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默抬頭瞪了眼,又看了眼他們兩手上的「同款面」,又看了看自己的碗,突然有點不想吃了,深吸口氣,又斜了一眼石韋。

只見兩人,坐了下來。

舒悅視線在石韋和莫默之間來回,兩人一個黑臉一個白臉,突然有些好笑。

「這家面挺好吃的!」舒悅笑著開口。

「是不錯!」石韋笑嘻嘻地接著。一雙丹鳳眼上揚,很是好看。

「好吃你就多吃點。」莫默冷冷地插上一句話。

「哈哈哈……」舒悅忙乾笑打岔,見石韋也不惱,鬆了口氣。想來,遇到過石韋幾次,久而久之也算比較熟悉。雖然知道石韋的風流債很多,但是說起脾氣來,還真沒見過他和誰紅過臉。

「子哲沒一起?」柏子仁突然開口道。

「哪兒呢天天膩在一起!」舒悅吃完最後一口面,喝了點湯,「留點空間,多點自由嘛!」莫默剛想開口反駁,舒悅又接著說,「他說的,雖然我恨不得天天膩在一起,哈哈哈……」

柏子仁也跟著笑了起來,莫默眼神掃過石韋,就看到他朝自己笑笑。

笑笑笑,就知道笑。

白了一眼,說道,「知了還等著她的蓋澆飯,我們回去吧。」像是和舒悅說,又像是在和石韋柏子仁說。

柏子仁開口,「那,再見。」

舒悅點點頭,和莫默離開。

「你,對安知了還有感覺?」

「……我不是你,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柏子仁低頭,頓了頓,「時間問題。」

「哪兒能呢~哪兒有你說的那麼厲害~我沾過好幾次身呢~~」石韋朝柏子仁拋了個媚眼,挑了下眉毛。

「行了,吃你的。」

自從之前被安知了委婉地拒絕了以後,自己是消極過一陣子,也會刻意的躲著她,躲不過去了,就厚著臉皮,面目表情地打個招呼。

也不是很難受,就是有點像蒙在被子里,缺氧的那種感覺。

呼吸很沉重而已。

後來,該繼續的還是要繼續,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農門福女嬌寵日常 過了一段時間發現,好像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

失戀而已。

是了,時間問題。

「吃完沒?」看著石韋吃一會兒,玩一會兒手機,挑眉問。

「等會兒,我正在花叢中呢~」

「十分鐘。」

「行」的發音剛出來,柏子仁打斷他說,「十分鐘太長,三分鐘。」

好歹減一半啊……

「太長?」柏子仁詢問,「那手機給我。」說完就要伸手搶手機,被石韋靈活地躲過。

「馬上就好!」說完埋頭吃面,「呼啦呼啦」響。

食堂另一頭的莫默和舒悅買完蓋澆飯,正要出門,雖然隔得有點遠,但是晚上人少,一眼就看到了打鬧的兩人。腳下步子頓了頓,又抬腳離開了。

「啊啊啊!為什麼我現在覺得青椒肉絲這麼好吃!!!」

莫默坐在一旁,看著吃飯的知了一會兒抬頭感嘆,一會兒低頭吃了一大口的飯。看了會兒,實在看不下去了,「你再這樣,我就拍視頻發給小夏,叫她發給舟啟言!」

「別啊~」知了出聲制止,「你能耐,你直接發給小舟啊~」說完迅速地抱著餐盒跑到了陽台外面,順便鎖上了門,朝門內的莫默吐了吐舌頭。

總裁的蘿莉甜心 莫默吃癟,自己沒有舟啟言的聯繫方式這件事要從上回舟啟言送知了來學校說起。 除了知夏這個妹妹,對於安知了來說,莫默算得上是,另外一個情同手足的,堪比姐姐的存在。

上回舟啟言送知了回學校,莫默緊跟著第二天就回了學校,一回來就跑到知了宿舍,宿舍里就剩下舒悅一個人。

「怎麼就你一個?」莫默很奇怪,知了竟然不在宿舍。

「學習的學習,約會的約會。」舒悅轉過腦袋,「了了屬於約會的那個~~」

「舟啟言還沒走?」 惹愛成癮:總裁大叔不可以 莫默挑眉。

「嗯哼~看了了接電話那個樣子,似乎是。」

舟啟言可以的嘛!莫默心想。

從舒悅那裡了解到昨晚舟啟言送知了回來的事情經過,得知他們竟然到現在都還沒有什麼進展,莫默既開心又憂心。

作為知了青梅竹馬的閨蜜加死黨,莫默一直覺得自己處於一種知了老媽子的位置。和舟啟言的毫無進展,莫默很是開心,開心是知了還是知道要潔身自愛,轉念一想,安知了談個戀愛,怎麼會這麼笨?

完全沒有開竅嗎?

到現在連個親親抱抱舉高高都沒有嗎?

太遜了!

為此有點憂心……

莫默和知了從穿開襠褲就認識,之後又同桌,再到一個大學,雖然小學時出現徐秋那個小插曲,但是並不影響兩人深厚的友誼,可以說是親情。得知知了跟著徐秋一起跳了級,莫默就跟著跳了級,只是沒在一個班。

期初莫默覺得知了這個行為太傻太幼稚,而且兩人一直黏在一起,想試一下自己,如果不和知了一起,會是什麼感覺。

事實證明,看著知了跟著徐秋屁股後面轉,果然很,惱火!

像是自己最心愛的娃娃,被搶走了。

然後就也跳了級。之後曾被小夏說,這三個人上學上的太隨便了!

離開知了宿舍,莫默在學院里隨便走了走,想著還是發了個信息給小夏。

把舟啟言聯繫方式給我。

知夏回的很快,給了個QQ號。

莫默本來是想著手機號碼,這樣方便聯繫,QQ號這種東西,本來只是為了閑聊的,自己沒事還是打個電話比較直接了當。不過,QQ號就QQ號吧。

隨手加了舟啟言,很快就有信息了。但是……竟然被拒絕了!

莫默呆在那裡,愣了愣。我這是,真的被拒絕了?老師都是這麼嚴謹的嗎?

「安知了!你家舟啟言可以啊!加好友要備註嗎?」莫默抿唇,忍不住打電話給安知了。

對面的安知了剛送完舟啟言上車,就接到莫默的電話,一接聽,被莫默說了一大堆:「等等,你說你加小舟了?」

「是的!你沒有聽錯。」

「後面呢?」知了等著公交車,饒有興緻地問。

「……被拒絕了!」莫默無奈地再重複一遍。

「哈哈哈!」知了笑出聲,「沒想到啊!可是我當初的加他的時候,挺……」順利嗎?不是的,加了幾次,備註了幾次,等了大概三天才通過。雖然後來舟啟言說其實他是因為沒看到,才沒同意,但是知了還是覺得,他就是不想加自己!

畢竟,備註是:老師!我是來追你的!

「其實吧,他不經常看的……」知了回想起之前自己加小舟的樣子,解釋著。

「哦,可是他是拒絕了!不是沒看到!」莫默說。

「那,我跟他說下是你,你再同意一下。」

「哼。」莫默說完掛了電話。

知了被掛的有些懵逼,笑了笑,轉而打了通電話給舟啟言。

莫默掛完電話,呼出口氣,走進商店買了冰汽水,剛擰完蓋子,手機「叮咚」一聲,莫默左手端著喝了口水,右手拿著手機,單手點開信息,一看是舟啟言的加好友請求,莫默挑眉,「呵呵!」想了想,點了拒絕,點完之後很是爽快。

估摸著不多會兒,知了的電話就應該打來了。

果然,知了的電話來了。

「小舟加了沒?」

「加了。」

「那,你們聊了啥?」知了似乎很開心,「我還一會兒到校,你要不要當面和我說說!」

「別。」莫默頓了頓,「他加了,我拒絕了。」

「拒絕?為什麼啊?」知了聲音突然提高,又輕了下來。

「沒啥,圖個爽唄!」

「小舟說他之前不小心按錯了。」知了解釋著。

「得了姐姐,能找個更高端的理由嗎?」

「真的……」知了無奈。

這個還真是舟啟言手誤按錯,當時舟啟言看到好友信息,一看網名,很熟悉,思索了會兒想起,好像經常給了了評論過,又看了好友資料,估摸著應該就是了了常提起的莫默。剛想點同意,就手誤點了拒絕,一瞬間有點楞。

後來知了來了電話,果然那個人是莫默,想了想就重新添加,很意外,被拒絕了。

之後莫默也再沒加過舟啟言,舟啟言也沒加過莫默。至此,莫默作為知了老媽般的存在,卻連知了對象的聯繫方式也沒有。

莫默揉了揉太陽穴,想起之前的破事。看了看躲在陽台外面吃的歡快的知了,走過去,敲了敲玻璃門,「進來吃,不鬧了。」

「哦哦哦!」知了嘴上答應的很是勤快,但是不推門進來。莫默等的不耐煩,轉身找舒悅去了。

陽台上的知了,本來答應莫默也是隨口,逗逗她而已,見她不樂意等著自己,突然也就沒了興緻,吃下最後一口飯,開門進去。

「你看,這個顏色配這個好看嗎?」舒悅的聲音。

「唔,這個吧,更適合蘇子哲。」莫默伸手拿了什麼給舒悅。

知了把飯盒丟進垃圾桶里,就湊了過去,「什麼什麼?在看什麼?」

莫默轉過頭斜了一眼,不理她。

「毛線啊。」舒悅接話說。

「……」毛線啊……

知了站在一旁,看舒悅靈活地織著圍巾,站了會兒,拖了個椅子過來。

「了了,你決定要學了?」

「額……我看看。」不敢動手啊,不怕織不出來,就怕奇醜無比。

「別看了,反正以你的智商,學不會的,縱使學會了,織出來的也是奇醜無比。」莫默看也不看知了。

果然是一起長大的,太了解我了吧!

「小舟也許不喜歡圍巾,什麼的……」還沒說完,被舒悅斜了一眼。

「了了,你說說吧,你會啥?你能讓小舟對你,始終如一?比如,燒飯?」

「不會。」

「唱歌?」

「一點點。」

「畫畫?吟詩作對?」

「……」後面的是什麼鬼?

知了心裡嘆了口氣,要不要送一個給小舟呢?撇了撇嘴,「悅悅,不然你教我吧!」

「!!!」開竅了! 考完試的知了開始一心學習怎麼織圍巾,想著在聖誕節的時候送給小舟。聖誕節啊!那麼美好的夜晚,空氣中都瀰漫著甜膩膩的味道,送出自己親手織的圍巾,再干點有意義的事情,簡直是太完美了!

「你看看你啊!」舒悅一本書砸下來,打破了知了的幻想。舒悅兩手拎起知了織的不明物體,「你自己看看,你這個看得出來是個圍巾嗎?鬆緊不勻稱也就算了,這裡這裡,為什麼原來兩股線,到這裡變成了一股?還有啊!你這裡頭都掉了一個,自己數的少個都不知道嗎?」

一大串的話,就在知了耳邊響起,自己看著手裡的疑似「圍巾」的東西,朝著舒悅「嘿嘿」傻笑兩聲,又重新拆了再開頭。

校園絕品狂徒 「唉,我大概是沒有這個天賦了……」知了拆的倒是越來越順手了,「悅悅,你看我這樣還有希望嗎?」知了睜著大眼睛,撲閃撲閃地看著舒悅。

「不然,你買個吧?」舒悅試探著回著。

「……好了,我接著來。」

織了一下午,看著還是手裡的圍巾,不忍直視,丟下針,鬆了松肩膀,回頭一看,宿舍里僅剩的陸英,不曉得什麼時候睡著了,知了撇嘴嘀咕著,「天哪!這東西怎麼比學習還難……」剛說著,手機鈴響了起來。

「小舟!」知了有點驚喜,從上回被他掛了電話,考完試之後本來等著小舟的電話,結果學圍巾后,壓根就忘記和小舟通電話了……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得到了就不珍惜?

不對不對,我可勁兒珍惜小舟了!

「考完試了?」電話那頭舟啟言的聲音淡淡地,聽不出情緒。

「是啊!我這次絕對可以過了!」知了一激動聲音提了起來,想到陸英在睡覺,悄悄走到陽台上,關上門,「說好大餐的!」

「是是是,大餐,寒假帶你出去玩。」

知了聽得見舟啟言笑的聲音,感覺就在耳邊,不知怎麼,知了感覺耳朵有些發燙,揉了揉另外的耳朵,有些不自在地問,「去,去哪兒啊?」

「不知道。」

「……」

「哈哈,再說吧。最近在幹嘛?」舟啟言愈發地愉悅,「考完試這麼久,不給我打電話?不想?」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