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球在另一棵矮樹的樹榦上一蹬腿,再度撲向了雪狼,短短的小爪子握成拳狀,用力砸向雪狼的鼻尖!在雪狼吃痛之際,肥球又是一拳。自下而上地遞出,將雪狼高大的身軀,打的高高拋飛!而在這一套組合拳之後,肥球雙腿猛力一蹬地面,如炮彈般衝天而起。兩隻小爪子合攏,用力地一拳,對準雪狼的腦殼砸落。

這幾下兔起鶻落,迅疾無比。其他人都看得為之一呆,彷彿看到肥球化身武者高手,三拳兩腳,將比它龐大幾十倍、上百倍的雪狼,打的節節敗退。

雪狼的軀體重重砸落在地面上,一絲絲鮮血從腦顱中溢出,染紅了霜白的地面。

肥球兩下彈射,回到了許陽肩頭,小尾巴得意地晃動,隨後選擇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重新趴下睡覺。

那冰凰族小王子等人,這才回過神來。一個玄者跟班,蹲下身,試探那雪白大狼的鼻息,難以置信地轉頭說道:「王子……死了!」

「啪」,旁邊的跟班抽了他一巴掌,連忙喊道:「王子,虎將軍死了!」

「什麼,我的乖虎!」冰凰族小王子臉色鐵青,他搶步上前,對許陽大喝道:「你居然敢殺死本王的虎將軍,你死定了!我要把你抓到冰凰族的冰獄,讓你和那群卑賤的吞天獸族人一起,承受寒氣入體的痛苦!」

許陽略略吃驚,肥球能勝過雪狼他很清楚,但幾下子就把雪狼打死,還是體現出了肥球的實力,也在穩步提升之中。

聽到了冰凰族小王子的叫囂,許陽微微一笑:「若不是你縱狗傷人……哦不,是縱狼行兇,它也不會被活活打死。至於冰獄什麼的,就免了吧,我還有要事,不奉陪了。」

鄒行雲嬌笑道:「好一場斗狗大戲……喂,你們聽好了,要是再敢滋擾,休怪我等手下無情。」

「簡直放屁,都給我愣著做什麼,抓住他們!」


冰凰族小王子再次下令,他屬下的那群玄宗、玄君級高手,紛紛搶步而出,一道道玄力攻擊,化作各式各樣的猛獸形態,向許陽和鄒行雲撲去。

「桃花戰體!」

鄒行雲美目中泛起一陣寒氣,她對待帝宗同門非常和氣親近,但對外人,卻沒有這般好心情。

片片桃花從空中落下,很快依附在了鄒行雲的嬌軀之上,構成了一襲艷麗的桃花戰甲。這是鄒行雲的桃花領域所化,集攻擊、防禦於一體,極為強橫。


一道道粉紅色的桃花花瓣,瘋狂飆射,向來襲的諸人攻殺而去。

「鄒師姐,不要殺人。」許陽低聲說道,他和這些人,只是萍水相逢,沒必要大開殺戒。



「我明白!」鄒行雲嬌軀陡然一旋,桃花戰甲形成的艷麗裙裾揚起。一片片花瓣,將那群玄者的攻擊全部擊碎,余勢不衰,依舊撞擊在他們身上。

以鄒行云為中心,一圈圍攻而來的玄者,全部向後飛跌而出,如同一朵艷冶桃花綻放。

「你……你們……」冰凰族小王子被一朵桃花瓣撞擊,同樣跌出,他神色有些驚恐,「你們,居然是玄王級……」他捂著胸口,斷斷續續說不出話來。

「我們可以走了么?」許陽微微一笑。

在許陽兩人化光遁走之後,冰凰族小王子咬牙,左臂抬起,一道古樸符籙升起,正是中洲通用的聯絡工具,靈犀符!

「該死的,我要讓你們付出代價!」(未完待續。。)

ps:今天還有兩更,是為補更,感謝兄弟姐妹們的支持! 許陽與鄒行雲化身玄光,繼續向霜冷高原的深處飛行,一路之間還在笑談。

「冰凰族是什麼來歷?看樣子,世代都在這高原上生活。他們的實力倒是不錯,就是不知道,冰凰族之中有沒有真正的修玄高手。」鄒行雲說道。

以鄒行雲的眼界,真正的修玄高手,最低也得是玄王巔峰,甚至無敵玄王,才有可能。

「應該會有,」許陽說道,「我們加快速度吧,看那冰凰族小王子的樣子,顯然不會善罷甘休。」

兩人低空飛行,經過一個冰潭上空的時候,突然厚厚的冰層破裂,一隻布滿利刃的巨口,從下方倏忽探出!

一股強大的吸引力量湧現,兩人的身形不由自主地緩慢下來,遁光消散,露出真身。

「不好,是一頭玄王級的妖獸!」鄒行雲驚叫。

許陽看的更清楚一些,只見這頭怪獸,生著一隻獨角,軀體修長,雙爪怒張,一身鱗片金光閃爍,卻是一頭蛟龍!

凶蛟大多是玄君巔峰的凶獸,而它們再進一步,生出雙爪,那就是蛟龍。一頭蛟龍,在穩固了自身實力之後,一般都是玄王巔峰。

這頭蛟龍顯然感應到了許陽、鄒行雲身上的強大血氣,這才破冰襲擊,要將這兩個人類吞噬,增強自身力量。

「不要和它纏鬥,我們走。」

許陽一聲沉喝,血飲劍「鏘」一聲出鞘,血光漫天,一個個玄王殘魂面無表情地出現了,它們的腳下,還踩著一頭巨大的火蟒殘魂。

「嘻嘻。許師弟,你這一招血魂復甦,當真是跑路利器,這麼一騷擾,那蛟龍肯定抽不開身。」鄒行雲眯眼笑道,兩人繼續瘋狂飆射。

這條冰潭寬有數百里。是由一條河流的支脈匯聚而成,卻被蛟龍的寒氣凍結成冰。

這一條河流,從東南向西北,也就是許陽兩人來時的方向流淌而去,在霜冷高原的邊緣,那一連串山巒處,形成了一條瀑布。

河流極其寬廣,據許陽估測,幾乎有他們初來中洲的時候。那條天落江一般寬,足有近萬里。

「沿著河,一路向南側探索,不要飛過河面。」許陽制止了鄒行雲。

「為什麼啊?」鄒行雲笑道。

「那條蛟龍……」許陽眉宇間有一絲憂色,「那條蛟龍,實力在玄王級的妖獸中,已經算得上霸主,但卻屈身於數百里寬的冰潭。放棄了這麼寬廣的大河……我思前想後,只能想到兩種可能。」

鄒行雲放慢了飛行的速度。低聲問道:「什麼可能?」

「第一,在這條大河之中,有更加強橫的玄皇級妖獸,驅逐了蛟龍;第二,那冰潭之中有至寶,讓蛟龍不惜放棄這條大河來守護。不過怎麼看。都是第一種可能性最大。」許陽一邊飛行,一邊解釋。

看著那一望無際的河面,以鄒行雲的目力,卻根本看不到對岸!她信服地點點頭,繼續向前方飆射。

每經過萬里左右的距離。兩人就停下來,搜索冰藍玉蠍的蹤跡,只可惜,他們一直沒有找到。

「那些死蠍子,在這霜冷高原上,會不會一隻都沒有?」鄒行雲有些泄氣。

兩人一路飛行十日左右,已經漸漸來到了霜冷高原的南部。但見怪石嶙峋,奇峰迭起,那條寬廣的大河源頭,也漸漸顯現,竟然是由數萬道支脈河流匯聚而成。這些河流支脈,在群山之間升騰、跌落,化作種種見所未見的稀有景觀,令許陽與鄒行雲嘆為觀止。

「嗯?這……追跡圖,有反應了!」

不知多少次的默想,許陽睜開眼,有些習慣性地瞥了一眼追跡圖,卻見到那流動的紅線,陡然化作一條筆直的線路,指向了東側方向!

「真的嗎,太好了!」鄒行雲顯然也被這曠持日久的尋覓,惹得煩不勝煩,她歡呼一聲,看了看追跡圖:「就在東方,我們越過這些支脈河流,很快就能找到那種死蠍子了!」

忽然之間,遠方遙遙傳來一陣呼喝聲。

「抓住他!」

「吞天獸族的姦細,給我站住!」

「這麼巧,居然來抓我們?」許陽和鄒行雲面面相覷。

陡然間,一道遁光從西方破空飛來!鄒行雲輕喝一聲,正待出手,卻被許陽制止了。

「不是敵人,而且抓的好像也不是我們……暫且看看。」許陽說道,他抓住了鄒行雲的縴手。

一道道玄力攻擊,從那一道遁光的後方亮起,有不少攻擊是吸附力量絕強的招數,很快那道遁光暗淡下來,緊接著光芒散去,一個人影顯現出來。

那人長得略顯粗壯,和許陽兩人見過的冰凰族,略有些差別。冰凰族人的外觀都很陰柔,而且大多是長發垂肩。但這個人,卻留著鋼針一般的短髮。

「你們是誰,冰凰族人?」那人警惕地問道。

「不是!你是吞天獸族?」許陽迅速問道。

「不錯!」那人好像鬆了一口氣,「既然不是冰凰族的弱雞,那麼一定是我吞天一族!怎麼,族長終於派你們來接應我了?奇怪,你們長得倒是很像冰凰族。」

「呼啦啦」,一群冰凰族的修玄高手,從后闖入場中,將那粗壯短髮漢子,連同許陽兩人,全都圍困在內。

為首一人,眼神銳利,身形修長,一頭紫色長發,披在腦後,顯得頗為俊朗。他冷笑說道:「巴岳,你跑得倒快!不過,你休想從我凰戊飛的手中逃脫!」

身邊一群人紛紛拍馬道:「二王子所向披靡,這吞天獸族的姦細,再怎麼跑,也只是徒勞。」

「二王子出馬,自然手到擒來。」

冰凰族二王子凰戊飛,頗為自得地接受了這些奉承,他眯眼看向許陽兩人:「嗯,你們又是誰?長得倒是像我冰凰一族,說,哪一個部落的?」

許陽和鄒行雲哪裡說得出來,卻見那凰戊飛眉峰皺起:「這兩人同樣形跡可疑!」

「二王子,前些日子,聽小王子傳訊說,被兩個疑似姦細的人打傷!我看,就是他們!」一個玄君強者上前說道。(未完待續。。) 「嗯,我想起來了!這兩人形貌,與九弟說的完全一致!」他眼睛陡然看向許陽肩頭的肥球,貪念大熾,「一併擒拿了!」

「冰凰族二王子,你倒是有些實力,修成了玄王中期!不過我奉勸你一句,在我們眼中,你比你的小弟也強不到哪裡去。我無意管你抓捕姦細的事情,也希望你不要惹我們。否則,一切後果自負。」許陽冷冷警告道。

冰凰族二王子凰戊飛,一向眼高於頂,傲氣凌然,哪裡受得了許陽這一番逆耳之言,狹長的眼睛猛然張開,陰測測地說道:「好,很好,居然敢威脅本王!凰越、凰騰二元帥,速速擒下這兩個狂徒,我來親自擒拿姦細!」

在凰戊飛身旁,兩名冰凰族強者應諾,飛身上前,兩道冰寒領域轟然張開,向許陽兩人鎮壓過去。

「寒冰牢獄!」

「玄元鎖鏈!」

在兩道領域之中,一條條領域化生的鎖鏈,向許陽、鄒行雲鎖拿而去,這代表凰越、凰騰這兩個冰凰族元帥,都達到了玄王中期,領域多重變化的境界。

「桃花戰體!」

不等許陽出手,鄒行雲便爆發戰力,玄王後期的強橫氣息,橫掃全場!她一聲嬌叱,一拳轟擊而出:「桃花霸拳,開遍天下!」

鎖鏈斷折,牢獄洞開,兩名冰凰族玄王一時大意,被鄒行雲一拳轟退,面色驚恐。

「嗯,賊子猖狂!」凰戊飛大喝一聲,一道金黃色的領域張開,頃刻間便化作一座座山嶽,向許陽和鄒行雲鎮壓而下。

他同樣是玄王中期。領域有多重變化之威。

這一次,卻是許陽動手了,血飲劍出鞘,一招天階劍術「真幻千鋒」,破空席捲而出,將金黃山嶽抵住。

不過。許陽沒有施展加持之術的時候,還不足以抗衡玄王中期強者。這一招堪堪僵持,還是依仗了天階劍術的威能。

不過這短暫的一瞬間,已經給了鄒行雲足夠的喘息之機,她揚眉輕叱,又是一招桃花霸拳轟擊而出,將凰戊飛的土極領域,再度打散。

「二王子,姦細厲害。趕快傳訊給陛下求援!」凰越元帥叫道。

凰戊飛氣息喘勻,狠狠瞪了許陽二人,左臂靈犀符張開,向冰凰族首領求援。

鄒行雲出手攻殺,卻被凰越等一眾冰凰族強者纏住,片刻之間無法取勝。

「兩位同胞,不要慌張,我吞天族的族長。很快就會來支援了!」那巴岳傳音向許陽兩人說道。

又僵持片刻,西方大團雲氣披散。一道道光芒飛速射來,聲音凄厲!很快,就有冰凰族玄王強者,依次趕到。

來到的冰凰族強者,並不出手,而是舉手向天。齊聲喊道:「恭請陛下!」

高天之上,雲氣層層分開,一個高挑的中年男子虛影出現。

這男子一身皇袍,頭戴帝王冠冕,一**海潮般的威壓鋪散。氣度雍然。以許陽看來,他的實力,似乎和瀛洲海雲上國的海皇相似。

「巴岳,你喬裝潛入我冰凰族,竊取秘法,如今想要逃走,卻是遲了!」

冰凰皇者並不廢話,在宣判了短髮男子巴岳的罪行之後,直接就是一掌蓋落,令巴岳有一種無處可逃的錯覺。

許陽知道,眼前的冰凰皇者,只是一道法身而已,但僅僅是一道玄皇法身,卻有不可測的實力,堪比無敵玄王,甚至猶有過之。

「哈哈哈哈!,鳳皇,你想動我吞天族人,還需問過我!」

一聲粗豪的嘯聲,從東方天際傳來,隨即一道銳光,如驚電一般射來,直指冰凰王法身的眉心!

若是冰凰皇者不管不顧,固然可以擊殺巴岳,但他的法身必會被重創,連帶本體也會受傷。到時候吞天一族率眾攻來,就無法可擋了。

大手抬起,扣指一彈,那道銳光被應聲擊散。

「吞天皇,你來的倒是快。」鳳皇的眼眸一眯,冷冷說道。

「比你慢了一點兒,不過還好趕上。」和鳳皇的陰柔相比,吞天皇的氣勢,顯得更加狂放肆意,有一種不加掩飾的粗獷。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