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辰看了一眼白骨冥門已經離去的身影,感覺不會再受血龍阻攔后,他看向血龍冷哼一聲,一道劍芒傾瀉揮出。

「吼!」

血龍狂暴怒吼,想要追擊,但被許辰一劍劈的狠狠倒卷砸落回海底,無力抵擋。

「嗖!」

許辰身影一動,也在瞬間消失不見。

「你們這些惡賊!」

血龍在海底怒吼連連,然後瘋狂追擊。

前面許辰踏破虛空,很快追上了白骨冥門道:「那條孽龍還在追擊,你打算怎麼辦。」

「讓他追吧,現在東西到了我手中,就如同之前東西在他手中一樣,我奈何不了他,他也奈何不了我,沒關緊要。」

白骨冥門心情大好的笑道:「回城,我們瓜分戰利品。」

「嗯。」

許辰點頭,兩人身形一動,很快回到了白骨城內。

到了城主府邸,白骨冥門取出一體兩株的後世輪迴草,只見這草綻放幽光,通體暗紅泛黃,充斥鴻蒙氣息,枝葉搖晃間有種讓整個天地都能動蕩的強悍力量氣息,彷彿這一片葉子就可以摧毀一方天地。

「只剩下兩株了,有一株已經被那條孽龍給用了。」白骨冥門有些不滿道:「咱們還是遲了一步,不過沒關係,咱們的約定依舊有效,這最後兩株,我們一人一株。」

說話間白骨冥門右手一揮,一株泛黃的後世輪迴草到了許辰面前。

「謝了。」

許辰收起後世輪迴草道:「合作很愉快,若是日後了解加深,我很樂意交你這個朋友。」

在爾虞我詐,到處都充滿惡意和私慾的洪荒大地上,能遇到白骨冥門這樣一個坦率乾脆的人,實屬不易了。

「哈哈,我也一樣啊。」

白骨冥門笑道:「能結交你這位不得了的天驕,是我的幸事!」

「同樣是我的幸事,此間事了,我便先離去了,後會有期!」

「好,我們後會有期!」

兩人互相抱拳。

許辰轉身離去,身形一閃離開血海。

……

極西之地。

許辰的第一化身和麒麟在尋人途中感慨了一句:「真是有些諷刺,我在接引那充滿神聖氣息的地方糟了惡,但卻在充斥邪惡陰森氣息的血海之中遇到了真,這世界,讓人看不清啊。」

「血海之行順利?」麒麟問道。

許辰點頭:「出乎我意料的順利,不僅成功拿到了彼岸花,還得到了土屬性的鴻蒙靈藥。」

「已經到手了啊。」麒麟驚訝道:「我們這邊帶著各種重寶都沒找到三生石的具體下落,第二化身一人一劍連個趕路的法寶都沒有,已經超額完成任務返回了?」

「嗯。」

許辰點頭,腳步一停伸手在虛空劃過,打開青蓮空間。

頓時,遠在無盡處外的許辰第二化身從虛空踏步走了出來,到了麒麟和第一化身許辰的面前。

「的確是超額完成,不過我對靈藥具體不知,你還是確定一下為好。」

第二化身伸手,彼岸花和後世輪迴草都懸浮在空中。

麒麟只是看了一眼就嘖嘖搖頭:「快收起來吧,是真的,你這運氣實在太好了。」

「是遇人直率。」許辰點頭道:「我讓第一化身帶著這些藥材一起回到本尊身邊,改用這第二化身與你找人。」

「好啊。」麒麟道:「你這第一化身體內極不穩定,而且帶著這麼多寶貝到處跑,一旦發生個什麼意外,虧大了,還是送回去的好。」

「這一點不用擔心,其實可以三清合體,將化身體內的六根清凈竹和凈世濁花都轉移到本尊體內。」許辰道。

「還是別了,現在不急著轉移到本尊體內,我覺得你這第一化身暫時就用來承載靈藥吧,等最後把五行靈藥全部湊齊之後再轉移到你本尊體內不是更穩妥。」

「嗯,也有道理。」

許辰的第二化身頓首。

旁邊的第一化身朝他們點頭,抬頭見撕裂開虛空道,一步踏進去后消失不見。

麒麟頓了頓急忙喊道道:「等下啊,把兵器都留下。」

許辰的第二化身笑道:「兵器隨時可以通過青蓮空間轉交到我手裡,走吧。」

「額,忘了。」麒麟訕訕一笑,然後兩人再次趕路。

雖然交換了一下化身,但和麒麟站在一起的還是許辰,彷彿剛才的一切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我要謀國 旁邊給他們帶路的鬼火人影看的目瞪口呆。

這就是一氣化三清的化身?怎麼看起來這麼的玄幻,到底,有什麼區別?

「走啊。」麒麟催促鬼火人影,令對方驚醒之後連忙繼續帶路。

路上麒麟看向許辰道:「如果順利找到三生石之後你打算怎麼辦?」

「嗯……」

許辰沉默了一下,眼中綻放出徹骨的冰寒:「儘快以力證道,成聖之後踏碎佛門!」

「果然。」麒麟搖頭:「惹到你的人肯定沒有好果子吃啊,不過以力證道的事,也不是一時半會能成功的,而且,未必能成功……」

「走吧。」

許辰平靜道:「我修鍊完美,如果我都不能以力證道,天下又有何人能夠做到?」

「話雖這樣說,可就怕這條路根本就是已經堵死的死路啊。」麒麟有感而發:「當初女媧對你的提醒可不是無的放矢,這天地間有太多驚才絕艷的人物以力證道,那些人每一個都是震懾洪荒的存在,但結果都失敗了。」

「別人成敗與我有何關係。」

許辰淡淡開口:「我身具完美,除了這條證道之路外別無他路可走,如果這條路真如你所說的已經被堵死……那我就轟開它!」

「嗯……」

麒麟聞言,搖了搖頭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兩人再次趕路。

一路西行,在鬼火人影的帶路下,到了一處遍布雲霧的無盡海域之上后,鬼火人影通報,那漫天的雲霧漸漸散開,露出了在雲霧之中,漂浮在海面上的一座島嶼。

「這是蓬萊島,本在東方祥瑞之地,不知為何就跑到這裡來了,我說的那個奇人就在這島嶼之上。」

梟寵狂妻 鬼火人影回頭看向許辰道:「現在路已經帶到,我是不是可以……」

「先隨我們見到人再說。」

許辰神力束縛住鬼火人影,拉著他一起上島。 蓬萊島,古洪荒第一仙島,是天地鍾靈之地,傳聞島嶼之上遍布機緣,種種難得的先天靈藥遍地都是,如果有幸登島將會得到大造化,只是島嶼常年自行飄離不定,無法確定方位。

如今到了後世,這島嶼上的種種神異已經不見,位置也固定在了極西之地,雖然談不上荒蕪,可也沒有了過往的無盡仙靈氣息,也沒有了遍地的先天靈藥。

「這島荒廢了很多啊。」

麒麟看著蓬萊島微微嘆息:「當初的蓬萊島可是人人嚮往的聖地,現在變化太大了。」

「這麼說,你要帶我們找的人就是這蓬萊島的主人了?」最後一句麒麟朝鬼火人影問道。

鬼火人影訕訕一笑:「我也不清楚這位奇人是不是蓬萊島的主人,不過他一直都待在島上,從未離開過。」

「他叫什麼名諱?」許辰問道。

「好像叫,叫揚眉道人。」鬼火人影遲疑開口。

麒麟眼睛一挑:「揚眉道人!」

「你知道?」許辰看向麒麟。

「當然了。」麒麟深深點頭道:「這位可是一個了不得的大人物。」

「了不得,難不成是聖人?」許辰皺眉,天下只有三聖,還能有第四聖不成?

「他是不是聖人,這個誰也說不好。」麒麟遲疑道:「因為從來沒人能夠試探出他的深淺,哪怕是眾聖之師,號稱天地道祖的鴻鈞老祖,當年在和這位揚眉道人切磋的時候都落敗了。」

「鴻鈞老祖。」許辰面色微變,雖然他在後世出生,但來到洪荒之後也聽聞過鴻鈞老祖的一些傳聞。

傳說中,這個鴻鈞老祖是天下所有聖人的師傅,包括太上聖人,元始聖人以及女媧聖人都是鴻鈞老祖的徒弟。

有句話叫先有鴻鈞後有天說的就是鴻鈞,比天地誕生還要早。

「你應該知道鴻鈞老祖。」

麒麟點頭道:「但你可能就沒聽過揚眉道人了,這麼說吧,先有鴻鈞後有天,這句話其實說的不是鴻鈞。」

「不是鴻鈞?」許辰皺起了眉頭。

「當然。」麒麟深深點頭:「這句話說的其實是揚眉道人,因為在這句話後面還有一句,完整的話是這樣的。」

他頓了頓,補充道:「先有鴻鈞後有天,我比鴻鈞早千年。」

「這個我,指的就是揚眉道人。」

許辰眯起了眼睛。

「揚眉道人,世上居然還有一位這樣的人物?為何我從來都沒聽過?」

「不只是你,很多人都沒聽過。」麒麟搖頭:「這位揚眉道人行事無比低調,可以說是不問世事,古洪荒之時便一直待在三十三天外的混沌之中修行,從不在世間顯化,甚至連道統都沒有留下。」

「嗯。」

許辰點頭,然後有些沉吟道:「那我們要見的人就是這位了?既然是這位,那他的修為到底是什麼?有沒有成聖?」

總裁愛啃窩邊草 「那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既然連鴻鈞都不是他對手,那他很可能也是聖人,但他偏偏又沒有佔據著聖人之位……所以,沒人知道他的深淺啊。」麒麟搖頭。

「先去拜訪吧。」

許辰擺手,然後看向鬼火人影道:「你帶路吧,順便說說你是如何結識這位揚眉道人的。」

「啊,是。」

鬼火人影連忙點頭:「當初小人是重傷沉在海底,然後有幸被揚眉道人救了一命,在島上待了三天,我就被送出去了,就這麼一回事。」

「嗯。」

許辰沉吟,不置可否,跟著他前往島嶼中心。

這島很荒蕪,島嶼之上連一個人影,乃至於聖靈都沒有,顯得格外死寂。

「揚眉道人,你確定還在這裡?」許辰皺眉道。這裡完全就是荒無人煙的樣子。

「是啊。」鬼火人影點頭:「整個島上只有揚眉道人一個人存在的。」

「只有他一個人。」

許辰和麒麟對視,均是感覺奇怪。

孤守一島,難道這島嶼上有什麼了不得的至寶?

「你還知不知道這位揚眉道人有什麼癖好沒有?」麒麟忽然眉頭一動問道。

「這個……」鬼火人影一臉沉思,一時間回答不出來。

「貴客來訪,有什麼想知道的來問我便是。」

忽然一個聲音傳來。

隨即許辰和麒麟便感覺一股輕柔的力量裹挾在他們身上,這力量雖然輕柔,但卻不容抵抗,直接拉著許辰和麒麟便飛躍空間,到了中心一座茅草屋旁。

「這種力量……」

許辰心中暗驚,以他現在的實力都完全不能阻攔,甚至於比之接引聖人的力量還要強橫!

「這個揚眉道人必然是聖人級的強者,甚至……是超脫聖人的存在!」

他心中駭然,難不成在聖人之上,還有更強的存在?

這天地,有底有多深不可測。

「吱啦。」

茅草屋打開。

一股柔和的白光散出,彷彿是一扇通往未知世界的大門,其中傳出一個靜怡的聲音道:「進來吧。」

許辰和麒麟對視一眼,下一刻許辰邁步。

跨入門內,就彷彿是到了另一個世界,沒有空間,沒有大地,一切都是白蒙蒙的一片,許辰感覺自己就如同站在虛空中一樣,而這片虛空到處都是聖潔的氣息。

在他面前,一個盤坐蒲團之上,全身體表一樣都綻放著瑩瑩白光的老者正看著他,這老者的模樣極為醒目,兩道長長的眉毛彎至胸前,鬚髮皆是純白,像極了神話中的人物。

「晚輩許辰,見過前輩。」

許辰抱拳行禮。

「嗯,你所來是為何事。」長眉老者,也就是揚眉道人開口。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