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上前兩步,目光凜冽地盯著他。

兩人凝視著,目光之中,滿滿都是火藥味。

正在這時候,金不換突然站了起來,急道:「兩位息怒,你們別忘記,這裡是萬蝠洞,如果你們在這裡動手,萬一驚動萬蝠王,咱們都不會有好果子吃。」 「金不換說得沒錯,你們千萬別動手,傷了元氣就不好了。」火邪雲也上前勸道。

冰藍見沙王爺還在盯著葉雄,連忙將他拉到一邊,小聲說道:「還是別浪費元氣了,如果你真動了手,想恢復元氣沒那麼容易,要浪費不少的丹藥。」

「臭小子,別以為金丹期就了不起,別讓我在外面見到你,否則有你好看。」

沙王爺無法動手,只能放了句狠話。

「走著瞧。」

葉雄拋下這句話,直接朝石洞裡面走過去,正眼也不瞧他們一下。

通過剛才一番對話,葉雄已經基本了解這四個人的身份。

金不換是金山寺的,半步金丹修為,應該是某位神僧的弟子。

火邪雲他認識,火國王爺的兒子。

至於這個叫沙王爺的,他姓沙,又是王爺,應該是土國皇室。

萌嫁豪門之甜品小妻 剩下的那名叫冰藍的女子姓冰,應該是水國的。

金國,水國,火國,土國,五大國之中,除了木國沒有什麼人才之外,四大國的人都來了,而且恰好每國一名,怎麼會這麼巧?

葉雄懷疑,他們有可能是在執行一項什麼秘密任務。

如果不是因為這方面原因,他剛才就出手教那個什麼狗屁沙王爺了。

他剛離開,背後的人四人,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你們說,這人到底是誰,修真界的金丹修士咱們見過不少,沒見過這麼其貌不揚的。」冰藍奇怪地問。

「那不是他的真正面孔,他易容了。」沙王爺說。

「什麼,易容了?」

三人震驚。

「雖然他的易容手段很高明,但是逃不過我的眼睛。」沙王爺傲慢地說道。

「沙王爺一身秘術,對方藏身那麼隱秘,都被王爺找出來,更何況區區的易容術。」火邪雲讚歎。

「咱們還是辦自己的事情吧,盡量別惹到他,我總感覺這個人不簡單。」金不換說道。

當下,一行人跟在葉雄後面,朝裡面走去。

接下來的一段路,全都是直路,沒有什麼分岔道,所以他們四個,一直都跟在葉雄後向。

突然,葉雄停住了。

四人經過他身邊,見他停下來,雖然有些奇怪,但都沒有問,直接走過去。

「和尚,你等一下,有事找你。」葉雄突然喊住了他。

金不換愣了一下,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叫住自己,有些奇怪。

不但是他,就連旁邊的沙王爺,冰藍跟火邪雲,全都一臉不解。

「我們在前面等你。」沙王爺看了葉雄一眼,轉身離開了。

接下來,冰藍,火邪雲也跟著離開了。

「施主,你找我有什麼事情?」金不換問。

葉雄沒有回答,反問:「你是金山寺五大神僧,那名神僧的弟子?」

「這……施主,問這個,有什麼用意?」金不換不解地問。

葉雄在神丹國的時候,從林震風口中得知了一個驚天大秘密,他的朋友曾經在土國皇城,兩次見過魔修出現。他已經將此事告訴金山上人,至於土國是不是跟魔界勾結,現在還不好下定論。不過,金不換出任務之前,金山寺還不知道這處秘密。

「小心姓沙的。」葉雄提醒。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金不換震驚地望著他。

「記住我的話。」

葉雄沒有再說什麼,轉身朝一條小道走進去。

他對金不換不熟,不知道他的性格如何,也不知道能不能保守秘密,所以只能做到這一步。

他擔心將金山上人送給自己的金牌拿出來,到時候反而讓他泄露了自己的身份。

金不換看著他的背影,一臉的茫然,轉身回到三人身邊。

甦廚 「金不換,那傢伙找你說什麼?」沙王爺馬上就問。

「……他向我打聽,咱們四人是什麼身份?」

「你說了?」

「我怎麼可能會說。」

沙王爺目光炯炯地看著他,半晌之後這才說道:「走吧,咱們繼續進去。」

葉雄在冰靈的帶領之處,朝一條小路進去。

走了差不多五公里之後,面前突然出一個巨大的天然洞穴,裡面有一口寒潭。

就在這時候,他突然站住。

嘩啦啦!

寒潭之中,突然水波衝天而起,一隻巨大的蛇頭出現。

蛇頭足有一層房子那麼大,又扁又細,巨大的蛇嘴之中,吐出腥紅色的蛇信。

蛇身粗壯,十個人牽手合圍,都未必能抱得下。

「五階凶獸黑澤蛇,沒想到會在這裡碰上,正好拿你的內丹喂冰靈。」

葉雄身體金光大盛,快速變身,短短瞬間,就變身金身巨猿,狠狠地撲上去。

那黑澤蛇也是一方霸主,不知道有多少修士經過這裡,被它吞進肚子里,此時它見葉雄膽敢挑血自己的權威,頓時從寒潭之中竄出來,狠狠地撲過去。

一番驚心動魄地打鬥之後,葉雄成功將黑澤蛇斬殺。

黑澤蛇屍體倒在地上,身體有五十多米長,看起來十分龐大。

葉雄將黑澤蛇的蛇膽,鱗片,內丹,爪子,所有有用的東西,全都切了下來,放進儲物戒之中。

「冰兒,這內丹送你了。」葉雄將內丹過去。

冰靈早就唾涎三尺,開口將內丹吞服,進入內世界煉化去了。

劍靈,火靈,木靈,只有羨慕的份,不過它們知道,不是主人偏心,而是這黑澤蛇本性屬寒,內核也偏水屬性,由冰靈來煉化,效果最好。

將黑澤蛇殺掉之後,葉雄繼續前進。

接下來,他一連遇到三隻凶獸,兩隻巨蝠,一隻巨鼠獸。

葉雄毫不客氣,將它們全部斬殺,內丹取出來收好,準備到時候給冰靈煉化。

冰靈差點樂瘋了,這裡的凶獸基本上都是陰屬性,除了它,其餘三靈根本沒辦法煉化。

「你們三個別激動,以後你們一樣有機會的。」葉雄安慰它們。

在冰靈的帶領之下,葉雄越來越深入,遇到的凶獸,也越來越強。

好在葉雄實力強大,那些凶獸全都被他斬殺,挖出了內丹。

收穫的同時,他也付出了代價,身上五瓶九轉回元丹,已經用了兩瓶,只剩下三瓶。

潤氣丹還有兩瓶半,這是他的所有回元丹了。

「不能再殺下去了,能避則避,不然這樣下去,很快就將回元丹用光了。」

葉雄正在坐上,看著面前的一隻銅皮鐵骨一樣的凶獸,自言自語。 葉雄將那凶獸分揀,繼續前進。

接下來幾十公里,葉雄再也沒有遇到凶獸,這讓他非常奇怪。

這萬蝠洞之中,兇險異常,先前的地方,幾乎每隔幾十公里,就有一隻凶獸,但是現在,這都快走了幾百公里,還是沒有看到任何的凶獸,這讓他非常奇怪。

「冰兒,咱們會不會走錯地方了?」葉雄奇怪地問。

「不會,我記得就是這個方向。」冰靈非常肯定地說。

「可是,都走了這麼遠,為什麼半隻凶獸都沒發現?」

葉雄剛說完,突然臉色微變,不由得抬頭,看著石壁頂部。

上面長滿苔鮮,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在前面的時候,那怕沒遇到凶獸,也會遇到蝙蝠,老鼠什麼的,但是這都過了一百公里,半隻凶獸都沒有。

「主人,咱們可能進入一隻超級凶獸的勢力範圍。」冰靈嚴肅地說道。

「我也是這麼想,前面的凶獸,在這地下世界之中,實力範圍最多也就幾十公里,但是此刻幾百公里都沒有出現了凶獸,說明這凶獸實力非常強大,連蝙蝠跟鼠蛇都不靠近半分。」葉雄道。

「主人,咱們最好還是小心一點,說不定會有六階凶獸出現。」

六階凶獸,實力已經接近人類修士金丹後期的,絕對不是輕易能惹的存在。

「你應該想,如果斬殺這隻六階凶獸,服下它的內丹,你就可以突破到幻化境了。」葉雄笑道。

幻化境相對於人類修士金丹期,到時候,冰靈就可以幻化成人形了。

這種人形,一開始的時候只是普通的虛無之軀,但是隨著修為的加深,會漸漸變成實體。

當初,死去的冰靈,就能幻化成實體,它幻化成小蝶,當時誰都認不了出來。

「主人,冰兒修鍊慢慢就行,你千萬別逞能,一定要小心為上。」

冰靈知道六階凶獸代表著什麼,絕對不是一般人能斬殺的,也是主人才有這種實力,換在其他的金丹初期修士,聽聞六階凶獸,早就聞風而逃了。

轉了幾個圈,面前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天然洞穴。

這個洞穴實在是太大了,如果不是頭頂黑呼呼一片,沒有光線照下來,葉雄還以為走出了地道呢。

借著夜光球的光線,葉雄向四下照去,一眼照不到盡頭。

正在他準備繼續前的時候,突然發現前面百米之外,出現兩個籃球大小的夜光石。

那夜光石懸浮在半空,慢慢向上升起,與此同時,大地轟轟地響了起來,彷彿有什麼東西站起來一樣。

「主人,不好,那是凶獸的眼睛。」冰靈聲音顫抖,急道。

眼睛如同籃球一樣,可見這凶獸,龐大到了何種地步。

「我猜到了。」

葉雄從儲物戒之中,拿出十幾顆夜光球,用力一甩,十幾顆夜光球,全都落在石洞各個方面,把整個石洞,照得一片光明。

作為修真者,在築基期就有夜視能力,但是夜視需要使用元力到雙目之中,要損耗元氣,所以葉雄一直都沒用,盡量減少元氣的損耗。

整個石洞,被夜光球照得大亮。

前面百米之外,站著一隻身體巨大的凶獸。

報告聖上,皇妃有點傻 獅首,鹿角,魚鱗,牛蹄,龍尾,活脫脫是華夏古代麒麟獸的外形。

不過,麒麟是神獸,絕對不會出現在這裡。這頭凶獸外形黑色,渾身上下散發著邪惡的氣息,絕對不可能是象徵祥瑞的神獸麒麟。

「偽麒麟,居然是這等凶獸。」冰靈的聲音顫抖了。

葉雄沒聽說過偽麒麟,當下問道:「什麼是偽麒麟?」

「偽麒麟,是麒麟跟別的凶獸的後代,身上具有神獸麒麟的一絲血脈,實力十分強大。主人,咱們還是放棄吧,這傢伙不好惹。」冰靈有些擔心。

「你覺得,我能不能打過他?」葉雄問。

「很難,六階凶獸已經很強悍了,偏偏又遇上偽麒麟,在六階之中,它是赫赫凶名的存在,不容易對付。」冰靈道。

「但是,咱們沒得選擇了。」

葉雄看了眼那麒麟的背後,那裡有一道大門,上面有鎖。

偽麒麟的脖子上,掛著一條鑰匙,顯然是開啟大門的鑰匙。

「如果我猜得不錯,咱們已經靠近萬蝠王大本營了,這萬蝠王也真是牛叉,居然能讓偽麒麟幫他看門。」

「主人,你真要打?」冰靈問。

「打,必須要打。你知道人類修士跟凶獸,有什麼區別嗎?」

「不知道,什麼?」

葉雄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腦子:「智慧。」

就在葉雄跟冰靈談話的時候,那偽麒麟已經發現了葉雄,籃球大的眼睛,狠狠地瞪著他,鼻孔里刮出的氣息,化作陣陣的風,吹得石洞產生陣陣氣流。

咚咚!

偽麒麟跨出一步,大地都顫抖起來,彷彿要地震一樣。

「冰靈,火兒,偽麒麟的攻擊手段比較單一,無外乎是嘴巴,爪子,跟尾巴,一會我出手的時候,你們找到機會施展冰火爆,趁它張嘴的時候,攻擊他的嘴巴,那應該是他最弱的地方。」

「主人,你確定它的攻擊手段比較單一?」

火靈從葉雄頭頂露出一個腦袋,看著前面。

葉雄抬頭望去,頓時臉黑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