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團隊頻道里的傳音,周啟一偏頭正瞅見一臉騷眉搭眼的胖子,當即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

「艾席拉團長,柯南老闆還有大和尚他們會留在營地,稍後我和其他人將前往卡爾蒂姆城一探究竟。嗯,如果有其餘鐵狼的線索,我會儘力出手援救。」

「再次感謝你,我的朋友。我會讓戰狼作為嚮導和你們同往。幸運之虎傭兵團的勢力遍布了整個城市,你們一定要非常的小心。」

沒有收到任務的後續提示,周啟微感失望。看來隱藏的任務支線眼下只能就此告一段落。如果還存在後續,八成就是自己還沒滿足觸發條件。

和艾席拉商談好了事宜。周啟起身走向奎斯特。胖子雖然嘴欠了點兒,不過在根本問題上卻是絕不含糊。他既然這麼說,估計奎斯特那裡八成就有什麼意想不到的好東西。

注意到迎面走來的周啟,奎斯特的眼底猛然一亮。這個昨夜被自己罵得很慘的倒霉蛋很有可能是這群來自西方大陸傭兵的首領。隔著老遠已然能從他身邊的空氣中嗅到金幣的味道!

看著小姑娘一臉堆笑,眼放「金光」的樣子,周啟嘴角微微一抽,在她的眼裡自己只怕已成了剛出爐的肥羊一枚。

「都賣得什麼?我好像沒有看到你的攤位。」周啟走到近前彎腰蹲下,注視著小姑娘和聲問道。

「哇哦! 劫匪狼君:搶來的嬌妻很摳門 攤位?我可不是一般的商人!」奎斯特大大滴白了他一眼。嘴角帶著不屑,儼然一副我不和白痴說話的樣子。

喵的,剛才還吆喝賣清水和黑麵包來著。轉眼怎麼就不一般了?周啟心中暗自吐了個槽。這小傢伙年紀小小卻很是有幾分奸商的潛質。

「想要看我的商品可以,不過看到之後必須得最少買一件。如果你答應,馬上就能看到。很多東西都是獨家出售喲。」

神秘營銷?這理念夠超前的。周啟微笑著點了點頭。倒要看看這小傢伙兒能搞出什麼幺蛾子。

奎斯特見他點頭認可,小臉上頓時眉花眼笑。翻手取出一卷皺巴巴的羊皮卷遞到了眼前。

「這是貨品清單。看中了什麼,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概不賒欠。還有,別以為我罵過你就可以佔便宜。我的貨物從來不打折扣!哼,有些東西除了在我這裡能買到,整個卡爾蒂姆你別想找到第二件。」

我去,飢餓營銷?花樣還真特么不少。周啟嘴角微微一抽,反手輕輕接過,瞥了一臉得意的小姑娘一眼,隨即將目光落在了展開的羊皮卷上。

誰知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卻是再也無法挪開視線!

紅寶石精華;綠寶石精華;鑽石之塵;死亡氣息,遺忘之魂……!僅僅第一行就出現的材料清單就足以讓人驚訝!在沒有獲得米莉安女士的煉金筆記前如果看到這些東西周啟還不會覺得怎樣。可是對鍊金術有了相當的了解之後,他卻是知道,幾乎每一樣都是不可多得的珍稀魔法材料。

尤其是遺忘之魂,據說只有用傳奇以上的裝備進行分解才有幾率得到。

我去還真是撞見寶了!周啟勉強壓制內心的激動,繼續往下看。

除了先前看到的煉金材料,全面恢復藥劑;特效生命恢復藥劑;大屏法力回復藥劑,包括可以解除冰凍狀態的緩釋藥劑,解除詛咒狀態的退靈藥劑,全面提升各種元素抗性的魔法防護藥水更是應有盡有。

小姑娘不會是夢魘空間設置在本次任務世界中的專賣店吧?周啟抬頭看了奎斯特一眼,心中不由生出如些感慨。有些東西即便在墮落之淵的拍賣場中也是難得一見的好貨色!

仔細一看物品下方的價格,周啟立刻將這一想法驅出了腦海。黑!真特么黑!那最少四位數的售價簡直高的嚇人!

進入任務中連推了幾個BOSS之後所得到的金幣也不過剛好一萬出頭。如果不是有自無雙世界中帶出來的大量金元寶做底氣,不知自個兒還有沒有勇氣接著往下瞅。

算你狠,周啟訕訕地收回目光,繼續往下看。

地獄火戒指製作圖;地獄火項鏈製作圖,奪魂者護腕製作圖,懷特的牛鈴!

懷特的牛鈴?

看到這一字眼之時,周啟臉上頓時色變!繼獲得了黑蘑菇,彩虹魔葯,和李奧瑞克的脛骨之後,沒想到鍛造牧牛杖的又一素材這麼快就有了眉目!而且是明碼標價在小販奎斯特這裡有售!不過一看價格,周啟心中不由一陣鬱悶。話說這小姑娘不會是故意的吧?20金幣這麼喪心病狂,六親不認的價格也能標得出來?

眼下已經集齊了三樣任務道具,眼瞅著第四樣近在眼前,豈有不入手的道理!

買!這特么吐血也得買啊!

周啟深吸了一口氣,注視著小姑娘嘰里咕嚕轉動個不停的眼睛,突然心思一動。這懷特的鈴鐺標註的價格遠遠高於其他的物品,甚至可以用天差地遠來形容。難不成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所有的藥劑每樣10瓶!設計圖每樣一份,魔法材料每樣50份!」

「你?」聽到周啟報出的清單,奎斯特小臉一呆,整個人都怔住了。

「這麼多東西你全要?」

周啟一翻白眼。不是全要,難道是全不要?

「嗯,全要。」

「哇哦!明智的選擇!這是一場令人難忘的交易!快付錢吧!我已經聞到了大把金幣的味道了!」

周啟嘴角一抽,心頭滴血。翻手從紋章內取出了一箱金元寶。有過在屠牛旅館的兌換經歷,這一箱元寶只多不少。

「黃金和鑽石一樣,永遠不會說謊!我開始有些喜歡你了。」奎斯特手腕一翻,隨著一陣魔法幽光閃過,一箱子元寶彷彿變魔術般憑空消失不見。與此同時,遞了一枚戒指給周啟。

「原來你已經有空間魔法道具了,嘿嘿,既然這樣,拿了貨物之後戒指還是還給我吧。反正你已經有了。」

不但黑還扣門!周啟一呲牙,這小姑娘忒特么精了。算,香都燒了,還差磕一個頭?多稀罕似的。

「奎斯特,我看到捲軸中有一個牛鈴賣的很貴,不知是做什麼用的?」周啟遞還戒指的同時假作好奇地問道。

「你不買問了做什麼?」奎斯特大眼睛一翻,眼底滿是狐疑地問道。

「額,問一問總可以的吧?如果有用,說不定我會買下。」

「沒什麼,就是一個普通的牛鈴。」

「普通的牛鈴?這麼說20萬金幣不會是你自己編上去的吧?」

「哼!我奎斯特做生意從來講究一分錢一分貨!這個牛鈴雖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不過要是能收集齊其他幾樣東西,它就是一個無法比擬的寶貝!嗯,看在你一次向我買那麼多東西的份上,這塊肉乾給你,不喜歡吃還可以喂你肩膀上那頭蜥蜴。」

周啟聞言心中一顫。這小姑娘貌似知道什麼!

「你說的不會是這幾樣東西吧?」周啟說話間手腕一翻,彩虹魔葯,黑蘑菇,李奧瑞克的脛骨頓時出現在了掌中。

「咦?」奎斯特雙眼圓睜,注視著他掌中流光閃耀的三樣東西,小臉上滿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我的天哪!竟然是真的!真的有人找到了這些東西!」奎斯特一臉激動之餘,眼底突然霧氣迷濛,兩行眼淚順著眼角瞬間流淌了下來!霎時哭了個梨花帶雨。

喵的!再激動你也不要哭啊!周啟面色一囧,不知道的恐怕還以為自己欺負她呢。

「如果你答應我一個條件,這個牛鈴我就送給你。」奎斯特如此哭了一會兒,似乎下定了很大的決心,揚起頭注視著周啟突然開口說道。

周啟目光微微一動。看來自己是問對了!

「在我的能力之內,我可以答應你。」

「如果,有一天你能進入那片地方,請務必尋找到我哥哥的假腿。如果你能做到,那麼這枚牛鈴就是你的了。」

說話間,隨著她白皙的手掌往前一伸。一枚破舊的鈴鐺出現在了周啟的視野中! 「我可以答應你的條件。」周啟點了點頭伸手接過牛鈴。確認物品無錯之後翻手將之收入了紋章。 跟你有仇嗎 隨即雙眼眨也不眨地地注視著奎斯特嘴角堆滿了微笑。

「謝謝你!我會在營地里等你的消息,嗯,也許會去新崔斯特瑞姆。記住你可是答應過的,一定要把哥哥的假腿帶回來!哎?你怎麼還不走,看著我做什麼?」

「崔斯特瑞姆被毀滅的時間至少超過了20年。我很奇怪,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你似乎一點長大的意思都沒有。懷特真的是你哥哥?」

裝,接著裝。遊戲暗黑破壞神2中被毀壞的崔斯特瑞姆那條一碰就會不斷往外冒金幣的木腿豈不就是懷特的假腿!當哥哥我什麼都不知道么?

奎斯特眼底閃過一抹驚慌,隨即仰起頭,一臉氣鼓鼓地盯著周啟。

「不管,不管他是不是我哥哥,反正你已經答應了!」

我去,說辣么大的謊還如此的理直氣壯。周啟嘴角一抽,暗自為這小姑娘未來的老公默哀三分鐘。小小年紀就精的不要不要的,長大以後那還得了。

「答應了的事情我自然不會反悔。不過規矩得改改,嗯,我要一半的好處。」

「想都別想!」奎斯特雙手往胸前一抱。滿滿一副強行打算蠻不講理的樣子。

「呵呵,那好吧,我答應將東西取回后給你,卻沒說什麼時間。也許過個十年八年,等你長大再交給你也不遲。」說話間周啟站起身,一臉堆笑轉身就走。

「哼!真以為把東西找齊了就完了嗎?沒有牧牛杖的製造圖紙,看你怎麼辦!」

俗話說的好,得意莫過三分鐘。聞聽腦後飄來的清脆童音。周啟的笑容頓時僵硬在了臉上。喵了個咪的,怪不得小姑娘那麼大條肯把牛鈴交給自己,敢情在這兒等著呢。

「要不是你已經收集了那麼多東西,我才懶得理你呢,你這隻狡猾的狐狸。」看到周啟折頭返回,奎斯特猶掛著淚珠的臉上頓時「破涕為笑」,看起來活像一隻剛偷了雞的小狐狸。

「關於牧牛杖的一切都必須免費,包括那張圖紙。」

「嗯哼!那麼成交?」奎斯特點了點頭,墊著腳尖舉起了手掌。

「成交!」算你狠!周啟一呲牙。伸掌和她輕輕一拍。

結束了同奎斯特的交易。周啟再度站起身時卻發現,除了留守營地的柯南和大和尚,包括美女騎士伊芙在內,小夥伴們和同行的鄧恆明,安安等四人已然在營地門口等候。當務之急先把第二幕主線任務之一給完成了。至於是否參與擊殺比列,何時出手?一切還等到了卡爾蒂姆城再說!

按照戰術電腦上標識的坐標。沿著商道一路向西,前行約300公里便是卡爾蒂姆城。

當新出升的日頭由溫暖變的熾烈,透過眼前一望無際的沙海,依稀可以看到一座巍峨的城池聳立在熱浪蒸騰的地平線盡頭。普通人或許需要2日的路程,對於周啟等契約者而言不過是彈指一揮間。

有了洛璃的崑崙鏡外加一張隱匿符。入城不要太過簡單。

當周啟等人自集市中的一間衣帽鋪走出之際。已然男的白布裹頭,女的面紗遮顏,換做了一副沙漠民族特有的裝扮。

而與此同時,來自空間的任務提示聲也如約而來。雖然耗時近半經歷了鐵狼傭兵團的事件插曲。不過占著行動便利,竟是提前了整整一天達成了任務目標。

無論身在何處,美女永遠都是焦點。即便長袍裹身,紗巾遮顏。行走充滿異域風情的街道之上,夏若冰、黃月英和破天荒脫下了鎧甲的伊芙依舊吸引了絕大多數人的視線。

而相比當初終日愁雲慘淡的新崔斯特瑞姆。陽光明媚且熱鬧非凡的卡爾蒂姆,街道四周琳琅滿目的衣著和飾品更是引發了幾個女人逛街的興緻。難得有片刻閑暇的機會,周啟自然不會站出來掃興。一面欣賞著眼前幾個女人隨著步伐不斷搖曳的身姿。一面暗自開啟了戰術電腦即時演算功能,視野中所看到的一切,漸漸在屏幕上平湊成了一張完整的局部地圖。

「頭兒,貌似咱們被老鼠給綴上了。」

周啟瞥了一眼渾身上下裹得像一個白面饅頭般的胖子,忍住笑輕輕點了點頭。示意自個兒已經有所察覺。早在先前離開成衣鋪的時候,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靈覺感應早已捕捉到了跟蹤者的身影。自己不是平頭哥,不是在干架,就是在干架的路上。可真要是麻煩敢主動找上門來,那也是照懟不誤的。只希望這一切來的晚些。

然而現實總是比希望要殘酷。沒過多久,就在經過一處人群相對稀薄的街道時。隨著不遠處一隊腰斜彎刀,只看裝扮就知道是傭兵的人馬出現擋住了去路。周啟眉頭不由微微一蹙,這一刻的輕鬆終歸是要被打破了。

「是幸運之虎的人!」戰狼緊走了一步,挨在周啟身旁低聲說了一句,語氣中充滿了厭惡和憎恨。

「都克制點兒。」悄然傳聲的同時。周啟將目光在這群傭兵身上一掃,當視線落在他們胸口印有虎頭圖文的徽章上時,嘴角不由泛起了一絲冷笑。

小狼狼說的沒錯,果然是幸運之虎傭兵團的人。

還沒等他傳音落下。身後一陣腳步聲攢動,先前跟著的尾巴已然圍堵了上來。

「站住!領頭的出來說話!」隨著一聲外強中乾的呵斥聲響起,自前方的傭兵隊伍中,一名面目浮腫,長著一雙金魚眼泡的傢伙踩著六親不認的步伐越眾走了出來。手扶刀柄一臉倨傲地從眾人臉上一一掃過。當目光落在夏若冰三女和小蘿莉安安身上時,耷拉的一雙金魚眼有如餓死鬼見到了剛出籠的鮮肉包子,霎時亮起了精光。

喵的,不會這麼狗血吧?

周啟暗中吐了個槽。之所以喬裝改扮便是不想高調,坐等第二階段任務開始便好。如今看來這麼打算完全是自欺欺人罷了,只要夏若冰他們出來拋頭露面。即便想低調也低調不起來啊。

「有什麼事,可以和我說。」周啟緩步走上前,注視著金魚眼。語氣平淡地說道。

「你們是什麼人?我怎麼沒見過?」金魚眼上下打量了周啟一眼,見他腰間沒有武器,說話的聲音又放大了些。

「辣么大一座卡爾蒂姆城,你不是每一個人都要認識吧?」

「額」金魚眼聞言一陣語塞。隨即臉上湧起一片怒容。

「我們幸運之虎傭兵團負責整座城市的治安!你們幾個鬼鬼祟祟的,我懷疑你們是鐵狼那群邪惡巫師的同夥兒!」

喵的,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們是那啥幸運之虎的?用得著這麼強調嗎?

惡魔,強搶來的老婆 「丫沒來之前,這裡治安得很。拽得二五八萬似得,誰家脖套沒拴緊,把這貨給放出來了。」

聽到耳畔夏若冰嘟嘟喃喃,又急又快的京片子。周啟嘴角一抽,好險沒樂出聲來。自家女票不愧是戰士一枚,這話要是讓這金魚眼聽個明白,只怕當場就要拔刀。

「你有什麼根據?維持治安可以,誣陷好人可不行。」

「好人?我說你是好人,你才是好人!把他們都帶回去。」說話間,金魚眼嗆一聲抽出了腰刀,左手一探,毛手毛腳便爪向了夏若冰的胸口!

街道周圍的卡爾蒂姆住民紛紛臉現不忍。注視著周啟一行人,臉上多有同情。真要是被幸運之虎給抓去了,哪裡還管你是好人還是壞人。只怕出來的后都變成了死人。尤其那幾位姑娘,結局恐怕更是悲慘。

眼見迎面而來的爪子,夏若冰秀眉一挑正要發作。卻見身旁一陣殘影晃動,緊接著耳畔傳來「咔嚓」一聲骨骼折斷髮出的脆響,緊接著又是「噗」一聲悶響,金魚眼的身高肉眼可見的矮了一截。

待殘影晃過。卻見這剛才還趾高氣揚的傢伙一雙手臂無力地耷拉在肩下,幾乎扭成了麻花兒。 女帝玩轉時尚圈 一顆腦袋更是彷彿被重鎚拍中大半縮入了胸腔。死得不能再死!

「我去,剛才是誰說克制點兒的。頭兒下手忒特么狠。」張定軍看著金魚眼翻身栽倒的屍體,激靈打了個冷顫。一言不合自家隊長這是準備搞事情的節奏!

「讓你們團長來見我。」周啟伸手扯下一截衣袖擦拭著手掌。目光一一從眼前的一眾傭兵臉上掃過。語氣平淡,卻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氣勢。搞事情?找死!

「三個呼吸在我眼前消失!」說話間,他有意無意將目光落向了地上死狀極慘的金魚眼。簡簡單單數語,陽光明媚的空氣中彷彿無形中多了一抹森寒,令人聞之心顫!

「月英姑娘,這小子又要搞什麼?」團隊頻道中,付雲生語不由帶好奇的問道。

「是哦,頭兒要搞事情早說嘛,之前就不用辣么麻煩了。」

「非也,周郎此舉絕非單純搞事那樣簡單。俗話說的好,擒賊先擒王。有此一茬,若能將那幸運之虎傭兵團的首領引將出來,從他口中或許會問出些許有價值的信息。」

周啟微微一笑。到底是自家美女軍師最貼心。靜不能取那便動中求!

觀其撲而知其主,倒要看看幸運之虎的首領究竟是個什麼貨色! 「丫吃了槍葯了?辣么衝動。」注視著眼前一群拔刀在手,一面後退,一面瞻頭顧尾左右逡巡的傭兵,夏若冰偏頭風情萬種地白了周啟一眼。軟軟的京片子聽起來不似責怪倒像是褒獎。

周啟嘴角一掀微笑不語。真要是被揩了油,指不定誰更衝動呢。與此同時目光悄然一掃周圍,看到大多數躲藏在周圍的原住民即是害怕,又將活該二字寫在臉上的神情。他心中不由暗自冷笑。看來這什麼幸運之虎傭兵團平日里只怕是著實做了不少「好事!」

這時,遠處隱有馬蹄聲作響。沒過多久便看到一隊騎士在地面的輕顫中沿著街道飛奔而至,行徑間隊列竟是異常的整齊。

周啟輕輕將擦拭手掌的半截衣袖扔在地上,雙目平視,一臉淡然。幸運之虎如果全是金魚眼那樣的渣渣,即便有巫師會幫忙也不可能將艾席拉和鐵狼逼進死地。來的這隊騎士恐怕才是傭兵團的主力!

「中間穿紅衣服的就是拉克莫西,沙漠里的一條瘋狗!」

循著耳畔戰狼的聲音,周啟眉頭一抬,目光第一時間已然鎖定在了一名縱馬在前,滿臉絡腮短須的光頭大漢臉上。

「拉克莫西,種族:異教徒狂信者(頭目)力量:290,敏捷170,體質415,適性109,精神120,智力150!天賦技能:

1.順勢斬:發動近身攻擊時,可對目標周圍半徑3米內的所有目標同時造成80%傷害;

2.非常強壯:力量屬性增加的攻擊傷害提高2倍,生命值增加15000點,戰時生命恢復速度提高50%,護甲值增加1500點;

3.致死打擊:造成傷害時將阻止目標自療,同時所有治療效果降低80%;

4.邪能灌註:吸收地獄魔氣入體進行體格強化,效果未知!」

又是一名狂信者!哼!這個拉克莫西果然不簡單!讀取靈覺偵測信息的同時,周啟目光左右一掃。將其餘騎士的屬性看在了眼底。

或許因為身為異教徒的緣故,這些騎士的屬性竟是出奇的高。平均值竟然遠遠超過了新崔斯特瑞姆的城衛隊,直逼聖殿騎士!

這還有點樣子!周啟面色微微一凜。

「戰狼,這樣的騎士幸運之虎大概有多少?」

「超過300,嗯,對了,拉克莫西手下還有一支近百人的法師團。」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