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夏陽和殷茵很快就到了第九亭的所在。

第九古亭旁,是一間籬笆牆圍城的院落,院落中是一間大茅草屋,面積是第十亭的三倍大小,成為第九亭的亭主,每個月可以獲得兩枚玄黃丹。

第九亭亭主白渺,已然是等在了古亭中,正在亭中斟茶自飲。

「許夏陽,你來了,看來今天我就要落到第十亭去了。」白渺起身走出古亭。

兩人在甲級兩個班級對練的時候,就曾經交過手。

最終,許夏陽表現出了增幅了百分之七十左右的武者基礎發力境界,一招八卦大空掌將白渺擊敗。

這才沒過幾天,便是白渺自己也不認為自己今天能夠贏過許夏陽。

許夏陽沒說後邊還有個韓立在等著你,笑了笑,讓殷茵走到一邊,擺出了柔拳的姿勢:「來吧,白渺。」

「好!」白渺目露戰意,即使知道自己會輸,也完全不會拒戰。 兩年前入學之前,白渺也曾是北溪附近一個縣城——清遠縣的天才學生。

帶著滿腔傲氣進入北溪學院的白渺,在遭遇了北溪里的眾多天才后,銳氣一點點的被磨掉。

他恍然發覺,這個世界上,天才很多,他原來也並不是特別的。

但是白渺還是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因為他及時的認清了現實。

兩年後的現在,靠著自己的努力白渺終於成為了學院十強之一,九亭之主。

只是,江山代有才人出,許夏陽和韓立,皆是不世出的天才。

白渺的危機感濃郁的升起,再不努力,等到這一屆入學的學員發力,可能不止許夏陽和韓立,還會出現更多的學員將自己踩在腳下。

「白露為霜,是我江湖中的老師傳授與我的一門玄級武學。」白渺擺出了拳姿,將心中的不安暫且壓下。

北溪學院甲級班的學員們有好幾個都是拜了江湖中的高手為師,這點並不奇怪。

「柔拳,師承日向家,玄級武學。」許夏陽點點頭道,腳下也不慢。

腳踩雲梯步,許夏陽輕鬆的靠近了白渺,柔拳打出,一招一式間充滿了力量的美感。

基礎招式對戰,白渺的白露為霜還是顯得稚嫩單薄了一些,竟被許夏陽壓在了下風。

「雲霜!」為打破局勢,白渺首先使出了武學絕技,雙拳冒出白色霧氣,像是化雲一般擊向許夏陽。

早有準備的許夏陽雲梯步變幻間拉出足夠的距離,「八卦大空掌!」

綠芒急速的對上了白渺的霜雲一擊,兩者竟是平分秋色。

絕技過後,許夏陽腳步變幻,再次纏上了白渺。

白渺的內力優勢在許夏陽更高一層的武者基礎發力下被磨抹平。

拳掌相交間,白渺的體內也是氣血激蕩。

打持久站,對能量控制完美的許夏陽也完全不懼白渺。

白渺也顯然知道這一點,體內內力恢復穩定后,「冰霜!」白露為霜的另一絕技被迅速的使了出來。

這一擊的威力比之八卦大空掌還要高出一些,許夏陽謹慎的退開好一段距離,才打出了八卦大空掌。

八卦大空掌的綠芒在『冰霜一擊』的侵蝕下很快潰散,白渺帶著『冰霜』的餘威攻向許夏陽。

此時,許夏陽確實靠著雲梯步的靈敏,硬生生的將白渺這一擊給耗到消散。

冰霜餘威消散的瞬間,許夏陽再次纏上了白渺,最終一掌擊中了白渺的胸口,將其打飛出去。

內力大量消耗的白渺沒有過多的內力保護身體,一口血不由自主的噴了出來。

「沒事吧。」許夏陽停下了身形。

「沒事,淤血罷了。」白渺苦笑著起身,「我輸了,夏陽你不僅拳法出眾,步伐同樣出類拔萃,只要你想,不動用絕技我根本打不到你,真不知道你是怎麼修鍊的,我跟你差的太多了。」

許夏陽笑了笑,「你離我也很是相近,那招冰霜的絕對威力還在我的大空掌之上,不必妄自菲薄。」

白渺搖搖頭:「你還差著我一個小境界呢。」

說著,白渺將胸口九亭主的銘牌解下,扔了過來。

許夏陽將九亭主的銘牌解下,將十亭主的銘牌解下,上前親自遞給了白渺。

「哎,今天起我就成了十亭區的看門人了。」許夏陽的態度讓白渺意識到自己的無禮,沖許夏陽歉意的笑了笑,自嘲道。

「喂,打完了是吧,打完了白渺你過來跟我打。」沒等許夏陽回話,韓立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因為不能和許夏陽叫戰,韓立的臉黑黑的。

白渺看到韓立,先是一呆,然後苦笑道:「今天怕是要被逐出十亭區了……」

韓立可是能夠和『怪物』歐陽默不分上下的傢伙,白渺知曉兩者差距太大,完全沒有對戰的可能。

這下,連許夏陽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了。

白渺搖搖頭,將還未帶上的十亭區銘牌直接扔向了韓立,隨後撫著胸口從九亭旁邊的小道走向外邊。

白渺的背影,莫名的讓人有些傷感。

也是,一天之內連掉兩亭,被逐出了學院十強的亭位,這事放在誰身上也不好受。

……

韓立接過十亭主的銘牌,不僅沒有露出笑顏,反而臉色更黑了幾分。

他原本是起了個大早的想來打架的,結果不僅和許夏陽的架沒打成,便是和白渺的戰鬥也直接被白渺給放棄了。

許夏陽好笑的看了眼韓立此時的表情,便扭頭邀請殷茵前往九亭的新院落。

「喂,夏陽,十亭區只有十個亭主位,一星期一次,在今年之前你也是避免不了要和我一戰的!何不痛快點現在直接來我一戰?」韓立大聲喊道。

「沒興趣。」許夏陽頭也不回的回道。

韓立臉色又黑了幾分……

「你要不要進我的新房子來坐坐。」許夏陽走進了院子,才想起了什麼,對還立在原地的韓立喊道。

韓立怒氣勃發:「不了!我在茅草屋待慣了!」

道完,韓立直接氣沖沖的往回走去。

「噗呲,歐陽默下次要遭殃了。」殷茵忍不住笑道。

許夏陽笑著點點頭,自己避而不戰,這個學院中能和韓立交上手的就只有歐陽默和聶神了。

聶神還是差了一些,只有歐陽默能夠穩穩的壓制住韓立。

「不過,夏陽你真的隱藏了實力嗎?」殷茵撲閃著大眼睛直直的盯著許夏陽問道。

許夏陽笑而不語。

「切,算了,不說就不說。」殷茵忽然氣鼓鼓的抱胸背對著許夏陽。

要不是因為是你,我猜懶得八卦嘞!殷茵心中想著。

「好了,不要生氣了,說實話,我現在也不知道我到底處於什麼實力狀態。」許夏陽伸手拍了拍殷茵單薄的肩膀,出聲道。

「那就是說,你真的隱藏了實力嗎?是不是韓立那頭野獸,真的不是你的對手呀?」殷茵轉過身,眼中放光道。

「如果你一直走在我身邊的話,早晚會看清楚我的,不是嗎?」許夏陽敷衍道。

總不能說自己是准聖境界,就算真的說出來,武神大陸上也不會明白准聖二字代表了什麼意義。

殷茵聞言,腦中思緒紛飛間,莫名臉上鋪上一層紅暈,「好了我不問了!我去修鍊了!吃飯叫我。」

許夏陽摸了摸腦袋,看著殷茵離去的背影,有些不明所以。 許夏陽成為九亭主的消息波波瀾無驚的傳到了甲級兩個班學員的耳中。

平時實戰對練的時候許夏陽就表現出了壓制白渺一籌的實力,許夏陽成為九亭主倒是都在甲級兩個班學員的意料之中。

甲級兩個班的學員只是對白渺的遭遇表示了同情。

之前被多了了十亭區看門人位置的辰南,更是心中鬱結之氣一消而散,連白渺都退下來了,他還有什麼好氣的呢?

反倒是不明真相的乙丙丁三級班中的學員們流言四起,替許夏陽和韓立編造了一段凄美的恩怨情仇。

版本一:許夏陽當初在比試的時候戰敗了韓立,對其已經沒有了再戰的慾望,不忍傷害韓立,因此第二個星期一到便立即挑戰第九亭,讓韓立撲了個空。

這倒是挺正常的一個版本,也算是比較貼近事實。

版本二:韓立愛慕許夏陽的容顏,雖然追其不至,因此在書院比試上故意輸給了許夏陽,但是在進入學院后許夏陽卻愛上了甲級二班的大美女殷茵,兩人成天成雙入對,惹得韓立妒忌心大起……

這個版本,估計是學院中那為數不多的女學員編造的,但竟然在男學員中也有不少人相信。

由此可見,許夏陽的顏值逆天到了何種境界。

便是和許夏陽同住的雷猛,不知不覺間就替許夏陽收了三四十封情書,這差不多是學院一半女生的數量了……

周末的一天在修鍊中很快渡過。

第二天一早,許夏陽依舊在眾多視線的注視下,和等在樓下的殷茵的一起離開宿舍區。

也幸好有殷茵的存在,讓學院其她女生不敢上前肆意,倒是讓許夏陽得了個清凈。

在全封閉式管理的修武學院中,一眾血氣方剛的少年少女們可是有許多精力無處發泄的。

今天,洛雲生少見的給甲級二班的學員們上起了文化課,科普東部江湖的名門大派及各自的特點。

東部江湖正道昌盛,魔道處於下下風,因此少有魔道肆虐的事情發生。

東部江湖正道以五大派為首,其之下小門小派無數。

五大派分別為:

雁盪山——北斗寺

流雲山——花雨廟

涇部山——純陽派

開山城——山城派

湖心島——昭天宗

魔道則有三大派:天魔宗,血煞寺,索命島。

其中還有一大派為亦正亦邪的門派——屍王宗,為東部江湖第一人,東邪的兩名弟子,陳玄風和葉玄彤所立。

雖然東部江湖正道昌盛,但是魔道中人還是活躍於世間,洛雲生著重了講了三個魔道門派的一些武學招式。

「說了這邊多,是因為我接下了一個任務,明天一早,二班全體人員和我一起外出執行實戰任務。」洛雲生最後道。

話音落下,整個二班陷入了興奮中。

「這次不同於往常,目標任務中有一個就是來自血煞寺的叛徒弟子,有武徒境的修為。」洛雲生開口道。

竟然是武徒境的江湖魔道弟子,二班的學員們頓時安靜了下來。

身為甲級班的學員,二班的各位雖然平時總是以天才自居,但危險是什麼,他們還是知道的。

魔道大派弟子,光是這個名頭,就可以讓學員們感到凝重感。

看著靜下來的眾人,洛雲生點點頭:「知道難辦就好,到時候一定要聽從我的命令,我事先告訴你們,這次實戰任務出現傷亡也不是不可能的,不像你們之前那樣,抓幾個山賊,廢幾個馬匪。」

「這次實戰任務,面對的是魔道大派弟子,我希望,你們在必要的時候,不要留情,可以斬下對方的腦袋。」洛雲生的話伴隨著一陣殺氣席捲過來。

許夏陽挑了挑眉毛,洛導師貌似身上也有十幾條人命的樣子,不然可凝聚不出這股殺氣。

「具體的信息,明天出發前我會告訴你們,今天,你們好好休息吧。」

洛雲生離開了甲級二班的教室,留下一群二班學員們互相瞪眼思考。

「這次的實戰任務不簡單,大家來我的二亭一起商議一下實戰任務吧。」身為班長的聶神起身道。

聶神的話得到了大家的同意,許夏陽也不置可否。

唯獨跟二班各位一直合不來群的韓立兀自往屋外走去。

這一個多星期來,因為韓立那天的語氣,二班各位一直與韓立保持著明顯的距離。

除了殷茵因為跟在許夏陽身邊,會不時和韓立犟上幾句話,其餘學員幾乎沒有跟韓立有過對話。

即使是在粗枝大葉的韓立也感覺到了這點。

韓立的選擇自然是同樣以鄙視的目光回應。

在他看來他可沒有錯,二班這群菜雞還想孤立自己,自己還懶得跟他們待在一起呢!

「韓立。」聶神注視著韓立即將離開,終於是開口道。

韓立腳步未停,繼續往外邊走去。

「這傢伙!」辰南在一邊開口道。

「哎,班長我們還是先去二亭區吧。」溫如玉嘆了口氣出聲道。

聶神長長留下露出的單眼看著韓立離開的方向愣了一會兒,才開口道:「我們走吧。」

韓立出了教室,直接回到了自己的茅草屋中,關上門閉目開始修鍊。

有韓立坐守的十亭,自然更是沒有人敢來挑戰了。

……

二亭區,古亭旁,離著一棟古色古香的三層古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