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在這裏住下來後,爺爺還是每天出去算命,晴天和思若只能待在客棧裏。自打天佑走後他倆就一直悶悶不樂,整天靜靜的趴在窗臺上看着街上的行人,一句話也不說。一個想着剛剛分開的天佑,另一個則想着自己只見過一面的小姨。

此時幾十裏外的一座不知名的山上一個美豔的女子,正俯視着腳下幽深的峽谷。她打開手中的獸皮再次確認了一遍:“人族近來安靜,並無什麼異動。有不少魔族力量祕密潛入人界,好像在尋找什麼東西。這次來人界還找到了姐姐的女兒,另外還有一個少年。少年的體內有種詭異的力量,我從未見過。”看完她便將獸皮封好,凝望着遠處的天空吹了一聲口哨。忽然傳來一聲鷹的叫聲,一隻鷹隼從遠處飛來。當它飛過女子的頭頂時,女子將手中的封好的包裹向天空中一拋。那鷹隼正好把它抓住,鳴叫一聲向遠處飛。女子一躍跳入山谷消失的無影無蹤。

晌午十分,天氣炎熱難奈,吃過午飯正是讓人犯困的時候。卦攤從早上到現在也沒有人光顧,爺爺也懶得張落了。他一隻手託着臉正打着盹,頭一歪險些撞到桌子上。爺爺穩住身形輕輕的擦了把臉,打着哈欠看向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

一擡頭竟發現眼前不知何時來了客人,爺爺一激動向後一仰險些倒在地上。他忙坐好,理了理衣服,擦了擦嘴角上的口水:“這位先生,您是想問財運還是婚事呢?”

中年男子背對着他坐在凳子上,悠閒地看着街上的人。

“你這都能算什麼?。。。”男子也不轉身只是這樣漫不經心地問了句。

爺爺一聽這話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看着這人衣着華貴不像是一般人家,也不知道好不好糊弄。但這聲音聽似漫不經心,又好像是在試探他。

爺爺正想着如何開口,那人忽然轉過身端坐在他的面前。只見他面容棱角分明,眉宇之間還隱隱藏着一股帝王之氣。無論相貌舉止都與這華貴的衣服極襯,爺爺不由心中一驚,說他是天子帝王亦不爲過。再看他那一雙明目炯炯有神、不怒自威,一言一笑中盡顯平易近人實則卻是霸氣內斂。爺爺心中暗驚更不敢胡亂開口。

那人看着他淡淡一笑說道:“你幫我尋個人吧?”

爺爺小心翼翼得問道:“先生要尋何人?”

男子淡淡一笑:“要尋想尋之人。”

爺爺一聽這話,不知道他話中有幾個意思。想了想笑着說:“先生要不您先抽個籤吧。”說着便將籤筒遞了上去。

那人看也不看隨便抽出一根,放到爺爺的面前。

爺爺眯着眼看了半天,笑着說道:“孤翁雨釣,先生放心,這事雖是有些波折,但先生定能尋得想要之人。”

男子聽罷起身,隨手一拋。一小錠金子噹啷一聲落到爺爺的桌子上。金子滾了幾圈最後停在他的眼前。一看是金子爺爺的眼睛一下子就瞪起來,剛纔的睏意全都一掃而光。

男子看着他淡淡一笑說道:“若是你算的準,我一定還會加倍賞你。”

爺爺忙拿起金子抱在手中,不住的笑着點頭說道:“不準不要錢,不準不要錢。”男子轉身沒入來來往往的人流中。

那人一走爺爺便將金子放到口中狠狠地咬了一口,一看是真的更是喜上眉梢。收了卦攤生意也不做了,直奔客棧而去。

人流中的中年男子並沒有走遠,在不遠處的一個小攤前停了下來。另一個身影走到他的身後輕輕問道:“聖主,覺得這老頭如何?”問話的人正是天佑的師父。

中年男子緩緩的說:“若說修行,這老頭幾乎一點沒有。如果那少年真是如你所說,那這裏面必有蹊蹺。你先多多留意,千萬不要打草驚蛇。放出去的探子有消息了嗎?”


天佑的師父輕輕回答道:“還沒有。”

“命他們仔細查探,據碧血圖記載聖物最後消失的地方就在這附近。還有行事要小心些,風神既然能來人界,恐怕事情不會那麼好辦的。”轉眼兩個人的身影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丫頭,晴天,快來看看,爺爺今天可是買了好多好多好吃的啊!”一邊說着,爺爺將懷中的烤魚、牛肉、燒雞一股腦的拿到桌子上。

爺爺看着兩個小傢伙,想着他們肯定會高興的衝上來大吃一頓。思若卻呆呆的看着爺爺,兩個大眼睛忽然變得淚汪汪的,眼看就要哭出來。

爺爺忙走上前問道:“丫頭,你這是怎麼了?”

思若傻傻的看着爺爺含着眼淚說道:“爺爺你是不是覺得晴天的病不好治,找了塊風水寶地準備把自己埋了來保佑我們啊?。。。是不是吃完這頓飯,你就要上路了?”思若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那哭聲在外面的大街上都能聽到。

爺爺怔怔得看着傷心的思若一時竟有幾分心酸,眼淚都差點流下來。忽然又覺得不對,噌的一聲跳起來對着她大叫道:“你這丫頭怎麼這麼不孝,天天盼着我死啊,我都。。。”

話還沒有說完,發現兩個孩子早沒了影。估計爺爺的話她是一句都沒聽到,這會正和晴天圍着那滿滿一大桌美食吃得興高采烈。一邊吃還一邊跟晴天說:“嗯嗯,這個好吃。”晴天則嘴裏塞得滿滿的不停的點着頭回應着。

看着眼前這一幕爺爺都快被氣瘋了,可在這兩個孩子前面他也只能是無奈的抓狂了。

天漸漸黑了下來,燥熱的天氣慢慢涼了幾分,烏雲遮住了月光不多會便又下起了雨。

泗水城外的山頭上,那個美豔的女子正靜靜的看着城中稀稀落落的燈火。一聲鷹嘯,一隻鷹隼從烏雲中穿了出來,直直得飛向那女子。當它飛過女子的頭頂時,拋下一個小包裹。包裹飛快得落下,掠過女子的眼前時,她一揮手便抓在了手中。打開獸皮只見裏面寫着:“不要暴露行蹤,將兩個孩子帶回來。”女子看完便縱身躍向不遠處的泗水城。

孩子永遠都是孩子,無論多麼的傷心難過,只要吃得飽飽的,很快就會將那些不開心的事全都忘掉。這會思若和晴天又嬉鬧起來。爺爺看着這兩個陰晴不定的孩子無奈的搖搖頭:“唉,惟女子與小人難養也!”一邊說着一邊走向門口,話音還沒落,一擡頭黎思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在了門外。

爺爺看着眼前的黎思一時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好,只看到他臉上一會白了一會又紅了。

黎思淡淡一笑,喊了聲:“思若。”

“小姨!”思若飛快得跑到她的身旁,高興得又蹦又跳。眼看着她那幸福的模樣,晴天的心裏滿是羨慕之情。

“有沒有想小姨啊?”黎思笑着問思若。

“當然想了,昨晚我還夢到小姨了呢。”黎思與思若玩鬧了一會,便讓她和晴天先玩一會,小姨有事要跟爺爺商量。

黎思來到爺爺身前行了一禮對爺爺說道:“前輩,我的身份您也知道,我知道您一直擔心晴天的病情,我家尊主可能有醫治的辦法。不知前輩是否願意讓思若和晴天隨我去試一試。”黎思的話剛說完,身後的思若就高興的跳了起來:“小姨真利害,晴天你有救了!”

思若這一高興爺爺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黎思直直的看着他。

爺爺心裏暗想:“黎思本就是獸妖,誰知道她家的尊主又是個什麼老妖精,可晴天的病又實在沒辦法。畢竟思若是她的親外甥女,總不會六親不認了吧。”想罷爺爺看着黎思輕輕的問道:“那我能不能隨兩個孩子一起去。”

黎思笑着回答:“當然可以,要不您也不會放心啊。”

聽到小姨這麼一說,兩個孩子更高興了。

夜漸漸深了,雨還在淅淅瀝瀝的下着。這雨夜總是特別的黑,一點光都看不到。最近發生了太多奇怪的事,讓爺爺有些失眠。他靜靜地看着眼前熟睡的晴天,這個他一手帶大的孩子。他到底是從哪裏來,他的身上又有什麼樣的祕密呢。爺爺一心只想把這兩個孩子平安帶大,可又總感覺似乎越來越難了。突然覺得以前其實也挺好的。雖然有時候也會吃不飽,但那時什麼也不用擔心。如果晴天身上沒有病又該多好啊。


“晴天,爺爺快起來,快起來!我們要上路了。”

天剛亮思若便大呼小叫的把兩個人都喊了起來,晴天還好,一叫便醒了。爺爺一晚上沒睡,天亮前才睡了一會。這會正做夢呢,夢裏找到了一座金山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被思若這丫頭拖了起來。他呆呆的愣在那裏,眼神都直了,兩個眼睛裏全是血絲。他是被這丫頭弄得徹底無奈了。

晴天拿着行理,爺爺無精打采的拿着他的招牌,四個人就這樣上了路。

泗水城的城牆上,中年男子正靜靜的看着四個人遠去的背影:“這個少年雖然看上去很普通,但他身懷異能。日後若能好好栽培,說不定能成大器。你要多多留意,特別注意神族那邊。他們好像也已經開始注意這兩個孩子。”

天佑的師父暗暗點着頭,男子忽然輕輕轉過身看着他說道:“你那徒弟天佑也不錯,這孩子性格堅韌內斂。是塊好料,你一定要看好。我族現在正是用人之際,他們纔是我們將來的希望。”

天佑的師父微微點着頭:“我們都老了,將來就是這些孩子的天下了。”

男子看着遠處的天空輕輕嘆息道:“是啊,都老了。一千年都過去了,能不老嗎?若是我們還在人世只怕已經不知過了多少輪迴了吧。。。慕楚,你跟我入了魔族可曾後悔過?”

天佑的師父微微一笑說道:“有什麼好後悔的。若說後悔,就後悔當時沒有早看出神族的陰謀。就算不跟您入這魔族,我也是難消心中的怨恨化作孤魂野鬼。只是。。。”他微微一窒,緩緩說道:“只是可憐戚將軍,他卻不知道我們中了神族的圈套,還在鎮守那應天神壇。到今日也不知他到底最後如何了。”

中年男子靜靜得聽着天師慕楚的話,默默得看着那泗水城內的景色。此時的太陽已經慢慢升起,城內寺廟的香火又漸漸興盛了起來,進進出出的香客將那寺院堵的滿滿當當。

“可憐這些無知的凡人,只知道癡迷的崇拜着他們心中的天神,永遠都不會明白自己的悲哀和可憐!”男子的話語中帶着些許憤怒。可不遠處那些身在塵世間的凡人哪裏會明白這些。他們只是如同螻蟻一般不停地忙碌着,一刻都不停歇的爲自己的生活奔忙。

幾個人剛剛離開泗水城,黎思就隱隱發覺了神族對他們的追蹤。爲了隱藏行蹤,她只能選擇一條人跡罕至的道路。

一路上兩個孩子玩玩鬧鬧倒也沒感覺出什麼,但跟在最後面的爺爺走的卻是膽戰心驚。剛走過幾天的狹谷深淵,轉眼又是深山密林。以前日子過得是苦,但總能找到個地方落腳。現在倒好,隨便找棵樹倒下就是一夜。

一到晚上到處都是野獸,爺爺的眼睛都不敢閉。自打出了泗水城,他就沒睡過一個好覺。白天要忙着趕路,晚上更是睡不好,幾天下來整個人都瘦了一大圈。兩個孩子卻是吃得香睡得好,跟出來遊玩一樣。見到那些個不知名的花花草草更是高興的不得了。

“爺爺,快跟上。你怎麼走的這麼慢。”思若一邊笑着一邊對爺爺喊道。

這一喊爺爺卻乾脆停了下來,直直的站在那裏呼呼的喘着粗氣。

思若一看爺爺還沒跟上來。就一蹦一跳的來到他的身邊,拉着爺爺的手說道:“爺爺,快走,再不走我們就把你丟下了。”

爺爺忽然生氣的將手裏的柺杖往地上一摔說道:“丟下我算了!我一大把年紀跟着你們上山下水的,連個問問的都沒有,我都快累死啦!我不去了,你們走吧!”說完便坐到地上說什麼都不走了。

爺爺的樣子看來是真生氣了,黎思和晴天也忙跟了過來。

黎思看着蹲坐在地上的爺爺,笑着說:“前輩,是我考慮不周,您別生氣。這密林之中太多危險,我們實在不能久留。前面再走不遠便是一片平地了,我們到那邊再好好休息一下好嗎?”爺爺也不說話,起身便向前面走去。只留下三個人尷尬的愣在那裏。

果然沒走多遠,前面漸漸有了光亮,看來是真要走出這片密林了。思若飛快得向着前面的光亮處奔去,晴天和黎思緊跟在她的身後,爺爺也加快了腳步。

在這密林中一走就是半月,終於能走出去了。

“哇!好漂亮啊!”思若看着眼前的一大片草原忍不住感嘆道。

這片草原又大又綠,一望無際的綠色看不到一棵雜草。它們充滿了生機。一陣風吹過,如同綠色的波浪一般輕輕搖動着,一波一波地慢慢伸向遠處。如此美麗的風景實在讓人捨不得閉上眼睛。

爺爺站在那草原中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鮮的空氣。這幾天的疲勞一掃而光,身上頓時舒服了好多。正當他享受着這難得地愜意時,忽然他感覺身邊的草竟長高了許多。仔細一看,卻不是草長高了,而是自己正在慢慢陷入這些野草之中。眨眼睛那些野草已經沒過他的膝蓋了。他拼命得想拔出腳,卻怎麼也拔不動。

爺爺驚慌失措地叫喊道:“快救救我,快救救我!我要被這些草吃掉啦!”只叫了兩聲便被身後的黎思一把從草中拎了出來。

“思若、晴天你們都小心點,這些是食獸草。”黎思急切地說道。

兩人聽到小姨的警告慌忙後退了幾步,爺爺也忙不迭的往後跑去。思若瞪着大眼睛看着這些草好奇的問:“這些草都是活的嗎?”

小姨點點頭說道:“快把上弦月給我。”

思若將上弦月遞到小姨的手中,黎思輕輕地吹奏起動聽的樂曲。笛聲舒緩悠長,讓人昏昏欲睡,爺爺都差點睡過去。慢慢地眼前的情景開始發生變化,剛纔還生機盎然的野草,全都慢慢軟了下去。草原上的風竟然也停了下來,所有的草都不再擺動,整個草原都如果睡着了一般。此時草地上漸漸顯現出一個個大大小小的坑。剛纔爺爺落腳的地方正是一個大坑的邊緣。

思若看着眼前的情景吃驚的望着爺爺:“爺爺你真的差點就被它們吃掉了啊!。。。”

爺爺直直地看着那深不見底的大坑,背上的冷汗早已流了下來。

黎思看着爺爺和兩個孩子說道:“大家跟在我身後,一起走。”說着他們沿着地上顯露出來的路面慢慢向前走去,四個人很快就走進了草原的深處。他們走後沒多久地上的那些野草又慢慢變回了充滿生機的樣子。

密林中幾個黑色的身影正靜靜得看着幾個人漸漸遠去。

自從走出食獸草原,路上的怪事就越來越多,什麼會飛的毒蛇、手掌大的胡蜂見都沒見過的怪物都跑了出來。小姨說這是因爲聖神開三界時將獸族驅趕到了這裏。後來經過千萬年的演變,一般的野獸早都已經遷徙到了遠處。只剩下這些奇蟲異獸留了下來。正因爲有這些蟲獸在此地,凡人極少深入。久而久之這世上便再也沒有了關於獸族的消息,在三界之中大家也都以爲獸族早已經徹底滅絕了。


這些奇蟲異獸放在平常人的身上自然是十分兇險。就算是有些法力的人遇上,也會覺得十分棘手。但落在思若的身上卻是再簡單不過,加上黎思在一旁指點,更是得心應手。只見她用手中的上弦月很快便駕馭了這些它們。這些不知名的蟲獸不同於尋常獸類。一旦被控制,其戰力絕對不可小視。

爺爺和晴天只能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這兩個女子將這些毒蟲惡獸指揮的東跑西竄,如同玩物一般。兩人早已是目瞪口呆啞口無言。。。 夕陽西下,天色已近黃昏。幽深的山谷中,太陽落山後便是一片漆黑。這時候通過山谷絕對不一個好的選擇。黎思看着那死寂幽深的峽谷,又看了看入口的情況:“這裏不能久留,今晚我們必須要穿過這山谷。”

爺爺和晴天心裏都沒有底,思若則直直地看着小姨。這一路走來幾個人早已對她的話深信不疑,最後幾個人還是決定通過這山谷。

這峽谷並不算窄,兩邊是陡峭的石壁,腳下全都是大大小小的碎石。看樣子這裏應該有條小溪,經年累月地衝刷把這些石頭磨得沒了棱角。只是這小溪似乎已經不知幹了多久,一滴水都沒有了。

天色越來越暗,幾個人走得也越來越慢。每個人都是提心吊膽,總覺得不知道什麼時候便會有什麼怪物突然間冒出來。

突然“咔嚓”一聲響,思若嚇的一聲尖叫撲到黎思的懷中:“小姨,小姨!”

她的叫聲在幽靜的山谷中不停地迴盪着,傳得很遠很遠。一時間幾個人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來,再也不敢往前走半步。過了好一會,山谷才漸漸恢復了安靜。爺爺動了一下他那僵硬的身體。他的腳下一段粗大的獸骨顯露出來,獸骨已經被他踩斷了。原來剛纔那聲音正是爺爺踩碎那骨頭髮出來的。

思若看着他生氣地說:“爺爺你這麼大年紀了,走路能不能小心點!我們都快被你嚇死了。”

爺爺不好意思再說什麼好,只是假裝咳嗽了兩聲。大家鬆了口氣,又慢慢得向山谷深處走去,這時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

黎思點起火把,帶着三個人小心翼翼得向前走着。山谷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越來越窄了。幾個人走了好久還是看不到出口。爺爺正想抱怨,黎思忽然一擡手將他們都攔住。她將手中的火把熄滅,忽然發現遠處的山谷中似乎有幾個人影站在那裏。

大家全都屏住了呼吸,靜靜地看着那幾道人影。過了很久也不見那些影子動上一動,就這樣直直地立在那裏。

思若緊緊地抓着小姨的衣服,爺爺和晴天更是不敢大聲喘息。四個人就這樣僵持着,黎思暗想這樣也不是辦法。她回頭看了一眼思若,小聲對爺爺和晴天說:“跟在我身後,我們過去看看。”說完慢慢的向前走去。

思若拉着小姨,晴天拉着思若,爺爺拉着晴天。幾個人就這樣緊緊的拉在一起向前走去。黎思一邊走一邊緊緊地盯着那幾個影子。

幾個人已經越走越近,可那幾個人影卻依舊一動不動。


思若嚇得緊閉着雙眼,爺爺和晴天的心早已經快要跳了出來。

黎思慢慢走上前,仔細一看。這些人影竟然全部是石像。他們有男有女,一個個活靈活現如同真人一般,難怪會一動不動。黎思鬆了口氣淡淡的說:“都不用怕了,這些全是石像。”

話音剛落,爺爺腿腳一軟直接坐在了地上:“是誰在這裏做了這些個石像,真是嚇死我這老頭子了。”他鬆了口氣看黎思說道:“黎姑娘,你選的這路實在太嚇人了,再這麼走下去我非得嚇死不可。。。”

黎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起初她只是不想讓神族發現他們的蹤跡,可沒想到這條路竟如此的兇險。她拿着火把繞着這些古怪的石像走了一圈。

思若一邊看着這些石像,不解地問道:“小姨,這裏爲什麼會有這麼多的石人呢?”黎思並沒有回答,因爲她也正在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

爺爺看着一側的石壁念道:“留人不留魂,留魂不留人。。。”

黎思忽然一轉身緊鎖着眉頭說道:“留魂谷。。。”

思若看着她那緊張的樣子,輕輕的問:“小姨,留魂谷是什麼地方?”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