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婉白了泰和一眼,看在林默寒的份上,蘇婉沒有指責泰和先前臨陣脫逃的行爲。不過在聽了泰和的詢問以後,蘇婉依然沒好氣的說道:“還能怎麼回事?那個林薇跑了。”

“跑了?去哪了?”泰和立刻緊張的問道。

“誰知道啊?那個林薇在你離開不久忽然身上黑氣大盛,我們躲閃不及,吸進了不少的黑氣,萬幸那個時候林薇沒有對我們動手,否則我們現在還是不是活着都難說。至於她去了哪?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這,這……”一聽林薇失蹤,泰和不由慌了神。幾步走到林薇之前所站的位置,希望可以找到一點蛛絲馬跡,可讓泰和失望的是,什麼也沒有發現。對此泰和感到很無奈,而更讓泰和感到鬱悶的是,在自己尋找林薇下落的時候,林默寒也不見了。

現在的林默寒就相當於一具行屍走肉,只不過擁有強大的力量,是眼下對付林薇的主力。他的失蹤,不由讓泰和感到了眼下事情變得更加棘手了。

蘇婉等人現在幫不上忙,林薇、林默寒又相繼失蹤,這讓泰和一時間也想不出什麼對應的辦法,只能回去找機械皇帝商量對策。而機械皇帝在得知林薇、林默寒失蹤以後,也立刻就派出大批機械人去尋找。

很快,林默寒的蹤跡發現了,這傢伙正在漫無目的的四處遊走,看什麼都好奇,看什麼都不解,好在並沒有做出攻擊的行爲,在被找到以後,也沒有做出什麼反抗的舉動,乖乖的隨着找到他的人返回了機械皇帝的身邊。至於林薇就有點麻煩了,她就像是一下子憑空消失了一樣,機械皇帝派出去的人已經將基地給找了個遍,卻依然沒有發現林薇的蹤影。

一個擁有強大力量又神志不清的人正在四處遊走,尤其是這個人還十分的有攻擊性。整個基地頓時人人自危,誰也不想步那些被幹掉的人的後塵。

泰和很擔心,基地裏既然找不到,那就說明林薇很有可能現在不在基地裏,可基地外地範圍太大,沒有目的性的瞎找,那無異於大海撈針。可即便明知道是大海撈針,泰和也要去找。

重生之億萬總裁護妻入骨 一直找到月上樹梢,渾身疲憊的泰和這纔回到家裏,準備明天繼續去找。可讓泰和沒有想到的是,當他推門進屋的時候,就看到林薇正坐在屋裏喝水,似乎之前大開殺戒的人跟她一點關係也沒有。

“小薇?你,你怎麼回來了?”泰和驚訝的問道。

林薇看了泰和一眼,放下水杯對泰和說道:“我打算離開這裏,在走之前,我覺得應該跟你道一下別。”

“……你要去哪?”泰和出聲問道。

林薇搖頭答道:“不知道,但我清楚,這裏已經沒有我的容身之處了。”

“胡說,我是你哥,你可以一直待在這裏。”泰和皺眉反駁道。可林薇卻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哥哥你是聰明人,我爲什麼要在這個時候離開這裏,你心裏應該清楚纔對。”

“……你沒有勝算的。哪怕你現在已經很厲害,但就憑你一個……”泰和沉聲說道。

林薇聞言笑了笑,答道:“事在人爲,在結果沒有出來之前,一切皆有可能。哥哥,謝謝你一直默默的照顧我,容忍我。今天分開以後,下一次見面可能就是敵人,你多保重吧。”說完這話,林薇邁步向外走去。

律政甜妻:總裁老公你好壞 泰和沒有去攔林薇,他知道,林薇既然決定要走,那自己是攔不住的。只是眼睜睜的讓林薇從自己眼前離開,泰和又有些不捨。在林薇邁步走出房門前,泰和低聲對林薇說道:“小薇,這裏永遠是你的家,要是在外面感到累了,你隨時可以回來。”已經走到門口的林薇身子一顫,沉默了片刻後低聲應了一聲,隨後目光堅定的走出了房間。

泰和沒有回頭,直到再也聽不到林薇離開的腳步聲,泰和這才緩緩回身,看着黑漆漆的屋外,泰和深深的嘆了口氣,緩緩的關上了房門。

機械皇帝宮殿

得知林薇下落不明,機械皇帝沒有像泰和那樣緊張,相反機械皇帝還有一絲輕鬆。由於林薇那檔子事,機械皇帝感到有些不好面對泰和。擁有自我思維能力的機械皇帝現在越來越像人類,不過擁有了人類的優點,那些人類所特有的弱點,在他身上也能找到影子。就比如現在,當一個人發現自己對不起一個人的時候,在心懷歉疚的時候,最希望的就是被他對不起的那個人從眼前消失。林薇失蹤正符合機械皇帝此時的心態,所以機械皇帝此刻的心情並不算太差。

爲了更好的瞭解人類這種複雜多變的生物,機械皇帝在封印被解之後一直在盡力模仿人類的生活方式。到了晚上,機械皇帝會像人類一樣進入休眠狀態。機械人的休眠與人類不同,人類睡着了以後可以隨時被喚醒,而機械人在停止工作以後,再啓動所需要花費的時間要比人類要長,而且人類的甦醒大多數時候是由外界因素決定,而機械人則是自我定時,到了時間以後就會再次啓動,可在再次啓動前的這段時間,用人類的話說,就是睡得跟死豬一樣,任憑外面雷聲震天,我自不爲所動。

當機械皇帝如同往常一樣入睡了之後,先前跟泰和告別的林薇出現在了機械皇帝的宮殿之中。家賊難防用來形容此時的情況是十分恰當的,作爲七子之一,對於機械皇帝的宮殿的瞭解並不亞於機械皇帝本人。

林薇已經決定離開這裏,但在離開這裏之前,林薇希望可以帶着林珂一起離開。可當林薇來到用來懲罰犯錯之人的水牢時,卻沒有發現林珂的蹤影。在林薇想來,林珂十有八九會被關在這裏,可眼下水牢裏空無一人,哪有林珂的蹤影。這個變故是林薇始料未及的,可讓林薇就這樣離開,林薇又有些不甘心。

既然水牢裏沒人,那就只有去找機械皇帝當面問清楚了。林薇藝高人膽大,在她看來,現在的機械皇帝應該也不是自己的對手纔對,制服機械皇帝之後逼問林珂的下落,就算不是十拿九穩,成功的機率應該也是很高的纔對。

抱着這個想法,林薇避過巡邏的機械人,悄悄的潛入了機械皇帝的房間。一進門就看到機械皇帝四仰八叉的躺在一張大牀上,看情形應該是已經進入了休眠。林薇先是確定了四周無人,隨後默默的施展黑暗力量,打算先把機械皇帝擒住了再說。

可異狀就在這時發生,當林薇施展力量試圖攻擊機械皇帝的時候,林薇的心裏突然警兆大作,下意識的一低頭,一道無聲無息的冰刃自林薇的頭頂上方飛過,一下子撞到了牆上。林薇回頭一看,就發現林默寒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自己的背後。或者說林默寒一直就站在門後,只是在看到林薇準備對機械皇帝不利的時候才突然動手。

沒有任何的話語,林薇知道現在不用擔心機械皇帝會甦醒過來,但必須要儘快解決林默寒,以免房間裏的動靜驚動了外面巡邏的機械人。可想要在短時間內解決林默寒,很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林薇沒有像韓宇那種火焰領域的個人空間,無法將戰鬥轉移到不會驚擾到別人的地方去。而在房間裏的動靜,毫無意外的驚動了外面巡邏的機械人。

這種時候,林薇應該當機立斷的選擇撤離,可林薇卻沒有。剛纔林默寒的攻擊雖然沒有傷到林薇,卻打壞了林薇面對的那面牆壁,露出了藏在牆壁內的密道,耳聽得屋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林薇一咬牙,一頭鑽進了密道,想要攻擊的林默寒沒有絲毫的猶豫,隨後也鑽了進去。當巡邏的機械人破門而入的時候,除了躺在牀上進入休眠的機械皇帝,連個鬼影也沒有發現。 當林薇從密道中出來的時候,進入她視線的,就是一片銀白色的世界。

“難道那個密道是空間傳送通道?”林薇自言自語的說道。話音剛落,就聽身後傳來撲通一聲,林薇回頭一看,就見林默寒倒栽蔥似的紮在雪地裏,看上去有點滑稽。

林薇連忙做好的戰鬥的準備,可讓林薇沒想到的是,在林默寒將腦袋從雪地裏拔出來以後,並沒有對林薇發起攻擊,相反的,林默寒的神色充滿了疑惑。看樣子他對眼前這個銀白色的世界的興趣要比對林薇的興趣要大。

林薇見狀便想要離開,可她剛一邁步,就見林默寒也跟在了身後。林薇微微皺眉,不由加快了腳步。可在這種地方跟林默寒比腳程,實在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不僅沒有甩掉林默寒的尾隨,反而把自己給累的夠嗆。

初來咋到還沒什麼感覺,但這一運動,林薇就發覺這裏的空氣要比其他地方要稀薄的多。見擺脫不了林默寒的尾隨,林薇也只好默認了這個現實。好在林默寒這時並沒有表現出敵意,林薇在警惕的同時也就不再理會。愛跟就跟着吧。

一陣小風吹過,帶走了林薇身上本來就不多的熱量,林薇忍不住打了個冷戰。衣着單薄的她很清楚現在必須找一個避風的地方,否則一會自己準會被凍僵。天空的雪開始下了,雖然現在不大,但難保一會會變成什麼樣。

觀察了一下四周,林薇選擇了一個方向走了下去,林默寒走在後面,默默跟隨。林薇不清楚林默寒這是怎麼了?在行進的過程中林薇也試圖跟林默寒交流,可林默寒就像是失去了說話的能力,而聽不到林薇的聲音,對於林薇所說的話,林默寒的迴應只有一個,那就是沉默。林薇嘗試了幾回之後,也就放棄了。

可就在林薇努力邁步往前走的時候,跟在身後的林默寒突然加速,一直警惕着身後林默寒動靜的林薇頓時心中一緊。剛擺出戰鬥的姿態,卻沒想到林默寒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幾乎就是一眨眼的工夫,林默寒已經到了林薇的近前,可出乎林薇預料的,林默寒並沒有攻擊林薇,而是越過林薇,對着林薇前方的一片雪地釋放了冰刃。

林薇一開始以爲林默寒這是犯病了,卻沒料到在被冰刃攻擊的雪地裏突然竄出了數只體型和小牛犢差不多的巨狼。這些巨狼渾身雪白,眼珠子通紅,森白的牙齒閃爍着冷芒。如果剛纔林薇毫不知情的走過去,現在勢必已經被狼吻。以林薇現在的情況,受傷甚至喪命幾乎就是肯定的。林薇的覺醒還不完全,而且林薇並沒有掌握如何將自己的血肉之軀能量化,換句話說,就是一顆子彈,只要打中了林薇,依然可以讓林薇受傷甚至喪命,而絕對不會向韓宇那樣屁事也沒有。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不管是林薇也好,林默寒也罷,甚至是飛廉。三人雖然繼承了擁有強大潛力的能量種子,但卻並沒有得到過指導,一切都需要他們自己去摸索,進步的速度趕不上韓宇也就不難理解了。

看到這些逼近的巨狼,林薇不由發自內心的感謝出手相救的林默寒。雖然不明白林默寒爲什麼要在這種時候幫助自己,但幫了就是幫了,這不會因爲之前的敵對關係就讓林薇視而不見。

只要不是偷襲,巨狼在林薇的眼裏並不算什麼。不過林默寒並沒有給林薇動手的機會,五隻原本想要藏在雪地裏進行偷襲的巨狼無一例外的被凍住了四肢和嘴巴。林薇不明白林默寒爲什麼不直接凍死這些巨狼。而林默寒很快就用實際行動爲林薇做出瞭解釋。

活生生的扒皮出現在林薇的面前。看着林默寒神色不變的用手裏的冰刀將一頭巨狼的皮給扒下來以後,林薇忽然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林默寒不懼寒冷,扒狼皮的目的是爲了給林薇保暖,雖說披着味道古怪的狼皮有點令人作嘔,可不能否認,林薇披上狼皮以後,感覺身上暖和了許多。

剛剛被扒了狼皮的巨狼還沒有喪命,但它此時的慘狀已經讓剩餘的四隻巨狼瑟瑟發抖。只是四肢被凍住令它們無法逃脫,嘴巴被凍住令它們無法求饒,唯一能做的就是用那雙狼眼哀求林默寒放過它們。可惜巨狼並不瞭解林默寒,這就註定了它們必死的命運。林薇一直默默的看着林默寒動作,尤其是看到林默寒割開一頭巨狼的咽喉喝狼血的時候,林薇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便學着林默寒的樣子喝起了另一頭巨狼的狼血。

在面臨生存危機的時候,平時的一切都可以放棄,所求的只是一個活字而已。喝過了狼血,身上披着三張狼皮,林薇感覺比先前要好上了許多。更關鍵的是,林薇暫時沒有再將林默寒當成敵人,兩個人終於找到了機會走在了一起。

繼續上路,兩個人依然一前一後的朝着先前選定的方向走着,只不過這回林默寒走在了前頭,林薇則跟在後面,兩人之間保持着一米左右的距離。

雪越下越大,林薇跟林默寒也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爲二人遮風擋雪的地方。雖然不能生火,但至少不會再忍受那種如同小刀子一下冷冽的寒風騷擾。兩個人挨着坐在一塊乾淨的地方。林薇再次嘗試跟林默寒說話,可林默寒卻依然沒有說話。從林默寒所打的手勢可以看出,林默寒不會說話。但在林薇的記憶裏,林默寒是會說話的。不用問,準是那個機械皇帝從中做的手腳。

從泰和那裏林薇已經知道所謂的記憶改寫雖然聽上去神祕,但說白了其實就是一種催眠術,利用各種心理暗示讓受者相信某些事情,遺忘某些事情而已。如何讓這種催眠術失效,林薇不知道,或許需要受者經歷一次強烈的精神刺激,也或許是來上一次重大的打擊吧?

就在林薇考慮如何讓林默寒擺脫記憶改寫這種催眠術的時候,突然就見林默寒猛地站了起來。沒有提防的林薇當即歪倒在了地上。林薇沒有責怪林默寒,以林默寒的表現來看,他不會無故這樣做。

順着林默寒的目光看去,林薇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就見距離自己二人躲避的地方不遠,一頭如同成年大象一樣巨大的灰狼緩緩的向着自己這邊走來。很顯然,這隻灰狼的來意不善,跟先前被二人幹掉的巨狼沾親帶故,這回來的目的,恐怕是來報仇的。

林薇知道這種時候必須同心協力纔有可能渡過難關,當即毫不猶豫的站在了林默寒的身邊。林默寒衝林薇微微一點頭,隨即便和林薇分左右向着灰狼衝了過去。

人老奸,馬老滑,這句話其實放在什麼生物的身上都適用。這隻灰狼一見林默寒和林薇的動作就明白這兩個膽敢殺害它狼子狼孫的傢伙準備做什麼。當即仰天發出一聲長嘯,沒有去管林薇,只是直奔林默寒衝了過去。

灰狼的反應實在是太快,快到出乎林薇跟林默寒的預料。雖然林默寒及時在自己的前方立起了一道冰牆,卻沒想到灰狼的腦袋是如此堅硬,一頭破冰撞在了林默寒的身上。林默寒猝不及防,整個人被撞得倒飛了出去。而林薇這一邊則陷入了跟在灰狼身後,利用灰狼巨大的體型隱藏身形的三隻巨狼的圍攻。不過林薇的黑暗能力的確很強,三隻巨狼在損失了一隻之後,剩下的兩隻就合林薇保持了一定了距離,也不主動上前,只是繞着林薇打轉。

看到林默寒被撞飛了出去,林薇心裏不由發急,有心去救卻被兩隻巨狼限制了行動。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一擊得手的灰狼趁勝追擊,撲向了林默寒。

灰狼的力道很強,一擊就將林默寒給撞出去老遠,直到林默寒的後背撞在了先前二人藏身的那堵冰牆上才停下來。林默寒就感到自己的五臟六肺似乎都移位了。不過這個時候卻不是林默寒放鬆的時候,灰狼瞬息及至,前爪往林默寒一搭,張嘴就奔林默寒的腦袋咬去。林默寒見狀當即往前一滾,滾到了灰狼的腹下,躲過了灰狼的狼吻。

體型如同大象一樣的灰狼見狀當即也是側身一滾,化解了林默寒想要攻擊它四肢的打算。林默寒見狀也不猶豫,當即又是一滾,跟灰狼保持了一定距離。

在灰狼的逼迫下,林默寒與林薇再次匯合。可這個時候,隨着先前灰狼的那一聲長嘯,攻擊林默寒和林薇的巨狼除了灰狼外,又陸陸續續的出現了二十多隻,這些巨狼的體型雖然不如灰狼,但和之前那些如同小牛犢子一樣的巨狼相差無二。看到增援到達,灰狼也不再繼續攻擊林默寒,而是蹲在了巨狼的後方,慢條斯理的開始指揮戰鬥。

二十多隻巨狼將林默寒跟林薇包圍在了中間,林默寒面無懼色,與林薇背靠背而戰,一人負責應付一面。以二人的能力,對付這二十多隻巨狼還是沒問題的,只是卻不耐久戰。這裏是環境實在是太惡劣,林默寒跟林薇又凍餓了半天,腹中早就飢餓,再加上這一番激烈的戰鬥,二人的體力已經快要到達極限。而灰狼很顯然也看出了林默寒和林薇此時的弱點,它沒有催促手下巨狼立刻開始攻擊,只是要求手下巨狼跟獵物保持距離,只等獵物自己凍餓而死,那時候就是它們報仇雪恨外加大吃一頓的時候。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體力已經快要到達極限的林默寒和林薇很清楚自己此時的狀態,可在這種時候,這種環境,想要有點補充,那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先前雖然喝了一點狼血,可那點能量早就已經消耗光了。原本林薇還想要生吃點狼肉,只是這裏的環境卻讓狼肉在林薇喝完狼血以後就變得硬邦邦的,跟磚頭有的一拼,啃都啃不動。

“難道我們倆會在今天死在這裏?”林薇苦笑一聲對林默寒說道。

林默寒沒有回答,只是默默的積攢力量,用行動告訴林薇,就算是死,在死之前也要做拼死的一搏。林薇見狀微微一笑,也學着林默寒開始動作。

一直躲在遠處的灰狼察覺到了兩個獵物的意圖,當即站起了身,準備在林薇和林默寒拼死一搏之後發動攻擊。

可就在林薇和林默寒準備動手的時候,突然就聽一聲槍響自遠處傳來。灰狼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林薇跟林默寒的身上,以至於根本就沒有留意到其他方面的危險。這一槍的威力極大,直接就將灰狼的腦袋打成了爛西瓜,死得不能再死了。

突然失去了首領的狼羣頓時陷入了混亂,林薇和林默寒趁機展開了反攻,二十多隻巨狼最後只有三隻巨狼夾着尾巴逃之夭夭,而林薇和林默寒此時也已經筋疲力盡,再也沒有了力氣。

“小薇!林默寒!”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進了林薇和林默寒的耳朵裏,讓原本已經閉目等死的林薇精神一振。循聲望去,林薇看到之前在自己和林默寒躲避風雪的冰牆頂端,一直下落不明的林珂正在朝她招手。

“林珂姐姐……”林薇的聲音有些哽咽。她無論如何也沒想到,在自己身陷絕境的時候,會是林珂救了自己。

……

原來林珂和尋找她的林薇剛纔只有一牆之隔,如果不是林默寒被灰狼一頭撞在了冰牆上,林珂還不會察覺到林薇和林默寒已經陷入了絕境。不過現在好了,林薇和林默寒總算是找到組織了。

林珂自從被關在這裏以後就沒有指望能夠出去,而在得知韓宇沒事的消息以後,林珂就從等死的狀態中脫離出去,努力想讓自己活下去。爲此林珂開始在四周圍展開活動。利用從機械皇帝那裏要來的武器,努力讓自己活的好一些。對於林珂的要求,機械皇帝並沒有拒絕,反正林珂想要離開這裏是不可能的,而且機械皇帝也需要有一個可以傾訴的對象。跟活人傾訴和對一個墓碑傾訴的區別是很大的。

機械皇帝答應了林珂的要求,林珂也就開始過上了獵人的生活。獵人的生活是清苦的,但至少不缺火源。而有了火源,自然也就有了可以吃的熟食以及飲用的熱水。食材是現成的,二十多隻巨狼的屍首雖然有一半是死於林薇的黑暗能量之下,可還有一半卻是可以食用的。

在吃這個信念的支持下,林默寒潛力爆發,將巨狼簡單的處理了一下之後變交給林珂處理,不求多美味,能吃就行。

林薇喝了一口熱水。在冰天雪地裏喝上一口熱水,那種熱量遊遍全身的感覺是很舒服的。林薇就感覺自己像是又活過來了一樣,神色有些激動的看着正在篝火前忙碌的林珂。

將清理乾淨的狼肉掛上烤架,林珂擦了擦手,走到林薇的身邊坐下,替林默寒倒了一杯熱水後問林薇道:“你們兩個怎麼跑到這裏來了?”

“林珂姐姐,這裏到底是哪?我記得我明明是從機械皇帝的臥室裏發現的密道,可一出來就到了這裏。難道那個密道是一道空間傳送門?”林薇看着林珂問道。

林珂靜靜的聽着林薇說話,直到林薇住嘴看着自己,這才緩緩的說道:“你沒猜錯,那個密道的確就是一道空間傳送門,而連接的地方就是這裏。這裏,就是幽冥鬼域。”

“幽冥鬼域?那我們有機會離開這裏嗎?”林薇聞言問道。

聽到這話,林珂微微搖頭,對林薇說道:“你看我現在的情況,其實這些東西都是機械皇帝給我的,而他之所以會給我這些東西,說白了就是他很自信,不認爲我可以從這裏逃走。而我也覺得他的想法時正確的,我的確沒有辦法從這裏逃離。”

“我們可以提前埋伏,然後趁那個機械皇帝來這裏的時候奪門離開。”林薇出聲提議道。

“不可能的,以林珂的性格,如果這個辦法可行,恐怕林珂早就幹了。”一直不說話的林默寒忽然開口說道。

“……你怎麼突然又會說話了?”林薇驚訝的看着林默寒問道。

林默寒聞言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道:“剛纔被那頭灰狼撞了一下,我的記憶似乎稍微恢復了一點,不過目前還在恢復中。”

“那真是太好了,之前你就跟個木頭似的,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實在是叫人鬱悶。”找到林珂以後心情不錯的林薇笑着對林默寒打趣道。林默寒聞言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你有資格說我嗎?”

聽到林默寒的反問,林薇頓時想起了自己的遭遇,一下子便沉默了下來。 紅雲別夢 林珂察言觀色,立刻就意識到了不對,連忙低聲詢問林薇到底遇到了什麼。

……

林薇難以啓齒對林珂訴說自己的遭遇,可越是這樣,林珂反而問得越急,一旁的林默寒看不下去的插嘴說道:“林珂,每個人都有自己不想要讓別人知道的祕密,林薇不願意說,那就不要逼她了。”

林珂聞言一愣,再一看林薇那副贊同的表情,林珂歉意的對林薇說道:“抱歉小薇,是我的不對。林默寒沒說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祕密,我不該逼你說你不想說的事情……”

“沒關係,我們現在還是商量一下怎麼樣離開這裏吧。”林薇主動轉移話題道。

只是就如林珂先前所說的那樣,想要繞過機械皇帝離開這裏,幾乎就是不可能的。因爲機械皇帝的出現地點是隨機的,他有可能會出現在冰屋的左邊,也有可能會出現在冰屋的右邊,甚至會出現在距離冰屋百八十里遠的後方。飄忽不定的出現地點讓人無法提前埋伏,而要說正面對抗,林珂三人的心裏還真是沒有底。別看機械皇帝不和人動手,但當年好歹也是差點毀滅世界的存在。人類爲了對付機械皇帝,集中了所有的超能力者,但最後卻依然沒有消滅得了機械皇帝,只能無奈的將其封印。想想也是,機械皇帝如此危險的存在,如果有機會可以消滅,誰會傻乎乎的將其封印,把這個禍害留給後代去對付。

明的暗的似乎都對機械皇帝無效,這讓林珂三人感到很鬱悶。尤其是林薇,如果不能帶着林珂離開這裏,那自己有何必跑到這種鬼地方來。當然能夠來這也是意外,只不過林薇沒有去考慮這點而已。

左想右想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狼肉已經烤好,林珂先把烤好的狼肉懸掛在了一個半人高的三腳架上,隨後又取出兩個用鹽做的小碗遞給林薇和林默寒,三人圍着三腳架坐下以後,分別用小刀片烤好的狼肉,把片下來的肉片在小碗裏一擦也就有了鹽味,味道還算不錯。獨立的生活的確可以促進人的成長,這纔多久的工夫就把林珂給鍛鍊的和以前判若兩人了。

林薇和林默寒早就餓得不行了,在嚐了嚐感覺狼肉的味道還行之後,手上的動作不由的加快了。林珂只是吃了幾片便不再繼續,趁着林薇和林默寒狼吞虎嚥的時候,林珂又拿出一塊狼肉放在了篝火的架子上烤了起來。

條件雖然簡陋,但林薇和林默寒卻覺得今天這頓飯吃得很過癮。兩個人都有點吃撐着了,躺在地毯上打着飽嗝,不願意在這個時候動彈。而林珂卻知道這個時候必須讓兩個人動一動,否則過一會容易鬧肚子,這裏可沒有什麼消食片或者山楂水給他們喝。

將躺在地上的二人給拉了起來,林珂打算帶林薇和林默寒出去散散步,消消食。林薇聽了林珂的打算以後不由擔心的問道:“林珂姐姐,這裏這麼危險,咱們出去散步萬一遇到襲擊怎麼辦?”

林珂聞言解釋道:寒過來的那一邊有危險,可我們要去的另一邊卻沒有危險。這個地方很古怪,所有的野生動物都以這個冰屋爲分界線,冰屋的後面也就是你們來的這一邊是野生動物的活動範圍,而冰屋的正面則是什麼動物也沒有,那些動物似乎從來不敢越雷池一步。

一旁的林默寒聽了之後猜測道:“會不會是冰屋的正面生活着一種誰也不敢招惹的怪物,這才讓那些野生動物不敢過來?”

“一開始我也有你這種猜測,可經過這一段時間的觀察我發現,並沒有什麼怪物的存在。我平時沒事的時候就喜歡去那邊散步,雖然景色個冰屋背面差不多,但卻讓人有種心靈平靜的感覺。好啦,有什麼話路上再說吧,走啦。”說完林珂不由分說,將林薇和林默寒推出了門。

剛一出門,林薇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卻發現外面並不是很冷。林珂見狀笑着說道:“這面比那面溫暖,這也是我爲什麼選擇在這邊散佈的原因之一。”

話音剛落,就聽遠處傳來“咔”的一聲巨響,如同炸雷一樣。林薇和林默寒齊齊望向林珂,卻見林珂也是一臉的詫異。

“林珂姐姐,你也沒有碰到過這種事?”林薇見狀輕聲問道。

“嗯,的確是頭回碰到。走,咱們去看看。”林珂說着就準備往發出巨響的地方走去。林薇見狀連忙拉住林珂勸道:“林珂姐姐,還是算了吧。萬一要是遇到咱們對付不了的怪物……”

“小薇,就算咱們不去主動招惹,你覺得要是怪物的話,會不會不來找我們麻煩。與其到時被動,倒不如現在主動一把。先去看看,確認一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然後再決定對策怎麼樣?”

林薇被說服了,畢竟讓林珂獨自前往林薇也不放心。而林薇和林珂要去,林默寒自然也要跟着。三人確定了剛纔發出巨響的方位以後,邁步向着目的地走去。只是剛走沒多遠,就聽前方傳來一陣腳步聲,外加一個罵罵咧咧的聲音。

這個聲音對林珂三人來說並不陌生,林薇和林默寒分別上了樹,就留下林珂留在原地。而林薇和林默寒剛剛爬到樹上藏好,就見機械皇帝往林珂這邊走了過來。看他的表情,機械皇帝此刻的心情很是不美麗。

“皇帝陛下?”林珂有些詫異的說道。

而回過神的機械皇帝也發現了林珂,不由臉色一沉,出聲問道:“你怎麼在這?你要去哪?”

機械皇帝的反常因起了林珂的注意,不過這個時候林珂卻不想讓機械皇帝有所察覺,聞言答道:“剛纔聽到很大的一聲巨響,好奇過來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好看的,只是前面有座山裂開了而已。回去吧。”機械皇帝聞言對林珂說道。

林珂點了點頭,沒有追問機械皇帝相關的細節,順從的轉身向自己的冰屋走去。機械皇帝越是掩飾,越是讓林珂感到好奇。山裂開了?那山裏又發現了什麼讓機械皇帝的心情一下子糟糕了起來?

已經打定主意等機械皇帝離開以後就去一探究竟的林珂帶着機械皇帝往冰屋走去。在確定機械皇帝不會發現他們以後,林薇和林默寒從藏身的樹上跳了下來。和需要應付機械皇帝的林珂不同,這兩位可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二人對望一眼,心照不宣的達成了共識,先一步去事發現場看個究竟。

……

好不容易得到機械皇帝離開了,林珂匆匆出門,趕往之前和林薇、林默寒分手時候的地方。到了地方一看,果然不出林珂所料,那兩個不安分的傢伙已經先走一步,真是一點義氣也沒有。不過抱怨歸抱怨,林珂還是加快了腳步,希望可以儘早與林薇和林默寒匯合。

比林珂提前一步的林薇和林默寒現在陷入了一個迷局。他們兩個做夢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裏遇到可以使人迷路的陣法。;兩個人在這個陣法裏已經待了快有一個小時了,能做的嘗試都已經試過,可令人失望的是,兩個人轉來轉去,最後還是會回到起點。

“該死的,要不然咱們直接使用暴力拆了這個鬼地方算了。”林薇有點氣急敗壞的對林默寒建議道。林默寒聞言搖了搖頭,說道:“別遇到一點事情就想要使用暴力,多用點這裏。”說着林默寒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林薇聞言沒好氣的白了林默寒一眼,說道:“既然你打算用這裏,那這裏就交給你好了。想到出去的辦法以後記得給我說一聲。”

面對趁機偷懶的林薇,林默寒好氣又好笑的問道:“我負責處理眼下這件事,那你打算幹什麼?”

“養精蓄銳,等你不行了以後就該輪到我出馬了。”林薇解釋了一句之後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了下去,閉目開始養神。林默寒見狀無奈的搖了搖頭,不再去管林薇,將注意力放在了眼前遭遇的迷陣上。

林薇說是養精蓄銳,但卻並沒有真的什麼也不管。剛纔跟林默寒說的話,一半真一半假。見林默寒專心致志的研究眼前的迷陣,林薇沒有打擾林默寒,起身也打算看看四周,但願可以找到一條離開這裏的出路。

左右張望了一下,四周圍靜悄悄的,掛滿了銀霜的松樹林密密層層,遮擋了林薇的視線。林薇能看到的,也就是在松樹林的樹梢過去那座從山頂自上而下斷成兩半的山峯。從形狀上來看,整座山就像是被什麼利刃從中間劈開了似的。

“唉~智商捉急啊。” 重生之嫡女無敵 林默寒嘆了口氣,有些鬱悶的自言自語道。林薇一聽林默寒的話就明白,林默寒琢磨了半天,依然沒有想出頭緒。

“想不出來就不要想了,反正以我們兩個的力量,足以摧毀眼前這片礙事的松樹林。”林薇好意安慰道。只是卻沒料到林默寒並不領情,聽了林薇的話後翻了翻白眼答道:“凡事都有規矩,暴力不可能解決所有問題。更何況你怎麼就能保證使用暴力毀了這裏就不會再出現別的麻煩?一天到晚就知道相信暴力。”

林薇聞言不高興的問道:“暴力怎麼了?暴力一點就沒有人欺負,暴力一點就可以欺負別人。林默寒你想要用腦又不是沒給你機會,可你成功了嗎?這不是你沒成功纔不得不換個辦法嘛。”

林默寒被說得啞口無言,沒辦法,就如林薇所說的那樣,給過時間了,可自己就是沒有想出個所以然,所以不怪林薇說話難聽,實在是林默寒自己有點不爭氣。林默寒默認了林珂的打算,往旁邊讓了讓好給林薇施展的空間。

只是還沒等林薇動手,就聽身後傳來林珂急促的聲音,“不要蠻幹!”

林薇是最聽林珂話的,聽到林珂的聲音以後,林薇立刻停下了動作,不解的看着衝自己這邊跑過來的林珂。

“那個機械皇帝離開了?”林薇出聲問道。

“沒有離開我會趕來跟你們匯合嗎?還好來得還算及時,要不然你們就要倒大黴了。”林珂有些慶幸的對林薇和林默寒說道。

林薇聞言不解的問道:“惹大禍?誰呀?這裏好像沒有什麼不能碰的危險存在吧?”

“你剛剛就打算碰了。你是不是想要依靠暴力開出一條道路出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