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後突然響起一個帶走磁性的聲音,把卓穎嚇了一跳。

「呀!!!!」卓穎連忙轉身一臉驚恐的看著那個男人。

「你啥時候來到我身後的啊?」

「你是誰?」那個男人依舊一臉獃滯的看著卓穎,就好像他是一個面癱一樣。

「我……我憑什麼告訴你?」說完,卓穎雙手環抱胸口,嘟著嘴朝著廣場外圍走去。

「真是無聊,什麼十大傑出青年,然後又碰到一個奇怪的男人,今天真的是倒霉透了。」卓穎來到廣場外圍,找了個小石凳坐了下來。

而那個男人則依舊坐在那邊的地上,抬頭看著天。

「真是個奇怪的男人。」

隨後只見從廣場那邊走過來幾個穿著黑色西裝和奇裝異服的男人。

「老闆,我們找到那個女孩了……對,卓文卓的女兒,卓穎,放心吧,我們會抓住她的。」

只見那十幾個男人慢慢朝著卓穎包圍了過來,而她周圍則空無一人,只有她一個人在那坐著。卓穎正在看著手機,刷著信息。

隨後一個西裝男站在卓穎面前。

卓穎抬頭看了一眼,發現自己已經被十幾個男人給包住了。

「你們……幹嘛啊?」卓穎沒有驚慌,但是她內心已經非常恐懼了……

「你就是卓穎嗎?」西裝男疑問道。

「我?」卓穎指了指自己笑道:「我那是什麼卓穎啊?我叫張文君,是一個大學生……」

西裝男冷笑一聲,「卓穎,旗山市副市長之女,不用裝了。」隨後西裝男一揮手。「抓住她!」

「救命啊!」卓穎立馬用自己的高音喊出救命……

但是舞台上剛好正在放音樂頒獎,所以卓穎的聲音直接被掩蓋了過去。卓穎立馬抱頭蹲下尖叫起來。

只見那幾個人就要把卓穎抓住的時候。

「你說,你叫什麼?」

「嗯!」

十幾個男人同時一愣,卓穎一聽聲音,她緩緩放下手,紅著眼睛看著那十幾個男人身後站著之前那個奇怪的男人。

「咦?他剛剛不是在舞台那邊嗎?這麼遠怎麼過來的?」卓穎心裡疑惑著,但是現在可沒有那麼多時間考慮,她連忙說道:「救救我!」

西裝男緊皺著眉頭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這個男人,他冷笑說道:「一個小乞丐還不快滾開!信不信我整死你!」

那個男人就好像沒聽到一樣,只是一臉獃滯的看著卓穎問道:「你說,你叫什麼?」

卓穎指了指自己,然後她看了看旁邊的人,連忙說道:「我叫卓穎……拜託你救救我好嗎!」卓穎都快哭出來了,這可是綁架啊,誰知道這群人把自己抓走後會幹出什麼事情來。

「卓穎……」那個男人突然變得失落起來,隨後轉身離開。

「啊?什麼情況?你別走啊!我要被綁架了,你救救我啊!」卓穎眼淚都出來了,以為自己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結果那個男人聽到自己名字后直接轉身就走了。

西裝男大笑起來:「別掙扎了,沒人來救你的。趕緊抓起來!老闆等著呢!」

說完,那幾個人就伸手準備抓卓穎。

「完蛋了……」卓穎重新抱住頭哭了起來……

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麼……

「那個男人,是聽到自己之前編的名字才過來的嗎?難道他在找人?」

張文君是自己編的名字,但是卓穎小時候有一個名字,叫做卓文君!

卓穎突然大喊道:「我叫卓文君!!!」卓穎抱著頭緊閉著雙眼,眼淚順著臉頰滑落……她在賭,賭那個男人找的就是叫文君的人!

雖然她覺得一個人打不過十幾個人。但是人在絕望的時候,會抓住任何一點希望。

她只求那個男人是什麼散打冠軍,拳擊高手,特種兵!

不管是誰,只要能一打十幾個人就行!

那個男人,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哐嘡!!!

卓穎渾身顫抖的蹲在地上,過了一會,卓穎心裡疑惑道:「怎麼沒人抓我?」隨後卓穎緩緩抬起頭睜開眼。

發現那十幾個人全部都躺在地上,遍地都是血。

之前那個奇怪得男人,呲著獠牙站在自己面前,他手機還掐著那個西裝男的脖子,西裝男已經昏迷過去,他直接把手上的人甩到一旁。然後蹲下來看著卓穎問道:「你說,你叫什麼?」

「我……我……我……」卓穎是市長之女,啥時候見過這種場面啊!

看著十幾個人瞬間被干趴下,原來眼前的這個奇怪的男人,真的這麼厲害!

「我叫……卓文君……」

那個男人微微一笑,收起獠牙笑道:「我終於找到你了……狐半仙算準了!」

「啥東西?狐……狐半仙?」卓穎現在只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就是一個腦子有問題,還超級能打的人。

「那個……謝謝你啊!我會找我爸給你獎勵的。」卓穎現在只想趕快回到自己父親身邊,她連忙起身準備走,但是剛走過那個男人身邊,手直接被他抓住。

「呀!」卓穎直接被嚇了一跳。

「你幹嘛!」卓穎想掙脫,卻發現那個男人力氣好大,根本掙脫不開。

「我找了你很久。」那個男人傻笑道。

「我知道,可是我現在想去找我爸……咱們一會再說好嗎?」卓穎著急的都快哭出來了。本來以為逃脫了被綁架的命運,結果又碰到一個神經病男人……

「我今天真是倒霉透了!」卓穎心裡吶喊道。

隨後卓穎深呼吸一下,然後她儘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她看著面前這個奇怪的男人問道:「說吧,你想要什麼?我會讓我爸爸滿足你的。」

「我想要你。」

「啥?」卓穎一驚。

那個男人突然把她拉過來抱住了她。

他在卓穎耳邊說道:「我找了你很久很久……文君……」

「我是你的司馬長卿啊!」 「司馬長卿?誰啊?」卓穎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

司馬長卿紅著眼睛說道:「文君,你不認識我了嗎!」他低下頭有些沮喪的說道:「也是……這已經過了很多世了……你不認識我也正常。」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卓穎不管多使勁,都無法推開司馬長卿。

「我帶去我們最開始的地方!」說罷,只見司馬長卿耳朵突然變長,身上逐漸長出絨毛,屁股後面長出一條毛茸茸的尾巴。

「你你你!!!」卓穎直接被嚇昏了過去。

司馬長卿帶著卓穎直接顯示在原地。

另一邊,卓文卓開完大會,他站在舞台上環視了一下,心裡疑惑道:「穎兒呢?是不又跑別地方玩去了?」

他拿出手機行準備給卓穎打電話時,突然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卓文卓一愣,他接通問道:「喂?」

「卓文卓,你有點東西啊?居然還有這麼厲害的保鏢保護你女兒。不過你放心,如果你不答應那塊地的投資,你等著吧!」

說完,電話掛斷。

卓文卓眉頭緊皺,「什麼保鏢?我女兒!」

他連忙打電話給卓穎。

「嘟……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

「遭了!」卓文卓連忙打電話給管家。

然後他連忙跑到台上搶過主持人的話筒著急的喊道:「卓穎你在哪!卓穎!!!」

台下的人都疑惑的看著卓文卓。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對不起,我女兒走丟了!希望大家幫我找一下我女兒!」

這時,台下有一個人著急慌忙的從舞台後跑過來說道:「不好了!後面廣場那邊有十幾個人被打的頭破血流的躺在地上!」

卓文卓一聽,立馬反應過來是剛剛電話那頭的人說的事情。

他連忙跑過去,眾人過去后,卓文卓只發現那個西裝男手裡抓著一個粉色小鏡子。

「那是穎兒的化妝鏡?」卓文卓走過去,抓住西裝男的衣襟怒吼道:「我女兒呢!」

西裝男脖子處有一個紅色的手印,他咳嗽幾聲,笑道:「卓文卓……你女兒被抓走了……咳咳……嘿嘿嘿……」

「可惡!是誰!」卓文卓抓緊了西裝男的衣領,怒斥道:「如果我知道是誰,老子打爛他的狗頭!」

……

與此同時,一處隱蔽的大山裡。

司馬長卿抱著昏迷的卓穎來到一個山頂的小木屋旁。

「文君……」司馬長卿一臉溫柔的看著卓穎,他笑道:「這裡就是我們的回憶……」

進到木屋裡,發現裡面全都是古代的裝飾,裡面有一個回憶,上面都是一些手工製品。

司馬長卿把卓穎放在床上,他隨後就這麼坐在床邊的地上,看著卓穎。

十幾分鐘后,卓穎緩緩睜開雙眼。

「這是哪兒啊?」卓穎揉了揉眼睛,然後翻了個身,一眼就看見自己床邊的司馬長卿趴在床邊,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

「啊啊啊!!!」

卓穎直接被嚇的坐了起來。

「呼……我一定在做夢!」說完,卓穎又躺下去閉著雙眼,嘴裡不停的默念道:「快醒來,快醒來!」

過了一會,卓穎悄悄睜開一隻眼睛瞟了一眼,發現司馬長卿還在床邊,就好像一尊雕塑一樣,一動不動,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隨後卓穎直接坐起來,然後她看著司馬長卿問道:「說吧,你要什麼才能放過我?」

司馬長卿看卓穎起來了,他眯著眼微笑道:「文君你醒啦,餓不餓啊?」

卓穎就感覺這個叫司馬長卿的人就跟個智障一樣。

「你要錢?要房? 洛神訣 在劫難逃,公子難哄 還是要什麼?」卓穎繼續問道:「我求你了,你救我我很開心,但是你能不能送我回家啊?」

司馬長卿一愣,他低著頭有些沮喪的問道:「文君你想回家,不想和我在一起嗎?」

「雖然你很帥,但是你到底是誰我也不知道啊?」卓穎心裡無語道。

「對,我想回家!」

「那你能看一下,我為你保存的這些東西嗎?」司馬長卿指了指旁邊的柜子。

卓穎看去,只見柜子上都是一些精美的手工製品。

「好漂亮!」卓穎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她下床走過去,拿起柜子上得一個木製小狗。

司馬長卿現在她身後笑道:「你說你最喜歡的動物是小狗,我就找城裡最高的木工,跟他學木工。在你生日那天,把這個送給了你。」

卓穎皺著眉頭,疑惑道:「你說的是你喜歡的女人吧,可是……我並不是她啊?」

司馬長卿看著卓穎的眼睛,「你就是她,狐半仙跟我說了,在那裡碰到的第一個叫文君的女人,就是她!」

「我的天,這都什麼社會了?居然還有人信那種鬼話?」卓穎搖搖頭說道:「我真是無語了。」

司馬長卿連忙搖頭說道:「文君別亂說,狐半仙可是很厲害的!他在我沉睡前跟我說,讓我去那個奇怪的地方等你。」說罷,他還從身上拿出一張地圖,指了指上面打標記的地方,那裡就是之前他們所在的廣場。

卓穎疑惑道:「你說你沉睡,睡了多久啊?」

司馬長卿抬起頭想了想,隨後說道:「以前我是侍奉漢景帝的。後來遇到災難,被狐半仙救了下來。」

「漢……漢啥?」卓穎一臉驚訝的看著司馬長卿問道:「你啥時期的人啊?」

「西漢啊?」

「我嘞個去!」卓穎驚呼道:「你是穿越了嗎?」

「什麼是穿越?」司馬長卿疑惑道。

「不是,那你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卓穎疑惑道。

司馬長卿嬉笑道:「我就是一覺睡過來的啊?」

寶貝後媽很給力 「這也行!」卓穎真是無語壞了。「那你叫司馬長卿,你愛的女人叫啥名字啊?」

「就是你啊。」

「不是,我說原名。」

「卓文君。」司馬長卿說的時候,他看著卓穎滿眼溫柔。

「古代有叫這個的女人嗎?」卓穎想了想,這時司馬長卿突然從柜子上拿出一副竹簡,遞給了卓穎。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