氣息,如同五柄出了鞘的寶劍。

「我呸,不過是仗著五階血核,能暫時爆發出接近五階的力量而已,沒有了血核,你又算什麼東西?」木偶人冷嘲熱諷,如果不是憤怒到了極點,怕死的他是絕對不會主動挑釁的,畢竟這隻會讓他距離死亡更進一步。

喬伊咧開了嘴,不屑道:「對啊,我就是仗著五階血核的力量,但你們又能拿我怎麼樣?這是我們雷伊諾德家族的底蘊,不是你們能夠相比的,我勸你們還是放棄最後的掙扎吧,免得受些皮肉之苦。」

「你!不要臉!」木偶人臉色苦了下來,有家族撐腰真的可以為所欲為啊,他也好想有個家族當靠山啊。

跟雷伊諾德家族比起來,他加入的那個黑暗議會比地獄還要恐怖,不僅強行壓榨成員的價值,還不給工錢,唉,要是咱也有個這樣的家族多好,別的也不要,隨隨便便來十幾個五階血核就好,當然了,這些對木偶人來說大概一輩子都無法實現了。

就在這時,一道似乎要刺破蒼穹的鋒芒衝天而起,將被血色迷霧籠罩住的血族空間捅了個窟窿,大片大片的血霧在鋒芒之下被徹底絞碎。

「嗯??」

三人看向鋒芒傳來的方向,表情不一,木偶人和喬治目露喜色,喬伊則是整條眉毛都擰了起來,等感應到具體的畫面,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我說你們怎麼還不肯放棄,原來是揣著這樣的打算。」喬伊喃喃了一句,身體吸收血霧的速度更快了一分,他們從那道衝天而起的鋒芒中感受到一股極大的威脅,要是放任下去,或許會給他造成不小的麻煩。

當然,在他眼裡也就只有這樣而已了,至於失敗?不可能的,他可是使用了五階血族的血核,短時間內能爆發出將近五階強者的力量,甚至連五階強者的空間領域都被他施展了出來,雖然不完整,但也不是這些人能抵抗的。

「不能在等下去了,必須速戰速決。」喬伊改變了戲耍獵物的姿態,身體極速膨脹起來,轉眼間就有了五六米的高度,跟他比起來,連三米高的木偶人都成了不擇不扣的弟弟。

在五階血族和這片空間領域血核的增幅下,他的力量在這一刻膨脹了十倍都不止,已經遠超喬治和木偶人的想象,光是看著他,都讓這兩人眼皮直跳,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預感。

「力量,這就是力量啊,哈哈,你們兩個,都給我乖乖倒下吧!」

喬伊伸出兩隻手掌分別向著兩人抓去,動作奇快無比,並沒有因為身體變成了大塊頭就有所減緩,甚至還提升了不少。

「不好!」喬治瞳孔微縮,看清了喬伊手掌襲來的軌跡,但他的身體卻跟不上行動,在這片血色空間裡面,他的身體受到了極大的壓制,無論是力量體質還是精神力,都萎靡不振,速度也慢了下來。

木偶人的遭遇跟喬治相差無幾,五階強者的領域力量本就是範圍性的,只要還處在這片空間裡面,不管他們有多少人,都無濟於事。

換句話說,別說他們只有兩個人,就算來了一整支高階修士組成的軍隊,該跪還是得跪,沒有同等級的領域力量相抗衡,等待他們的就只有死路一條。

喬伊尖銳的指甲直刺而來,將沿途的空氣盡數分開,形成一道道不絕於耳的音爆聲,其速度,早已超越了音速的限制。

「鐺——」

喬治的狼族戰甲跟喬伊的鋒利指甲狠狠相撞,發出一陣清脆的金鐵交擊之聲,交手中,喬治感到自己的身體彷彿被一輛極速行駛的卡車撞上了一樣,不,哪怕是一輛飛過來的卡車,喬治都能將它轟飛,但在喬伊的力量面前,被轟飛的人只會是他。

太強了,這遠遠不是他們能夠應付的對手,哪怕喬伊無法藉助五階血核的全部力量,也足夠將他們吊起來爆捶。

『難道這樣就結束了嗎?』被轟飛的喬治大腦一片空白,被擊飛的同時,他身上的狼族戰甲再也擋不住喬伊的利刃,被撕開一個大洞,大片的血液灑落出來。

「不,不能就這樣放棄!」

一想到因為他自己,整個城市的人都會跟著他一起陪葬,喬治心中就升騰起無盡的怒火,一動不動的身體也重新恢復了行動力,對擁有狼人血脈的他來說,只要戰意不減,在戰鬥中,他就是不死之身!

別離的笙簫 「啊——」

「給我動啊——」

喬治怒吼出聲,瀕臨乾涸的身體重新散發出新的生機,強行爆發出來的力量讓他伸手一抓,抱住了喬伊粗壯的手臂,只要控制住喬伊的行動,白洛就有機會發出致命的一擊。

「白洛,快動手啊!!!!」

「嗯?不好!」喬伊也反應了過來,感受到了極速靠近的那股讓他頭皮發麻的鋒銳之氣,要是被集中,恐怕就算是他,也不會好受。

想通了的喬伊拚命揮舞手臂,想要將喬治甩下來,但不曾想喬治這次是拼了老命,手上鋒利的指甲直接插進了喬伊的血肉里,拚命給他製造麻煩。

「嘿嘿,好主意的。」另一邊的木偶人學著喬治的樣子,不但沒有躲避,反而欺身而上,刀子一樣鋒利的手臂扎在了喬伊的肩膀的軟肉上上,讓後者痛的嗷嗷直叫。

吸血鬼的恢復能力是很強,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就感受不到痛苦啊,尤其是在木偶人的陰險操作下,專門挑敏感的地方扎,直接讓喬伊的整條手臂暫時失去了知覺。

「好機會!」木偶人趁著這個時候爬上了喬伊的脖頸,手臂架在了後者的脖子上,狠狠一劃。

『噗呲』一聲,大量的鮮血不要錢一樣噴洒出來,看上去很多,但對喬伊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木偶人的手臂也沒有刺入多深的距離。

「哈哈,你以為這樣就能殺了我?」

雲虞之歡 出乎意料的是,哪怕喬伊脖頸被割開一道碩大的豁口,仍然沒有半點兒虛弱的樣子,甚至連慌亂都沒有,最多只是因為自己受傷而感到憤怒罷了。

喬伊再次開口:「我現在的力量豈是你們可以理解的?現在的我,只要還處在這片空間裡面,就算只剩一顆頭顱也能活下來!」

「嘖嘖,真是個怪物。」木偶人嘆了一句,連偽五階都擁有這樣的力量,那真正的五階強者該是何等的風采?看來以後遇到五階強者都要乖乖地繞道走了,惹不起,惹不起……

「好在我也沒有抱著能殺掉你的打算,我是殺不死你,但總歸有人能殺掉你。」木偶人淡淡地道,他是拿喬伊沒有辦法,但限制他的行動還是不難的。

他的手臂無法刺穿喬伊的腦袋,但有人能替他刺穿,他殺不死喬伊,有人能殺死。

「白老兄,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

「轟——」

一道更加恢弘龐大並且無比鋒銳的氣勢噴薄而出,其目標隱隱鎖定了被兩人限制住行動的喬伊。

喬伊感到頭皮一陣發麻,背後彷彿有一道冷氣,直接從腳底板竄到了脖頸上,哪怕是被木偶人用利刃指著脖頸,他也從未這麼慌亂過,因為他知道木偶人殺不死他,但這次不一樣,在這股似要刺破天際的氣勢中,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該死,快放開我!」喬伊不斷地掙扎,想要擺脫身體上的束縛,但在拼了命的兩人面前,短時間內根本無法動彈分毫。

『不,這樣下去真的會死的,一定要躲開。』

縱使擁有五階血核,喬伊也沒有半點兒的自信,要是被打中,可是真的會死的。

『難道又要用那一招了嗎?可惡,好不甘心啊!』

喬伊一咬牙,身體外表上籠罩了一層朦朧的血色光暈,正是之前施展過的血遁大法,但這次,卻沒有之前那麼幸運了。

「該死,我的血遁為什麼無法施展?」

喬伊眼神驚恐,對上了喬治帶著笑意的眼睛。

「該死,是你做的手腳,你竟然對血族力量有壓制!」

「現在才知道,晚了。」喬治淡淡地道。

下一刻,白洛的聲音傳遍全場。

「山之拳——萬仞山。」 『噗呲』一聲,白洛的拳頭將喬伊的身體徹底貫穿,讓後者雙眼不自覺地瞪大,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怎、怎麼會這樣……」感受到體內力量的不斷流失,喬伊有些語無倫次,他之前的預感竟然是真的,這次他真的可能會死。

喬伊眼中露出無窮的怨恨與不甘,雙目不肯閉上:「不,我還有機會,區區傷勢,只要我的血核還在就都能恢復,我還有機會,我還沒有輸。」

「不,你已經輸了。」白洛緩緩道,將手掌從喬治的腹部抽了出來,一同帶出來的,還有一顆血紅色的晶核。

萬仞山亦是送葬山,裡面蘊含的鋒銳之氣足以讓白洛的手掌變成無堅不破的絕世利器,貫穿喬伊異化之後的身軀也並非難事,可如果只是這樣,最多也就只能讓他重傷罷了,只要有五階血核存在,恐怕要不了一分鐘,他身上的傷勢就會重新恢復,一切就又變成了無用功。

因而,白洛一開始的目的就不是喬伊本身,而是他體內的那顆五階的血核,少了這枚血核,他只是一個重傷瀕死的四階吸血鬼罷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