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森癟癟嘴,「其實,我只是不想讓人看到我的難處。我連明天的早餐都沒錢買了。」年輕人也是要臉面的嘛!

布爾特莫名心疼,想做點什麼。隨即又聽莫里森說道,「不過,為了你們的專訪,還有給更多的年輕人信心,我同意你進行拍攝。」

大義凜然,為了幫助其他年輕人樹立信心,莫里森決定豁出去,不要面子了。

布爾特感動得快哭了,怎麼有這麼好的人?這麼有社會責任感,還這麼體貼媒體人,簡直是社會楷模。他掏出200英鎊,不由分說塞進莫里森手裡,「這是我預付新聞線索的費用,後續的費用,我會向台里申請。」

明星接受採訪,一般是沒錢拿的,倒是普通人提供新聞線索,會有一定的補助。今天莫里森的一通說辭,征服了布爾特,他決定支持莫里森的事業。

「對了,過幾天我會到倫敦出差,採訪你的也許是我的同事,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很榮幸。」莫里森裝模作樣一下,把錢塞進口袋,心情舒爽。

明星都要出場費的嘛,這次雖然少,以後可以多呀!

…………

莫里森最喜歡過生日了。

農妻是個狠角色 過生日有禮物收。

曼聯方面先給莫里森安排了全面體檢,兩個頭都很健康,之前的掉色和頭髮問題,經過檢查也都沒問題,只是特殊現象。他的身體還在快速發育,身高也會繼續增長。

然後是拍攝定妝照,莫里森在鏡頭前,已經脫離黑底,大踏步朝著黃皮膚邁進,簡直騷氣得不像話。

幾個攝影師拿出莫里森以前的照片,「奇怪,跟去年的照片變化好大,簡直換了一個人。嗯,帥多了。」

莫里森白了一眼,「帥還用你說?所有人都知道。」

最後是簽約儀式,莫里森沒有聘請經紀人,他才剛滿16歲,明年簽訂職業合同的時候再聘都不晚。

職業學徒合同的條款很簡單,最重要的一條,其實就是周薪的額度。

莫里森可是聖安東尼天主教學院的「高材生」,看得懂周薪數字,簡單的合同條款。合同雖然只有短短一年,但周薪令他滿意。

300英鎊周薪,年薪達到15600磅,已經是曼聯青年球員的最高薪,相信明年簽訂職業合同,周薪至少會跟馬切達和佩特魯奇看齊。只是需要繳稅,扣除4385英鎊的免稅收入,按照累進稅率,他一年大概要繳納2200英鎊的稅款。

合同同時還規定,莫里森參加球隊訓練的同時,還要完成12年義務教育。其實英格蘭的小孩子4歲就接受教育,到16歲左右,基本都能完成義務教育。

「嘿,你們別說,我不僅會完成義務教育,還想申請大學就讀呢!」莫里森面帶笑容,在合同上籤下大名。

弗格森和麥金尼斯微笑著,在簽字桌上,同莫里森拍照。

「瞧瞧,這是你當年跟我們簽訂青訓合同的照片,變化太大了。」麥金尼斯不知道哪裡找出當年的照片。

一團黑乎乎的小夥子,坐在黑皮椅上,和皮座融為一體,跟現在是判若兩人。

「你真是拉威爾?」弗格森忍不住打趣,「哈哈,你的變化太大了,是不是換了膚色?」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身體長大,黑皮膚都被撐開了。」莫里森也在自嘲,「未來我會更帥氣,而且更高更壯。」

現場氣氛很棒,然後莫里森繼續說道,「話說,你們能不能先預支一個月工資給我?」 2009年2月2日,莫里森16歲生日當天,他同曼聯簽訂了職業學徒合同,宣布正式踏入職業聯賽。

合同敲定之後,莫里森又向球隊申請了一個月的周薪,1200英鎊的巨款,加上布爾特預支的200英鎊,至少還債的錢湊齊了。

弗格森和麥金尼斯相視一笑,「拉威爾,恭喜你。從今天開始,你就是職業足球運動員。我相信你有一個光明的未來,你會在曼聯取得成功的。」

「Boss,保羅教練,謝謝你們。」莫里森帶著微笑,心裡卻在嘆氣,「下一步,先跟家人修復關係。然後再聲明退出社團,團團都是亂麻,真特么煩躁。」

麥金尼斯今天一直帶著笑容,「每個成為職業球員年輕人,隊友們都會給他安排特殊的入隊儀式,現在,去參加你的入隊儀式吧!」

「咳咳,也許,他們已經給你準備了驚喜。」弗格森笑得很壞,「我記得上周是威廉-基恩,他被隊友塞進麻袋,丟在大巴車上,可嚇壞他了。」

莫里森臉色僵硬,想起來了。簽約或者新加盟的球員,都要參加曼聯傳統的入隊儀式。

簡單的,就是當著所有人的面唱首歌,活躍一下氣氛。但是他在曼聯青訓營待了這麼多年,已經是球隊的老人。隊友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

莫里森清楚地記得幾個聳人聽聞的入隊儀式。

貝克漢姆簽下合同,正式加入青年隊,然後當著所有人的面,對著克萊頓-布萊克摩爾的掛歷打手銃,這段賊經典。

斯科爾斯的入隊儀式是被隊友丟進洗衣機,到現在臉還是慘白慘白的,肯定是當年被嚇壞了。

最凄慘的,當然要算舒梅切爾。他在更衣室的時候,隊友看他平時不苟言笑,決定一起整蠱。巴特成為幸運兒,提起開水壺下手。

他準備給洗澡的舒梅切爾來一個爽快的屁屁開水浴,沒想到開水淋下去的瞬間,舒梅切爾轉過身來,林中小鳥差點燙熟。然後是巴特被舒梅切爾繞著卡靈頓基地追殺,差點沒命,不過從之後,這群隊友關係很棒,畢竟是煮鳥的交情。

「那群傢伙,會給我安排什麼樣的入隊儀式?」莫里森心裡想著,竟然有點緊張。

以前跟隊友是有點小矛盾,但是問題不大,應該不至於報仇雪恨吧?還有丹尼-德林克沃特幾個人,也會從預備隊回來慶祝吧?

感覺毛毛的。

「真是不錯的小夥子,相信他會有一個終生難忘的入隊儀式。」麥金尼斯奸笑著,「不如,我們去看看?」

「咳咳咳……不行不行,我們去了,小傢伙們放不開手腳。」弗格森擺擺手,即使他很想去。

莫里森走進更衣室,隊友們竟然都在乖乖做著自己的事情,不正常,他剛剛簽下新合約,好歹叫請客不是?

站到櫃門前,隊友們悄悄轉過來,眼睛里滿是期待。

「砰!」莫里森打開櫃門,一顆碩大的豬頭滾下來,差點砸中他的腦袋。

「哈哈哈……」看到莫里森吃癟,隊友們笑得滿地打滾,「送你一個豬頭,我們相信,你就是豬頭。」

莫里森提起豬頭,對著自己的臉,讓隊友記錄這個特別的瞬間。別說,這豬頭還挺香的,是烤熟的,晚飯有著落了。

然後,莫里森朝著隊友鞠躬三次,沒有家屬還禮,「感謝各位豬頭,把自己當做禮物送給我。」

「哈哈哈……」林加德笑得差點咬斷舌頭,這傢伙的特長就是舌頭特長,經常伸出來散熱。

莫里森一本正經搞笑,隊友們更是爽利無比,連佩特魯奇也在旁邊傻笑,他入隊的時候,因為是外國人,隊友只讓他唱了一首義大利黃歌。

看到莫里森的入隊儀式,竟然有點羨慕。他進隊大半年了,還沒真正融入青年隊里。

「嘿,拉威爾,丹尼和費德里科、維爾貝克幾個,他們會過來整蠱你的。要小心哦!」林加德特別仗義地說道。

「我猜他們可能會送你一頭豬。哈哈哈……」邁克爾-基恩大叫幾聲,「莫里森,晚上請客。」

「沒問題。」莫里森拍著胸口,「威廉,你出酒;佩特魯奇,你去買幾道菜。炸魚薯條要配番茄醬。」

「林加德,你還沒正式簽約,打打後勤就好。」莫里森安排一遍,「當然,聚會的主角是我,我決定出個大豬頭。」

他抱起桌上的大豬頭,塞進包里,「晚上不見不散。」

瀟洒利落的安排,簡單幹脆的決定,隊友緩了一會,「我們是不是被他坑了?」

「他請客,好像一分錢都沒出。」

「這個摳門的傢伙,難道一百英鎊都沒到手嗎?」威廉基恩嘟囔著,晚上要幾瓶葡萄酒才夠?有點壓力。

訓練結束后,莫里森心情舒暢,衝進淋浴室。

忽然,他感覺到淋浴房的氣氛有點詭異,隊友們都躲得遠遠的,不跟他一塊沖澡。

「嘿,你們怕什麼呢?我又不是沒見過你們的小鳥兒,沒我大也不用自卑嘛!」莫里森調侃著,打開噴頭,花灑噴出熱水,舒服。

「噓!」馬切達悄悄摸進淋浴房,「我們這個計劃,就叫火燒吉吉毛不焦。」他得意地拿起剪刀,咔擦咔擦,亮晶晶嚇人,「你把他的鳥毛燒掉,我再給他整理一下。嘎嘎……」

喝水哥拿著打火機,啪嗒幾下,火苗蹭蹭冒出,「開到最大了,肯定焦。」

「嘰嘰嘰嘰……」維爾貝克和吉布森、克萊維利幾個躲在後面,憋得滿臉通紅,渾身顫抖,他們似乎看到莫里森吃癟崩潰的模樣。

其他隊友都轉過去,盯著莫里森,那傢伙,還吹著口哨洗澡呢!

莫里森的左肩被碰了一下。他聰明轉向右邊,「哪頭?」

啪……

巨大的聲響,這是棍子和臉龐重重接觸的聲音,渾厚響亮,全場震驚。

拿著打火機的喝水哥臉上被莫里森的鳥兒砸中,哀嚎一聲,「你麻痹,這條棍子這是什麼鬼?」

「我日,你竟然在洗澡的時候撒尿,我呸呸呸……」喝水哥抹一下臉,整個人懵逼。

啪!

莫里森看到喝水哥,感覺不妙,左邊還有人。

可憐的馬切達,看到喝水哥臉上都是黃湯,竟然笑得摔在地上,然後莫里森的黃湯也灑下來,天降甘露,嘴巴微張。

嗚哈哈……後面的幾個傢伙,不厚道地笑起來,「嘰嘰嘰嘰……」

莫里森轉過頭,「你們這群混蛋,笑什麼呢?」

噴洒出來的,白里略帶黃色的,充滿力道的湯水,朝著眾人噴洒而去,比定位球還准,維爾貝克、吉布森和聰明利身上頓時熱乎乎的。

「糟糕,好像惹太多人了。」莫里森趕緊抓過毛巾,趕緊跑,在這等死嗎?

他只聽到後面傳來馬切達殺人般的聲音,「拉威爾,我要宰了你。啊呸呸呸……」

「我要殺了你!!!」這是喝水哥的怒吼,他真喝下去了。 入隊儀式后,莫里森感覺跟隊友的關係好了不少,畢竟一起脫過褲子,喝過尿的交情。

莫里森還第一次見到了名義上的女朋友,蕾婭。一個不到20歲的小太妹,不過長得還不錯,身材勁爆。十幾天沒聯繫,蕾婭差點認不出他,「bitch,你怎麼變得這麼帥?真特么令人慾望大增。」

莫里森也一樣,反正是免費的,享受一番又怎麼樣?

他不喜歡這個滿口粗話的小太妹,但是這種性格,在廣木上肯定火辣刺激,咱好歹還沒正式分手,肯定要表示一下。

開車?那是必須的,尤其是一輛好車,又是九成新的車子,試試手是必須的。

外國人第一輛車基本都是二手車,便宜,還能磨練車技。

莫里森坐上車,先摸索著車裡的配置,很不錯,車內的裝飾很新穎,大燈在晃動,他輕輕一點,燈光忽然豎起來,不好意思,是亮起來。

兩隻手控制一下大燈,手感很溫潤。莫里森這時候才知道,其實皮膚最光滑細膩的,肯定要數小黑妹,比華夏國女人還細嫩,特別帶勁。

白皮膚的女人是不錯,但是皮膚的細膩程度,那簡直了。

輕輕踩下油門,不知道是不是莫里森車技變得更好,還是油門踩大了。油箱內的汽油撲撲冒出來,潤滑已經足夠。

嗯,車內的音響有點壞了,自己呼喊起來,聲音還挺大,車子跟著輕輕抖動。

莫里森摸著掛擋器,往前一推,一檔上路。

速度不是很快,但是他喜歡開車的感覺,尤其是手動擋的車子,擁有一種操控的快感。

車速越來越快,檔位也在不斷變化,一檔,二擋,三檔,很快就到了五檔。

速度八十邁,相當快,不是很好控制。車子呼呼作響,音響發出的音樂,令人心曠神怡,莫里森也跟著哼唱,這是一輛好車,難怪經常鬧,卻沒有分手。

今天的路況很特殊,一會拐彎,一會上坡,一會又要下坡,莫里森不停更換檔位,有時候還空擋滑行。

估摸著從曼徹斯特出發,這個時間點也差不多到倫敦了,車子似乎有點受不了,車身不停顫抖,大燈也跟著不停晃動,燈光閃爍。

莫里森看到這是最後一段上坡路段了,沒有絲毫猶豫,最後猛地踩下油門,馬力全開,車速飆到最高。

呼呼呼……

終於到了,車子緊緊貼著廣木,有點冒煙的感覺,終於緩過氣來。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蕾婭還在歇斯底里叫著,「你特么怎麼變得這麼強大?我要散架了,飛起十次了吧?技巧太棒了,我喜歡。」

「最近鍛煉比較賣力。」莫里森拔出鑰匙,他也是渾身大汗,開車的疲憊感還沒散去,拍拍車燈,「過幾天我要退出社團,你怎麼看?」

「隨便你,我聽你的。」蕾婭喜歡夜場,註定不會長久跟莫里森混在一起。但此時,她已經完全被征服,喜歡開車人的車技,更喜歡被征服的感覺。

莫里森趴在車上睡了一覺,天沒亮就回到訓練場。

蕾婭本想再上一次高速,司機都離開了,有點鬱悶,「bitch,走也不說一聲。老娘一個人怎麼爽?」

「踢球有什麼用?能發財嗎?哼!」

爺爺拿著莫里森塞給他的300英鎊,老淚縱橫,擁抱了莫里森,然後用詭異的眼光盯著眼前的年輕人。變了,真的變了,變得都快認不出來了。

「我相信,你父母看到你這樣子,一定會很滿意。他們心裡也是愛你的。」

「我知道,我會找個時間跟他們恢復一下關係。」莫里森的便宜父母沒多少收入,老子還是爛酒鬼,下面還有兩個小弟,7歲的里奧和5歲的吉恩,過得比他還慘。

隱婚摯愛:前夫請放手 莫里森從家裡出來,又找上了唯一肯借錢給他的傢伙,白人小受理查德。

「理查德,我打算退出社團了,就下周。」莫里森把錢塞進理查德手裡,淡淡說道。他決定跟過去劃清界限,專心在足球上發展。黑點當然是越少越好。

理查德畏畏縮縮地看著周圍,「不是吧?在社團才不會被揍,你幹嘛要離開?而且,我還想紋身,簡直酷斃了。你也來一個?我覺得身上有條龍,特別霸氣。」

莫里森在心裡罵了一聲腦殘,「不管你怎麼想,我退出社團的決定,不會改變。理查德,我覺得你這樣的膽小鬼就是紋九條龍頭不會出頭,別在懷森沙維混了。」

「你數學這麼棒,去申請一個大學。未來肯定能賺大錢,體面過生活。到時候,不用跟在女人屁股後面,自然有女人要來騎你的。」

「真的?像謝麗爾那樣的美女?」理查德眼睛發亮。

「別說謝麗爾,就是皇室的女人都有,只要你有錢。」莫里森笑著,「所以,我決定用足球賺錢。你將來還能跟著我混。」

「讓我好好想想,我有點害怕。」

…………

簽約之後,莫里森並沒有放鬆訓練,反而更加心無旁騖。

每天的訓練結束,都加練定位球和傳球,天賦不是萬能葯,任何進步都要付出辛苦的努力。

在大禁區外左側的定位球,莫里森練習了一個禮拜,終於把數字壓降到10000以下,右邊的位置上,暫時還在18000的數字上徘徊。

他還發現,定位球計數只在5平方米的範圍內有效,超過這個範圍,就要另外計算,越遠離球門,特訓需要的基數越大。

莫里森加練的就是大禁區外圍的位置,爭取短時間內見效,身上藏一把飛刀,他能得到的機會會更多。

麥金尼斯很滿意莫里森的狀態,「他真的長大了,要是每一個球員都能這樣,我們肯定會再贏得青年足總杯。」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