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炎一提起蕭舜天,拓跋阮瞬間就蔫了。

他拓跋阮這一生就沒有在蕭舜天的手裡討到過便宜,次次對上次次敗,可就是這樣,竟讓他打出了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作為兩軍對壘的主帥,他們是敵人,可是作為一個軍人,蕭舜天是他所敬重的人。

他甚至想過,如果他們不是各為其主,他一定要跟蕭舜天成為好兄弟。


蕭舜天的死,完全是他一手所為。可這全都不是他的意願。

當初他得到耶律廣的密令,讓他配合北沁的姦細一起,將蕭舜天一起斬殺在沙城外的時候,他的內心是拒絕的。

蕭舜天這樣死在他的手中,他不僅沒有覺得榮耀,反而感覺羞恥!

作為武將,就應該堂堂正正的在戰場上廝殺對決,而不是這樣像個文官一樣背地裡使陰招。

可這是王上的命令,他無法違抗,他還是做了,將蕭舜天困在他們的陣中,最後斬於馬下。


王上又傳令來,讓他折辱蕭舜天的屍首,可這次他是無論如何都不肯了!他寧可抗旨,也絕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可他手底下的副將卻偷偷將事情做了,並且告訴了王上。

王上用他一家老小的性命威脅他,讓他不得不去沙城前羞辱蕭家軍。

他雖然是蕭家人的對手,可他卻了解蕭家的每一個人,他知道蕭炎發現這些的時候,肯定不會饒過他們,所以他生平第一次逃跑了,帶著他手下的兵連夜拔營,逃回了北戎。

拓跋阮沒有回應蕭炎的話,不僅沒有讓蕭炎放過他,反而更加激起了蕭炎的怒氣。

「就你這個窩囊的樣子,也配跟我提英雄二字!一想到我爹死在你這種人手裡,我就替他覺得屈辱!你不是怕被人侮辱嗎?那我勸你最好做好準備,這一路,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的!」

蕭炎起身揪起拓跋阮胸前的衣襟,把他揪起來對他說完這些話,又把他重重的扔回了馬車的角落。

李沐沐趕緊拉著蕭炎在她身旁坐下,拉著他的手,手指輕輕撓著他的手心,安撫著他。

「好了,犯不著因為他生氣!回去殺了他為你爹報仇就是。」

對於殺死蕭舜天的兇手,李沐沐可不會泛濫了她的同情心。

見蕭炎在自己一聲一聲的安撫中平靜下來,李沐沐才試探著開口問道:「我看著拓跋阮也聽平常的,將軍他…為何會敗在他的手下?」

其實李沐沐更想問的是蕭舜天到底是怎麼死的,勝敗乃兵家常事,如果蕭舜天只是正常的死在戰場上,李沐沐相信,蕭炎絕對不會有這麼大的恨意。

李沐沐的話讓蕭炎和拓跋阮的身軀同時一震,蕭炎是因為憤怒,拓跋阮是因為恐懼…… 「我爹死的很屈辱…」從蕭炎張嘴說第一個字開始,拓跋阮就閉上了眼睛,不僅不想聽,更不想去回想他所看見的那些事。

「我爹死後被人砍下頭顱,再重新縫回去。胸腔里的內臟也被取出,用稻草填滿!北沁的人很迷信,人死後沒有一具完整的屍體,下輩子是不會投入一個好胎!而被斬首的人,下輩子也要進入畜生道經受輪迴。」

李沐沐不相信什麼輪迴之說,可她卻沒有想到蕭舜天居然死的這麼慘!

死後屍體還被人踐踏,這對於一個軍人來說,絕對是一份恥辱。

李沐沐當的是軍醫,對軍人從來都是具備著崇拜的心理,李沐沐沒有想到同為士兵的拓跋阮居然會對蕭舜天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看他的眼神也更加鄙夷。

拓跋阮感受到李沐沐的目光,心裡是有苦說不出!

其實他也沒有什麼好冤枉的,雖然不是他做的,但他是共犯,從本質上來講,沒有什麼區別。

把副將供出來,無非是多一條人命罷了。

之後的路程,李沐沐給拓跋阮下藥的劑量更猛了,幾乎一路上他就沒有清醒過的時候,除非是他身體已經虛弱到不得不進食,李沐沐才會讓葯的劑量小一些。

在李沐沐的認知里,反正帶拓跋阮回去也是為了讓他去死,只要給他留口氣就行了。

對於李沐沐的行為,蕭炎不置可否!如果不是為了給所有蕭家軍一個交代,他早就凌遲了拓跋阮,哪裡還會留著他每天看著給自己添堵。

不過所幸已經走了二十多天的路,蕭炎他們已經到達皇城了。

看著面前越走越近的皇城,李沐沐轉頭去看靠在馬車角落裡,氣定神閑的坐在那裡的拓跋阮。

早在快到皇城的前兩天,李沐沐就慢慢給拓跋阮聽了軟筋散,具有仁權意識的李沐沐知道一旦進入皇城,拓跋阮的死期就到了,李沐沐好心的讓他恢復正常兩天,最後看看這個世界。

可拓跋阮恢復后,反而越往皇城走,整個人越沉澱,彷彿他不是要去赴死,而是要去雲遊一般,就連身上武將的氣質都淡了許多。

可拓跋阮與琉璃不同,李沐沐不會傻到去為他費神。

一進入皇城,李沐沐就被蕭炎送回了李府,他要帶著拓跋阮去見秦錦彥,順便將葉傲澤給他的國書上交上去。

「國書我確實收到了!辛苦小將軍了。」秦錦彥合上葉傲澤簽訂的臣服北沁的國書,放到了几案上面。

「那微臣就告退了!拓跋阮明日我會帶去城外的兵營處決。」蕭炎提了一句,算是對拓跋阮的事情做了一個交代。

「這是之前說好的,小將軍自行做主就好。」秦錦彥點點頭,表示自己對這件事情沒有異議。

「微臣告退!」蕭炎再次拱了拱手,準備退下。

「蕭炎。」秦錦彥還是叫住了他。

「皇上,可還有事?」明知道秦錦彥想問什麼,可蕭炎就是裝傻。

「她…還好嗎?」秦錦彥終是問出了口。

「多謝皇上關心,她很好!」蕭炎三個字就概括了李沐沐的一切。

「好吧!你退下吧。」秦錦彥想問的更多,想問的更詳細,可他知道自己沒有那個權利,所有的關心最後化作一聲嘆息,揮揮手讓蕭炎退下了。

蕭炎從秦錦彥的書房出來,更加堅定了帶著李沐沐離開皇城的心。

只要李沐沐一日不嫁給自己,秦錦彥就不會真的死心!可他爹的孝期還沒有過,他沒有辦法娶李沐沐過門。

明明下午才剛剛分開,蕭炎按捺住想見李沐沐的心,趕回了蕭府。

「小弟!你回來了?沐沐可還好?」蕭炎下午進城的消息蕭堯早就得到了。

只是沒想到蕭炎會這麼晚才回來。

看著蕭炎的身後沒有李沐沐的身影,蕭堯問道。

「沐沐很好!她會李家去了!今晚沒過來。」蕭炎一邊說一邊跟著蕭堯往府里走去。

「還沒有用過晚飯吧!來,先來吃點東西。」現在家中只有蕭堯一個主人,蕭堯自然費心幫蕭炎張羅好了一切。

「這些先不忙,大哥,我有事情與你商量。」蕭炎卻在餐廳外停住腳步,拉著蕭堯去了書房。

「大哥!我把拓跋阮帶回來了!」蕭炎兄弟二人在書房坐定,蕭炎開口說道。

「你信中跟我提過!小弟,多虧了你,咱爹的仇終於報了。」蕭堯拍了拍蕭炎的肩膀,「咱們蕭家有了你,咱爹在泉下有知,一定安心了。」

「大哥,明日去軍營,我想讓你跟我一同去。」蕭炎就是想跟蕭堯說這件事情。

「小弟,你…我身上沒有職務,甚至連個大頭兵都不是,我去恐怕不合適。」就是因為怕蕭炎心裡有負擔,所以蕭堯一直迴避接觸蕭家軍的事務。

「大哥,你明白我什麼意思。我好不容易找回我心中所愛,你就如小時候一般,再慣我一回吧。」蕭炎看著蕭堯真誠的說道。

許是終於報了蕭舜天的仇,兄弟倆的心裡也輕鬆了許多,蕭炎對蕭堯說的話竟帶著些撒嬌的意味。

這可是他從小疼到大的弟弟,甚至比對辰兒還親,蕭堯對這個弟弟從來都是沒有辦法的。

「小弟,你真的想好了嗎?」

蕭堯這話一出,蕭炎就知道他是答應了。

「多謝大哥!大哥你放心,我依舊是蕭家的一份子,蕭家需要我的時候,我一直都在。」

……

李府里就沒有蕭家那麼溫情了,這李沐沐剛一進門,元澤和張慧心就迎了出來。

拉著李沐沐問長問短的,李沐沐自從半夜失蹤后這都快小半年的時間了,雖然蕭炎一直有傳信回來保平安,可他們沒有見到李沐沐本人,心是無論如何都進不到肚子里去的。

「姐姐,姐姐!你可算是回來了!你突然消失不見,可把我們給嚇壞了!」元澤拉著李沐沐的衣袖,眼眶一紅!竟是又要哭出來了。

「停停停!」李沐沐趕緊叫停,元澤一哭她又得哄半天,「我不是好好的站在這裡嘛!你哭什麼!」

「我…我是高興。」元澤趕緊拿袖子擦了擦眼淚。

「好了,沐沐!元澤這孩子也是擔心你。你都不知道,從你失蹤以後,這孩子沒有一晚上睡著過,白天有時候好不容易睡著,又總是被噩夢驚醒……」

元澤一聽張慧心把什麼都說出來了,突然不好意思起來,「大娘還說我!姐姐失蹤以後你不是也急的病倒了嘛!」

聽了元澤的話,李沐沐趕緊看向張慧心,發現她的臉色果然不怎麼好看。

李沐沐張開雙臂同時擁住了元澤和張慧心,「元澤,大娘,我回來了,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

因為李沐沐的一句話,元澤在李沐沐的懷裡又紅了眼眶,張慧心拍了拍李沐沐的後背,「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這樣溫暖的家人,這是李沐沐前世求之不得的,她與蕭炎商量好的話,此刻怎麼也說不出來。

罷了罷了,就讓她再全心享受一下他們給自己帶來的溫暖,有什麼話都留到明天再說。 第二天天不亮,蕭炎就和蕭堯一同到達了城外的軍營,韓東明早已押著拓跋阮等在了練兵場上。

「大公子!小將軍!」韓陽等一干跟過蕭舜天的老將也在,見到蕭炎和蕭堯跟他們見禮。

「小將軍!」

「小將軍!」

蕭炎所到之處,蕭家軍的士兵們也七嘴八舌的跟他問好。

他們早就從韓東明的口中得知,這拓跋阮是小將軍隻身一人從北戎都城裡給擄回來的,就是為了給老將軍還有蕭家軍的英魂們祭奠。

此時拓跋阮被兩個小兵押著跪在眾人的面前,雖然淪為階下囚,但是蕭炎還是允許拓跋阮洗漱了一番,給了他死前最後的尊嚴。

其實從落到蕭炎的手中,拓跋阮就沒有想過再有尊嚴的活著,可蕭炎雖然嘴上怨恨自己,到底是沒有做出任何侮辱他的事情。

不愧是蕭家教出來的孩子,果然是個人物。

此時面對著蕭家軍的眾人,拓跋阮不僅沒有恐懼,反而用一種欣慰的眼光看著蕭炎,見到這樣的蕭炎,大概蕭舜天的心情就是這樣的吧。

隨著蕭炎的一聲令下,蕭舜天和兩萬蕭家軍的大仇終於得報…

李沐沐昨晚跟元澤和張慧心一塊兒歇了很久才回房睡下,今日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從床上爬起來。

蕭炎早已從城外軍營回來了,此時正在李沐沐的院子中等著。

「起來了?」李沐沐一出屋子,就看到蕭炎面帶微笑的看著自己。

「回來了?」李沐沐伸了個懶腰。


「嗯。你跟元澤他們說了嗎?」蕭炎昨晚就將他跟李沐沐今後的打算告訴了蕭堯。

李沐沐搖了搖頭,「沒說出口!一會兒午飯的時候再與他們說吧。」

蕭炎走過來拉住李沐沐的手,「好。」

已經知道了李沐沐和蕭炎的事情,張慧心對於蕭炎的出現也就見怪不怪了!只是在見到蕭炎之後吩咐下人給蕭炎添了一副碗筷。

「謝謝大娘!」蕭炎得了便宜趕緊賣乖。

對於李沐沐與自己無媒苟合,未婚生子的事情,張慧心心裡一直對蕭炎是有怨氣的,覺得都是蕭炎帶壞了李沐沐,所以一直沒有給過蕭炎太好的臉色。

「吃飯吧。」張慧心聽了蕭炎的話,看了他一眼,然後說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