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震驚! “讓諸位見笑了。”

看到衆人震驚的神情,林隕輕笑道:“我玄月宗雖然只是三流宗門,但也是有一些規矩的。還望諸位不要輕易逾越,否則宗主大怒,就連我都保不住諸位。”


立威!

他這是**裸的立威!

包不同是個衆所皆知的牆頭草人物,而清風更是在石宣一出關就直接效忠,這兩人都是在明面上背叛過秦雨瞳的,所以林隕特地將這兩人在衆人面前一同斬殺,其目的無非是爲了立威!

他今天趕盡殺絕的行爲,就是要告訴玄月宗上下之人,這就是叛徒的下場!

秦雨瞳心腸軟,可不代表他林隕就會姑息這種叛徒行爲。林隕覺得自己有必要幫秦雨瞳重新樹立宗主之威,否則這玄月宗日後再怎麼發展,也只是一具空殼子而已。

“恭送姑爺。”

之後,林隕和影子二人便是返回了秦雨瞳的樓閣所在。

只是在回來的路上,影子一直目光灼灼地盯着林隕,就像是在重新認識後者一般。

“影子前輩,別這麼看着我。你是秦雨瞳忠實的擁護者,你應該也看得出我剛纔的用意,放心吧,只要我還活着一天,這玄月宗的宗主就只能是秦雨瞳。”

林隕笑道:“而且你也不用擔心我會像石宣那樣野心勃勃,我這人沒別的野心,只是想混吃等死,好好地活下去而已。更何況,說得難聽一點,區區一個玄月宗而已,我林隕還真沒怎麼放在眼裏。”

這說的確實是他的心裏話,他有系統在身,武道實力進展飛速,如今又是一位五品靈藥師。就算現在看上去很弱小,可他遲早會凌駕於衆人之上,別看如今的玄月宗對他而言是個不俗的勢力,可隨着時間的逝去,他還真未必會把玄月宗給放在眼裏。

或許林隕會有一點的野心,可他的野心絕不會像石宣那般狹隘。

“姑爺,是影子多慮了。”

影子深深地看了一眼林隕,發現後者神色淡然,這纔打消心中的顧慮。他不禁輕嘆一聲,的確如林隕所說,僅僅以林隕如今表現出來的潛力,玄月宗還真入不了後者的法眼。

他心神有些恍惚,這才過了多久,林隕就已經從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成長到了隨手便可擊殺神橋境武者的存在!

這般可怕的成長速度,令人駭然。

說罷,林隕便是獨自一人走上了二層樓閣,這裏是秦雨瞳房間所在的地方。往日,他可是從沒有來過這個地方的,可今天他卻是十分自然地走了進來。

不僅如此,他甚至連門都沒有敲,大步流星地推門而入。

一入秦雨瞳的房間,便是聞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林隕不禁貪婪地嗅了兩下,這味道他熟悉得很,正是秦雨瞳身上的香味!

再看這房間裏樸實無華的擺設,完全沒有半點女子閨房應有的模樣,如果不知道的人進來,或許還會以爲這是哪個糟老頭子的房間。

“真是無趣啊……”

林隕暗自感慨了一聲。

不過想來也是,自從那位素未謀面的老丈人去世後,秦雨瞳在石宣的壓力下拼命修煉,只爲了保留住父親留下的基業,又怎麼可能有閒心去裝飾自己的房間呢?

“你進門之前,就不懂得先敲門的嗎?”

這時,秦雨瞳無奈的聲音響起,她正盤坐在牀上調息打坐。從林隕踏入房間之前,她其實就已經察覺到了,事實上,以她這等強者的神識感應,就算林隕小心翼翼地潛入,也逃不過她的眼睛。

林隕顯然也是知道這一點,所以甚至就連門都懶得敲了。

“進我自家媳婦的房間,有什麼好敲門的。”

聞言,林隕撇了撇嘴,理所應當地道:“就算真看到了什麼香豔的東西,那也是我本來就該看到的!”

“你……”

秦雨瞳羞怒不已,差點就忍不住要一腳將林隕給踹出去了。

跟林隕這種無賴講道理,顯然是沒有用的。她也是心知肚明,自己這麼薄的臉皮,要是真跟這傢伙較真的話,到頭來只會把自己氣得半死。

“別鬧,我是來跟你說正事的。”

下一刻,林隕便是笑嘻嘻地走到了牀邊,那眼眸毫不顧忌地盯着美若天仙的秦雨瞳,直到將後者看得渾身不自在爲止,他的臉色驟然變得嚴肅起來:“我剛纔殺了包不同和清風這兩個傢伙,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

以秦雨瞳的神識感應,玄月宗內突然少了包不同和清風二人的氣息,她不可能察覺不到。

“知道了又能如何?人都已經被你殺了。”

秦雨瞳白了他一眼。

這傢伙就是先斬後奏,根本就沒打算過要問自己的意見。不過話說回來,殺了也就殺了吧,畢竟那兩人曾經都想過要殺林隕,林隕就算是殺了他們,也算得上是報仇雪恨。

“我還以爲你的反應應該會更加激烈一點來着……”

林隕神色有些古怪,不禁嘀咕道:“看來我在你心裏的地位還挺高的,嘴上說着拒絕,原來心裏還是有我這個夫君的,女人啊……全都是口是心非的!”

事實上,林隕是做好了被秦雨瞳責怪的心理準備進來的,結果秦雨瞳非但沒有責怪他,看上去就跟默認了一樣。以秦雨瞳善良的性子,如果換成是影子或是寒月長老先斬後奏殺了包不同和清風的話,最不濟也是會表露出幾分不滿的態度來。

可現在呢?秦雨瞳根本一點反應都沒有。

那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你胡說,我沒有……”

秦雨瞳沒聾,林隕暗自嘀咕的話她一字不漏全都聽到了,剎那間她的俏臉變得通紅無比,正欲極力反駁。可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林隕給及時打斷了:“好了,不跟你鬧了,我真是來跟你說正事的。”

“你到底想說什麼?”

聞言,秦雨瞳沒好氣地嗔道。

到底是誰先開始調戲她的?

“姚華宸死在玄月宗,這件事情終究是瞞不住的。血神宮就算現在不知道,遲早也是會派人來繼續進犯我們玄月宗。別忘了,那個什麼狗屁萬崆公子,可是打定了主意要把你搶走做小妾的。”

林隕沉聲道:“以我們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到那時,別說是你我了,就連玄月宗都難逃覆滅的命運!”

“如果玄月宗真碰上了這種危機的話,到時候……我希望你能代替我將玄月宗經營下去。”

秦雨瞳神色恍惚,輕咬朱脣道。

林隕說的事情,她自然清楚。血神宮是何等龐然大物,而且根據姚華宸臨死前的話語,那位萬崆公子顯然是早就決定好要將秦雨瞳擄走,像他們這種大人物,一旦決定好的事情,是不可能輕易罷休的。

所以,別看他們纔剛成功擊殺了姚華宸不久,可血神宮什麼時候又會再來人找麻煩,這是誰都預測不到的。

簡單來說,玄月宗現在還處於危機之中!

而秦雨瞳的意思也很簡單,如果血神宮再次派出強者來襲玄月宗的話,那她就會犧牲自己保全玄月宗,讓林隕代替她繼續振興玄月宗。

“不可能!”

誰知下一刻,林隕陡然厲喝道:“說你蠢,你還真是個蠢女人!給我聽好了,你是我林隕的女人,誰都不能改變這個事實!那個什麼狗屁萬崆,他想來搶走我的女人,做他的春秋大夢去!”

“秦雨瞳,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男人我還沒死呢!就算是真的到了那一步,我也不會讓你委曲求全,犧牲自己去拯救整個玄月宗的。”

“大不了就是一死,老子又不是沒死過!”

這一番話,說的霸道無比,在秦雨瞳心中引起了巨大的震動。

“可是你會死,還有影子叔叔,寒月長老他們都會死……”

秦雨瞳神色掙扎地道。

“打都還沒有打過,你又怎麼可能知道我們一定會輸?”

林隕冷哼道。

他就不信了,他有金手指在身上,就算現在真的不敵那個萬崆和血神宮,可他相信自己遲早有一天能夠成長到與之抗衡的地步!

最差的情況也就是他帶着秦雨瞳逃離玄月宗,然後蟄伏數年,實力強大後再回來給玄月宗報仇!

反正不管怎麼說,大男子主義的他是不可能拿自己老婆去求和的,即便這個老婆到現在還不是很願意承認他們之間的夫妻關係。

“林隕,你真的是這麼想的嗎?”

此時,秦雨瞳美眸中異色閃動,神色複雜地道:“明明只要犧牲我一人,你和玄月宗的所有人都可以安然無恙,這樣不好嗎?”

“不好!”

林隕神色冰冷,冷酷的話語中帶着堅定無比的味道:“就算是死,我也不可能幹出那種賣妻求命的事情!秦雨瞳,你給老子聽好了!你是老子的女人,以後都不準再有這種愚蠢的想法!血神宮?萬崆?我去他媽的!等老子實力起來了,一個個弄死他們!”

“總而言之,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一時間,看着林隕那堅定的神情,秦雨瞳耳邊不斷迴響起他那霸道的發言,竟是不禁有些失神了。

明明,林隕的修爲只有苦海境大成而已,就連她秦雨瞳都有所不如。可就是這麼一個苦海境的小男人,居然敢說出如此膽大包天的話!

那可是血神宮!

九州大陸上最爲頂尖的勢力之一! 譁。

秦雨瞳玉手微動,房間內便是出現了一具機關傀儡,在林隕那不解的目光下,她微微一笑道:“這具機關傀儡,還是放在你身上吧。”

“爲什麼?”

林隕很是困惑,這可是老丈人留給秦雨瞳的最大底牌,現在居然要交給自己?

“前幾天跟石宣那一戰,我看出來了,你的精神力很強大。機關傀儡在你的手上,比在我手上的作用更大。而且在戰鬥時,我也不能一心二用,過於依賴機關傀儡的力量,反而會影響我自身的修爲進展。”

秦雨瞳輕搖臻首,道。

她說的是事實,上次一戰就能看出來,機關傀儡在林隕手上才能發揮出最大的戰力。可她不行,她的精神力比起林隕有所不如,反而是有些浪費。

雖然她不知道林隕一個苦海境武者到底是怎麼將自己的精神力磨練地如此強大,但她也並不想去了解,因爲她知道每個人都有不方便透露的祕密,她不會去過多探索。

只要她心裏確定林隕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那機關傀儡放在誰的身上都是沒有區別的。

咔。

林隕隨手打開了機關傀儡的身體,發現裏面的六塊中品靈石都變得黯淡無光,沒有半點能量可言。想來是之前的一戰,機關傀儡耗盡了能量,這六塊中品靈石也廢了。

沒有靈石能量支撐的機關傀儡,不就跟一塊廢鐵沒什麼區別了?

“拿去吧。”

見狀,秦雨瞳輕笑一聲,手中竟是憑空出現了十枚中品靈石!

“這些靈石從哪來的?”

林隕眼前一亮,忍不住問道。

“從姚華宸和石宣的儲物袋裏找到的,一共有十四枚中品靈石,我只留下四枚中品靈石用來修煉,剩餘的你在關鍵時刻可以激活機關傀儡,爆發出仙府境強者的戰力。”

秦雨瞳解釋道。


“儲物袋!”

聞言,林隕心中一動,他怎麼就忘了這一茬兒?

那石宣和姚華宸再怎麼說也是道臺境強者,尤其是姚華宸這個傢伙,還是來自血神宮的!他們儲物袋裏肯定有一些價值不菲的東西,而這些東西肯定能給他增加大量的財富值!

或許,這一次他又能讓系統升級了!

“那個啥……”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