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墨雪沒出聲,她站在原地看看父親,再看看自己老公,也只能老大不情願的走出來,來到了院子里。

院子很大,也很安靜。

牆頭邊兒上,還有一盆盆的盆景,都是父親平時親自打理的。

可她這心裡頭,卻總也平靜不下來,一直拿眼睛往屋裡面瞄,生怕自己老公跟父親吵起來。

但與此同時。

陳浩和蘇爺倆人,從堂屋的後門走出來,面對面的坐在後院兒的小亭子下面。

書穿之論在作死卻怎麼也不死 「臭小子,你今天過來,恐怕不光是接我寶貝女兒回家的吧。」

「小柔,是不是你幫的忙!」陳浩對視著他眼睛,直奔主題道。

這時。

蘇爺正要往嘴邊送雪茄,突然聽陳浩這麼一說,也就只是把雪茄送到了嘴邊。

絲毫沒了要抽的意思,一直拿眼睛看陳浩。

「這麼說,你都知道了?」蘇爺笑了。

「這麼說,真是你找人綁架的小柔?」

「綁架?哈哈臭小子,我這個老丈人在你心裡頭,一直都是個罪犯是不是!」

陳浩猛的一愣,還真就有點吃驚。

原來蘇爺,早就知道自己,在偷偷調查他的犯罪證據。

「罪犯……好像說的有點輕了,你在我眼裡頭,至少也是個老混蛋!」

「臭小子!」蘇爺猛的拿手拍上肘子,蹭的站了起來。

「你膽兒肥了你!怎麼跟老子說話呢,我再怎麼說也是小雪的父親!」

「你還知道是小雪的父親?」陳浩看他一眼,滿眼不削的笑了。

「既然,你還知道是我老婆的父親,那為什麼還讓我老婆參與犯罪,你特么還是個人嗎你,那有你這樣做爹的!」

陳浩急了。

他真的急了,剛才在過來的路上,甄爽說的話雖然不中聽,但卻一點兒都沒有錯。

蘇墨雪能找她父親,去幫自己救出來小柔,就肯定知道她父親犯了罪。

既然都知道了犯罪,那參與進來的可能性,就真的很大很大了。

「你,有多愛我寶貝女兒?」蘇爺突然開了口,卻一點兒也不生氣的樣子。

「你閨女是我老婆,你說我有多愛!」

「這就好,這我就放心了……」蘇爺笑了笑,不慌不忙的坐下來。

他皺著眉頭,慢慢的把雪茄送到嘴邊,看似沒事人一樣抽口,突然把頭抬了起來。

「我有個同胞弟弟。」

「少他么廢話,你先告訴我,小雪到底有沒有參與犯罪!」陳浩始終都不想相信,自己老婆會犯罪。

但這時候,蘇爺都跟沒聽見他說話一樣,臉上連半點波瀾都沒有。

「我再給你說一遍,我有個同胞弟弟。」

「同什麼胞,你那同胞弟弟多少年前都死了,少跟我說一個死人骨頭,我現在就關心我老婆有沒有犯罪!」

陳浩現在,真的沒工夫關心他的什麼同胞弟弟。

畢竟前段日子,他還曾經陪著自己老婆,一起給那個死人骨頭掃過墓。

這時。

蘇爺卻笑了,笑的滿眼無奈,無奈中好像還有點欣慰。

「小雪是我寶貝女兒,是我最疼愛的寶貝女兒,但我現在要給你立個墓碑,你說你會怎麼樣?」

「蘇爺!」陳浩面無表情的,再次看他眼睛。

「我勸你,最好盼我點兒好,我要是那天突然死了,你覺著我老婆能饒了你?」

「你是怕我,對你下手?」

「我怕我老婆傷心難過。」

「行有種!像個男人,不愧我寶貝女兒能喜歡上你,我同胞弟弟的墓碑是空的。」

「什麼?那個假冒的蘇爺,就是你同胞弟弟!」陳浩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好了,我該走了,趙信你真的是個不錯的人,如果有來生的話,或許咱們能成為很好的朋友」康良轉過身就在要離開之際,轉過了身,十分嚴肅的說道。

「我也是……」不得不說,趙信現在內心真的有些動搖了,一想到自己即將要失去這個開朗,對身邊的人萬事都包容的男人,心中有些不舍,不過現在自己並沒有那個實力去挽留這份友誼。

「好了,不煽情了,我先走了,你最好動作快一點,不然的話咱們可能會在下面見了」康良淡笑了一聲,手指指了指腳下,隨後化作一道清流在水中漸漸遠去。

「或許吧……」趙信默默的回了一聲,緩緩地轉過身子,看向已經到眼前的巨大冰塊。

冷,這是趙信此時的唯一想法,仰頭看了一眼高不見頂的冰塊,不禁打了一個冷戰。

「哼,居然真的有人來送死,本來還以為守在這裡的事情會很無聊,看來活膩的還是大有人在啊」冰塊融為海水的一份子,一個身著黑色長裙,面遮黑綢,身材窈窕的女子出現在了趙信的面前。

「真是冤家路窄」在看到那女子的時候,一個名字自然而然的出現在了趙信的腦海里,這個人還真是不禁念叨,自己今天剛剛想到她,沒想到居然就看到了。

「哦?」趙信的話雖然很小聲,可還是被對方聽到了,眨了眨媚眼看了趙信一圈之後並沒有認出他。隨後輕聲細語的問道:「你認識我?」。

「當然了,不僅僅認識,還有點熟悉呢」趙信輕輕一笑,眼前的這個女子正是自己今天還在想著的那個冷顏,想當初自己和嗔魔來到這裡的時候,正是她挽救了嗔魔的冰宮,也穩定住了嗔魔的怒氣,還救了自己一命。時過境遷,她的臉上到是沒有被留下太多歲月的痕迹,雖然帶著遮面紗,但還是難逃趙信的法眼。而趙信現在遮面繞彎子,並不是在和對方敘舊,因為兩人還真沒有什麼交情可講,兩人唯一的交際就是嗔魔,而嗔魔早在多年前應該就已經過世了。如今聽對方的意思應該是守護在這裡,所以說兩人目前是敵對的狀態,而自己現在完全是在為康良拖延時間而已。

「是嗎?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先去追那個逃跑的,一會兒再來跟你敘敘舊如何?」冷顏似乎一下子就看穿了趙信的小心思,作勢就要離開,但趙信怎麼會讓她這麼輕易的過去,瞬間攔在了冷顏的身前。

「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一點都沒有變,依舊是原來那麼不近人情,不過這樣也好,省得一會兒動起手來有所顧忌」趙信表現的自若很多,一晃二十多年過去了,對方的實力好像並沒有精進多少,而自己已經不同往日,正好也趁這個機會試一下這個當初在自己心中特彆強大的女人。

聽了趙信的話,冷顏突然來了興緻,她守護在這裡太多年了,因為當初蚩尤曾逼她立下了一個血誓,要永久的守護在這裡,直到蚩尤復活回來爭霸四界的那一天。而她也正是因為這血誓,被困在這裡了太多年了,境界沒有進步,生活沒有期待,就連朋友也沒有一人,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同樣被封在此地嗔魔,不過在這她心中已經成為過去時了,因為嗔魔已經永久的離開了這裡,去找尋自己生存的意義了。

「既然這樣的話,那咱們也別耽擱了,等你死了,我會好好的搜看你的記憶,看一看咱們到底是什麼樣的交情」對於康良的離開,冷顏倒是不以為意,因為她心中明白,在這裡還有水荒族跟自己一樣守護在這裡,雖然自己和他們的身份不同,但是存在的意義是一樣的,今天之所以出手也完全是一時興起而已,沒有必要為自己增加太多的負擔。

「我就在這裡,看一看你到底是如何取我性命的」現在的趙信只要不進行太過於強烈的戰鬥,暴走狀態是可以一直維持的,所以他現在的信心十足,並不認為對方能夠打倒自己。

「哦?是嗎?那就讓我來試試你的深淺」冷顏率先出手,周圍的海水瞬間變冷,海水凝結成冰刺,不一會兒就形成了數百根立在趙信的身周,這一點的能力倒是和冰封李氏有些像,不過冷顏的能力顯然是技高一籌。

「很像樣,可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有氣無力」趙信毫不掩飾的笑了出來,在原地打出了一個水花,人瞬間衝出了冰刺的圍繞範圍,曲折一下后衝到了冷顏的身前。

「嗯?」趙信的這突然一手倒是讓冷顏沒有想到,不過她並沒有露出太多的驚訝之感,畢竟她也只是小試牛刀一下,見趙信確實有幾分實力后,也只是讓她產生了更大的興趣而已。

「剛才只是在鬧著玩而已,現在我要動真格的了」只見冷顏雙手合十,趙信周圍的海水瞬間被抽空,形成了一個真空地帶,四周的水轉眼間就結為了堅冰,將趙信困在了一個堅冰形成的冰牢之中。

「這可困不住我……」趙信身體一震,洪荒精血在體內流動,猛地一拳砸在了堅冰上,在洪荒之力的摧殘下,原本堅如鋼鐵的冰牢瞬間化為了碎片,而冷顏也終於有些動容,雙眼流露出十分驚訝的神色。

「不要以為自己很厲害了,這才是剛剛開始……」冷顏冷聲回了一句,這倒不是因為趙信打破了她的冰牢,而是覺得自己被趙信給蔑視了,感到被拂了面子。說完這句話之後,冷顏細長的手指快速扭動,身上的能量波動增大的,周圍的海水也像是被燒開了一樣,飛速的沸騰了起來。

不過雖然海水像是沸騰了,但是趙信卻感覺到自己越來越冷了,好像那沸騰的水將所有的熱能都抽走了一樣,沒一會兒趙信的臉上已經被凍得煞白,身體也不自覺地打起了冷顫。這是趙信第二次打冷顫了,一個古稀圓滿境界的人居然能打冷顫,溫度可見一般。 陳浩和蘇爺,面對面坐在後院的涼亭底下。

好一會兒,倆人誰都沒有說話,特別是陳浩拿眼睛盯著對面的蘇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為。

他從一開始,就一直認為蘇爺是個罪犯,儘管中間也幾次懷疑蘇爺是給冤枉的。

可從來都沒有一次,正兒八經的聊過這件事情,今天蘇爺一開口,就直接打破了自己的認知。

如果,蘇爺說的都是真的。

他的同胞弟弟沒有死,那蘇爺就不光不是個罪犯,還是給罪犯冤枉的大好人……

「蘇爺你是說,你那個雙胞胎弟弟,是在冒充你的身份犯罪?」

「我可什麼都沒說,這是你自己說的。」

陳浩心頭一喜,知道他默認了。

「那你弟弟,他為什麼要冒充你?你可是他親哥,總得有個理由吧!」

「看來,你還是不相信。」蘇爺說完笑了。

他不慌不忙的,把手裡雪茄送到嘴邊想了想,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朝陳浩看過來。

「你說的冒充,其實並不太確切,確切點兒說應該是掩飾。」

掩飾?

你的雙胞胎弟弟,拿你的身份做掩飾?

陳浩想到這兒,突然感覺眼前一亮,一下子明白了過來。

不過。

在這個節骨眼上,陳浩可沒心思糾結蘇爺,還有蘇爺弟弟之間的事情,他在意的只有一件事情。

「那小雪,到底有沒有參與犯罪?」陳浩滿眼期待的看他道。

一秒。

兩秒。

好多秒過後,蘇爺慢悠悠抽著雪茄,突然仰頭哈哈大笑了起來。

「臭小子!小雪可不光是你妻子,還是我最最疼愛的寶貝女兒!」

「蘇爺,我想要個明確的答案。」陳浩追問道。

這時。

蘇爺看他一眼,拿手掐滅雪茄,不慌不忙的站了起來。

「好,就沖著你對小雪這份心,我今天就給你一個明確的答覆,臭小子你給我聽好了。」

「別說我沒犯罪,就算我真的犯罪了,你感覺我會拿我女兒的性命,來賺錢嗎?」

蘇爺話音未落。

陳浩猛的拿手拍上桌子,蹭的站了起來。

「蘇爺,我相信你!」

「你走吧,我什麼都沒說過。」蘇爺看他一眼,把身子轉了過去。

只留給陳浩,一個矮小的背影。

可這時候。

陳浩看著他的背影,卻感覺這背影不光高大,好像還有一個很多人都聽過的名字。

父愛如山。

「蘇爺,謝謝!」陳浩心頭一酸,沖他背影深深鞠了一躬。

蘇爺沒回頭,聲音卻傳了過來。

「你不配跟我說謝謝,小雪先是我的寶貝女兒,然後才是你妻子。」

「我知道。」陳浩輕聲說著,慢慢把身子直了起來。

「但我還是要說聲謝謝,就是你以前都閉口不提,為什麼會告訴我這件事情?」

「這個問題,我已經回答過了。」

「回答過了?我有點不太明白。」陳浩微微皺著眉頭,感覺好好像聽懂了。

可仔細想想,好像什麼也沒聽懂,反倒越來越糊塗了。

「小雪先是我的寶貝女兒,然後才是你妻子,我比你更想讓她幸福,但願你能給她這些東西。」

蘇爺別對著陳浩,輕嘆口氣說了出來。

其實。

他今天的這番話,還有他的這個雙胞胎弟弟沒死的事情,他原本是準備帶到棺材裡邊去的。

包括他的寶貝女兒蘇墨雪,都從來沒有提起過,也不想讓蘇墨雪知道。

但今天他寶貝女兒的老公,竟然因為自己的閉口不提,懷疑到了自己女兒參與犯罪。

他這個做父親的,真的不能再裝聾作啞了。

「蘇爺……」

「臭小子,該改口了吧!」蘇爺蹭的,把身子轉了過來。

這時。

陳浩看他一眼,釋然的笑了。

「爸!我希望今天的事情,你別告訴小雪,我怕她傷心。」

「這也是我想對你說的話。」

「那行,爸我就先走了,小雪還在外面等我,回頭再過來看您!」

陳浩沖他笑了笑,轉身朝前院兒走了過來。

總裁密愛,女人別想逃 蘇爺沒出聲。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