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看著道淵這欲言又止的樣子,也是有些著急的追問道。

「剛才那個自爆的楚氏青年,並沒有死!」

道淵此時面色極為凝重的看著葉天,旋即說道。

而葉天聞言,當即便是面色一變,而後看著道淵不可思議的說道:「你說什麼?」

「他沒有死!而是利用兩千年前鬼宗獨有的靈魂重生的辦法,逃走了!」

道淵依然是一臉的凝重,而後看著葉天說道。

而葉天聞言,也是再度面露詫異之色,只不過,那抹詫異之下的一抹隱隱的憤怒已經是掩飾不住。

而道淵看到葉天這個表情,當下心中也是有著一抹喜色。

當即,道淵便是再度說道:「靈魂體脫殼逃走的手段,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但是,那是鬼宗獨有的手段!絕不會錯!」

葉天臉上的憤怒之色已經是越來越明顯,而後再度看著道淵,當即便是再度說道:「你的意思是說,鬼宗如今還存在天神大陸?」

「我不敢保證,可如果真的存在,那麼天神大陸必將會再度迎來一場災難!」

道淵此時臉上有著一抹明顯的驚駭之色,他的語氣也是變得有些顫抖的說道。

葉天此時已經是極為震驚,然而在思索了片刻之後,卻是再度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道淵,旋即再度說道:「道淵大師現在不僅僅是為了跟我說這個吧?」

聽聞葉天此言,道淵也是微微後退了兩步,而後再度從自己的袖子之中將乾坤珠取出,旋即緩緩在手掌旋轉了起來說道:「當然,只不過,接下來的話,卻只能讓你一個人聽到。」

聞言,葉天也是轉身看了看自己身旁的眾人,而後再度看了看葉允說道:「葉允妹妹,你照顧好我父親,我去去就來。」

說完之後,葉天便是和道淵一起離開了這裡,而後來到一惡搞沒有人的房間之中。

此時的道淵臉上的凝重之色更濃了一分,他認真的看著葉天說道:「還記得,上一次你答應我一件事嗎?」

聞言,葉天當即便是明白了過來,不過也是沒有立即點破,而後便是再度說道:「記得,你說。」

「那麼現在,便是我讓你答應我的時候,既然如今我們發現天神大陸還存在鬼宗的蹤跡,那麼,我們是否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道淵臉上的凝重之色未有絲毫的減少,當即便是再度對葉天說道。

而葉天聽聞此言,當即便是明白了過來,而後微微嘆了一口氣,旋即再度說道:「道淵大師,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想必你讓我做的事,還是之前你跟我說過的那件事吧?」

道淵聞言,也是沒有躲避,當下便是點了點頭,不過這一次,他卻是顯得有些深沉的再度順道:「這是我的無奈之舉,我不想再看到整個天神大陸被鬼宗統治的那一天,為了整個天神大陸,我們必須要培養擁有魂源三脈的人!」

然而,道淵的話音剛剛落下,葉天當下便是搖了搖頭,而後再度說道:「我不管他什麼鬼宗,也不管什麼靈魂體脫殼,我只知道,不管他如何猖狂,最後也逃不過滅亡的結果!」

「你怎麼如此固執!你沒有見過當年的葉氏家族究竟是怎樣滅亡再鬼宗的手裡的,你沒有見識過鬼宗那種讓人膽顫心驚的手段是如何的陰狠!」

道淵此時卻是顯得有些激動了起來,當即便是這般喊道。

然而,葉天似乎已經是下定決心,當即便是再度說道:「不要再說了,我不可能去激活魂源的,如果天神大陸真的還存在鬼宗,那麼我這一次會讓他們知道,究竟是實力為尊,還是魂力為尊!」

道淵看著葉天此時堅定的想法,卻也是沒有絲毫的辦法,然而,此時的道淵卻是知道,如果真的有那一天,那麼整個天神大陸以後將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不知為何,道淵此時竟然是對葉天剛才的話產生了一絲期待之感! 但是穎月說的也對,現在先收下,等到以後再將錢還給墨瀾軒就是了。

想到這裡,只好用要是打開了宿舍的大門,讓那些搬運工們將物品抬了進去。

那衣著考究的中年男子見沐靈夕總算是答應了,連忙跪地謝恩起來,然而沐靈夕卻將他扶了起來,說道:「不答應你也是沒辦法了,要是耽誤了你女兒的婚事,那我豈不是成了毀人一生的惡人了。」

那中年人的連聲答謝,一邊說沐靈夕是菩薩心腸,一邊說自己這是遇見貴人了,他女兒也是承了沐靈夕的光才能風光大嫁之類的。

沐靈夕只得尷尬的笑了笑,站到一邊,不再言語,總之心裡卻泛起了絲絲懷疑,她總覺得這不像是墨瀾軒的風格啊!然而到底是誰卻又說不上來。

一大波的人終於將所有的東西都搬了進去,那中年人對著沐靈夕拱手一拜就道謝離去了。

沐靈夕正準備帶著穎月回去休息休息的時候,遠遠地又跑來一人,氣喘吁吁的對著沐靈夕喊道:「沐姑娘!沐姑娘請留步!」

沐靈夕轉身一看,只見一個衣著文氣的中年男子,一邊擦著頭上的汗水一邊對著沐靈夕說道:「還好趕上了,小人奉清遠公子之命特地送來了小姐的入學禮,路上有些事情耽擱了,真是對不住了。」

沐靈夕聞言頓時怔愣當場,滿臉不可置信的反問道:「你說什麼?剛才那些東西不是清遠送的嗎?」

沐靈夕連忙向剛才那中年男子離去的方向看去,只見那條不短的路上現在哪裡還有什麼人影。

那一身文氣的中年男子看了看沐靈夕手指的方向,一臉的不明所以。

穎月也是不由得風中凌亂了。

剛才那人似乎也並沒有說是清遠讓他送的。

沐靈夕現在的心情簡直比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還要複雜。

不過事已至此,沐靈夕還是強忍著心中的不快說道:「這些東西,你還是退給清遠吧!就說她的心意我心領了,但是東西就算了。」

沐靈夕朝那一身文氣的中年人白了擺手,然後就疲憊的準備回去。

然而這時,那個文氣的中年人忽然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沐姑娘不能退啊!這單東西可是小人一家老小的活路啊!要是退了,小人一家可就沒法活了!」

沐靈夕登時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這個正痛哭流涕的中年人。

剛才那個不是你化妝變得吧!你倆不會排練過吧!怎麼說的話都一樣。

想到這裡,沐靈夕不由得問道:「你家不會是有個閨女明天要出嫁吧!這單的費用剛好做了你閨女的嫁妝?」

只見那正痛哭流涕著的中年人看到沐靈夕那一本正經的問話,驚詫莫名,不由自主的出口問道:「沐姑娘怎麼會知道!不過小人不是有閨女明天要出嫁,而是兒子明天要娶親啊!這單的費用剛好是要抬去女方家迎親的啊!要是姑娘退了的話,小人那可憐的兒子,明天的婚事可就泡湯啦!」 只不過對於此時的道淵來說,也不過是把葉天的話當做是玩笑罷了。

雖然道淵對於葉天的天賦非常驚訝,然而到原也非常清楚鬼宗的實力不是葉天所能睥睨的。

當下,道淵便是再度對葉天說道:「話,往往都說的很輕鬆,可是當他真正到了那一天,或許你就會發現,事情並不是你原本想象的那樣的。」

此時的道淵也是一臉的認真,語氣也是極為嚴肅,然而,這些對於葉天來說,卻是完全沒有辦法形成絲毫的影響。

在葉天的心中,早已經打定的主意,自然是不可能這麼輕易的改變的!

當即,葉天便是再度用自己堅定的目光望著道淵,而後說道:「不必多說,這件事情我是不可能答應你的,就算最後的結果不是我想象的那樣,作為葉家的男兒,我也絕對不會後悔!」

葉天此話說的斬釘截鐵,一出口,竟也是讓得那道淵再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此時,在道淵的眼中,葉天是一個固執的少年,然而,在那抹固執之中,道淵卻總是能看到一股堅忍不拔之志!

而這,也正是當初的道淵對於葉天的看法。

時至今日,道淵發現,葉天身上所表現出來的品質,和自己當初的看法越來越接近了!

此時的葉天緩緩轉身,目光從道淵的身上不留痕迹的轉向一旁的門口,而後便是輕輕抬起自己的腳步。

走到門口的時候,葉天突然頓下身形,而後頭也不回的說道:「如果天神大陸真的還存在鬼宗,那便說明兩千年前的恩怨,終於可以了解了,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說完之後,葉天再度伸了伸懶腰,而後長長嘆了一口氣,當即便是再也沒有絲毫遲疑的離開了房間,只留下道淵一個人在房間之中發獃。

行出房間之後,葉天便是對著之前父親的方向走了過去,卻是發現,此時的父親已經被葉允安排到了藥房。

此時的葉濤也是駕車在虛弱,儘管已經服下了恢復傷勢的丹藥,然而看起來也依然是有些支撐不住。

但是,葉天此時卻是有一件事,不得不說。

此時身在藥房之中的葉天表情很是糾結,而葉濤自然也是看出了葉天的糾結,當即便是開口問道:「有事嗎?」

聞言,葉天也是再度將目光落在自己父親那慘白的臉龐之上,而後說道:「父親,如果真的如那道淵所說,天神大陸還存在鬼宗的話,那麼咱們葉家是不是需要遷移了?」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葉天的臉上儘是無奈之色,然而他也沒有任何辦法,即便葉天知道,此時對父親說這樣的事情極不合事宜。

而葉濤聞言,自然也是明白葉天的意思,如果那楚氏青年真的以靈魂體的方式逃離的話,那麼消息自然會傳入楚氏家族,而到了那個時候,楚氏家族或許會因為這件事,將整個葉氏家族斬草除根!

當下,葉濤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儘管此時的他已經極為虛弱,甚至就連呼吸都是變得微弱了起來,但是對於這件事,他卻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此時,藥房之中也是站著幾位長老,以及葉允葉鞘等人,而此時的他們也是一個個面露擔憂之色,明顯是對於葉家的未來極為擔憂。

而在沉寂了良久之後,葉濤終於是再度嘆了一口氣,而後緩緩將目光轉向身旁的柳璇。

偶像歸來之老婆回家做飯啦 此時的柳璇一直都盯著葉濤的臉龐,當葉濤看向她的時候,她眼眸之中的淚痕當即便是再度落下。

柳璇和葉濤生活了幾十年,自然是明白葉濤心中所想,當即,柳璇便是說道:「大局為重。」

當柳璇此話落地的時候,葉濤那慘白的臉龐之上當即便是漏出一抹濃濃的歉意,而後顫抖著握著柳璇的手,說道:「委屈你了……」

而柳璇此時也是不斷的搖頭,眼淚也忍不住畫畫落下。

一旁的眾人此時情緒也極為低沉,他們都知道,如果事情真的像道淵說的那樣的話,那麼葉家的未來,真的是捉摸不定。

終於,此時的葉濤再度將目光落在眾人的身上,而後說道:「諸位,你們跟隨葉家這麼多年,我們一起經歷風風雨雨,雖然我不想讓你們風餐露宿,可如今葉家的形勢的確不妙,我希望大家能夠體諒我接下來的決定!」

葉濤此話落地,眾人當即便是一個個抱了抱拳,就連大長老和二長老也是極為配合,如今的他們,已經是再度將葉濤當做葉氏家族唯一的族長,再也沒有違抗葉濤命令的事情發生。

「在所不惜!」

眾人異口同聲,抱拳回道。

而葉濤見狀,臉上卻依然是一副愁容,良久之後,方才是再度嘆道:「為確保萬無一失,不管那鬼宗是否還存在,葉家都將進行遷徙,此過程中,願意繼續追隨葉家的,我葉濤自然歡迎,而那些想要另尋發展的,我葉濤自然也不會攔著,我先在這個和大家簡單的說一下,之後我會將這件事情宣布給葉家眾人。」

眾人聞言,那抱拳的姿勢未有絲毫的改變,當即便是再度說道:「誓死追隨葉家!此生不改!」

說也奇怪,眾人明明之前從來沒有商量過,也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然而此時卻是顯得極為整齊,這句話從大家的嘴中異口同聲的發出。

看到這一幕,葉濤也是嘆了一口氣,對於葉家未來的道路,此時的葉濤也是顯得空前的擔憂。

而葉天此時卻是抱著樂觀的心態,葉天知道,為了日後的強大,自己絕不能總是消極應對自己身邊的事情,必須要懷著一顆樂觀的心態,才能在處理事情的時候遊刃有餘。

當即,葉天也是再度看著自己的父親,而後說道:「父親,既然已經決定了,咱們就先確定一下要遷徙的地點吧。」

聞言,葉濤臉上的愁容卻是更濃了一分,此時的他仔細的回想著葉氏家族最近幾年的變故,從國都到郾城,如今再從郾城到哪裡?

葉濤越想越悲傷,當即也直接是緩緩擺了擺手,而後皺眉說道:「你來定吧!」 沐靈夕聽完之後,像是被驚雷劈中了一般。

你們都是商量好的嗎?商量好來欺負我的嗎?

一個閨女明天要嫁,不能退,好吧她認了。

我只是個小歌手 現在又來個兒子明天要娶親的,還是不能退,玩她嗎?

沐靈夕頭疼的撫著額頭,直接大手一揮,對著穎月說道:「你去打開你的門,我們都收還不行嗎?以後把錢還給他們!」

穎月一聽,哎!還真是難呢!可是總不能破壞人家的婚姻吧!只好將自己的宿舍門打開,那群搬運家居的人呼啦啦蜂湧而入。不一會兒就將所有家居都搬進了宿舍中安排妥當。

沐靈夕頭疼的目送走了這一波,心想,這下總能歇會了吧!

然而,就在她轉身之際,一道洪亮的聲音再次傳來:「前面那位可是沐姑娘?」

沐靈夕回頭一看,直接就想跑進宿舍關門不再出來了。

然而還是晚了。

只見一隻錦袖直接攔在了她的面前。

「沐姑娘!小人是四海庄的掌柜弊姓馮,有人讓小人給姑娘送來了一些生活用品。」說完也不管沐靈夕同意沒同意,就直接對著身後的一群人說道:「還不快給姑娘送進去。」

然而這一次沐靈夕學精了,直接攔在了門口處,問道。

「你家閨女明天出嫁嗎?」

那個馮掌柜的不明所以的搖了搖頭!

「那你家兒子明天娶親嗎?」

那個馮掌柜的仍是搖了搖頭。

「那好!那這些東西你還是誰送的給誰送回去吧!我不會收的!」

沐靈夕說完就想將那人的手推開,然後關門,卻不想,那人直接跪倒在地,哭訴了起來。

「沐姑娘!你就行行好收下這些東西吧!你要是不收,我那可憐的兒子可怎麼辦啊!」

穿越之凰妃要改嫁 沐靈夕一聽,直接怒了!

「你剛才不是說你兒子不娶親嗎?」

那掌柜抬起頭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對著沐靈夕說道:「是啊!我那兒子明天不娶親,可是他……他……哎!他明天要出嫁啊!要是退了錢,他這輩子可就完了啊!」

沐靈夕聽完那馮掌柜的話,瞬間如遭雷擊。

麻蛋!

這樣也可以?

還有誰!

還有誰!!!

不想收東西怎麼就這麼難呢?

沐靈夕無語凝咽的看了眼一臉期待的馮掌柜,然後默默的側過身子,讓出一條路來。

馮掌柜也是個眼色高的,直接對著後面的人一揮手,瞬間,那群人生怕沐靈夕不要他們東西似得,一窩蜂的將東西放好,火速離去了。

直到現在,沐靈夕呆愣愣的看著宿舍中滿滿當當的東西,心好累啊!

轉身關門,終於沒有再聽到任何喊她名字的人。

沐靈夕走過前院進入大廳中,隨便選了一張看上去舒服的躺椅躺了上去。

反正自己在彌城這裡,認識的人也就那麼幾個,總會知道是誰送的。

伸手掏出懷裡的幾本書來,沐靈夕慢慢的看了起來。

翻開的這本是火系的書籍,一開始,並沒有什麼特別。

沐靈夕按照書中的方式開始感應火系元素靈力。 葉天看著此時極為悲傷的父親,也是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