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青將這個人當做武器一般掄了出去,所過之處,所向披靡。但凡被這人撞到的,要麼傷筋動骨,要麼頭破血流,眾人第一次知道這人型武器的殺傷力也是如此強大的。

而這個被葉青當做武器甩出去的倒霉鬼,那就更是慘了。他撞到別人,別人傷筋動骨頭破血流,他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撞了這麼多人,他全身多處骨折,已經連慘叫的力氣都沒有了。

葉青掄了一會,順手把他扔在一邊。畢竟這是一個人,可是很重的,他縱然擁有強大的力量,但如此出手也是相當耗費力氣的。

見葉青甩了那個人,四散而逃的那些人立馬又圍了過來,想趁機對付葉青。多數人手中已拿了匕首,但面對赤手空拳單槍匹馬的葉青,他們還是有些哆嗦。

「上!上!他已經沒力氣了!」

「咱們這麼多人,不用怕他!」

「一起上!一起上!」

眾人你推我我推你,卻沒有一個人敢當出頭鳥,只這樣把葉青圍在中間。

突然,旁邊一人不知被誰推了出來,拿著匕首便竄到了葉青旁邊。眼看如此情況,他也來不及後退,便咬牙握緊匕首朝葉青的腰間刺去。

葉青翻身一腳踹在他胸口,這人頓時倒飛出去,撲倒在地,口吐鮮血。

但是,此一時,旁邊二十多人已一起沖了上來。他們需要的只是一個機會,現在葉青轉身便是一個最好的機會了。

然而,對葉青來說,轉身也不過是片刻間的功夫。將那青年踹倒,葉青便立刻站穩,面對這衝上來的二十多人,拳腳齊出,沒多久便又打倒了幾人。

人群外圍,楊威見到如此情況,只嚇得魂飛魄散,再不敢囂張跋扈,正悄悄地想要往外逃跑。

葉青一直盯著他,見他想跑,便一聲大喝,大步追了出去。

正當葉青面前的兩人見葉青氣勢洶洶地衝過來,只嚇得渾身一抖,匆忙讓開了。葉青也沒理會他們,直接追出酒吧,三兩步便跑到了楊威背後。

楊威見是跑不了了,匆忙跪地求饒:「大哥……大哥,我錯了,你饒了我吧……」

「你是沒救了!」葉青搖頭,猛地抬腳,正踹在楊威下巴。

楊威被葉青踹得凌空一個翻滾,落地之時,口鼻已滿是鮮血,滿口牙也被打掉了一半。他踉蹌著後退幾步,支支吾吾地還想求饒,但因為沒了牙的緣故,說話也聽不清楚了。

便在此時,後面又有不少人沖了出來,想要在背後偷襲葉青。

面對這些人的死纏爛打,葉青不由大怒,一聲大吼,轉身衝進了人群,與眾人混戰在一起。

這些紈絝子弟差不多還有五六十人,但是,葉青衝進人群,猶如虎入羊群,所過之處,無人能夠挨他第二下。縱然四周圍了五六十個人,但是,場面卻一直被葉青主導!

這些紈絝子弟,平時打群架可以,但是,何曾見過真正上過戰場殺人如麻的特種兵呢?


可以說,一個經歷過血雨的特種兵出現在這種場合,也不會陷入被動。

葉青一個人能夠單挑三個訓練有素的頂級特種兵,他在這種場合,已經完全掌握主動。但凡出手,必然有人倒下。有人倒下,便再也爬不起來,無法再次參戰!

十分鐘時間,地上已經倒了三四十人,皆是慘叫震天,再無法爬起來。

而葉青也是滿身浴血,但是,他除了胳膊被人划傷一個口子之外,再沒有任何傷了。他身上的,全是這些人的血!

剩下幾十人卻再不敢過來,遠遠退開,看著葉青,此時就好像看到煞神一般。直到此刻,他們方才明白,縱然他們那上百人加一起,也根本不是這個凶神的對手!

酒吧里,李連山刀疤陽等人都看呆了。一個人打上百個人,還打贏了,這怎麼可能?

他們怎麼能夠想到,一個人打上百人,竟然還能主導場面。

要知道,這麼多人一擁而上,足以將葉青死死按住了。可是,為什麼落敗的反而是這上百人呢?

「他媽的,這個人也太猛了吧!」刀疤陽忍不住感慨道。

李連山緊皺眉頭,低聲道:「這主要是一種氣勢,這些紈絝子弟已經被他打怕了,根本不敢上去合圍他。 [綜]自從我撿到了殺生丸這白富美 ,那就算只有三四十人,也足以收拾他了!」

李連山說的沒錯,這便是人心的區別,上過戰場的殺人機器,和普通的紈絝子弟,這完全就是兩個極端。

這些紈絝子弟,平時以多欺少可以,仗勢欺人也可以,但根本沒有經歷過生死的洗禮,沒有那種拚命的精神。可是,如果是一群亡命之徒,哪怕拼著被葉青打死十幾個人,一擁而上按住葉青,局面絕對不會被葉青所控制。

葉青當特種兵的那些年,在邊境線上,死在他手下的亡命之徒,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了。槍林彈雨當中走出來,他就好像一頭最強猛虎一般,有著最為強大的爪子和最為豐富的捕獵經驗。他知道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在哪裡,也知道如何能讓這些人失去戰鬥力,更知道如何能不被這些人團團包圍。

可是這些人呢?雖然也打過架,但是,他們見過死人嗎?他們經歷過槍林彈雨嗎?他們感受過鮮血灑滿全身的感覺嗎?沒有過這些經歷,縱然身手不錯,但也只是一群綿羊而已。不知道如何防守,不知道如何進攻。縱然人多,卻也不知道如何利用人多的優勢,反而被葉青帶著走,完全被葉青掌控了局面。

一頭最強猛虎,衝進一隻羊圈。別說這羊圈裡有一百隻羊,就算有一千隻羊,虎還是虎,羊能把它怎麼樣!

葉青滿身浴血,面容竟然顯得有些猙獰。他目光如刀鋒,掃過遠處眾人,大吼道:「來啊!來啊!」

眾人嚇得全身哆嗦,此時誰敢往前!


便在眾人畏縮後退的時候,門外卻突然傳來了一陣機車轟鳴的聲音。眾人轉頭看去,只見十幾輛機車高速駛來。衝到酒吧門口還沒有減速的意思,竟然直接衝進了酒吧裡面。

眾人沒想到這幾輛車竟然會這樣,靠近門口的幾人首當其衝,被車輛撞倒在地,受傷慘重。而這些車輛還不減速,反而加速朝著葉青撞了過去。

「他媽的,這幫畜生又要用這個辦法了!」刀疤陽憤然怒罵,也不敢在這酒吧里多逗留,匆忙拉著李連山奔出了酒吧。

他看得清楚,最前面那輛車裡坐的是楊威,楊威還準備用剛才對付黑熊的方法來對付葉青。葉青雖然能打,但是,再能打,他能斗得過車嗎?

面對這氣勢洶洶的十幾輛車,葉青也不敢怠慢,匆忙跑過去,拉起黑熊便奔出了酒吧。

十幾輛車在後面緊緊追趕,不過,酒吧裡面人實在太多了,不少人被他們撞倒在地。葉青和黑熊都跑了出去,那十幾輛車都還未能追出去,倒是有不少紈絝被撞倒在地,哭爹喊娘地慘叫起來。而那些過來吊金龜婿的女孩子們,被撞倒得更多,酒吧里一時間猶如修羅地獄一般。

葉青緊皺眉頭,這幫紈絝還真是喪心病狂,這十幾輛車衝擊去,至少撞死了上十人。算起來,這些車撞死的人,比葉青今晚打死的人還多呢!

葉青不敢怠慢,扶起黑熊匆忙往旁邊跑去。若是那些車衝出來,那他的血肉之軀,可是扛不住這些車的。

不過,他還沒跑多久,後面酒吧里卻突然傳來轟然一聲巨響。一股巨大的衝擊波,直接把葉青和黑熊沖飛出去,在地上滑出好遠方才停下。

葉青吃了一驚,匆忙轉頭看去,酒吧里又緊接著傳來了第二聲爆炸的巨響。整個酒吧的房頂都被掀了起來,巨大的衝擊力震得地面都在搖晃。四周剛從酒吧跑出來的人,也被撞出去老遠,而那酒吧裡面則是一片火海,裡面傳出哭爹喊娘的慘叫聲。

葉青爬起身,想要轉身去救援。但是,緊接著又傳來第三聲爆炸的巨響,而後第四聲緊跟響起,爆炸聲此起彼伏,難以停下。巨大的衝擊力,沖的葉青都無法站穩,只能趴在地上,不敢再亂動了。這麼大的爆炸威力,若是敢靠近這酒吧,那可絕對是必死無疑啊。

可是,這爆炸聲究竟是怎麼來的呢?

葉青轉頭四望,突然看到遠處轉盤後面站著一個中等身材的男子。而這個男子,跟葉青還有過一面之緣,正是上次葉青在廣場上見到的那個男子。也正是他,炸死了陳老五和他的侄子。

看到這男子,葉青面色一變,他一直正在找這個人呢。沒想到,今天晚上又見到了他。不消說,這些炸彈肯定是他的傑作了。

從葉青這個角度上來講,這個男子做的事,讓他有種酣暢淋漓的痛快感。但是,在葉青心裡,這也是一個危險人物,誰知道下一次他會把炸彈放在哪裡呢?

葉青想要起身去追這男子,但是,劇烈的爆炸聲不斷傳來,讓他根本不敢亂動。那男子好像也看到了葉青,遠遠地朝他笑了笑,轉身翻過路邊的護欄,走進了黑暗的樹林當中。

而此時,酒吧里爆炸聲達到頂峰,整個酒吧已炸成了一片廢墟。

… 酒吧里至少還有五六十人沒來得及跑出來,整個酒吧都變成了一片廢墟,將有多少人要死在裡面呢?

葉青怔怔地看著身後的酒吧,雖然他今晚已經起了殺心,下手沒有絲毫留情。但是,他也沒想過要殺這麼多人啊。

那個男子幾個炸彈,竟然一次性把數十人都炸死了。跟他比起來,葉青已經算是很仁慈的了!

廢墟外面,不少人在哭爹喊娘的慘叫。有的被爆炸的力量衝到,摔在地上撞得頭破血流。有的被爆炸的火焰燒到,全身多處燒傷,看上去極其凄慘。

這個時候,縱然那邊慘叫震天,也沒有人敢回頭多看一眼,更沒有人願意過去拉他們一把。誰也不知道那廢墟當中還有沒有炸彈,誰也不知道這廢墟會不會再次爆炸,誰也不敢靠近那廢墟。

僥倖未受傷的,現在也顧不上之前跟自己一起來的朋友,倉惶跑遠,不敢再靠近那酒吧的廢墟。受傷輕的,也是手腳並用,幾乎是爬走的。

就剩下那些受傷重的,根本沒力氣折騰,只在酒吧外面慘叫痛哭。

葉青看得真切,一個穿著華麗打扮艷麗的女孩子,被火焰包住全身,猶如一個火人般在地上慘叫翻滾。可是,那火勢實在太強,她根本無法將火焰壓滅,最終翻滾漸漸停止,而她的聲音也慢慢變弱,直至發不出絲毫聲音。

還有一個青年,腿部被一塊水泥板壓到,雙腿折斷。雙手用力扒拉,卻根本無法將那水泥板推開。廢墟當中火焰迅速燒了過來,他眼睜睜看著那火焰將他吞噬其中,也跟剛才那女孩子一樣,變成了一個火人。

這樣的事情在那酒吧的廢墟周邊接連不斷,酒吧的廢墟已成一片火海,當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已葬身火海。可是,很明顯的是,在酒吧周圍受傷那些人,若是再不爬開,恐怕也難逃這火焰的吞噬了。

葉青緊皺眉頭沉默了好一會,轉身將黑熊扶到轉盤邊坐下,自己則大步奔向那酒吧附近。

「你幹什麼?」李連山剛好跟過來,見他如此不由奇道:「別過去,那裡面說不定還有炸彈沒爆炸呢!」

「救人!」葉青只說了兩個字,人已衝到了那酒吧附近,將最靠近酒吧的一個女孩抱起來,送到了距離酒吧差不多二十米開外。

這個距離,火焰已很難蔓延到這邊了。

這女孩正在哭泣,突然被人救了,不由大喜過望。不過,等她看清楚救自己的人是誰時,卻又愣住了。

剛才那些圍攻葉青的人里,她也是其中一員。雖然她第一次見到葉青,但是,她潛意識裡已把葉青當成了敵人。她怎麼也沒想到,最後竟然是這個自己視為大敵,剛才還在圍攻的男子救了自己。而剛才還跟自己一起恩恩愛愛卿卿我我的男朋友,眼看著她即將葬身火海,卻連拉都沒有拉她一把。人性的善與惡,在這兩個人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葉青沒有理會女孩驚異的目光,轉身又跑回酒吧外面,接連把最危險的人一個一個背了出來。

這個過程其實並不輕鬆,因為廢墟當中偶爾還傳來一兩聲爆炸,這場面還是很驚人的。葉青數次被那爆炸震倒,若非身體強悍,此刻恐怕也撐不住了。

而且,最關鍵的是,越靠近那酒吧附近,火焰的溫度就越高,烤的人難以忍受。葉青的嘴唇全都裂開了,但他卻還是義無反顧地衝進去救人。

「老大,這小子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刀疤陽忍不住道:「剛才這些人還嚷嚷著要殺他呢,現在他反而去救他們,這不是有病嗎?」

李連山緊皺眉頭,他對葉青這個行為也不認同。這跟他這些年的經歷有關,深知落井下石的道理。這種時候,就算不落井下石,你也不用冒著危險去救人吧!

黑熊坐在轉盤上,嘴角猶然掛著血跡,但他的眼睛卻越發的明亮了。



見黑熊如此,刀疤陽忍不住道:「喂,哥們,你還在笑呢。勸勸你那個朋友,別讓他做傻事了。這些人,救他們幹嘛啊!」

「隊長決定的事情,誰也勸不了!」黑熊頓了一下,道:「這些人身處險境,俺們是軍人,救他們是俺們的職責!」

刀疤陽不忿地道:「什麼職責不職責的,剛才你們不還是想弄死這些人啊。我說啊,這完全就是缺心眼!」

「不一樣。」黑熊搖頭,道:「隊長想殺他們,是因為這些人喪盡天良,草芥人命。可是,在這種情況下救他們的性命,這是一個軍人的原則。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一個殺人犯,你抓住他之後肯定要槍斃他。但是,在沒槍斃他之前,如果他身處這樣的環境,難道警察就不救他嗎?」

刀疤陽目瞪口呆,張了張嘴,擺手道:「靠,幸虧老子沒當警察,哪來那麼多原則。要我說,對付這種人,不把他們踢火坑裡,就算是最大的仁慈了!」

黑熊看了刀疤陽一眼,道:「俺很喜歡你這個想法,只可惜,俺是一個軍人,軍人是有原則的!」

「什麼原則不原則,就是死腦筋!」刀疤陽嗤之以鼻。

突然,一直沉默的李連山開口道:「刀疤,過去幫忙!」

「什麼?」刀疤陽看了李連山一眼,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呢:「大哥,幫……幫什麼忙?」

「幫忙救人!」李連山道。

「我靠,大哥,你沒搞錯吧!」刀疤陽瞪大了眼睛,道:「咱們又不是警察,也不是軍人,講什麼原則啊?」

「我不講原則!」李連山看著刀疤陽,道:「我是佩服他的原則,我不是為了救人,我是讓你們幫他!」

刀疤陽看了看葉青,又看了看李連山。李連山這話雖然說的很拗口,但是,他聽得明白。事實上,連他自己也佩服葉青和黑熊。

「他媽的,你們幾個,跟老子一起去救人!」刀疤陽帶上幾個小弟,憤憤道:「老子混了這麼多年,害人的事情沒少做過,救人還他娘的是第一次呢。」

一群小混混跑去幫葉青了,倒是那些身出名門富商,在市裡很有地位的紈絝二代們,或者是那些美麗妖嬈,還在上學或者已經畢業的美女們,卻在慌張地逃命。知識身份與人性,在這紛飛的火焰當中,凸顯的淋漓盡致!

有刀疤陽帶著這批人幫忙,沒多久便把酒吧四周的人全部帶走了。而此時,遠處也傳來了一陣刺耳的警鈴聲。

其實,平時這裡發生再大的事,警察都不會來的。因為,在這裡的都是一些紈絝子弟,警察來了也是自討沒趣。


可是,如果死了幾個紈絝子弟,那情況就不一樣了。而今晚,這情況簡直就堪稱震撼了。

十幾輛警車呼嘯而至,帶隊的是北區分局局長年宏才。看到現場的情況,年宏才兩眼一黑,差點暈了過去。

前灣酒吧整個都沒了,看那四周燃燒的頂級豪車,不難猜測裡面究竟死了多少人。先不說這些人的身份背景如何,就算只是一些普通人死在這裡,這件事也足以轟動全世界了啊!

一個警察匆匆跑來,急道:「局長,局長,鄧副局長打了電話,詢問這邊的情況。」

年宏才差點嘔血,接過電話,結結巴巴地道:「鄧……鄧局長,您……您好啊,我……我已經到了現場,控制住了局面,具……具體傷亡人數暫時還……還無法統計,不過……不過我看恐怕不少……啊,是……是是是!」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