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家四兄弟:「???!!!」

所有賓客:「!!!!!」

陛下是不是在出宮的半途,被一頭驢踢了腦袋?

夜司凜寒玉般的眉宇輕蹙。

魏皇對小奶包的態度有點古怪!

楚王心裏着急,「皇兄,梟王府小郡主毆打臣弟的妻女,就是打皇室宗親的臉面,不把皇室放在眼裏。她仗着梟王府的權勢……」

魏皇反問:「那你把誰放在眼裏?」

「……臣弟自然以皇兄為尊。」楚王噎了一下。

「忠君愛國,你只做了一半。你縱容妻女欺辱、虐打那麼多人,你以為朕全然不知嗎?」

「……事情不是皇兄想的那樣。」

「朕知道你擅長狡辯,狡辯就可以抹殺事實嗎?」魏皇冷冷道,「你的妻女暴戾兇殘,那就應該嘗嘗被人虐打的滋味。」

瞠目結舌的楚王:「……」

皇兄不對勁! 這時,根據上級精神,二十三軍分區改編為獨立第八師,跟隨李運通司令員的縱隊開往錦州一線,準備參加即將開始的會戰。同時,高鵬舉被任命為縱隊副司令兼獨立第八師的師長,黃興為師政委,葉青為師參謀長。同時,將楊成龍的騎兵團從二十三軍分區撥離出來,組建騎兵獨立師,楊成龍為師長,李山為師政委,原二十三軍分區副參謀長龍平為師參謀長。命令要求楊成龍騎兵獨立師暫駐赤嶺,以清剿土匪和殘餘武裝分子,鞏固根據地為主要作戰任務。為此,在軍區統一領導下,建立了赤嶺地區剿匪指揮部,楊成龍任指揮。原赤北縣與赤嶺縣合併為赤嶺縣,吳飛任赤嶺縣書記、縣長兼任剿匪指揮部副指揮。調騰格里旗公安局長烏恩為赤嶺縣公安局長,兼任剿匪指揮部副指揮。根據劉玉茹不願離開吳一民烈士生前戰鬥犧牲地的請求以及赤嶺地區防治的實際需求,省政府任命劉玉茹為在赤嶺醫院的院長兼領導小組副組長。楊成龍又找吳飛縣長商量,在李魁夢第一次進攻四道溝梁時因傷截掉半隻左臂的騎兵團三營營長王二虎,擔任赤嶺縣公安局副局長併兼任公安大隊的大隊長。

赤嶺地區剿匪指揮部給騰格里、巴林等旗和赤嶺、赤西、錫林等縣下發的剿匪第一道命令就是調整和充實各旗各縣公安大隊,文件要求各旗各縣要從縣大隊、區小隊中選擇立場堅定、有一定作戰經驗、有較強戰鬥能力的戰士尤其是幹部、戰士充實到各旗各縣公安局的治安大隊之中。

初秋的太陽把乾旱的山川照耀得像火爐似的,在赤嶺通向朝陽的大道兩旁,楊柳樹仍然頑強地頂著綠色的枝***著身軀。楊成龍和李山還有吳飛、劉玉茹騎著馬已經送高鵬舉等幾位師首長有十幾里路了,他們還要送,他們和這支部隊難捨難離。先是高鵬舉也不願與幾位老戰友就此分別,後來看送得太遠了,他知道赤嶺眼下的局勢非常複雜,鬥爭極其慘酷,每時每刻都可能有危險發生,於是勒住了馬,停在了路邊。高鵬舉跳下馬,和楊成龍緊緊地擁抱在一起說:「該說的話我都說了,俗話說『送君千里終有一別』。唉,就此別過,就此別過。」楊成龍滿眼是淚,口裡連連說著:「保重,保重!」雙手握著高鵬舉的手用力搖了兩下,又和黃興、葉青握手道別。劉玉茹和師部機要室的小黃、小蘇早已哭得淚人似的了。高鵬舉喊了一聲:「走啦!」然後帶頭跨上戰馬,頭也不回地向前跑去。楊成龍和吳飛、劉玉茹的手依然在高高地舉著,不停地揮動著,一直到看不見高鵬舉等人的身影,這才抹了一把眼淚,向著行進中的部隊舉手敬禮,上馬返回赤嶺。

回到赤嶺,楊成龍邀吳飛來到東大營的師部。到了師部,吳飛見烏恩局長和王二虎副局長已經先到了。幾個人坐在一起,開始研究分析赤嶺最近一段時間的工作,最讓人頭疼的還是謠言惑眾和特務打進步人士的黑槍。烏恩局長說:「從一些蛛絲馬跡看,敵人不像隨意而為,而是一種有組織的行動。」大家討論到最後,肯定烏恩的判斷,赤嶺當前出現的事件是特務在暗中搗鬼,決定加強對進步人士的保衛工作,從查謠言開始順藤摸瓜追查敵人的行蹤。楊成龍說,敵人敗局已定,這個時候他們什麼低損的招數都會使,他們連孫洪儒老先生都暗殺,說明他們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敵人這是垂死掙扎。同時我們還必須看到,赤嶺站一向是北方站中力量較強的特務機構,和他們進行鬥爭一定要注意鬥爭策略。根據楊成龍的提議,很多謠言都和幾處廟宇有關,那就由王二虎帶偵察員化裝進到各個廟中去找線索。楊成龍強調說,在同敵人鬥爭中還要發揮我們的優勢,那就是發動和依靠群眾,相信絕大多數的群眾還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另外,據赤北、赤西和錫林等地報告,敵人又在流竄活動,對各地造成很大威脅。雖然各地的縣大隊和區小隊能和這幾股敵人對付一陣子,但論武器和人員還是顯得弱一些。所以楊成龍和李山政委、龍平參謀長商量,決定派騎兵獨立師的兩個團下鄉剿匪,留一個團駐守赤嶺。

一場清剿戰鬥,在赤嶺地區打響了!

王二虎和幾個治安大隊的隊員穿著便裝來到廟裡,通過和一些香客閑嘮嗑,那位稱作「小神仙」的算卦先生首先進入他們的偵察視野中。王二虎與烏恩局長商議,趁夜間先密捕小神仙。審訊室里,小神仙的鼻子哭得大長,鼻涕一把,淚一把地說,他就是為了混口飯吃才這麼乾的。過去都是根據上香許願的人求得的簽上的話隨著人家的心意去說的,哪成想頭些日子有一個姓王的人找了他,告訴他再有去娘娘廟上香許願的人,找他算卦測字就如此這般去說,還給了他不少錢。要是他不這樣說,要小心他一家老小的性命,他只好就按照他們要求說了。小神仙打著自己嘴巴子說:「我對不起你們呀,我財迷心竅啦,我不是人哪!」烏恩和王二虎對視了一下,覺得這個小神仙不像是特務,說的情況也應該是實話。

王二虎就說:「就算你說的都是真的,要是我們把你放了,你打算怎麼辦?」小神仙說:「要是政府把我放了,他們就是給我個金磚,打死我,我也是不給他們幹了。」烏恩局長說:「不,要是我們讓你接著干呢?」小神仙一眨抺眼睛驚恐地說:「那,那我,我也不幹了,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烏恩局長「呵呵」一笑說:「我們是這個意思,這幾天如果那個姓王的再找你,給你錢你接著,讓你咋著你就咋著,千萬別露過你的意思來。」小神仙一下子興奮了,說:「鬧了半天你們是想讓我幫你們釣魚,當你們的線人,那中,那中!」王二虎說:「要是那個姓王的找了你,你跟他說話時連點三下頭就行了。」小神仙連說:「那中,那中。」於是就把小神仙放了回去。烏恩和王二虎商量,立即對小神仙二十四小時嚴密監視,並且囑咐偵察員說,要是那個姓王的或別的什麼人找小神仙,注意跟蹤看這些人從哪來到哪去,都幹些什麼事兒,千萬別打草驚蛇。

密捕小神仙的第三天,小神仙的屁股剛坐在卦攤的凳子上,一個黑胖子男人看似若無其事地蹓躂到卦攤前,站住腳,跟小神仙說起話來。小神仙像是在認真聽他說話,頭點了三下。偵察員一見,知道這個黑胖子男人就是那個姓王的。黑胖子男人和小神仙說了幾句話,又把一個紙包交給小神仙,這才直起腰離開了,從娘娘廟出來貼著牆根走了一會兒就鑽進小巷。但不管黑胖子男人如何的七繞八繞,鑽衚衕,跳牆頭,也沒有逃出偵察員們的視線。這些公安大隊的偵察員都是從部隊的偵察連、偵察排中挑選出來的,個個都非常機敏且武功高強。

從小神仙那裡得到重要線索的同時,蹲守城隍廟的偵察員們也傳來好消息。

城隍廟的周圍住著不少的住戶,這些人家原來都是給一個姓胡的扛活耪青。老胡家的地里種些瓜果蔬菜,赤嶺的人就管這些人家叫菜農。這姓胡的是個雁過拔毛的主兒,對夥計的惡和狠在赤嶺周邊是出了名的。他光知道讓夥計們幹活,等夥計們吃頓乾飯卻像揪了心繫子般的難受。赤嶺人說赤嶺有四個一毛不拔的主兒:鐵公雞、瓷仙鶴(赤嶺發毫音)、玻璃耗子、琉璃貓。姓胡的地主排第一,外號就叫鐵公雞。在鬧起風暴時,姓胡的就因為民憤極大,再加上跟刁二先生勾搭得也挺緊的,讓人給打死了,一同處死的還有他的妻弟。九十三軍撤走後,城隍廟一帶就鬧起鬼來。據說,有人起夜時看見,大月亮地里,有弔死鬼走在路上尖聲尖氣地喊著:「拿命來……拿命來……!」那個看見的人,尿尿尿了半道,趕忙跑進屋關上門,一頭栽到炕上大病一場。打那以後,附近的村民們都不敢起夜了。誰家的孩子要是在半夜哭鬧,大人就說:「別哭啦,再哭鬼就來啦!」孩子就真的不敢哭了。

烏恩和王二虎在了解到城隍廟鬧鬼的事兒以後,知道這也是有人在鬧鬼,於是向那幾座廟裡也派了偵察員。有兩位偵察員天一黑就隱藏在城隍爺泥像的後面,聽著外面的動靜。半夜的時候,廟裡的住持、雜役人等都已入睡了,就聽從牆外「撲通撲通」地跳進幾個人來。他們快步走到城隍泥像的跟前,把泥像身上套著的披掛解下來,套在自己的身上,又跳出了院子。兩名偵察員從泥像后閃出身形,尾隨在這幾個假鬼的後邊。

這幾個假鬼先到右邊村子的西頭,往回一踅先「吱兒吱兒」地怪叫幾聲,接著便尖聲尖氣地叫喚著:「拿命來――拿命來――!」漆黑的夜裡,這凄慘的叫聲格外瘮人,就連兩位偵察員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牛頭」和「馬面」猙獰的相貌讓人害怕,更讓人膽戰的是那個「弔死鬼」。這幾個假鬼不知從哪兒整的啥東西,在熒光的閃爍中,雪白的長臉時隱時現,還耷拉著鮮紅色的長舌頭。「鬼」們從廟西轉到廟后又轉到廟東,便從牆外又跳進了廟院里。兩名偵察員暗地裡隱藏好身子,等了一會兒,果然從廟院里跳出幾個身手矯健的身影。兩名偵察員跟了上去,那幾個人沒有想到身後會有人,放心大膽地走著,一邊走還一邊開起了玩笑:「咱們哥幾個就這一身行頭上頭道街春滿樓去,管保能把老鴇子嚇個半死,讓咱們哥幾個好好快活快活。」話音剛落,其中的一個壓低了聲音惡狠狠地說;「你住嘴吧,不想活啦!站長開會時說的話你都忘啦!」

兩位偵察員在後面緊緊跟隨,見那幾個扮假鬼的人從一個院子的側門進去了。這座院子的正門上方有一個半圓形的鐵架子,上面的「雲嶺貿易貨棧」隱約可見。

這兩個偵察員在雲嶺貿易貨棧的附近整整蹲守了一宿,發現還有兩伙人也從側門進去了。天快亮時,他倆才悄悄地撤了回去,把偵察到的情況向王二虎隊長做了彙報。王二虎聽完彙報,立刻就要帶著公安大隊去把貿易貨棧給端了。他說:「貿易貨棧就是匪窩,把這個匪窩抄了,赤嶺就消停了。」烏恩局長卻說:「先不要打草驚蛇,同這樣的敵人戰鬥,和你在部隊攻山頭不一樣,會上商量商量再決定吧。」「那個大哥,時候不早了,是不是用完早點后,咱們大軍該啟程了。」關羽適當地提醒道。

「對了,張將軍的特質馬車已經造好,特別的堅固穩當。

我也問過軍中大夫了,翼德的病情稍有好轉一些,尚可堅持半個月時間,我這就率先鋒帶着翼德先行一步。」

趙雲一拍腦袋,裝作恍然的樣子說道。

這個時候的楚風雖然強裝鎮定,但是內心裏卻已經翻騰不已,思緒滿天在飛,不由暗暗地嘀咕道:

「不對啊,這高順怎麼一點也不符合人之常情,楚衛早就密報……

《三國重生之我有反傷刺甲》卷二我的地盤,我做主第二百二十七章主動歸降 這是她的過去,蘇夭夭心裏清楚,面前的小女孩,是當年的她。

出現在孤兒院門口的嬰兒,被院長撿了回去,她也確實過了一段幸福的日子,直到院長因病去世。

這個女人的到來,改變了大部分孤兒院孩子的一生。

打罵凌辱,成了家常便飯,曾經被前院長養的白白胖胖的孩子,一個個變得瘦骨嶙峋,更有甚者,眼神獃滯,明顯是被嚇呆了。

見蘇夭夭不為所動,那道聲音開始放的柔和,「你不恨嗎,改變過去的能力,現在在你手裏,只要你願意,你就能幫助他們。」

蘇夭夭沒理會她,因為,下一秒,場景就變了,小女孩開始吃飯,她強迫自己咽下這個難吃的飯菜,一天又一天,直到她攢夠了力氣。

那是一個夜晚,孤兒院的大部分孩子都沉睡了,而那個兇狠的女人,也呼呼大睡着。

小女孩爬過狗洞,拚命的奔跑在街上,終於,在深夜的時候,她跑到了街道上,秋天的夜太冷,女孩蜷縮在角落,等待黎明的到來。

太陽初初升起,疲憊的小女孩就掙扎著站了起來,街道上人漸漸多了起來,她鼓起勇氣,抓住了一個西裝女人的衣擺。

女人明顯嚇了一跳,後來發生的事情,走馬觀花一般劃過,小女孩成功了,她帶回去的女人,曝光了這個孤兒院。

孤兒院的孩子得救了,而那個打着救助孤兒的中年女人,也被抓進了牢裏。

蘇夭夭翹起唇角,「過去,不可以改變,而我自己,卻從不認輸,所以,你懂了嗎,你抓不住我的,幻影蝶。」

景象破碎,蘇夭夭抬起頭,面前那個水母一樣的透明物體已經換了個模樣,藍色的巨大翅膀振動着,頭頂上的兩個觸角顫抖,不甘心的化為藍色光芒,消失在原地。

幻影蝶,以心魔為引,誘惑修真者入鏡,在見到它的瞬間,你心底想的是什麼物體,那麼它就會變成什麼模樣。

幻影蝶,在修真界呈現出兩極分化的模式,心中有結的人,最容易被誘惑,從而成為它的食物,被稱為最可怕的妖獸

心中清明之人,見到它,視若無睹,只要出了鏡,就極容易死亡。

當然也有例外,有的人心中堅定,說不定在其中走了一圈,反而堪破了心魔,心境更是大幅度提升。

蘇夭夭就是屬於那種心中清明之人,或許以後她會有心魔,但至少現在沒有,過去的往事,早就過去了。

她憑藉自己,救了孤兒院,一步步在眾多職場人員中脫穎而出,即便魂穿異世,也從未覺得陌生,對她來說,更像是外出的遊子歸家了。

過去不可追,未來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蘇夭夭拿出網兜,興緻勃勃的撈魚去了,幻影蝶消亡,可便宜了她。

她踩在湖水裏,剛剛還清澈見底的湖水,此時裏面佈滿了銀色的魚兒,正是玉靈貓最喜愛的雪靈魚。

收穫滿滿,還幫小貓兒收集了一堆零嘴,蘇夭夭這才拍了拍手,繼續探險。

目前,她還沒有遇到什麼生死存亡的問題,心中倒也悠閑些。

鈴鐺還沒來信息,不過傳音符還是剔透的模樣,就說明她無事,蘇夭夭心底多少放心一些。

穿過這片森林,妖獸沒遇到,卻感覺到了異樣的靈氣波動。

蘇夭夭看了眼一旁的樹,直接踩在樹上爬了上去,隨後神識小心的鋪開,果不其然,前面是大混戰。

蘇夭夭觀察了一下,不是本門弟子,她也就樂的看戲。

在身邊放了個監察傀儡,蘇夭夭這才安心的觀察起了雙方人馬。

「樂明,你現在退出還來得及,否則命都要丟在這裏。」說話的,是身穿火紅色長袍,眉宇桀驁的一個少年。

看幾人穿的門派弟子服,應該是御獸派的,少年肩膀上還站着一隻火紅色的靈獸,應該是他的本命獸了。

而被他蔑視的宗門,統一青紗色的長袍,只是手中所持的器物不同。

沒猜錯,應該是天音門的弟子,以音為攻,是修真界最出名的音修門派。

為首的青色上衣,同色的燈籠褲,倒是有些新鮮,他手中拿着一支笛子,此時聞言,笑容和煦如春風,語氣也是溫柔至極,「風敖,你還是如此無禮。」

名叫風敖的桀驁少年皺眉,「一群音修,怎麼還學了儒修的做派,」他嗤笑,語氣不無嘲諷。

樂明把玩着手中的笛子,「哦?風敖,你的師尊沒有教過你,莫要輕敵嗎?」

「你什麼意思!」紅袍少年大怒,整個人像個炮仗一樣。

樂明微微搖頭,「風家,果然是火系。」隨着他話音剛落,御獸派的一群弟子還沒來得及反應,直接就被傳送出去。

一道悠然的聲音自幾人身後響起,「我天音派,極少殺人,因此只能送你們出秘境了。」

樂明收起笛子,恭敬的行禮,「大師兄。」

來人五官極為俊秀,一身青色長袍,不同於幾人的燈籠褲,長衫立領,只衣服上綉了樂器箜篌的圖騰,顏色為紅色,格外鮮明。

其餘人除了樂明的綠色長笛圖騰,還有其他顏色各異,卻不同顏色的樂器。

只見他微微點頭,「樂明,你帶着師弟師妹們去四處歷練,我自去走走。」

樂明愣了愣,隨後沒有任何質疑的點頭,「是。」他回頭微微一揮手,「咱們走。」

幾個小弟子同他告別,這才跟上樂明的腳步,不一會兒,這裏又恢復了安靜。

蘇夭夭饒有興趣的一笑,也不動,就這樣安靜的坐着。

兩個人一個在樹上,一個在遠處,卻似乎在較著勁一般,誰也不先行動。

過了好一會兒,俊秀少年輕笑,語氣有些玩味,「道友倒是有意思,既然來了,何必躲著呢。」

蘇夭夭發現,這少年一笑,五官突然就鮮明起來,彷彿一下子從山水畫,成了濃墨重彩的油畫。

原來,一個人還真能有兩種氣質呢,蘇夭夭天馬行空的想着。

微風吹過,俊秀少年問了個寂寞,四周沒有任何回答,顯然那位小道友並不想理會他。

。 秦婉背對着葉秋,就是因為她羞愧難當,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葉秋。

誰知道,葉秋突然從後面一把抱住她。

頓時,秦婉一個激靈,渾身綳得緊緊地,既緊張,又害怕,還有點兒期待。

「葉,葉秋,你想幹什麼?」秦婉的聲音顫抖的問道。

葉秋說:「婉姐,別緊張,我沒有別的心思,就是想抱着你睡覺。」

就這?

誰信!

秦婉故作矜持,說道:「我警告你,我不是隨便的人,你不準胡來。」

「放心吧,我跟那些色胚不一樣。」

葉秋剛說完這句話,秦婉就察覺到,放在她腰上的手像爬山一樣,正在攀登。

秦婉暗哼一聲,還說跟那些色胚不一樣,我看你比那些色胚更過分。

眼看着,葉秋的手已經到山底了,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秦婉急忙一把按住他,低聲道:「別這樣。」

「婉姐,你不喜歡我嗎?」葉秋輕聲問。

「葉秋,你別誤會,只是……太快了。我還沒有準備好。」秦婉說。

「好吧。」

葉秋鬆開了手。

頓時,秦婉的心中又出現了一股濃濃的失落感。

她不禁在想,如果剛才葉秋不聽她的,對她用強的話,那她會拒絕嗎?

答案是,不會!

雖然兩人相識只有短短的一天時間,但是秦婉知道,她已經愛上了葉秋。

這也許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吧。

「可惜,我是個結過婚的女人,還有個孩子,配不上他,否則的話,我一定會主動。」

秦婉有些自卑。

兩人誰都沒有說話。

沉默了好一會兒。

葉秋的聲音傳了過來,問道:「婉姐,你睡了嗎?」

「還沒呢。」秦婉回答。

「你在想什麼?」葉秋又問。

秦婉說:「我在想莫干村的事情,要不,明天我陪你去吧?」

「莫干村很危險的,我一個人去就行了。」葉秋說。

秦婉翻過身子,面對着葉秋,十分認真的說道:「就是因為我知道莫干村很危險,所以,我才想要陪你去。」

「婉姐,你這是想與我同生共死嗎?」葉秋笑道。

秦婉杏眼一瞪:「怎麼,你嫌棄我?」

「怎麼會呢。」葉秋說:「我這個人容易感動,婉姐你別對我太好,我怕我一感動,就要對你以身相許。」

秦婉咯咯笑道:「好啊,你敢以身相許,我就纏你一輩子。」

「別說一輩子,三生三世我都願意。」

葉秋說完這句話,就在心裏大罵自己,葉秋啊葉秋,你在渣男的這條路上已經無法回頭了。

可是轉念一想,葉秋覺得這很正常,試問,天底下哪個男人不想擁有三妻四妾?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