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祝融的聲音之後,虎媽微微一愣,混濁的眼神彷彿在這一刻變得明亮了起來,好像是在說,「你又搶到新的地盤了?」

祝融立刻發出了肯定的聲音。

虎媽有些不敢置信地望著祝融,但是很快便親昵地蹭了蹭祝融的下巴。

:大王這是被懷疑了嗎?

:虎媽:你不是剛搶了兩塊地盤嗎?怎麼又把三區給搶下來了?

:大王太猛了!連虎媽都不敢置信。

……

半個小時之後,祝融便帶著虎媽來到了三區的湖邊。

此時的虎妹早已吃飽。

她舒服地躺在了地上。

滾圓的肚皮就像一個小皮球一般。

「呼嚕嚕~」

祝融第一時間用爪子踢了踢虎妹。

虎妹迅速地睜開雙眼。

見到是祝融之後,她嘴角的虎鬚不自覺的就揚了起來。

緊接著發出了很是親昵的「呼嚕嚕」聲。

祝融壓根沒有理會虎妹而是來到了鱷魚王的身旁,隨後用眼神示意虎媽進食。

此時的虎媽表現得有些疲憊,但是聽到祝融的聲音之後還是走到了鱷魚王的身旁。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虎媽也吃飽了。

祝融很快注意到,這一餐虎媽吃得比平時多了一些。 其中一個男人說:「剛才看到她往這家店裏走了,你進去找,我在門口守着!」

「好!」另一個男人立刻朝店裏跑進來。

此刻,男人距離慕夏只有不到十米。

慕夏連忙側過頭,朝別的貨架那邊走去。

恰好隔壁貨架有個女孩在補妝。

慕夏走過去小聲詢問道:「小姐姐,可以借我一下化妝品嗎?」

女孩一抬頭,對上了慕夏的視線。

下一瞬,女孩驚艷地瞪圓了眼睛。

好漂亮!

「可以借我一下嗎?」慕夏指了指女孩手裏的化妝品。

女孩連連點頭,一邊把化妝品遞給她,一邊說:「小姐姐,你長得真好看。我好像見過你?你是明星嗎?」

慕夏一邊給自己化妝,一邊回答:「謝謝,我不是明星。」

她化妝速度很快,尤其眼影部分,用了非常誇張的紫色,跟她身上紫色的嘻哈服很搭,只是從鏡子裏看,整個人完全不像她自己。

女孩看着化了妝的慕夏,忍不住好心提醒:「小姐姐,你還是不化妝更好看,這妝容不適合你,都把你原本的優點掩蓋了。」

慕夏淡淡一笑,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慕夏照了鏡子,對化妝后的自己很滿意。

她把化妝品遞給女孩,隨後開口道:「謝謝你的化妝品,我能有這個榮幸請你喝杯奶茶嗎?」

愛美之心人人有之,女孩很高興地點頭:「好呀!」

「那你陪我去付錢,我請你喝奶茶。」

女孩比了個「OK」的手勢,慕夏順勢挽住她的手臂,兩個人肩並肩往收銀台那邊走。

正好進來找慕夏的男人也朝這邊走來,跟慕夏打了個照面。

慕夏微微側過頭,避免跟男人對視。

那男人只往她這邊掃了一眼,就往隔壁貨架找去。

慕夏微鬆了一口氣,去收銀台付完錢后,領着女生往門口走。

門口正守着另一個男人。

慕夏把頭靠在女孩的肩上,不看那個男人,低頭摸出自己的手機詢問道:「你要喝什麼奶茶?這個商場都有些什麼奶茶啊?」

「喝鮮果茶吧,我最近在減肥。」

「你這麼瘦了,還減肥呢?」

「你還說我呢,你也很瘦啊。」

兩個人很自然地聊著天。

守在門口的男人沒任何興趣看她們,目光緊盯着店內。

擦肩而過的瞬間,慕夏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雖然她看到的追上來的只有兩個人,她應該能應對,但她不知道後面還有沒有人追上來,能不被發現是最好的。

終於,慕夏越過了那個男人。

但她還沒來得及鬆一口氣,那男人的聲音忽得響起:「喂!你們兩個,有沒有看到穿着一個白裙子的小姑娘跑進去?」

慕夏脊背一僵,沒有轉過頭。

她旁邊的女孩扭過頭看了男人一眼,回答道:「不好意思,沒注意。」

「喔,好。」男人沒有走過來,回答了一句后就繼續盯着店內。

慕夏長出了一口氣,加快腳步跟女孩遠離這家服裝店。

在走過了兩個拐角后,慕夏鬆開了女孩的手,從口袋裏摸出一張一百塊遞給女孩,抱歉地說:「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事情,這個錢算是我請你的奶茶,下次有機會我再請你。」

她說着,把錢塞到女孩手裏,隨後沒有絲毫停留地快步跑開。 第1516章

「這件事難道不是你派人做的嗎?」

楚琉影冷聲道。

冷清玥面色一變,她本來也不是什麼笨人,聽楚琉影這麼一問,當即就明白了她為何三更半夜被喊過來這裡,而且楚家人還找來了,這是懷疑是她乾的?

「你們懷疑我?」

冷清玥指指自己的鼻子,一副震驚加憤怒的樣子。

「楚家主,楚少主,還有君姑娘,我連你住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而且我今天晚上一直在府上,哪裡也不曾離開,我手底下的人都是墨絕哥哥批給我的,我雖有能力調動,但是他們直屬衷心的人是墨絕哥哥,我做什麼事情,他們都是會跟墨絕哥哥報告的。

君姑娘,你府上出了事,孩子被人搶走,我真的很同情,但這件事與我無關。」

冷清玥冰著一張臉,出聲道。

「聽到了?君緋色府上發生的事情跟我們無關。」

墨城道。

臉色綳的那叫一個難看。

「你說無關就無關?我們你們墨家上下絕對是一丘之貉,相互包庇,君緋色從來到帝都只跟冷清玥一人結下恩怨,不是她能是誰?」

楚琉影怒聲道,一臉的戾氣。

一聽這話,冷清玥真是氣的夠嗆,這什麼情況,這是要把這件事扣在她的頭上?

「我都說了不是我,楚少主你莫要血口噴人,雖說之前我跟君姑娘有些誤會,但是都已經說清楚了,我還不至於做出這等喪盡天良的事情!」

冷清玥怒道。

她雖然希望君緋色遭殃,但這件事確實跟她無關,但楚琉影一直將這件事往她頭上扣。

「楚少主,要說兇手,你也不一定就非要懷疑我們墨家,你們楚家不也有嫌疑嗎?我聽聞最初的時候就是楚少主您偷了君姑娘的孩子,如今這孩子又失蹤了,這跟您真的就一點兒關係沒有嗎?」

「冷清玥,你放什麼狗屁,你想死嗎?」

楚琉影怎麼也沒想到冷清玥竟然倒打一耙,說出這樣的話,抬手就要去抓冷清玥。

「幹什麼,楚老賊,能不能管好你兒子?」

墨城面色一變,眼疾手快的將冷清玥往身後一扯。

「小影,住手。」

楚霸天淡漠出聲。

楚琉影還因為冷清玥的話心裡不爽至極,怒瞪著她。

而秦臻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有說,甚至在楚琉影跟冷清玥吵架這段時間都沒有什麼反應。

「楚家主,今天晚上的事情確實與墨家無關,我父親和清玥今晚都不曾出府,一直在忙小池的事情,兇手另有其人,現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找到兇手,救出小墨。」

墨絕開口說道。

就在這時,輪椅滾動聲響起,墨星池坐在輪椅上讓下人推著走了出來。

他原本都睡下了,聽到了動靜問了小廝才知道前院的事情,於是趕忙就讓小廝推著他出來。

他一眼就看到了秦臻,就這短短一會兒時間眉間,她似乎極其的憔悴,像是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至於發生了什麼事他已經從下人的口中打聽到了,萬萬沒想到,君姑娘竟然已經有了孩子了,莫名的他倒是有點兒羨慕能娶到君姑娘的那個男人。

「小池,你怎麼出來了?」

墨城出聲,語氣擔憂。

墨星池回過神來,他看著院內的人,緩聲開口。

「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們墨家也有責任,君姑娘如果不是來救我的命,那殺手必定能這般肆無忌憚的殺人和搶走孩子,所以我們墨家有責任,爹,大哥,咱們墨家應該傾盡全力幫君姑娘找到孩子,查出兇手,否則我良心難安。。 這話一出,底下的學生頓時哀聲怨道。

距離下課時間還有二十分鐘呢,為什麼要提前收他們的作業?

歐陽墨又不是他們的英語老師,收上去又不會幫他們批改,這不是故意擠兌他們嗎?

不同於平時,學生們只敢在心裡抱怨,這一次大家都忍不住口頭抱怨起來。

「歐陽老師到底在幹什麼啊?這點時間都不給我們?新聞都還沒看完呢!」

「我真的覺得他莫名其妙。」

「我突然不想在預科班讀了,我是可以靠自己考上京都大學的,是他讓我不要參加高考,直接來預科班的。」

抱怨聲越來越大,歐陽墨震懾了幾次都沒有效果,他無奈只得說:「算了,下課之前給我,新聞你們再看一次。」

投影屏再次切換到今日新聞。

慕夏得已重看了一遍許星星的新聞。

車毀人亡,許星星徹底消失了。

慕夏仔細看完新聞,沒什麼表情地收回目光。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司徒海和慕馨月早晚也要經歷這一切。

慕夏想了想,發了條信息給留在司徒海老家的手下,催促他儘快收集完證據。

她剛發完簡訊,就感覺到旁邊君嶸軒投過來的奇怪神色。

慕夏疑惑地看過去,小聲詢問道:「怎麼了?」

「沒、沒什麼……」君嶸軒連忙搖頭,但糾結了兩秒后,還是開口問道:「大佬,你跟夜哥是什麼關係?」

慕夏一愣,隨即乾咳了一聲,道:「朋友。」

結了婚的朋友。

「好吧……」君嶸軒點點頭,沒好意思再多問了。

但他低下頭就摸出了抽屜里的手機,飛速敲打著屏幕,發了一條簡訊出去——

【哥,你怎麼回事,英雄救美的事還能被別人搶了?】

他是知道慕夏發消息給他哥的,因為他正好看到了慕夏在發簡訊,但至於為什麼來的是夜司爵,他就不知道了。

手機那頭的君皓軒正在跟羅毅喝酒,收到君嶸軒的簡訊時只覺得一頭霧水。

他回復了一個問號后,轉頭問羅毅:「阿夜幹什麼去了?我就是去方便了一下,到現在也沒見他人。」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