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辰沉吟,也就是在銅鼎上留一個比一寸要深的掌印才能入宗?這就是一個考驗了。

他走到銅鼎旁邊,伸手摸了摸,感覺入手冰涼,材質和品級都不低,尤其是上面的一些紋路和氣息,充滿了歲月氣息和神秘感,顯得很不凡。

旁邊進進出出的人看到他,腳步都是一停:「要在古鼎上刻深淺,有新人來拜宗?」

「拿拜宗貼來拜宗,又是一個走後門的傢伙啊,呵呵。」

「這種人最沒能耐,大多是拜宗大比上失敗的人才會藉此方法入宗,想在古鼎上留深淺,痴人說夢。」

「這就錯了,一般能拜宗的都是背後有人的,他背後的人既然讓他來,肯定會幫他考慮到古鼎留深淺的事,一般都會有些特殊手段讓他們做到,僥倖過了關。」

「這……就更讓人不齒了。」

匯聚的人漸漸多了起來,從試練中走出的人勞累下不介意看看熱鬧當作休息,來試練的人見火熱沸騰,在肅穆的宗門不多見也都好奇趨勢,很快整個大廳里三層外三次,無數目光看著許辰,隱隱有一種施壓的感覺,也有一種鄙夷和排斥感。

許辰目光掃視到周圍越來越多的人,他心頭一動,這樣正好來個一鳴驚人,為成為核心弟子打一個鋪墊。

他舉手而動,忽然意識海中,金鼎輕輕一顫,一股似要破體而出的感覺傳來。

「金鼎這時候鬧騰。」許辰臉色一變,眾目睽睽之下,金鼎要是跑出來那就惹了大禍了,他全力鎮壓和安撫,但金鼎的躁動始終不停。

「它似乎想要吞噬這尊古鼎。」

這一次金鼎震顫的比較強烈,比上一次東荒時,吞噬蒼巺仙君招來的神器大鼎時還要強烈。

這更印證了面前古鼎的不凡,不過現在不是時候。

「金鼎,忍一忍,現在不能吞噬,等有機會,忍耐一下。」

許辰不斷安撫,金鼎平靜了一些,但仍舊時不時震顫,他不敢大意,只好一邊安撫,一邊抬頭看向古鼎,希望儘快完成考核,然後遠離。

「砰。」

一掌拍出,古鼎震響了一下,金鼎頓時也顫動,下一刻似乎就要飛出。

許辰頓時一驚,所有注意力收回,安撫金鼎。

這時周圍一片嘩然響起。

只見許辰因為分神,力道回首,第一掌在古鼎上,連一絲一毫的痕迹都沒有留下,就彷彿是撫摸了一下一樣,看起來,他極為的脆弱,沒有一絲力量。

「這什麼人,手無縛雞之力還想拜宗?」

「弱到這種程度也是難得了,他似乎還沒有到真仙境界吧。」

「可不是,才發現,他是玄仙,連真仙都不是。」

「怎麼會這麼蠢,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

人群搖頭,眼神中露出輕視,有人已經準備轉身離開。

這時許辰忽然抬頭,趁著金鼎一瞬間的平靜,急忙出手,一掌朝著金鼎拍下。

「砰!」

這一掌大力,整個手掌鑲嵌進了金鼎內,甚至一截手腕也陷了進去,可見一掌之威有多深厚。

然而這時金鼎又一顫。

許辰心裡一驚,渾身一緊,力量失控,毫無保留的宣洩,他身上青金色光芒一閃。

「噗嗤!」

就彷彿捅穿了古鼎,許辰大半截胳膊,全部深入了古鼎之中。

「嗯?」

「這……」

全場頓時愕然。

留個掌印深淺,許辰把整條胳膊都伸進去了?這,得有多深……

「這不可能吧?!」

「開什麼玩笑!」

人群嘩然。

「金仙境的前輩才能勉強做到這種程度,他一個玄仙能堪比金仙?!」

「作弊,一定是他背後的人安排的作弊手段!」 萬劍宗的人憤慨。

眾目睽睽之下,這麼明顯的作弊,太惹眼了,不能無視。

想想這裡的人當初入宗時有多麼艱難,在萬千人中脫穎而出,為了求一個資格,受了太多的苦,現在有一個人憑藉作弊,這麼簡單就想入宗,太不公平。

負責考核入宗的老婦也站了起來,她睜開眼掃視許辰:「是否作弊,主動交待,如果被查出來,會有苦果降臨。」

許辰環顧他們,最後看向人群。

作弊自己是肯定沒有的,但如果就這樣直接說沒有,誰能相信。

這種東西,解釋是說不清的,只能用行動證明。

「前輩,不要多問了,玄仙怎麼可能擁有金仙之力,一定是作弊無疑,將他捉拿,連背後支持他的人也揪出來,一同受罰!」

「我萬劍宗乃仙界第一勢力,八荒之首,絕不能讓這種蛀蟲污了宗門聖地!」

「抓起來!」

里三層外三層的人開口,逼視著許辰,如果不是宗門規矩不準隨意動手,他們似乎會按捺不住出手。

「世上有一種人。」

許辰面朝眾人忽然開口,同時一步跨出,朝眾人靠近:「能修鍊一天堪比常人一年。」

「能在低境界逆戰高境界。」

「能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

三句話邁出三步,許辰到了圍觀之人的面前,掃視所有人:「這種人叫做天才。」

圍觀的人忽然嗤笑,以一種嘲笑的神色看向許辰,還有一種蔑視,有人開口:「你的意思……」

許辰打斷他們的話,繼續道:「天才,往往與眾不同,就比如。」

砰!

話沒說完,許辰忽然出手,側身一拳砸在一個笑容最誇張的人臉上,直接將其砸倒在地,慘叫連連。

這一幕頓時引起驚亂,旁人齊齊震怒抬頭。

然而迎接他們的是許辰的拳頭,只見青金色的光在房間中綻放,無數個許辰出現在他們面前,朝著他們所有人出手。

「你要以一敵百?!」

所有人震怒,整個大廳亂作一團。

然而很快的。

許辰的速度快到極致,凝聚出無數個一模一樣的幻影,這幻影十分恐怖,都擁有他一半的實力,砰砰砰的聲音在大廳響個不停。

一陣亂戰之後。

隨著光華斂去,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正用驚恐的表情看著許辰。

許辰站定,立在所有人中間,看著他們道:「就比如可以以一敵百,我不是很厲害的天才,不過,確實比普通人要強一些。」

全場鴉雀無聲。

他們這麼多人,每一個修為都比許辰要高,現在卻全部都敗在了許辰的手下,而且只是一瞬之間!

「怎麼樣,還有人覺得我在作弊沒?」

許辰環顧四方。

而四周是一片寂靜,沒人開口。

良久。

角落那個負責考核的老婦拍了拍手:「好一個絕世天才,你叫許辰對吧,沒想到我萬劍仙宗今天是撿到寶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萬劍宗的弟子了,我會將你的表現上報,只要你身份沒有問題,說不定便可以一日成為核心弟子。」

「多謝了。」

許辰說道,心裡一動,看來的確如自己所想,表現好的話,真能一日成為核心弟子?這樣的話,是不是,還能再好好表現一下?

「理應如此,我讓人帶你去安排入宗。」

老婦招來一人,許辰跟著出去。

後面,滿屋子的人驚詫的看著許辰,仍舊難以相信,一個玄仙境的武者,能打贏一百個天仙,這,什麼世道?

就算天才,也不應該這樣天才吧。

外面。

領著許辰的人格外客氣,見識了許辰的實力,他不敢再有半點的質疑。

走到半路。

城區中央有一座祭台,不少人圍聚在一起,仰頭觀望著祭台,而在祭台上正有一人登上,在與一尊高達三米的火人戰鬥。

「這是什麼?」

許辰看到不由駐足問道。

領著他的人連忙停下,看了一眼許辰詢問的東西后,釋然一笑:「這個是進階台,挑戰上面的火人,成功可進階在弟子中的排名。」

「成功就能進階?這火人的強度應該一般吧。」許辰看著祭台上的火人,遠遠能感覺到這火人實力很弱,只有真仙後期的實力。

「是這樣,挑戰的時候可以選定火人的強度,有一倍到十倍,現在的火人只是三倍強度,是真仙弟子挑戰用的。」

「明白了。」

許辰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如果這樣的話,一日之內成為核心弟子,就很簡單了。

「那我們現在?」

領路的人小心問道,許辰不走,他也不敢強行讓許辰走。

「等一等,我覺得這個很有意思。」

許辰回頭笑了一下,朝著祭台便大步走去,在他身邊的人連忙跟上。

「劉師弟,你今天不是剛挑戰成功,又要來?」

有人看見靠近的二人,在許辰和領著許辰的人身上看了一眼后,自動忽略了只有玄仙境的許辰,看向站在許辰旁邊的領路人。

領路人不由尷尬一笑:「不是我,是,這位新師弟想看看,他今天第一天入宗。」

「新師弟?玄仙境界就入宗了?」

不少人驚奇的看向許辰。

其中不免有人冷笑:「今天可不是拜宗的日子,他是受人之託,走後門來的吧。」

「這……」

領路人更加尷尬。

許辰擺了擺手,示意他不用多做解釋,隨後也不理旁人,靜靜的看向祭台。

「呵呵,還挺有脾氣。」

旁人冷眼看了許辰一眼,不屑一笑,也不再理會他,轉而看向祭台上挑戰的人,很快,祭台上的人挑戰成功,滿頭大汗的從上面走了下來,一臉欣喜。

「恭喜師兄挑戰成功,今起排名又上前一位,距離內門已經不遠。」

下面不無人開口讚揚。

一片稱讚聲中,有人抬腳朝祭台走去,也想要挑戰。

這時,許辰腳步一動,也朝著祭台走去,旁人見狀,紛紛停下腳步笑道:「他也要挑戰,是想要在我們面前證明他自己?」

「應該是這樣了,不過,玄仙境的修為,恐怕連一倍難度的火人都贏不了吧。」

諸多視線中。

許辰登上祭台看了一眼,祭台旁邊有十個孔,每個孔下面寫著一個數字,許辰看向寫著九數字的孔,投下一枚靈石。

頓時,祭台上火光綻放,一個巨大的數字浮現:「九倍挑戰。」 「九倍挑戰?!」

轟!

全場嘩然。

無數人震驚的看著許辰,驚訝的表情難以平復。

「他瘋了!一個玄仙也敢挑戰九倍實力的火人?!」

「這是想不開,去找死了吧!」

「這可是金仙境強者才會挑戰的關卡,他……是不是選錯了?」

在眾人震驚之中。

祭台上火光衝天而起,照亮四方,緊接著,一個高達九米,就彷彿是小山一樣的巨人出現,這巨人全身冒火,火光籠罩整片天地,自然有了一種巨大的壓迫感產生。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