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騫故意想了半天:「我不想吃家餃子了,想吃點素的。」

「那行,我炒兩個菜換換口味。」周煙兒看向王宴,語氣隨意地問:「你們兄妹是在我家吃還是回家吃?」

王宴想都不想地說:「我家裏天天大魚大肉,正好我這兩天也有點膩味。」

吃飯的人多了,要乾的活就多了。

王宴主動要去幫忙,葉子騫也想幫忙,被周煙兒攆回屋裏讀書了。

坐在屋裏,他拿起書根本沉不下心去,腦子裏總是在胡思亂想。

就在他煩躁的時候,外面有人敲門。

以為是周煙兒,他連忙坐直身體,沉聲道:「進來。」

房門被推開了,進來的不是他想像中那個人。

王舒端著一碟點心,蓮步輕移把東西放到桌子上。

「飯還沒好,你先墊墊肚子。」

葉子騫失望地垂下眼。

送完東西,王舒也不走,大著膽子繞到葉子騫身後,好奇地問:「你看的什麼書?」

葉子騫眉頭動了動,淡淡地說:「王小姐,我要看書了。」

「我在這兒影響你了?」王舒又驚又喜,這說明葉子騫還是在意她的。

「男女授受不親,你我呆一個房間,讓人看到了會說閑話的。」葉子騫冷冷地說。

噗!

王舒心裏才燃起來的小火苗一下子熄滅了。

。 黃良怒道:「咋的,難道不是嗎?」

「現在別墅區外牆裝修,還有小區綠化,哪一項我不得操心。」

「我整天都在為公司忙碌,結果,你讓鄧軍管財務,三天兩頭不給錢,一天要查兩次賬。」

「林漠,我來當公司總經理,是爸的意思。」

「你這麼搞,是覺得我會貪公司的錢,還是爸會貪公司的錢啊?」

鄧軍惱了:「姓黃的,你少把這件事扯到別人身上。」

「你來這段時間,公司花出去快五個億了。」

「你哪次要錢,我沒給你?」

「但是,這錢花的也太快了吧?」

「我管公司財務,給你五個億,卻不知道這錢花到哪兒了,我來查詢一下,這有問題嗎?」

「這怎麼算是給你穿小鞋?」

林漠不由一愣:「怎麼會花了這麼多錢?」

鄧軍一臉憤然:「我怎麼知道!」

「錢全部出去了,但我根本都不知道花哪兒了。」

黃良大怒於形,拍著桌子道:「姓林的,你別站着說話不腰疼了!」

「你知不知道,別墅區的外牆裝修到底多貴啊!」

「還有這別墅區的綠化,你看看這別墅區佔地多大,那花費能少嗎?」

「咱們是想打造高端別墅區,不是那種垃圾民宅,我當然要求盡善盡美了,多花點錢怎麼了?」

「林漠,你知不知道,最近公司賣了多少房子啊?」

「這一切,都是為了公司的業績,我難道做錯了嗎?」

林漠皺眉,他後來很少關心建築公司這邊的事情,所以,也真不知道公司的銷售情況如何。

鄧軍撇了撇嘴:「你可少來吧。」

「公司賣房子,跟你有半毛錢關係嗎?」

「來買房子的客戶,一半是之前來看過的,早就準備買的。」

「另一半,則是老虎他們拉過來的朋友,陳總他們的朋友過來買的。」

黃良勃然大怒:「廢話!」

「要不是我把房子裝修的這麼好,他們能買嗎?」

「你以為人家都是傻子,隨便你們忽悠幾句就來買了?」

鄧軍:「黃良,你可真敢說啊!」

「你這後期裝修,是最近幾天才開始的。」

「前面他們來買房子的時候,你這裝修都還沒開始呢。」

「他們買不買,跟你這裝修,有關係嗎?」

黃良一時語結,旋即怒道:「媽的,你算什麼東西,你敢這樣跟老子說話?」

「我告訴你,這建築公司,是我們許家的。」

「有什麼事情,也是我們許家人自己解決,跟你這個外人沒有一點關係!」

林漠冷聲道:「那跟我有關係嗎?」

黃良怒道:「姓林的,你也少廢話!」

「我來這裏,是爸的意思,跟你沒有一點關係!」

「你要不服氣,可以去找爸,讓爸親自來跟我說!」

「哼,至於你,沒資格問我!」

說完,黃良直接轉身走了,根本不給林漠說話的機會。

鄧軍一臉憤然,走到林漠身邊:「林子,這王八蛋,真是太囂張了!」

「他來公司這段時間,每天晚上都出去喝酒。」

「那些材料商,每天都要請他好幾頓。」

「咱們公司這外裝修和綠化,預算是兩個億,他現在都花了五個億,還只是個開始。」

「照這樣下去,公司這外裝修和綠化,起碼得十個億了。」

「你得盯着點,不然,他還不知道要把多少錢弄出去啊!」 命運神殿的慘敗,令百花仙子紀梵心之名威震四方。

地獄界各大勢力的強者,聽從命運神殿的號令,集結在了奧雲小行星帶,布下天羅地網,靜等紀梵心前來受死。

青鹿神殿的陸白頭,是一個人形生靈,三四十歲的模樣,卻滿頭白髮。一雙赤紅色的眼睛,宛若兩座血潭一般,既是深邃,而又獰然。

在他頭頂,懸浮有一張符籙。

藏天機符。

只有天運司,才能煉製出這種符,將其催動,足以掩蓋大聖身上的一切氣息和天機,從而隱藏得無影無蹤。

站在陸白頭身旁的,乃是死神殿的單秋,頭頂也懸浮有一張藏天機符。

陸白頭也好,單秋也罷,都是威名赫赫的存在,斬過的天庭大聖不止十尊。

正是因為,他們常年征戰在功德戰場,不僅修為強大,也極其小心謹慎,所以成為了兩名前哨,藏身在此處。

已經等了接近半個月,可是,根本沒有見到七星帝宮,或者紀梵心的影子。

陸白頭的耐心被消磨殆盡,輕哼道:「紀梵心又不傻,明知奧雲小行星帶聚集了大批想要殺她的強者,怎麼可能還會來?如果我是她,肯定會折返回冰王星,或者潛藏起來。」

單秋眼中露出一道笑意,道:「我們留在這裡,本來就是白白浪費時間。可是,那位星落神子,堅信紀梵心會來送死,他都已經發話,我們自然只能繼續等下去。」

陸白頭道:「區區一個紀梵心,哪需要這麼勞師動眾。我看,吾悅命皇和天墟剎這些命運神殿強者的死,多半另有隱情。據說,命運神殿內部的爭鬥,可是相當激烈。」

「哪一次新老換屆,命運神殿內部不是血雨腥風?新任神女要掌權,必定是要大殺異己,星落神子出生冥族,助她一臂之力,是很正常的事。反正,神靈不會管俗世的爭鬥,只要他們的手段足夠厲害,說不定神靈還越是喜歡。」單秋道。

陸白頭低聲道:「據說,張若塵也參合在裡面。」

單秋冷笑一聲:「張若塵自以為有血絕戰神和福祿神尊撐腰,便是以為,可以在地獄界無法無天。可惜,他和天庭的修士,走得如此之近,就是在找死。等著瞧吧,地獄界已無他容身之地。」

「繼續守在這裡,完全沒有意義,要不我們向上面稟告一聲,也去百族王城?萬一本源神殿真的是在百族王城出世,我們也能第一時間,奪取到好處。」陸白頭道。

單秋乃是死神殿一位神靈的弟子,更有神使的身份,何等高貴。

現在,卻淪為對付紀梵心的一個前哨,早就氣憤不已,聽到陸白頭的提議,自然是一百個同意。

就在二人準備離開的時候,卻感應到強勁的聖道波動,由遠而近。

「好快的速度,達到了萬倍音速。」陸白頭臉色一變。

「莫非是紀梵心來了?」

二人立即小心翼翼隱藏起來,取出傳訊光符,隨時準備將消息傳出去。

……

「嘩!」

張若塵催動流光功德鎧甲飛行,每過一個剎那,都能飛出萬里,像是一顆流星,在黑暗空寂的宇宙中劃過。

宮南風被他捏在掌心,身體只有豆大。

與血靈仙和海棠婆婆分開,已經十天,張若塵全力以赴趕路,終於進入奧雲小行星帶所在的星域。

速度放緩,張若塵停了下來,對掌心的宮南風說道:「很平靜,白卿兒應該還沒有到達這裡。否則,戰鬥一旦爆發,這片空間,早已被混亂的聖道氣息充斥。」

「你說,她會不會,已經死在偽神的手中?」宮南風語氣頗為沉冷。

張若塵告訴了宮南風,死神殿的偽神,前來奪取天樞針和極品本源神晶,與白卿兒爆發了大戰,自己趁亂逃走。

宮南風能夠推算世間一切之事,想要騙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是,龍主掩蓋了海棠婆婆和血靈仙的一切,他就算推算能力再強,也只推算到,末雲端到過那片區域。

因此他對張若塵的話,深信不疑。

「世間誰能逆天伐神?白卿兒雖強,可是遭到一尊神靈的襲殺……」

說到此處,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