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說道:「現在的有錢的商人,尤其是江南市的商人,哪個不是三妻四妾!」

夏璇皺了皺眉頭,說道:「走,我們單獨談談!」

白珊珊點頭,說道:「我正有此意。」

兩個人呢去了隔壁房間。

胖子皺眉頭,說道:「她們兩個在搞什麼鬼?」

郭大路說道:「估計在商量誰當老大,誰當妹妹吧?」

羅小冬過去,抽煙,然後看著天空,心中五味雜陳,覺得此舉,是不是太傷白珊珊的心了?

這時候,胖子過去,說道:「你知道嗎?嫌疑人鎖定了!」

羅小冬奇道:「什麼嫌疑人?」

胖子說道:「你是不是最近上床上糊塗了?」

郭大路說道:「他還是個處男呢,上什麼床呢。」

羅小冬馬上領悟了,說道:「哦,你說毒死肥豬的嫌疑人啊,怎麼回事?」

胖子說道:「警方初步確定,可能是楚秀的一個舊部下,但是楚秀堅稱此事和他無關。」

羅小冬皺了皺眉頭,說道:「這個也可能是一個巧合吧?」

胖子說道:「沒想到警方辦事還挺行的!」

羅小冬說道:「警方也不是一無是處,他們只是老是按程序走,按程序登記,等等,只是可能不會迅速的破案,但是這一切,都是記錄在案的。」

過了大概二十多分鐘,屋子裡面終於有了動靜,羅小冬從走廊的窗口,啟目望去,只見裡面,夏璇和白珊珊手握手,走了出來。

胖子驚道:「呀,你們還真握手言和了?」

羅小冬遠望著這兩個人,一言不發,只是抽煙。

白珊珊過去,說道:「你呀!」

羅小冬奇道:「我?」

白珊珊說道:「你少抽幾口煙,我覺得你以後要戒煙了,為了你的健康。」

白珊珊說著,笑了。

羅小冬點頭,把煙掐滅了,說道:「嗯!」

夏璇說道:「你還真聽話啊,其實,我們兩個已經達成一致了!」

郭大路在旁邊,瞪大了眼睛,說道:「我就是開句玩笑話,你怎麼,你們真的變成姐妹花了?」

羅小冬說道:「這不是荒唐嗎?」

夏璇說道:「不荒唐,只是可能面對媒體的時候,要略加隱瞞!」

白珊珊點頭,說道:「夏璇是姐姐,我是妹妹,以後,你如果再喜歡上其他人,我們再說!」

羅小冬驚訝的下巴差點掉下來,說道:「這,我!」

一句話也說不出完整的。

白珊珊笑道:「怎麼了? 近婚情怯 這個結局讓你很意外嗎?」

說完,認真當著胖子和郭大路的面說道:「我覺得羅小冬,你並非池中之物,你早晚有一天會一飛衝天,而我只是個普通的村官,雖然身家也有千萬,但是你超過我是遲早的事,我只求能夠默默待在你身後,支持你,就好了,其他的,我覺得我不奢求什麼。」

夏璇說道:「白珊珊真的是一個好女孩,以後我會當妹妹一樣看待白珊珊的,白珊珊是一個善良,純真的,熱情的,可愛的好女孩,你一定要珍惜她。」

羅小冬怔住了,而夏璇接著說道:「至於我們的關係,以後我們會當親姐妹一樣,然後,一起照顧你的生活起居,至於娛樂圈的事,暫時隱瞞住狗仔隊,我手上有兩部戲,這兩部戲結束后,我就暫別娛樂圈,現在這兩部戲因為違約金太大,我必須得拍完。」

羅小冬點頭,說道:「我,我明白了。」

臉上表情變得認真,說道:「我說真的,我沒想到白珊珊你這麼大度,我覺得我一直是對不起你的。我和夏璇,我也從來沒想過夏璇會喜歡上我一個小農民。」

夏璇笑道:「你別裝了,你雖然出身小農民,但是憑你現在的武功和能力,你早晚有一天會叱吒風雲的!」

白珊珊也點頭,說道:「是啊,這是早晚的事,以前電視劇里不是講過嗎,一遇風雲,就潛龍騰淵,一飛衝天了!」 羅小冬說道:「但願我有那天。」心裡想,這一天也許真的會到來,因為我有著獨一無二的仙力,至少到木齊位置,我沒看到世界上還有另一個羅小冬也有仙力加持的。這實在是一種得天獨厚的寶貴資源。

這時候,胖子和郭大路鼓起掌來,胖子說道:「好了一切雨過天晴了。」

郭大路說道:「我真是說話好使啊,我瞎猜的,隨便說的一句話,居然變成真實的了,她們兩個變成姐妹花了。」

這時候,白珊珊說道:「我想單獨和你說句話,和夏璇姐姐在一起,胖子和郭大路,你們能迴避一下嗎?」

胖子說道:「呀哈,我們兩兄弟你也要迴避啊,行,我去找田開心去!」

郭大路說道:「我去吃點東西!」

然後,胖子和郭大路走開了。

羅小冬奇道:「什麼事?」

這時候,夏璇說道:「白珊珊和我,想問問你,你對愛情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羅小冬說道:「這是什麼意思?」

白珊珊說道:「羅小冬,你總是不肯吐露實情,你有一些想法,總是掖著藏著,這是不好的。比如夏璇吧,你第一次見到夏璇,應該就喜歡上她了吧?」

羅小冬嘆口氣,想點燃一支煙,這時候才想起白珊珊讓他戒煙的事,於是又把煙放進了煙盒子,說道:「我的確是有一種花心的潛質,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第一次見夏璇,就真的愛上了夏璇,但是問題是,我覺得我們之間似乎不可能發展成為戀人關係的!」

夏璇說道:「我第一次見你,確實沒想把你當成戀人,託付終生的人!」

羅小冬點頭,說道:「我們之間有一萬道鴻溝,真的是有問題的。不可能在一起的,但是沒想到,後來發生了那樣的變化!」

夏璇說道:「我對你有改觀,第一,是給我媽媽治病,我媽媽剛才還打電話來,說準備出院了,你的神奇的功力真的好使。」

羅小冬喜道:「真的嗎?」

夏璇點頭,說道:「第二件事,就是劫匪事件,我沒想到你會替我擋子彈,那一刻,我徹底愛上你了!我這個人,是敢愛敢恨的人!就算是世界都反對,我要對抗整個世界,我也要愛你!」

羅小冬說道:「這就有點說的嚴重了,世界不需要我們去對抗,世界還是很美好的。只是可能,娛樂圈你和我在一起,已經上了新聞頭條了!」

白珊珊說道:「這樣吧,我出去就說我們分手了!」

羅小冬說道:「這樣的話,不是太委屈你了嗎?」

白珊珊說道:「我一個村官,有什麼委屈的,只是夏璇姐姐,恐怕要面臨一陣風波,因為外界很多人,還認為羅小冬只不過是一個特別能打的小農民而已,還不知道羅小冬的潛力。」

羅小冬點頭,說道:「要不你就說你和我是緋聞,只是朋友,我還和白珊珊在一起!」

夏璇說道:「這樣也好,但是變成欺騙粉絲了!」

羅小冬說道:「你這樣和我在一起,很多男粉絲會傷心的!」

夏璇說道:「你太善良了,你居然擔心我的男粉絲,我之前說你別嫌棄我臟,就是這個意思,其實很多男粉絲都拿著我的照片放在枕頭邊上,意淫,什麼的!」

做了個手勢,夏璇繼續說道:「另外還有一些潛規則的可能,雖然我只談過兩段戀愛,也不是處女了,但是我可以保證的是,我從來沒接受任何一個導演或者經紀人的潛規則的要求!」

白珊珊點頭,說道:「夏璇姐姐人聰明,對你真的是掏心置腹,把心都交給你了,你一定要,你一定要珍惜她。」

神獸召喚師 羅小冬上前,一手一個女人,攬入懷中,說道:「我一定會珍惜你們的!我會好好的珍惜!」

白珊珊說道:「記住你今天說過的話語。」

羅小冬說道:「我會記住的。」

這時候,白珊珊說道:「另外,我想知道,你的愛情觀,除了比較同時愛上了我和夏璇姐姐,你還有中意的人嗎?比如?」

羅小冬說道:「比如什麼?」

夏璇笑道:「比如大家都知道的省城第一美女,我的好姐妹,歐陽小西!」

羅小冬說道:「歐陽小姐的確是美麗的,端莊的,優雅的,但是她有男朋友,吳昊軒!」

夏璇笑道:「吳昊軒的確是一個好人,只是!」

做了個手勢,夏璇說道:「他們的感情其實不是外人想象的那麼好的。」

白珊珊奇道:「那羅小冬不是還有機會嗎?」

羅小冬擺擺手,說道:「你當我是花花公子啊!」

白珊珊說道:「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是詩經里的話。」

夏璇說道:「我覺得順其自然吧,現在歐陽小西肯定是沒精力去談戀愛的,歐陽小西最近越發的焦慮了。今天還給我打電話呢!」

白珊珊說道:「羅小冬,你如果有機會的話,你會收了歐陽小西嗎?」

羅小冬想了想,說道:「不了,真的不了!」

夏璇說道:「歐陽小西是我的好友,我們是好姐妹,她來了,加入我們,我不反對。」

羅小冬說道:「現在的情況,讓我很混亂,總的來說,我何德何能呢?」

夏璇說道:「你雖然是小農民出身,但是你真的不是一個農民,而是一個真正的英雄。英雄陪美人,自古皆然。」

羅小冬想了想,嘆了一口氣,說道:「好吧!」

然後望著窗外,忽然說道:「歐陽小西,其實我對歐陽小西,也有好感,我對四個人有好感,實話說的話!」

白珊珊驚道:「什麼?」

夏璇說道:「除了歐陽小西,還有誰?」

羅小冬說道:「我心底里的確有個人,但是那是太虛無縹緲的事,算了!」

白珊珊想了想,還是想不到,說道:「到底是誰啊?我很好奇!」

夏璇說道:「是我認識的嗎?」

羅小冬說道:「你不認識,但是,哎,不說了,我這人也太不知足了,老天不許人太貪婪啊!」 李驍一聽完手下的回報,便激動的合書起身:「你是說,趙秥這塊頑石終於開化了?」

「是,佩封城內大軍已動,東城三門已開!」手下跪在地上回道。

「太好了!」李驍雙眼放光,抬頭朝大帳外叫道:「羅銳!」

近衛大步從外進來:「少爺。」

「我們可以出發了,你去說一聲,一炷香的準備時間,快去!」

「是,少爺!」

「你現在回去,」李驍看向還跪在地上的手下,「你們盯緊一些,有任何情況速來回報!」

「是!」

從大帳出來,雨勢變得極小,群山青碧,蒼雲舒捲,李驍看著山崖下的滔滔河流,真覺得天地清明,豁然開朗了。

…………

多等不過空等,幾個時辰過去,終究什麼都沒盼來。

趙秥始終呆在西城牆上,喉間苦澀。

遠處的長壩好似一條泥龍,張牙舞爪,狂傲的同他挑釁著。

趙秥怒極,可臉上的目光卻已浮不起絲毫怒意。

先前說等不到便棄城,趙秥終於不想堅持,但也不想去發話,直接令陶因鶴去調度。

他靠坐在城牆的地上,手背上的傷口極大,兩旁近衛幾次要給他包紮都被他拒絕,他隨意擦了擦,就不管了。

何川江從城牆下上來,走到趙秥旁邊,安靜的看著趙秥,沒有說話。

自幾日前他建議趙秥棄城后,趙秥大怒,已有數日不想見他。

天上雨勢變小,但是寒風刮來,凍骨異常,陰沉昏暗的天光映落在他們臉上,諸人容色皆被襯得灰白。

何川江衣衫蕭蕭,立在風中,看著並肩相伴多年,生死與共的將軍,終於打破沉默:「將軍,該走了。」

趙秥如若未聞,又過去好久,才終於爬起,朝城牆石梯走去。

城中百姓還被禁令困在家中,軍隊沒有鬆口,他們不敢擅自走出去一步。

許多人躲在門內,或在二樓木窗旁悄悄露眼,全城闃寂,只有城中將士們在雨中行走所帶出來的水聲。

城外十里長亭,一匹馬兒狂奔而至,馬背上的女童迎著寒風,小臉被吹得蒼白。

馬兒踩著大水,一路奔至城下,夏昭衣找了處背風土坡下來,拴好韁繩,轉身望向遠處的城門。

看到那幾扇大開的城門,以及城門內士兵的戎裝和戰馬,夏昭衣皺起眉頭,抬頭朝另一邊的城樓看去。

不算多高,於她也不難爬,難的,是不被人發現。

拍了拍青雲的脖子,夏昭衣深吸一口氣,小身子潛入水裡,朝最遠處的城牆游去。

到第三座敵台的馬面下,夏昭衣破開水面,揉了把臉,隨後就沿著下邊的城牆內角朝上爬去。

城樓上還有守衛,但已不多,憑藉馬面遮擋,她爬的非常快,上去城牆后,貼著敵台外面,悄然翻上了敵台上方。

城內有幾座瓮城,城下大軍集結,還未開動,各隊各營尚在規整。

夏昭衣抬頭朝城中看去,目之所及也望不到邊。

佩封城雖不及京城,卻也是個數十萬百姓長居的泱泱大城,她短胳膊短腿,這樣進去找趙秥終歸太慢。

四下望了下,夏昭衣的目光落在遠處第二道城門內的幾匹戰馬上,只有那邊的地形比較好下手了。

………………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