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老朗聲笑起來,道:「我之前說的沒錯吧?」

戴老點頭,道:「你說的對,我們這一代人終究要退出歷史的舞台,年輕人才是國家的未來。」

陳凌聽到二老的交談,頭皮突然有點發麻的感覺。

這麼高調不好吧?

「走,我們帶你去認識其他老傢伙,他們對你也是非常好奇啊。」葉老道。

隨後,在葉老和戴老的帶領下,向其他人介紹陳凌。

如此一來,各種讚譽全部都落在陳凌身上,到處都是各種關於他的議論,儼然已經成為這裏的主角。

陳凌有點吃不消了。

他喜歡低調做人,高調做事,如此高調的場面,讓他的大腦直接死機!

沒辦法,陳凌最難處理的就是這種場面,尤其在這麼多高層面前。

陳凌是硬著頭皮跟所有高層打招呼完畢,趙司令隨後讓他跟旁邊的小一輩交流。

陳凌立刻跑了!

沒辦法,壓力太大了,要是可以選擇的話,他寧可上戰場跟敵人廝殺。

壓力雖然大了點,但是這一圈走下來,陳凌算是在各個大佬面前留下印象了,以後有什麼事情,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他們自然會優選考慮陳凌。

陳凌走到大廳另外一側,這裏有一個年輕人的圈子,應該是各個大佬帶來的子孫。

不過,當陳凌走過去的時候,心中突然一動,立刻感覺到這些看向自己的眼神都不太友好。

陳凌很快便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在這麼重要的場合,來了那麼多年輕人,只有他一個人被葉老和戴老拉去單獨介紹。

他們當然對陳凌有不小的好奇。

能夠走入這個圈子裏的人,身份都不簡單。

他們都知道趙司令,可是對陳凌卻一點都不清楚,可以斷定不是趙司令的兒子。

不過,按照陳凌的性格,面對他們也懶得去搭理,準備過去吃一些東西,填飽肚子。

從早上一路趕到這裏,陳凌的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這個時候,一個身材消瘦的年輕人站到一個年輕人的身邊,略帶諷刺的聲音,道:「葉凡,就是這個小子,你爺爺說你不如他,我看他也不怎麼樣,他不會是你爺爺的私生子吧,這麼照顧。」

旁邊另外一個年輕人,端著高腳杯,輕輕搖晃一下杯中的紅酒,道:「葉老和戴老兩人親自介紹,這樣的待遇從來沒有出現過,兩位老爺子在這是為他站隊了。」

「不錯,確實有這個意思,以後他豈不是要一飛衝天?真是夠幸運的!葉凡,你不覺得你爺爺這麼做太過偏心了嗎?」

被稱作葉凡的年輕人竟然點了點頭,道:「不錯,估計就是老不死的私生子。」

「哈哈……」

周圍看起來幾個桀驁不馴的年輕人都笑了起來。

陳凌眉頭皺了皺。

他的耳力驚人,自然聽得清楚,他們在說什麼。

別人說什麼,陳凌無所謂,但是那個叫葉凡的年輕人身為葉老的孫子,卻是這樣的口氣稱呼葉老,十分不妥!

竟然還懷疑自己是葉老的私生子,這更加不對!

葉凡端著酒杯信步走向陳凌,身後跟着一群年輕人,顯然這些年輕人以他馬首是瞻。

葉凡長得玉樹臨風,不過身體略顯單薄了一點,眉宇間透著一股盛氣凌人的架勢,但是卻做出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他走到陳凌的跟前,上下打量著陳凌,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說道:「我是葉老的孫子,爺爺跟我說的人就是你吧。」

「我聽說過你,還很好奇,爺爺口中稱讚的年輕人到底有什麼不同,現在看來也不怎麼樣,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已經出國留學了。」

身後的幾個人年輕人鬨笑了起來。

「他這麼能跟葉少比,葉少海歸的精英人才,將來一定可以大展宏圖,其他的阿貓阿狗,怎麼比得了?」一名年輕人在身後插上話。

「確實,人和人之間差距真的難想像,根本就是不同的兩個世界,有的人運氣稍微好點,以為自己可以爬得很高,他不知道,爬得越高,摔的就是越重。」右側年輕人道。

葉凡帶着幾分得意的神色,道:「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也不管你是什麼人,記住你的身份。」

陳凌的微笑慢慢收起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冷笑,道:「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也有軍人,為這個國家征戰,流血犧牲了。」

他想不明白葉老這樣的人,怎麼會養出這樣的孫子。

「你……」

葉凡神色一愣,道:「你小子什麼意思,今天我爺爺舉辦的宴會!你說話最好注意一點,否則,後果會自負!」

突然,一個人靠近過來輕聲道:「葉少,風鈴來了。」

葉凡眼神立刻閃過一道興奮。

「她一向不參加這樣的宴會,這三年直接跑去情報局,就是為了要躲開別人的糾纏,結果你剛回國,她就參加宴會,她估計……為你而來的。」年輕人面帶笑容。

葉凡英俊臉龐立刻露出燦爛的笑容,腦海中立刻浮現出風鈴清純的樣子,低聲笑了幾下,轉身離開,不再理會陳凌。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就到了汝清顏與江道一結為道侶得那一天!

正月初六,宜嫁娶!

是個極好的日子,所以太虛真人選定了這個日子作為道侶大典的日子。

兩家聖地的聖子聖女結為道侶,自然不會跟普通弟子結為道侶那般簡陋,而是放在了祖師大殿前面的那塊空地上舉行。

地方有限除了兩家聖地長老以及真傳弟子外,並不會有什麼愣頭青闖進來。

在外面以及山道之上,思過崖崖主莫道人已經帶領執法弟子布下了天羅地網,只要你敢來。

就一定會把你送進思過崖,與青石孤燈作伴。

這一日對於汝清顏來說是極為重要的一天,很可能在她的修行生涯中也只有這一次,自然要鄭重對待。

當瑤池聖子江道一挽著一身鳳冠霞披的汝清顏走過來的時候,在真傳弟子中傳來一陣嘆息聲!

無論他們做出了多努力,太虛山聖女終究還是會嫁給瑤池聖子!

這就是結果,這就是大勢!

站在最前頭的太虛真人笑道:「我玄門仙修結為道侶之事並不像世俗婚事那般繁瑣,所以請兩位前去祖師大殿上香!」

太虛真人的心情顯然是極好,可並不代表著所有人的心情都是極好!

江道一與汝清顏站一起宛若金童玉女,才子配佳人才是最好的結局!

話本中都是這樣寫的,現實也都是這般演繹的,所以大家都會選擇性的去相信。

兩人進入大殿,殿門合攏!

汝清顏拿起一根靈香放在燭火上點燃,說道:「你是我的情劫,要麼嫁要麼殺,所以我嫁給你!」

「但是希望你能夠記住,你與長明峰蘇先生還有因果沒有了結,而長明峰蘇先生昔日的通天劍仙已經前去桃園借劍,不日就會歸來所以希望你能擋住那一劍!」

有些事情本就不是什麼秘密,尤其是在大荒即將陷入歸墟的節骨眼兒上,在某些人別有用心的無故放矢之下,這件事情傳得極為迅速。

江道一手中靈香放在燭火之上,說道:「所以你希望我去死嗎?」

汝清顏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也不知道自己對於江道一究竟是怎樣的感情,但現在它不希望江道一去送死!

或許這就是情劫的威力吧!

「放心,蘇牧到不了祖師大殿,莫道人已經攜帶天羅地網大陣前去堵截!」

她不認為蘇牧能夠從天羅地網大陣之中逃出,即便他能夠借到獨孤劍聖的劍,可蘇牧不過是世界境界如何能夠逃脫得了莫道人的堵截。

兩人依次對著祖師畫像叩首,上香再次叩首,如此三次方才作罷!

靈香渺渺升起一陣煙霧,祖師的那副畫像在煙霧繚繞下顯得更加的模糊傳神。

畫像中祖師似乎要從畫中走出一樣,只見兩道靈機從畫像飛出,須臾之間便進入了兩人體內!

好半晌功夫才回過神兒來,一切前因後果已經明了。

大荒之中又怎麼會有無緣無故的情,無緣無故的恨。

天道無情,至公至正所以才能生養萬物運行日月,一切事情皆有因果!

今日種因,明日得果!

祖師大殿的門再次打開,這一次汝清顏主動挽著江道一的胳膊

眼神之中含情脈脈,眾人有些好奇,也有些不解!

太虛真人擺擺手說道:「人家小兩口在這兒卿卿我我,咱們啊!還是迴避一下的好!」

說完帶著長老離去,而這些弟子們則是去了演武場!

太虛山真傳弟子將與瑤池聖子江道一比試一番,這般毫無意義的比試,但在太虛山聖子道明的堅持下還是通過了!

……

相較於祖師大殿上香時的平靜,演武場上顯得極為熱鬧!

敢於挑戰江道一的無不是太虛山門人的佼佼者!

一些生面孔,一些無人知曉的弟子,總會給人帶來些意想不到的收穫。

演武場上青色法陣開始展開,籠罩了千丈的範圍!

這也是為了最大程度的減小比斗時造成的衝擊波,最大程度的減小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的幾率。

瑤池聖子與太虛山真傳的比試註定將會被人銘記,強龍能否壓得住鯤鵬即將見分曉!

白衣弟子走到觀武台跟前說道:「諸位師兄師姐,陣法已經開啟,最高級別所以諸位可以盡情的比試!」

台上的道明終於不再繼續眯著眼睛說道:「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

「不知哪位師兄師弟願意與瑤池聖子比試一番!」

而江道一已經掠身飛至演武場上法陣籠罩的那片區域,靜靜地等待著挑戰者地到來。

身為瑤池聖子不朽金仙境界的修行者,江道一不若於任何人,所以他自然不懼怕任何人地挑戰。

大羅之下,他江道一無敵於世!

太虛山聖地的弟子們看著在場上傲然而立的江道一,有些憤怒感覺自身的尊嚴受到了挑戰。

但面對大羅之下無敵的江道一,他們又無可奈何!

「汝師妹的道侶果真不愧為大羅之下無敵的江道一,難不成我瑤池聖地就沒有人敢於出戰嗎?」

道明希望這個時候有人出戰,聖女聖子雖然都是聖地繼承人,但最後掌教至尊花落誰家依舊沒有個定數。

原本他是最有希望接任太虛山聖地掌教至尊一職,但現在莫名其妙的闖進來個瑤池聖子,這讓他不得不改變以前的策略!

看台上的弟子依舊無人敢於動彈,誰又不是什麼愚笨之人,明顯是大師兄要給大師姐夫婦一個下馬威。

就算他們真的能夠力壓江道一一頭,但憑白惡了大師姐似乎也是不太好!

所以沉默寡言就是最好的法子,既然如此,那何不繼續沉默下去。

……

見到無人敢於站出來,道明起身說道:「聖子理應對戰聖子,既然無人敢於與江聖子交手,那就由我親自與江道友比試一番!」

道明走下台階,就要前往演武場上陣法籠罩的區域!

「大師兄顧某不才願意,與江道友比試一番!」

一陣聲音從遠處傳來,背負法劍鬍子拉碴,顯得異常頹廢的顧琅走到了道明面前。

兩人相互施禮之後,道明坐回原位,繼續觀戰鬥!

看台之上議論之聲響起,讓人感覺很不舒暢,事後諸葛何其可笑!

「本來還想著要與瑤池江道友,一爭高下!可惜晚了一步,讓顧師弟搶先了!」

「沒錯,顧師弟真是兵貴神速啊!」

…… 一周后。

啪嗒。

一腳踩在地上,濕潤的沼澤立刻擠出了接近腳踝的水。

水汽濃厚到近乎伸手不見五指。

楊嘉和惡魔一前一後,走在東區中央的無盡沼澤里。

不得不說,惡魔的捷徑確實很好用。

雖然寄宿著大量的陰間蝙蝠。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