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默一邊耕耘一邊問道:「怎麼不一樣了?」

鄒美晴此時的道源之力已經被莫默的道源之力慢慢包裹,本來炙熱無比不敢輕易運行的道源之力,就好像久旱逢甘露一般,慢慢的吸收著莫默道源之力的寒涼。

「好像你的道源之力能夠控制我的道源之力一般,似乎你對我道源之力的掌握猶在我之上。」鄒美晴有些不解。

莫默早就發現此事,故作神秘的說:「你是我的女人,我控制你還不是天經地義。」

「哼,就會欺負人家。」鄒美晴臉上飛過一絲紅霞,然後把臉轉向一邊,閉上眼睛,不敢再看莫默那明亮的眸子。

「嘿嘿,之所以有這樣的情況,那是因為我對火的感悟比你還高一些,所以才能控制你的道源之力。同樣,如果你對冰與水的感悟比我高一些,你也可以驅動我的道源之力。」莫默想起了當初看著張陳壽做飯的時候,自己確實對火有了新的感悟。

「啊,還可以這樣,那我可得抓緊時間好好修鍊才行,不然的話我一點進步都沒有,早晚會被你落下的。」鄒美晴焦急的說。

莫默不要臉的捏了一下鄒美晴的山峰,說:「是啊,你得經常跟我好好修鍊才行,來,親愛的,我們換個姿勢繼續修鍊吧,你要好好努力才行啊。」

鄒美晴一陣扭捏,知道莫默故意歪曲她的意思,但是還是乖乖的換了一個姿勢,然後慢慢的沉浸在二人的水火世界中。

半個時辰過去(咳咳,半個時辰是一個小時,時間不算誇張吧),二人整理了一下衣裝,然後靜靜的依偎在一起,感受著羽化林中蔥綠的安逸,忽然覺得人生的幸福不過如此。

「莫默,你會回到你的世界么?」鄒美晴忽然問道。

莫默想了想,嘆了一口氣,說:「或許吧,我倒是想回去看看,不過若是回去,可能還要等待一千年的時間。」

「啊?一千年的時間啊?」鄒美晴驚訝的說。「我們能活那麼久么?」

莫默摟緊了鄒美晴,輕輕的吻了一下她的額頭,說:「所以我一定會好好努力,先得到你父親的認可,然後再把你帶在身邊,這樣,我們就可以不停的雙修,修為也會突飛猛進。」

鄒美晴紅著小臉點了點頭,不過隨機又憂心忡忡的說:「可是苦葉藤真的好難找的,而且你現在也沒有什麼地位,雖然我知道你是宇宙空間的大能,但是就連我也不知道宇宙空間是什麼樣子的,我父親又怎麼會認可你。」

莫默笑了笑,也覺得心中有些苦澀,說:「苦葉藤倒是不難找,不過你說的宇宙空間,我也想不起來是什麼樣子的。」

鄒美晴沉默了一會,不知道壓在心底的那件事要不要跟莫默說,說了又怕平添莫默的壓力,不說的話,又找不到別人分擔。

莫默見鄒美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便問:「晴晴,你怎麼了,最近發生什麼事了么?」

鄒美晴條件反射似得說:「沒有,沒有什麼事。」

鄒美晴說是沒什麼事,但是那閃爍其詞的樣子怎麼會瞞過莫默,莫默扶著鄒美晴的肩膀,認真的說:「有什麼事情你一定要告訴我才行,我會跟你一起面對的。」

鄒美晴扭捏了一番,說:「真沒什麼事,都是一些小事,說不說都可以的。」

莫默不依不饒的說:「那就說吧,反正也是小事。」

鄒美晴兩手不安的交織在一起,一隻手慢慢的摳著另一隻手的指甲,手指纖纖白皙,甚是精緻。

「莫默,我不是鄒凱的親生女兒。」鄒美晴鼓足勇氣說出了這句話,話中似乎也帶著無盡的委屈。

莫默一聽也是非常驚訝,趕忙問道:「嗯,這是怎麼回事,你聽誰說的?」

鄒美晴似乎非常難過,又把臉貼近莫默的胸膛,小聲說:「是鄒凱親口告訴我的,他說我的親生父親是道天帝國四大家族的羅家家主,霍峰。」

「羅家家主,霍峰?怎麼羅家會出來一個姓霍的家主?」莫默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鄒凱說,我外公姓羅,叫羅供,是道天帝國四大家族羅家的家主,後來外公被霍峰害死了,再後來霍峰得到了我的母親,再然後就有了我。」鄒美晴可憐兮兮的複述著鄒凱的話。

莫默眉頭一皺,憤怒的說:「還有這種事,那你的親生父親現在在做什麼?」

「我也不知道,好像他已經接手了原來的羅家,現在還是不是叫羅家我也不曾知曉,畢竟我也沒怎麼出過遠門。」鄒美晴說道。

「那你的母親呢,難道你的母親從來沒跟你說過這件事么?」莫默又問道。

說道鄒美晴的母親,鄒美晴的眼睛一紅,就要哭出來,說:「我對母親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鄒凱說我比鄒錦鵬大,他不是我的哥哥,應該是我的弟弟,鄒凱認識母親的時候,母親已經懷上了我,所以我和鄒錦鵬,是同母異父的姐弟。因為這件事,我已經好久沒有見到鄒錦鵬了,或許他也很難過吧。」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沒想到封神學院的院長,竟然還有這種奇怪的遭遇,鄒凱能夠對你愛惜有加,已經算是一個很好的父親了,畢竟你不是他親生的女兒。」莫默感嘆道,也想起了當時鄒凱給自己開出的兩個條件。

「他對我是很好,從小到大一直寵愛著我,或許是因為我跟母親長的太像了吧,所以他才會對我那麼好。」鄒美晴喃喃的說。

莫默微微一笑,安慰道:「晴晴,你也不要太難過了,反正你的親生父親也不如鄒凱好,索性就待在封神學院好好提升自己吧,反正我會經常來看你。」

「我不!」鄒美晴睜大著眼睛反駁著莫默的話,「我不僅不要永遠待在封神學院,以後我還會去道天帝國找到霍峰,然後當面質問他,為什麼拋棄了我的母親!」

莫默疑惑的問:「這又何苦呢,你的母親已經不在了,你現在也有鄒凱疼,有我愛,何必還要去追查當年那些不痛快的事實?」

鄒美晴可憐的看著莫默,說:「因為當初我求父親去封神宮救你的時候,我答應了父親的三個條件。」

「什麼條件?」莫默頓時緊張了起來。

「第一個條件是要為帝國找到一株苦葉藤。第二個條件是他答應我們在一起,我們才可以在一起,其實就是等你做出一番成就而已。第三個條件是他要我親手殺了霍峰。」鄒美晴每天都會把這三個條件反覆的默念上幾次,每默念一次,心中就對莫默的思念更盛一分,所以此時說出這三個條件幾乎都不用多想,就脫口而出。

莫默點了點頭,也想起了鄒凱當初對自己開出的三個條件,幾乎與鄒美晴的三個條件都差不多,唯一的差別就是,鄒凱還有一個條件沒有跟莫默說。或許在鄒凱看來,莫默連前兩個條件都不可能完成吧。

莫默伸出一隻手,慢慢的擦拭掉鄒美晴的淚痕,心疼的說:「晴晴,苦葉藤你就不用擔心了,幾年之內我肯定是可以得到的。有關於讓我有所成就的事情,我想我終究也會混出一番名堂。不過殺了霍峰的事情,我們最好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畢竟虎毒不食子,當初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們也不太清楚,等有一天見到的霍峰的時候,終究會真相大白。」

鄒美晴得到愛人的開解,心中的這個死結也慢慢的打開,日日讓他神傷的三個條件也不再是壓在她心頭的大山,看著莫默那灼灼真誠的雙眼,似乎今生今世也不想再與他分開。

「莫默,我好愛你。」鄒美晴歡喜的說了一句。

莫默輕輕的扶起鄒美晴,兩人慢慢的往羽化林外面走去。

莫默的心中也一團火熱。

「我也愛你。」莫默在心中默念了一句,卻始終沒有說出口。 「莫默,你這次來封神城是有什麼事情么。上次你來的時候好像還有事在身,難道這次是特意來看我的么?」鄒美晴邊走邊看著莫默。

莫默不想說無謂的謊話,便回道:「這次也有其他事情,不過不管有什麼事情,我最願意做的就是來看看你。」

鄒美晴心中一暖,說:「就你會說,那你告訴我,你這次來這裡都有什麼事情?」

莫默得意的一笑,說:「你們學院冥獸系院長葉三是不是中了奇毒?」


「咦,你怎麼知道的?」鄒美晴前幾日也聽說了這件事,鄒凱還因為此事去她那裡找過幾株藥材,「難道父親親自出馬還沒有治好么?」

莫默皺了皺眉,問道:「你父親也沒有解掉葉三的毒?」

鄒美晴納悶的看了看莫默,說:「我也不清楚啊,我平時不太喜歡葉伯伯,總是跟一大堆動物打交道,身上時常都是臭臭的,所以我也只是聽說他中毒了,並沒有去探望。」

「哦,那看來葉院長中的毒不輕啊,既然影宮的任務榜都發布任務了,想必知道的人也非常多了。」莫默似乎自言自語的說。

「怎麼,葉院長的毒跟你們影宮有什麼關係么?」鄒美晴也趕緊追問道,生怕莫默也被牽連其中,「這幾日父親因為這個事情,惶惶終日,我還以為葉伯伯的毒都被解的差不多了,也不知道怎麼搞的。」

莫默也是思量再三,不放心的問道:「我若是去幫葉三解毒,不會碰到你父親吧?」

「啊?」鄒美晴聽到此問,也是心中一驚,怯怯的說:「你這副容貌,倒是能夠以假亂真,身上的氣息,好像也不是你本人的氣息,只要父親他不用星魂之力籠罩於你,估計就不會有什麼事情,嗯,按道理父親不會對你有那麼深的戒備吧,如果我在中間引薦,說你是影宮的長老,想必父親還是會善待你的。」

想到自己被鄒凱發現的後果,莫默渾身不禁冒出一陣冷汗,硬著頭皮說:「但願你父親不在葉三那裡。」

鄒美晴傻笑了兩下,緊緊的摟著莫默的胳膊,說:「沒事的,你是來治病的,又不是來搗亂的,大家都不會難為你的。」

莫默點了點頭,跟著鄒美晴往封神學院的冥獸系走去。

封神學院的冥獸系在學院的最深處,幾乎是依山而建,自然純樸,環境宜人。

鄒美晴的罡風帕飛行速度奇怪無比,帶著莫默也就這麼堂而皇之的飛到了冥獸系的院區。

許多封神學院的學生見到一個傾國傾城的美女帶著一個老頭模樣的人從天而過,都不禁抬頭張望。

「快看,那個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女子,真是猶如仙女下凡啊!」

「這二人到底是什麼關係,怎麼看起來這麼不倫不類。」

「這是什麼飛行器,好快啊,我都沒有看清上面的人長什麼樣子,就飛馳而去了。」

「那個老者的修為肯定不俗,不然怎麼會收得這麼漂亮的姑娘做徒弟!」

兩人一路倒是人了不少流言蜚語,鄒美晴平時深入簡出,大多數封神學院的人都不認識,而莫默這副假面容,就更不是一個常見的面孔,所以引來一些議論聲也不奇怪。

鄒美晴也不想過多耽擱,帶著莫默直接就來到了葉三的住處。

葉三的住處有點像山中野林里獵戶的屋子,屋子簡陋不說,周圍也沒有個院子圍牆,就這麼散散落落的幾間大石房,毫無規矩的擠在了一起,讓人看著不禁覺得寒酸。

「葉三的生活也太粗狂了一點吧?」莫默驚訝的問道。

「我第一次來的時候也是這麼覺得的,不過據說冥獸帝國的人生性比較狂野,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哪睡哪。總之就是隨隨便便,不喜約束。」鄒美晴解釋說。

莫默也看出來這一點了,看了看鄒美晴,笑了笑,說:「那我們進去吧?」

鄒美晴點了點頭,駕馭著罡風帕慢慢的飄落在一間民房的門口,扯著嗓子嬌滴滴的喊:「葉伯伯,我是晴晴,我帶著影宮的彭長老來給你看病啦!」

鄒美晴喊著,就帶著莫默進了房間。

剛進了房間,一隻三眼妖獸狂吼一聲就跳在了二人面前,張著血盆大嘴,好似瞬間就要把莫默與鄒美晴撕碎!

「葉伯伯是我,收回你的神魔藍獒!」鄒美晴驚呼一聲,帶著莫默疾退兩丈。

這支神魔藍獒也只是怒吼了一聲,渾身的鱗甲金光閃閃,氣勢非凡,倒是沒有追著二人出去,只守住房門兇狠的盯著莫默二人的一舉一動。

「小藍,你又調皮了。」房內傳出一聲虛弱的責怪聲。

莫默雖然只接觸過葉三一次,但是也知道此聲正是葉三的聲音。

「葉伯伯,我是晴晴啊,知道你中毒了,帶著影宮的彭長老前來給你看看。」鄒美晴又是不卑不亢的說了一遍。

過了一會,屋裡傳來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晴晴來啦,伯伯有失遠迎,我這就收了小藍,你們進來吧。」

聲音剛剛傳來,只見神魔藍獒猶如感應到葉三的召喚一般,轉身回了房中,消失不見。

莫默與鄒美晴慢慢的走進了屋裡,生怕又跳出什麼強大的妖獸,剛才那隻六級妖獸已經嚇的莫默內心久久不能平靜,再跳出來這麼一隻龐然大物,莫默都怕自己被下尿了。


當然,能把莫默下尿倒是有點誇張了。

「葉伯伯,你怎麼樣了?」二人連續進了兩個房間才看到躺在床上的葉三,葉三的臉色蒼白,毫無血色,眼珠昏黃無神,顯然中了很深的毒。

剛剛就施展了一個收回神魔藍獒口訣,葉三的額頭就滲出許多汗水,看了莫默一眼,微微點頭,就算簡單的寒暄。,努力的切了切身子,目光暗淡的說:「唉,看來我這條命,就要留在這裡了。」

在莫默之前,已經有上百個神醫給葉三看過此毒了,可是別說解毒了,就是知道葉三中了什麼毒的,都沒有一個人。

就連鄒凱都奇怪的說:「世間能制此毒者,修為定不弱於我等!」

「那葉伯伯,我父親他們怎麼都沒在這裡陪你么,這裡怎麼就你自己?」鄒美晴不解的問。

葉三嘆了口氣,勉強苦笑,說:「不是他們不想在這裡陪我,而是不忍心看著我受罪,所以都到處奔走,想盡能想的一切辦法了。」

鄒美晴走到莫默面前,看了看莫默,又對葉三說:「葉伯伯,這位影宮長老,醫術還是很高明的,你也不用灰心,要不還是先讓他幫你看一下吧?」

鄒美晴對莫默的信任是無條件的,既然莫默說有把握治好葉三的病,她就相信莫默一定可以做到。

葉三稍微懷疑的打量了一下莫默,口氣平淡的說:「影宮的彭長老,幸會幸會。」

莫默也不介意葉三的態度,反正葉三現在就是叫他爺爺,他也不見得會喜歡這個傢伙。


「葉院長的傷能夠驚動全天下,真是讓老夫失敬啊!」莫默也是不痛不癢的回了這麼一句。

就在莫默跟葉三打完招呼,準備拿起葉三的手把把脈的時候,忽然屋內傳來一聲非常尖銳刺耳的叫聲。

「假的!假的!」

「假的!假的!」

葉三聽聞此聲,臉色一變,馬上警惕的看著莫默和鄒美晴二人:「你們是什麼人!」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