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被人傳出去,他這個活了兩百七十多年人老怪物,跟一個三四十歲的小子斗元氣,還要靠服回元丹才能贏,還有什麼顏面出世?

如果他服回元丹,對方也服回元丹,到時候不知道要撐到什麼時候。

那時候拼的就不是元氣,而是看誰嗑的葯多了。

而且,他的回元丹是準備用來應付大天劫的,絕對不會這麼樣簡單就用掉。

太不值得了。

「臭小子,再拼下去,咱們也分不出勝負,咱們再比比其它神通。」

公孫洋知道自己再拼下去,到時候鹿死誰手都不知道。

贏了倒還行,但是萬一輸了呢,那就徹底沒顏面了。

既然如此,那倒不如,用自己最強大的法術,將對方幹掉。

「公孫洋,你自己怕輸就直說,找什麼借口?」葉雄冷哼一聲,說道:「比神通也行,反正今天你怎麼打,都是輸,那就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葉雄從來沒見過有人的元氣程度跟自己一樣,能打贏自己的。

現在的他,一身神通,全都是高強度的攻擊。

無論是佛門法相,還是神雷天引,還是冰火爆,還有真猿九變,這些都是殺傷力非常強大的殺招。

公孫洋跟自己鬥法,他就是自尋死路。

「給個機會你服藥,別說我趁你元氣大損的時候攻擊,輸得不服氣。」

公孫洋一邊說,一邊自己先服一顆回元丹。

葉雄目光看著公孫洋,大笑道:「公孫洋,我最喜歡你睜眼睛說瞎話的樣子,而且還一正本經的,服。」

他對公孫洋豎起了拇指。

場外的人,遠遠看著,全都轟笑起來。

就連愛羅莎也隱不住笑了起來。

「這個老頭子真不要臉,明明是自己想嗑藥,偏要說是我葉大哥想用藥,太不要臉了。」蒙冰兒忍不住罵道。

「公孫洋以前還沒隱居的時候,就是個特別愛裝的人,現在遇到了江南王,只能說是他倒霉。」愛羅莎笑道。

「他再能裝,遇到葉大哥,就是他的倒霉,從認識葉大哥那一天起,就沒見過誰在他的手下吃虧的。」

「他確實是個天才。」愛羅莎承認。

蒙冰兒看了眼愛羅莎,見她的眼睛里露著光芒,忍不住說道:「南帝,你要不考慮一下我葉大哥。」

「什麼?」愛羅莎愣了一下。

蒙冰兒壞笑道:「你是南帝,我葉大哥是絕世天才,你們這是郎才女貌,很是般配。」

愛羅莎臉色有些發燒,罵道:「你自己喜歡,就拉上我,有你這樣的嗎?」

「我是喜歡,可是葉大哥他不喜歡我啊!」蒙冰兒嘆了口氣,道:「我知道自己配不上葉大哥,但是你配得上,但僅僅是現在配得上而已,以後能不能配上,就難說了。就像我,幾年前還覺得跟葉大哥有點機會,但是現在,徹底沒戲。所以,趁現在還有機會,你好好把握吧!」

老祖這麼說的時候,愛羅莎沒有想那麼多。

但是,蒙冰兒也這麼說的時候,她不得由就多想了。

她目光不由得落到半空之上。

此時,半空之中的兩人,都已經恢復元氣。

「公孫洋,現在你已經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不用再收斂了,全力出手吧!」葉雄淡淡地說道。

「很好,那就一招決勝負吧!」

公孫洋從半空之上,落到地上。

一鼓黃色元氣從他的身體之內爆發出去,進入土地里。

土系功法嗎?

葉雄望著他,沒有動,他倒要看看,他能施出多厲害的法術。

「大地之母。」

大地龜裂起來,一塊塊泥士飛上半空,凝聚起來,漸漸地匯聚成一個巨大的土球。

這個土球非常大,足足有一公里之大,浮現在半空之中,就像一個小星球一樣。

大地被這恐怖的法術施展之後,地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天坑。

公孫洋施展法術之後,這才身影一閃,落到那土球之中,雙手繞胸一臉傲慢地看葉雄。

「江南王,今天我就讓你看看,我公孫洋的神通。」

「希望不會讓我太失望。」葉雄淡淡地說道。

轟隆隆!

公孫洋腳下的土球開始動起來,一塊塊從裡面飛了出去,落到半空之中。

下一刻,他身上再次爆出去紅色的火元氣,如同火神一樣。

「流星火雨!」

公孫洋大喝一聲,身上那些暴走的元氣,瞬間就落到那些飛離的土之中,燃燒成一個個大火球。

瞬間,滿天都在大火球,而且是那種有質的火球,強大的威勢,讓場下的所人有,都為之變化。

在所有人目光之中,那些大火如同帶火的飛蛾一樣,鋪天蓋地朝葉雄衝過去。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

他再一次見識到組合法術的厲害。

上次,在毀滅土國的時候,他見過風土組合法術,現在又見到火土的組合法術。

不得不說,這組合法術,比起單一法術,強大得多了。

他的心裡更強渴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學會,除了冰火爆之外,更厲害的組合法術。

「區區火雨,就能攔住我們?」

葉雄冷哼一聲,變身金身巨猿,天劍落入手中。

緊接著,他就握著天劍朝公孫洋殺去。

那些巨大的火球,不停地朝他攻過來。

金猿握著天劍,左右開工,不停地出手,每劈出一劍,就有一個火球被劈成兩半,從空間之中落下。

那些燒透的泥土落到地面上,化成熊熊烈火,頓時下面的森林就變成一片火海。

流星火雨雖然厲害,但是怎麼可能承受得住天劍之威,來多少劈多少,很快就被金身巨猿從火海之中衝殺,殺氣騰騰地朝土球殺去。

斬!

帶著氣吞山河的氣勢,葉雄舉劍就朝公孫洋斬落!

土盾,凝!

太子妃天天想挖坑埋人 公孫洋腳下的泥土,衝天而起,在巨猿面前,組成一道千米高的巨大炎牆擋住。

然而,炎牆還沒完全建立,一道寒光就從天而降,直接就斬在炎牆之上。 一劍破開。

去勢不改,巨大的天劍,直接就朝公孫羊斬來。

「這……」

公孫洋怎麼也沒有想到,這金身巨猿的力量這麼恐怖。

緊急開頭,他也不敢硬撼,化成流光離開。

轟!

天劍直接斬在土球之上,差一點,就朝千米大的土球,直接劈成兩半。

那強大的肉身之力讓場下所有的人,全都為之咋舌。

公孫洋懸浮在半空之中,看著那怪獸一般的傢伙,臉色變了又變。

金身巨猿將天劍刺入土球之中,然後身上爆發出強大的黃色元氣。

「土系功法,他居然也會土系功法?」公孫洋十分意外。

大地狂嘯!

金身巨猿身上元氣,不停地湧入土球之中。

下一刻,只聽聞一聲巨響,那土球直接被土元氣衝破,爆炸開來。

無數的泥土岩石從天而降,落到地面上。

公孫洋花了無數的元氣匯聚起來的土球,被毀了。

某種意議上來說,他已經輸了。

摧毀土球之後,金身巨猿沒有絲毫停頓,直接就朝公孫洋殺去。

沒有一絲的氣喘,強大的氣勢壓得公孫洋都倒吸一口涼色。

在幾次試探之後,公孫洋才發現,自己根本就無法抗衡金身巨猿強大的攻擊。

沒有辦法之下,他只能化成流光,一遍遍地躲著。

葉雄變身之下,速度是硬傷,如果公孫洋就是躲著不還手,他也沒辦法。

「公孫洋,你要麼堂堂正正跟我打,要麼就滾得遠遠地,像個縮頭烏包一樣躲著,你不嫌丟人,我都替你覺得丟人。」金身巨猿大吼。

公孫洋臉色又是青,又是紫!

他成名兩百多年,什麼時候被這麼羞辱過。

家有農女初長成 更別提被一個低自己一階的人,追著在屁股後面打。

無奈這金身巨猿的肉身太強大,剛才他打了幾個次,都沒辦法傷到對方。

場下的人,目光全都落到公孫洋身上。

雖然公孫洋沒受傷,但是無論在氣勢上,還是在氣場上,他都完全輸了,被完爆。

「沒意思,縮頭烏龜。」葉雄罵完,身體快速恢復正常大小。

從天而落!

此時,只見一道人影,鬼鬼祟祟地想逃跑。

卻是蒙奇見到公孫洋已經無法阻止葉雄之後,想悄悄地溜走。

哪知道一道人影擋在她面前,冷笑地看著他。

「蒙奇,你別想逃走。」愛羅莎第一時間攔住了他。

蒙奇眼見葉雄就要朝自己這邊飛來,知道今天是討不了好處,在劫難逃。

眼角掃過蒙冰,他突然朝她撲去。

只要控制住蒙冰兒,就可以將威脅江南王了。

啾!

一道寒芒快如閃電,穿過幾公里,直接射中他的大腿!

他還沒站穩,一道流光已到他的頭頂,一掌壓落。

強橫之極的元氣,隱隱化成巨掌,將他壓倒地上,頭埋在土裡。

剛才在半空的時候,蒙奇已經知道江南王很厲害,但是真正見識之後,他才發現自己還是小看他的實力了。

自己跟他相同境界,被隔著幾十米的高空,壓得動彈不得,這差距得多大啊!

場下的人,此時此刻才真正感覺到,江南王的真正恐怖之處。

沒有對比,就沒有差距。

不是公孫洋弱,而是這個傢伙太強大了。

葉雄單手將蒙奇從地上抓起來,就像提小雞一樣拎著,左右開弓,拍拍地甩了幾巴掌,把他的兩邊臉都打得腫了起來,罵道:「我說過,誰敢得罪冰宮,只有死路一條,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手段!」

葉雄手中,一團火焰施展出來,正準備動手。

「江南王,你敢殺我,我就命人將冰淼跟雪莉殺了,讓他們兩個陪葬,別忘記了,他們兩個還在我手裡。」

蒙奇就像找到最後一根的救命稻草一樣。

就在這時候,五道人影從天而降,來到葉雄身邊,正是三靈帶著雪莉跟冰淼。

轟!

兩具屍體,被冰靈扔到地上。

「這兩個人,我們也殺了。」冰靈淡淡地說道。

「蒙奇,你現在還有什麼手段?」葉雄冷冷地看著他。

蒙奇面如死灰,他咬了咬牙,正想自爆,正在這時候,葉雄一掌拍在他胸口上,將他打成重傷。

「想自爆,沒那麼容易。」葉雄說完,吩咐火靈:「給他嘗嘗烈焰焚身的痛苦,別讓他死得那麼容易。」

「主人,我明白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