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句……話,雷朋先是一愣隨即大笑了起來:「好啊,既然堂兄弟都這麼說了,那我們怎麼能退縮呢?看來堂兄弟這意思是不打算把雷某的東西和錢給雷某了?」

他還以為唐劍要說出什麼話呢,沒想到竟然是這麼囂張的話,而且還配上了那麼囂張的動作,這讓他怎麼能忍?當真是在挑釁他的權威,不過這樣也好,他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準備動手。

「唐兄弟,你瞎說什麼呢?」楊行一愣,在唐劍耳邊悄聲說道,「咱們現在完全不佔優勢,你這樣無疑就是給他進攻咱們的理由,咱們可是要等援軍的。」

楊行很是焦急,他半天一直都在想怎麼拖住時間,結果唐劍這這一句話,基本上就讓他的努力全部白費了,這讓他如何讓不著急?

旁邊的眾多赤陽寨人員也是一臉的懵逼,他們覺得,現在這個情況和人家饒雲寨叫板,完全就是在醉熏思路,他們開始議論了起來。

「援軍?如果靠援軍的話,咱們也只能解一時的危機,卻不能解除一世的危機。」唐劍看了楊行一眼說道,「只有靠著我們自己的實力,才能長時間的解除問及,而不是在援軍走了之後,他們又捲土重來,如果我猜得不錯,這些援軍內心肯定還是不想和饒雲寨撕破臉皮吧?」

楊行聞言點了點頭,有些失落:「如果可以的話,他們自然不想損耗他們的實力,畢竟大家的家底也都是一點點攢起來的,而且現在官軍還虎視眈眈,要是早內部把人打光了,等到官軍上來,我們就要沒什麼抵抗的力量了。」

「所有一說,我們最好一勞永逸,一下子就把他們給打怕了,不然咱們永遠都會活在他們的陰影之下。」唐劍冷笑了一聲說道。

他就是這麼認為的,饒雲寨實力強悍,在其他援軍來了之後,他可能不會進攻,但是他或許也不會離開,就這麼僵持下去,但是如果他們斷掉了赤陽寨和援軍的輸糧道路的話,他們甚至可以兵不血刃的吃下赤陽寨,而且,就算他們暫時的退兵,他們也會早其他時候捲土重來,反正他距離赤陽寨又不遠,不像那些山寨過來要挺長時間。

楊行一愣,仔細一想確實是這麼個理:「道理是這樣我也知道,但是咱們拿什麼打怕是他們?咱們就這點人,都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是的,這個想法是沒有錯,但是前提是自己得有讓人家害怕的資本呀,但是現在很明顯,自己沒有。

「這個大哥你就放心好了,就交給我唐某人了。」唐劍拍了拍胸部胸有成竹的說道,看著唐劍那信心滿滿的樣子,楊行鬼使神差般的點了點頭,讓一旁的毛羽和韓承基一臉驚訝。

「大哥,不是我說,這可不是兒戲呀,這唐兄弟怎麼打得過雷朋呢?這怎麼能交給唐兄弟呢?」毛羽一臉焦急的問道,他沒想到楊行竟然答應了這個荒唐的請求,唐劍腦子不對了,初生牛犢不怕虎,難不成自家寨主也跟著一起不對了?那雷朋怎麼說都是擁有了靈力好幾年的人,而至於唐劍,應該才會靈力不久,這怎麼對戰?如果唐劍會靈力很長時間的話,那他也就不至於在貫子村落魄成那樣了,可能早就被大人物收編了。

「對呀對呀,大哥,唐兄弟能有這份心,我們就已經很滿足了,但是這事可不能那麼草率呀。」韓承基在一旁附和著,「咱們要是守著的話,靠著我的能力,咱們守一陣子還是沒有問題的。」

韓承基其實屬於有點怕死的類型,但是他說的也沒錯,他的操控水的能力可以搞出一道水牆,這雖然不可能太長時間,但是偶爾用一下,還是能起到不錯的效果的。

不等楊行開口,唐劍就率先說道:「大哥,還有兩位兄弟,唐某要求的不多,還請三位相信我,而且,這些事情全部都由我一個人來做,還請你們放心。」

楊行看著唐劍,臉色有些凝重的點了點頭:「既然唐兄弟這麼說,那咱們就給他一次機會,不過兄弟,你也要多加小心,這可不是什麼兒戲,那雷朋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主。」

他內心其實並不想同意這件事情,畢竟這件事情太危險了,怎麼說他們都是出於劣勢地位的,但是這是唐劍第一次請戰,也算是他的第一次請求,如果自己拒絕的話,他心裡肯定會有不滿,而且看他這信心滿滿的樣子,但願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可是……」毛羽還想再說什麼,但是看到楊行那堅定的眼神,還是把話咽了回去,「既然這樣的話,唐兄弟,有什麼用得著我的地方你就說,我一定全力幫你!」

見到楊行那麼堅定的樣子,毛羽也不好再說什麼了,他還沒見過楊行這麼嚴肅的樣子,既然他無法反駁,那也就只能助唐劍一臂之力了,

韓承基遲疑了一下,也跟著說道:「毛兄說得對,既然如此的話,你要是需要什麼幫助,你就直說,我也會全力幫助你!」

既然毛羽都已經表態了,那他自然也不能落下,他沒有毛羽那麼會說話,但是讓他這點眼力勁還是有的,塔西把那裡也明白,唐劍現在就是關鍵,如果唐劍身上出了什麼岔子,那赤陽寨都有可能保不住,到時候他可能就會淪為階下囚或者被人瞧不起,他可不想被這樣對待。

「兩位兄弟的好意我唐某人心領了。」唐劍沖著毛羽和韓承基二人抱了抱拳,然後看著三人,「但是還請三位相信唐某,唐某既然會做出這樣的決定,那自然是有信心的。」

對於這樣的結果,唐劍還是稍微有些意外的,他沒想到楊行這麼乾脆的就答應了,而且那兩位兄弟也沒有多說什麼,並沒有過於堅決的反對,這對於他來說也是好事。

「喂喂喂,你們三個到底說完了沒有?怎麼樣?決定好了沒有呀?」雷朋有些不耐煩的朝著三人喊道,他在下面已經等了挺長時間了,之所以讓他們商量,是因為他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

唐劍看著雷朋笑著說道:「雷寨主放心,我唐某人既然說了要戰,那今天必要戰,其他的方面我唐某人不敢說,但是唐某人向來都按時說一不二的,這信譽是沒什麼問題的。」

雷朋聞言亦是一笑:「可以可以,唐兄弟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特別的重信義,這才是雷某認識的唐兄弟!」

這樣的性格,不是唐劍還能是誰?雷朋可還是記著唐劍當年說過的差不多的話,他說他可能其他方面有不足,但是信譽絕對沒問題,當時他還和許多人一起在背地裡說唐劍可能那方面不行呢。

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聽他這麼說,唐劍不由得一愣,看來這雷寨主還是倔強的認為自己就是他那位故人呀,不過也沒想到,那人的性格還真和自己挺像,不會…他說的那故人真的就是自己吧?

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在了唐劍的腦海,但是很快他就將這個想法甩出了腦海,開什麼玩笑,自己怎麼可能會認識雷朋這號人?要是真的認識這個人的話,自己又怎麼會那麼落魄?而且自己腦子裡一點印象也沒有。

收回了思緒,唐劍看著雷朋接著說道:「不過…雷寨主,唐某人今天說的這個來戰並不是咱們這些人一起打,而是,咱們兩個人之間的單挑。」

在唐劍說出這句話之後,頓時許多人都驚訝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唐劍,有些已經開始懷疑他的腦子是不是有問題了,這些話唐劍自然也是聽的清清楚楚。

「這個姓唐的也太囂張了吧?他是不是不知道雷寨主的厲害?雷寨主不管怎麼說可都是叱吒整個出雲山好幾年的厲害人物了!」

「我覺得,他就是仗著雷寨主覺得他可能是曾經的故人所以才敢這麼囂張,可能想著雷寨主會因為這個因素放他一馬。」

「放他一馬?這怎麼可能?整個出雲山還有誰不知道雷寨主是個什麼樣的人,那可是一個為了勝利可以不擇手段的人,管你是誰,先打了再說!」

「著姓唐的是個新來了,前不久才加入的赤陽寨,這可能就是你說的那個別不知道雷寨主厲害的人,不……過,我看吶,過了今天他就可以知道雷寨主的厲害了!」

「可惜了,這麼年輕,看起來還挺帥的一個小伙,竟然選擇這麼一條路,他就這麼想做不一樣的煙火的么?殊不知,這樣才是死的最快的呀。」

「唐兄弟,單挑?這可使不得呀!你怎麼可能打得過雷朋那個老東西呢?」見唐劍這麼說,楊行也忍不住開口勸道。

他剛才同意是因為他覺得唐劍會藉助他們和手下們的力量,然後利用智謀什麼的讓雷朋吃點虧,挫一挫他的銳氣,但是這單挑怎麼可能?完全就是在給雷朋展現實力的機會呀。

「大哥,你就放心吧,既然我選擇這樣做,那自然就是有把握的,您就放心好了。」唐劍看著楊行笑了笑。

「單挑?雷某沒有聽錯吧?唐兄弟說是要單挑?」雷朋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沒想唐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周圍那些人的話落在他的耳朵里,讓他覺得很是開心,可以說是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怎麼?難不成雷寨主是怕了?寨主要是怕了,讓你們其他人上也可以,唐某人都可以奉陪。」唐劍冷笑了一聲,玩味的看著雷朋。

「害怕?怎麼會害怕?!」雷朋大笑了一聲,「既然唐兄弟提出了這樣的要求,那雷某自然要盡全力的滿足!」

害怕?不存在的,這要是放在兩三年前,別說讓他和唐劍打一場了,就是站在唐劍面前雙腿都會發抖,但是這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在的唐劍失去了記憶,這麼長時間杳無音信,這實力肯定會有大的退步,而他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刻苦訓練,那實力提升的可不是一星半點,能制霸出雲山,自然是有讓的資本。

還有一點就是他也不好拒絕,如果他~拒絕的話,無疑就是長了赤陽寨的威風,讓其他人覺得自己就是個連一個垃圾都要害怕的草包,這樣的情況他可是不想看到的,他就是這出雲山的王,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既然如此,那可不可以讓唐某人提個小小的要求,這咱們倆單挑,總得有點賭注什麼的,不然沒有意思,雷寨主你說是不是?」唐劍朝著雷朋說道。

「那是自然,沒有賭注的話,這還有什麼意思?」雷朋哈哈一笑,這還有點合他的胃口,「唐兄弟你就說,賭注是什麼?」

唐劍淡淡一笑:「賭注很簡單,如果唐某人贏了,那還請雷寨主帶著您的人原路返回,並且不能再來騷擾我們赤陽寨,當然,如果唐某人輸了,那唐某人就任由雷寨主處置,當然,還是要請寨主解除對赤陽寨的包圍,畢竟這件事情是因唐某人而起的。」

唐劍半天想的就是這個,不管他輸贏與否,饒雲寨都會解除對赤陽寨的包圍,並且短時間內都不會過來騷擾,這樣他的目的也就達成了,如果打贏了則更好,要是打不贏,那也不過就是之前的結果罷了。

嗯?這樣的條件?雷朋微微一愣,這個條件聽起來好像沒什麼問題,但是不管自己輸贏那都是要離開赤陽寨……,並且讓保證赤陽寨的安全的,要是這樣的話,自己不就不能拿到更多的錢了么?

但是轉念一想,自己又不是很缺點,而且自己今天來的目的也就是為了唐劍,如果可以打贏唐劍,那就可以帶走唐劍,自己的目的也就達到了,如果不能,大不了也就是接觸包圍么?不過,雷朋可不覺得自己會……輸……—……—,……唐劍固然強,但那……只是兩三年前,早已成為過去。……

思索了……一番之後,雷朋淺笑著吐出了一個字:「好!」

…… 隨著雷朋的這一聲好字落下,全場的氣氛也都是起來了,雷朋這邊大都是打算看戲的,他們可不覺得唐劍會是雷朋的對手,而赤陽寨這便則都是有些提心弔膽,這賭注雖好,但是要是唐劍輸了,他們也是損失了人手。

「既然雷寨主答應了,那在下也就下來了。」唐劍說著,運用起通天腿,以一種不把牛頓放在眼裡的姿勢從城牆上一躍而下,穩穩噹噹的落在地面上,激起了一層塵土。

這個世界應該還沒有牛頓,趁重力還沒有被發現,趕緊好好的鑽一下空子,不然要是有人發現重力了,這麼瀟洒的逼可就裝不出來了。

唐劍這一波操作確實把許多人給鎮住了,這放在一些厲害的修士眼裡或許並沒有什麼,但是這落在那些普通人眼裡,這就是還很厲害的事情了,要知道,那可是十米多高的牆,這讓他們不由的又開始羨慕起了修士的厲害。

這個舉動也讓雷朋心裡也有了點數,在他看來,這就是唐劍想要和自己單挑的資本,因為他還練了一些肉身功夫,但是這對於自己來說,算得了什麼?要知道,自己的能力可就是胳膊,可就是那肉身,這幾年下來,他的拳腳功夫也是長進了許多,就算不用能力,也能打到好幾個壯漢。

「唐兄弟,如果這就是你引以為傲的實力,或者說,這就是你所依仗的覺得可以打敗我的實力的話,雷某還是勸你頭投降,免得你還要受一些皮肉之苦。」雷朋一臉『善意』的笑容。

唐劍搖了搖頭:「多謝雷寨主的好意了,只不過這還沒開始,雷寨主就下結論,是不是有點太早了?一切,還要等試過之後才說話。」

雷朋搖了搖頭,擺出了架勢,雖然他覺得唐劍實力並不怎麼樣,起碼和他相比,但是該重視的時候還是要重視一下的,萬一陰溝裡翻船了豈不是很尷尬?

唐劍淡淡的笑了笑,默默的在掌心匯聚了電流,然後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雷朋沖了過去,雷朋也是運氣了右手的力量,側身躲過了唐劍的攻擊,他還沒傻到用自己的拳頭去對上唐劍的手掌,畢竟人家可是有雷電的,可不是他這一雙肉掌可以比擬的。

不過這一下倒是挺讓雷朋心驚,唐劍的速度有點超乎他的意料,不過他還是可以應付的,只要自己能夠把唐劍收入麾下,唐劍自然是越強越好。

「唐兄弟,說真的,如果你就這點實力的話,雷某勸你還是早日放棄的好。」雷朋輕笑著,有些勸慰的意思,畢竟他也不想因為這事讓兩人之間出現一些間隙。

「現在下結論,還是太早了。」唐劍說著,又是一拳打過來,和剛才沒什麼兩樣。

雷朋見狀只能搖了搖頭,既然他想要吃點苦頭,那就讓他吃點苦頭吧,剛好也可以樹立一下自己的權威。

二人你來我往打了十來個回合,無一例外都是唐劍在攻擊,然後雷朋在閃躲,隨著時間的推移,雷朋也感覺到了,唐劍的速度是越來越慢,他這邊閃躲起來也是越來越輕鬆,看來,唐劍的體力也就到這裡了,本以為他能有多厲害呢,沒想到也就這點實力,不過他也沒打算儘快結束戰鬥,好不容易有這麼一次表現的機會,他打算等到唐劍體力耗盡的時候,一拳將其擊倒,也算是殺雞儆猴了。

「大哥,再這麼下去,唐兄弟肯定會輸的,他現在的速度已經明顯的慢下來了。」在赤陽寨這邊,毛羽看著下面的戰況,有些擔憂的說道。

楊行沒有說話,只是皺著眉頭靜靜的看著,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唐劍完全就不是雷朋的對手,剛開始的時候,還可以靠著精力充沛造造勢,但是這麼長時間下來,他的精力早就被雷朋給耗光了,而且看雷朋現在這樣子,他還想繼續耗下去,然後在唐劍徹底不行的時候給他致命一擊,和雷朋認識了這麼久,他對雷朋也是比較了解的。

見自家大哥無動於衷,毛羽不禁有些焦急:「大哥,你快想想辦法呀,要是咱們不想個什麼辦法的話,唐兄弟這麼下去遲早要輸,到時候咱們寨子肯定也不會好過的。」

「想辦法?想什麼辦法?你告訴我現在有什麼辦法?」楊行看著毛羽寒著臉說道,「你以為我就不擔心么?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咱們能怎麼做?下去把人搶回來?!」

楊行自然也是知道現在情況非常危急,但是他也沒有辦法,難不成真的下去把人搶回來?且不說自己的人能不能打得過雷朋的人,就算自己把唐劍搶回來了,那赤陽寨的名譽可就是保不住了,自己這些年的心血也都會打了水漂,到時候,赤陽寨也會在道義上站不住腳,處於孤立無援地位的赤陽寨的下場,就只有被饒雲寨給慢慢耗死。

毛羽聽到自家大哥這麼說,也是一時語噎,確實想不到什麼好辦法。

「希望老天開開眼,出現個奇迹吧!」毛羽別無他法,索性求起了神,起碼可以得到一些心理上的慰藉。

與赤陽寨這邊的心急火燎不同,唐劍表面上雖然表現的特別累,但是心裡確是笑開了花,他一直都在等,一……直都在忍受著,現在看樣子,已經差不多了呢。

「雷寨主,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唐劍緩緩的說道,對上了雷朋那疑惑的眼神,「叫做…扮豬吃虎!」

話音還未落,夾雜著強勁的雷電力量的拳頭,徑直轟在了雷朋身上,將後者直接打飛了出去,落在地上激起了大片的塵土,看到這一幕,唐劍滿意的笑了。

他在一開始就一直在隱藏著實力,為的就是唐雷朋掉以輕心,不然要是真的和雷朋硬碰硬的話,誰更勝一籌那還真不好說,好在他的演技也算過關,成功的騙過了所有人,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認為他的體力已經跟不上了,但事實上,唐劍作為一個自詡一夜七次的男人,體力還是杠杠的。

在場其他人都在場上發生的這一幕給震驚了,他們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剛才被擊飛出去的是雷寨主?現在躺在地上連坐起來都顯得比較艱難的是雷寨主?

與其他人不同,赤陽寨這邊除了震驚之外還有很多的是驚喜,他們沒想到,唐劍竟然擊敗了雷朋,這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

「我說什麼來著,你們要相信唐兄弟嘛!」楊行似乎是忘了他那副擔心的樣子,大笑著說道。

「哈哈哈哈,看來是老天爺顯靈了!」毛羽也是大笑了起來,「天佑咱們赤陽寨呀!」

「這是什麼情況?我沒有看錯吧?那個唐劍打倒了雷寨主?!」

「這…是不是拿錯劇本了?這劇情走向有點不太對呀。」

「老闆,換碟!這碟出問題了!」

場上發生的這一幕讓雷朋這邊的人不淡定了,他們原本就是想看一場耍猴的戲碼,雖然現在也看到了,但是這猴子和耍猴者的身份卻是互換了一下,一時之間讓他們有些難以接受。

雷朋有些艱難的坐了起來,眼中閃過了一絲陰霾,不過很快就被一種看狂熱取代:「雷某還真是沒有看出來,唐大人還是那麼強大,不過雷某還就是喜歡這種有挑戰性的事情。」

果然,唐劍雖然記性不太好了,但他還是之前那個名動天下的唐劍,他的實力還是很強,他並沒有和自己想象中一樣,因為記憶的原因而變弱太多,而這樣對於自己來說,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呢?只不過,自己也要用心了呢。

「唐某說過了,唐某不是你說的什麼唐大人,也就不是你要找的人,你要是現在願意離開的話,一切都還來得及。」唐劍皺著眉頭說道,他再一次的聽到了雷朋稱他為唐大人,他曾經覺得雷朋只不過是想要找一個借口,現在看他那順口的樣子,或許是真的有這麼一個人。

雷朋看著唐劍頗有深意的笑了笑,提著刀便沖了過來,這一次他看我不會再大意了,唐劍現在這樣的實力,值得他拿出全部的實力去面對,他也必須拿出全部的實力來面對,至於說讓他放棄,不會的,他可不會容忍讓唐劍這麼一個厲害的角色為別人服務,要不然,自己的滅亡他看來那就只是時間問題,自己的修士雖然多,但是像他們這麼有才的還真沒有。

看到這一幕,全場的心又被吊了起來,赤陽寨這邊雖然說沒有剛才那麼擔心,但是還是比較擔心的,畢竟雷朋的實力對他們造成的印象還是非常的深刻的,就怕唐劍剛才那一下子只是運氣好。

而饒雲寨這邊的人看到雷朋又沖了過去,都是放下了剛才的擔心,在他們許多人看來,雷寨主剛才那一下完全是因為大意了,被唐劍給迷惑了罷了,現在雷寨主用心打起來,那個唐劍肯定過不了幾招。

「看,剛才肯定是雷寨主大意了,還有可能就是那個唐劍用了什麼下三濫的手段,這下子你看這,雷寨主絕對打得他滿地找牙!」

「就是,剛才雷寨主確實是大意了,這一下子要是還能發生剛才的情況,我就倒立……」

「嘭——」

就在那人話還沒說完的時候,又是一聲悶響,只見雷朋的身體又像風箏一樣飛了出來,然後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只不過這一次,他半天沒能掙紮起來。

這…這一幕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眾人都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如果第一次可以用雷朋大意來解釋,但是這一次呢?雷朋那麼氣勢洶洶的衝過去,結果看起來受的傷比上次還嚴重。

「這是什麼情況,我眼睛沒有出問題吧?雷寨主就這麼被人家兩招就給打敗了?」

「準確的來說應該是一招,剛才那第一招雖然起來還威猛,但是可能好幾個都沒有這一次的威力大。」

「那豈不是說,雷寨主沒有這個姓唐的厲害,而咱們現在的安全是不是也得不到保障了?那個,咱們要不要趁機溜走?起碼還能保一條命。」

「溜走?還想保一條命?你今天可能是可以把命保住,但是日後呢?等饒雲寨秋後算賬的時候,你覺得你能躲的過去?」

「不過,我看今天這情況,這姓唐的實力很強,這赤陽寨的看來是要崛起了,說不定這出雲山的格局就要變了,到時候是誰說了算還不一定呢,你怕什麼?還有,萬一是赤陽寨得勢了,咱們要是被他們給記住了,這以後的日子也不好過呀。」

「你說的是,那咱們收拾收拾就趕緊溜吧,但是剛才我好想聽到有人說尅寨主輸了他就倒立什麼來著……」

在這一幕發生之後,饒雲寨的隊伍里發生了不小的騷動,有的人覺得饒雲寨的實力已經不是絕對的強大了,想要趁機離開,不被新的霸主給盯上,但是同樣還是有更多的人相信饒雲寨的實力,畢竟饒雲寨統治了出雲山這麼久,這威嚴可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場比試就可以打消的。

愣了一會之後,饒雲寨的人反應了過來,連忙過去了幾個人將雷朋給扶了起來,雷朋此時的嘴角已經掛上了血跡,看向唐劍的眼神中已經多了一絲忌憚與畏懼,他甚至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輸的。

「唐大人果然是唐大人,這一場比試,算是我雷某人大意了。」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他心裡比誰都清楚,他不僅沒有大意,反而還是拿出了全部的實力,只不過這麼說一來可以安撫一下手下人,二來也是可以給自己一個台階下。

唐劍看著雷朋淡淡一笑,他剛才這一拳可是用了相當大的力道,可以說是將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這一拳上,手上還匯聚著電流,因為他知道,這是一場孤注一擲的比賽,拖得時間越久,對自己就越是不利,慶幸的是,這一拳他直接打在了雷朋腰間,直接將雷朋打飛了出去。

「現在說這些都沒用了,還是希望雷寨主可以信守諾言,記住您那會說過的話。」 隨著雷朋的這一聲好字落下,全場的氣氛也都是起來了,雷朋這邊大都是打算看戲的,他們可不覺得唐劍會是雷朋的對手,而赤陽寨這便則都是有些提心弔膽,這賭注雖好,但是要是唐劍輸了,他們也是損失了人手。

「既然雷寨主答應了,那在下也就下來了。」唐劍說著,運用起通天腿,以一種不把牛頓放在眼裡的姿勢從城牆上一躍而下,穩穩噹噹的落在地面上,激起了一層塵土。

這個世界應該還沒有牛頓,趁重力還沒有被發現,趕緊好好的鑽一下空子,不然要是有人發現重力了,這麼瀟洒的逼可就裝不出來了。

唐劍這一波操作確實把許多人給鎮住了,這放在一些厲害的修士眼裡或許並沒有什麼,但是這落在那些普通人眼裡,這就是還很厲害的事情了,要知道,那可是十米多高的牆,這讓他們不由的又開始羨慕起了修士的厲害。

這個舉動也讓雷朋心裡也有了點數,在他看來,這就是唐劍想要和自己單挑的資本,因為他還練了一些肉身功夫,但是這對於自己來說,算得了什麼?要知道,自己的能力可就是胳膊,可就是那肉身,這幾年下來,他的拳腳功夫也是長進了許多,就算不用能力,也能打到好幾個壯漢。

「唐兄弟,如果這就是你引以為傲的實力,或者說,這就是你所依仗的覺得可以打敗我的實力的話,雷某還是勸你頭投降,免得你還要受一些皮肉之苦。」雷朋一臉『善意』的笑容。

唐劍搖了搖頭:「多謝雷寨主的好意了,只不過這還沒開始,雷寨主就下結論,是不是有點太早了?一切,還要等試過之後才說話。」

雷朋搖了搖頭,擺出了架勢,雖然他覺得唐劍實力並不怎麼樣,起碼和他相比,但是該重視的時候還是要重視一下的,萬一陰溝裡翻船了豈不是很尷尬?

唐劍淡淡的笑了笑,默默的在掌心匯聚了電流,然後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雷朋沖了過去,雷朋也是運氣了右手的力量,側身躲過了唐劍的攻擊,他還沒傻到用自己的拳頭去對上唐劍的手掌,畢竟人家可是有雷電的,可不是他這一雙肉掌可以比擬的。

不過這一下倒是挺讓雷朋心驚,唐劍的速度有點超乎他的意料,不過他還是可以應付的,只要自己能夠把唐劍收入麾下,唐劍自然是越強越好。

「唐兄弟,說真的,如果你就這點實力的話,雷某勸你還是早日放棄的好。」雷朋輕笑著,有些勸慰的意思,畢竟他也不想因為這事讓兩人之間出現一些間隙。

「現在下結論,還是太早了。」唐劍說著,又是一拳打過來,和剛才沒什麼兩樣。

雷朋見狀只能搖了搖頭,既然他想要吃點苦頭,那就讓他吃點苦頭吧,剛好也可以樹立一下自己的權威。

二人你來我往打了十來個回合,無一例外都是唐劍在攻擊,然後雷朋在閃躲,隨著時間的推移,雷朋也感覺到了,唐劍的速度是越來越慢,他這邊閃躲起來也是越來越輕鬆,看來,唐劍的體力也就到這裡了,本以為他能有多厲害呢,沒想到也就這點實力,不過他也沒打算儘快結束戰鬥,好不容易有這麼一次表現的機會,他打算等到唐劍體力耗盡的時候,一拳將其擊倒,也算是殺雞儆猴了。

「大哥,再這麼下去,唐兄弟肯定會輸的,他現在的速度已經明顯的慢下來了。」在赤陽寨這邊,毛羽看著下面的戰況,有些擔憂的說道。

楊行沒有說話,只是皺著眉頭靜靜的看著,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唐劍完全就不是雷朋的對手,剛開始的時候,還可以靠著精力充沛造造勢,但是這麼長時間下來,他的精力早就被雷朋給耗光了,而且看雷朋現在這樣子,他還想繼續耗下去,然後在唐劍徹底不行的時候給他致命一擊,和雷朋認識了這麼久,他對雷朋也是比較了解的。

見自家大哥無動於衷,毛羽不禁有些焦急:「大哥,你快想想辦法呀,要是咱們不想個什麼辦法的話,唐兄弟這麼下去遲早要輸,到時候咱們寨子肯定也不會好過的。」

「想辦法?想什麼辦法?你告訴我現在有什麼辦法?」楊行看著毛羽寒著臉說道,「你以為我就不擔心么?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咱們能怎麼做?下去把人搶回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