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肯定王昊是個人族,他都以為恆水仙宗生長著一頭傳說中的瑞獸麒麟,或者是四靈神獸之一了?

這氣象也太恐怖了吧! 蕭致遠跟歐陽海他們聞言,都驚呆了。

只見陸蒼天羞憤的低著頭,小聲的說:「蕭老先生,歐陽老先生,我是來給你們道歉的,並且給你們兩家各賠償十個億,希望你們原諒我!」

蕭家跟歐陽家的人,徹底驚呆了。

堂堂江南四庭柱之一的陸家老爺,跺跺腳南方都要地震的陸爺,竟然來跟他們賠償道歉!

蕭致遠滿臉紅光,他興奮的說:「哈哈,我就說陳先生很厲害的吧,你們看,陳先生讓他來賠罪道歉了!」

兩家人,都回過神來,紛紛崇拜的說:「是啊,先生真是太牛了!」

陸蒼天親自來低頭道歉,還賠償了蕭致遠跟歐陽海每人十個億!

這讓蕭致遠跟歐陽海兩個都大大的掙臉,把之前的場子,都找回來了。

不過,他們兩個沒有收下賠償款,而是都決定把這筆錢交給陳寧來處理。

典褚微笑的說:「陳先生交代過了,如果兩位不好意思收下陸蒼天的賠償款。可以選擇把這筆錢捐獻給中海市當局,讓市領導們用這筆錢改善中海市環境措施。」

蕭致遠跟歐陽海眼睛一亮,齊齊的說:「陳先生這個建議甚好,我們回頭就把這些錢捐給市局。讓他們改善養老院、貧困學生獎學金,交通設施等等。」

陸蒼天表情難看,畢竟一幫仇人當著他面,商量著怎麼花他的錢,他心情好不到哪裡去。

董天寶注意到陸蒼天那吃了蒼蠅般的表情,呵呵的笑道:「如此說來,咱們中海市還得多謝陸老爺了。」

典褚也冷笑的對陸蒼天說:「陸老爺現在可以滾回省城了!」

陸蒼天一聲不吭,轉身就走。

背後隱隱約約傳來董天寶的聲音:「褚哥,咱們真放這傢伙走么,他以後捲土重來……」

典褚冷笑的說:「少爺說了,陸老頭膽敢再來中海,還得花錢買命給中海做貢獻。而且到時候恐怕不是三十億,最少一百億起步。」

董天寶咧嘴笑道:「這老頭的命這麼值錢么,我怎麼覺得他的命一塊錢都不值呢,哈哈。」

陸蒼天聽到背後典褚跟董天寶的議論,差點被氣絕。

不過此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只能強壓心中怒火逃離中海,他要把陳寧的惡行都稟報唐爺。

……

陸蒼天如驚弓之鳥,狼狽不堪的從中海機場,乘坐航班飛走。

他剛剛離開,一架商務豪華客機,就降落在中海機場上。

飛機剛剛降落,立即有數十個西裝革履的男子,快速的奔跑過來集結。

還在飛機舷梯前的地面上,鋪上一張高級紅色地毯。

接著,一個身材修長,身穿黑色布里奧尼西服的年輕男子,踩著油光可鑒的皮鞋,從舷梯下來。

這男子長得頗為英俊,只不過眼神陰鷙,滿臉倨傲,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他,正是江南四庭柱之一,歐陽家族的少主,歐陽軒。

原來,歐陽軒幾年前去北方旅遊,偶遇了當時念大學的童珂,被天真爛漫的童珂所吸引,他一直追求童珂。

童家對於歐陽軒也是很滿意,有意撮合童珂跟歐陽軒在一起。

可惜童珂知道歐陽軒是個花花公子,根本瞧不上他。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歐陽軒出身豪門,玩弄過的美女不計其數。

偏偏對他不屑一顧的童珂,激起他的強烈征服欲。

一日沒有睡到童珂,他都不會輕言放棄。

他昨天接到童漢東夫婦的電話,得知童珂現在就在中海市,於是今天他就親自過來找童珂了。

他不緊不慢的從飛機舷梯上下來,後面還跟著個格外強壯,堪稱人形坦克的中年男子。

這男子名叫樊來,是歐陽軒的超級保鏢。

「歡迎軒少蒞臨中海!」

紅色地毯兩邊的幾十個西服男子,齊齊的喊道。

歐陽軒卻看都沒有看這些人一眼,只冷淡的詢問樊來:「我吩咐的,都安排好了嗎?」

樊來響亮有力的道:「軒少,我已經命人把紫金閣食府包場,專門宴請童小姐一家。您現在過去,時間應該是剛剛好。」

歐陽軒滿意的笑道:「呵呵,很好!這次我一定要得到小珂。」

千千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這,簡直…

看到這一幕。

四周。

在場打手,臉上泛起恐懼神色!

這,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承受能力…!!

轉眼間。

就已經有上百人倒下,凄慘無比!

「這,這就是個魔鬼啊!」

此刻。

一道凄厲聲音,帶着驚恐響起!

就連隊長,都是面色駭然,連連後退…!!

甚至…

轉頭,瘋狂逃竄了出去!

這,簡直…

就連隊長,都是逃了。

現場,頓時掀起了一股浪潮,每個人都是瘋狂逃竄起來…!

而,此刻。

秦蒼穹,也懶得多看一眼。

他點燃了一根煙捲,吞吐間白霧繚繞。

夜色下。

一道黑色西裝的身影。

朝着遠處,漸漸走去……

……

夜色已深。

曹家,莊園宅邸內。

書房。

燈光,依然蒙蒙亮起。

曹輝眸光深邃冰冷,手中捏著毛筆,筆走龍蛇…!!

宣紙上,頓時浮現出蒼勁有力的大字。

每一個字,都是力透紙背!

似乎…

帶着驚人的殺意!

凌厲至極的字元,讓人心中膽寒!

就算整個炎夏。

曹輝的字,依然很有名氣。

而,此刻。

他的自己,卻顯得有些潦草,最後一個字……甚至潑了一些筆墨。

「呼…」

看着被毀了的字帖。

曹輝眸光深邃,緩緩收起了毛筆。

他的心中,今晚……總有些心神不寧。

似乎…

有什麼事發生。

就在這時。

門外,響起輕輕敲門聲。

曹天印,走了進來,面色凝重至極。

「剛剛,接到消息。」

「秦蒼穹,又逃了出去,大搖大擺離開了。」

他深深嘆了口氣,神色凝重到了極點,「這件事,到底…該如何收場?」

這情報,簡直…

驚人至極!

拿到的時候,曹天印甚至都不敢相信。

而,到了現在。

不信,也得信。

這個秦蒼穹,簡直……就是個怪物一般的存在。

實力,實在是太強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