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周圍大爺大媽的話,柳媚兒臉色變得冰冷了起來。

他萬萬沒想到,王越之前收購鉅惠銀行竟然是爲了打這一副好牌。

現在竟然制裁他們天海廣場,這讓他十分的憤怒。

前段時間王越一直在收購鉅惠銀行的股份,原來一切都是爲了今天做準備。

不僅能夠賺錢,還能夠直接貸款,而且貸款的人卻這麼多,真是好打算。

就算他們天海廣場把價格壓下來,那有如何?


他們根本不會有人來買他們的房子的。

這讓柳媚兒氣壞了,他現在恨不得殺了王越。

“這個王越簡直太陰險了,看來這下慘了。”

任四海聽到後臉色有點難看,他看着柳媚兒也不敢說話了。

沒想到這一次竟然會面對這樣的事情,如果要是這些樓盤賣不出去的話,天海廣場這個項目也會砸到他們手裏的。

而且劉成還有錢小豪那邊也不太好交代,當初如果不是柳媚兒的話,他們也不會把這個爛攤子接過來的。

現在如果股市賠錢,而且房地產這邊也賠錢的話,根本是沒有辦法和王越鬥。

王越現在已經賺的足夠多的錢了,憑藉柳媚兒和自己真的沒辦法鬥得過王越。

似乎他們兩個和王越就是宿敵,只要碰到王越就沒有什麼好事情。

“老婆,你這是想去哪裏?”

任四海看到柳媚兒轉身離開,皺着眉頭着急的問道。

“當然是去找劉成他們了,看來這件事情得趕緊告訴他們,不然的話,我們接下來死定了。”

柳媚兒說完後轉身離去,任四海也跟在後面。

其實柳媚兒對於任四海越來越不滿意了,如果不是看中他身後的背景,他早就換人了,絕對不會和任四海在一起了,像這種廢物真的一點用都沒有。

另一邊,當劉成還有錢小豪和李洪海在一起喝茶的時候,當他們看到柳媚兒等人來了,皺着眉頭想了想說道。

“他們兩個怎麼又來了,看來這一次應該是帶着什麼壞消息來的。”

周圍的幾個人看着柳媚兒有點難看,應該這一次事情有點嚴重。

果然柳媚兒一進來,就把王越所做的事情全部告訴了所有人。

當劉成聽到後,憤怒的直接一拍桌子,然後說道。

“我靠,這個王越實在是太壞了,竟然拿着我們天海廣場做墊背的。沒想到他現在竟然用鉅惠銀行來進行放貸,簡直是在戲弄我們啊。我們花了幾百億盤下來的樓盤,卻讓他這麼跟我們玩,這次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李洪海聽到後想了想,皺着眉頭說道。


“其實我們也不用着急,康寧小區那邊的房子最多也就幾千套。周圍也沒有什麼新的樓盤,所以如果那些人要是買完那邊的房子沒有的話,一定會來我們這邊買的。”

“王越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想對我們進行制裁,但是卻動不了我們的根基。所以我們還是能夠繼續生存下來的,估計十天半個月之後,那些人就會來我們這邊購買房產了。”

劉成聽到後冷笑了一聲,搖搖頭說道。

“李洪海,你想的太簡單了,王越這小子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放過我們,現在他只是剛開始而已。如果這件事情結束後,誰知道他有什麼後招等着我們呢?”

李洪海聽到後,皺皺眉頭,覺得對方說的也沒錯。


隨後他想了想問道。

“其實你說的也沒錯,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這個王越實在是太陰險了,我們根本都不過。”

劉成聽到後冷笑了一聲,然後怨毒的說道。

“現在能怎麼辦,當然是讓他付出代價了,他這一次把房產降價還把銀行的利率調到這麼低,其實不僅動了我們的蛋糕,還動了別人的蛋糕,估計有人是不會放過他的。到時候我們聯合其他人一起制裁他,他死定了。”

李洪海聽到後眼睛一亮,點點頭說道。

“說的也沒錯,王越這一次犯了衆怒,到時候我們聯合其他濱海市房地產的大佬,我們然後一起去制裁他,他到時候死定了。”

“如今商業聯盟的人恨不得把王越給解決掉,現在他犯了衆怒,到時候商業聯盟絕對會狠狠地制裁他的。”

柳媚兒聽到後鬆了一口氣,看來自己之前做的還是有用的。

幸虧有李洪海在這邊,不然的話這個劉成肯定會怪怨自己的,看來劉成已經沒有任何想法去理會自己了。

康寧小區售樓處頂層,王越看着窗外風景,而身後則是任盈盈站在一旁,身材十分的好和王越就這樣安靜的站着。

就在剛纔柳媚兒和任四海出現,不過他們短暫的停留就離開了這裏。

原本以爲他們兩個是悄悄來的,但是卻被王越看到了。

康寧小區這邊銷售十分的火爆,所以幕後的老闆就請王越來這裏看看,還定下了慶功宴。

這一切都是王越所賜,所以他們都很感謝王越。

王越看到柳媚兒來這裏,能夠知道他接下來恐怕有什麼打算會對付自己。

所以他想了想,對着旁邊的任盈盈說道。

“這一次我動了商業聯盟的蛋糕,估計這些人肯定會聯合柳媚兒他們來對付我。你現在去給商業聯盟的成員發請帖,就說我請他們吃飯,讓他們務必來。”

任盈盈聽到後立馬點點頭,轉身離開去辦這件事情了。

雖然他心裏面也不知道王越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是他還是這麼去做了。

畢竟王越一向都運籌帷幄,想的比別人要遠。

另一旁房地產大亨趙萬良看着王越,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王越看着趙萬良笑了笑說道。

“趙總,現在我們還不到吃慶功宴的時候。要知道,天海廣場的那批人絕對不可能這麼輕易放過我們的,所以,現在慶祝爲時過早。” 趙萬良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自然很聰明,很快能夠知道王越到底是什麼意思。

雖然和王越接觸的並沒有那麼多,但是他能夠知道王越是個值得信任的人,不會害自己的。

隨後他點點頭,然後說道。

“王總,不知道您這麼做還有什麼意思。”

王越笑了笑,然後繼續說道。

“康寧小區降價銷售,然後鉅惠銀行利率那麼低,肯定動了其他房地產商的蛋糕。你覺得他們可能那麼容易就放過我們嗎?這件事情哪有那麼簡單?”

趙萬良聽到後皺皺眉頭,說實話,他現在主業就是房地產。

前段時間王越主動找到了他,隨後告訴他一個十分好的計劃,能夠把他手上積壓的房產全部賣出去。

而他手上的房產如今急着套現,更何況,王越如今的身價根本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

所以趙萬良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就和王越合作了兩個人聯合鉅惠銀行,還有康寧小區這個物業,直接將所有房子都賣了出去。

接下來,趙萬良對於王越簡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啊!

這一次,趙萬良準備一個慶功宴,然後好好的感謝一下王越,然後把自己的兄弟介紹給王越。

畢竟, 快穿之位面採購師 ,他一定要緊緊的抱好啊!

只是他現在沒有想到王越爲什麼不去參加慶功會,聽到王越這麼一說他,瞬間明白王越到底是什麼意思了,看來自己得罪的人確實不少。

“王總,你確實說的沒錯,現在得罪了很多開發商,但是大不了以後我不做地產行業不就行了,總之跟着您,我相信做什麼都可以發家致富的。”

趙萬良想想,然後咬咬牙說道。

說實話,對於商業聯盟那些地產商大佬來說,想要解決自己那麼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如果要是商業聯盟的人想要對付自己的話,那麼自己可就死定了。

這倒是其次,只不過自己背後的這些跟着自己吃飯的人可就都要慘了。

王越聽到趙萬良的話後,想了想,平靜的說道。

“王總,你放心吧,我是不會讓你吃虧的。總之,如果他們想對付你的話,就得先過我這一關。”

勾走他的心 ,剛要說什麼,忽然一個身材高挑的美女走了進來。

“父親,我來了,你在這裏做什麼?”

趙雅雅見到自己父親正對王越點頭哈腰的樣子,這讓他有點皺起了眉頭,然後看着王越冰冷的聲音說道。

“王越,你爲什麼在這裏?”

眼前的趙雅雅王越是認識的,正是之前和杜小鳳在一起的那個女人。

雖然王越不說,但是他能夠知道,這個女人和杜小鳳的關係可不一般啊。

兩個人絕對不是正常的朋友關係或許,已經超越了朋友的那層界面。

那天,王越去杜小鳳的酒店的時候,他就發現在另一間房間藏着一個女人,就是這個趙雅雅。

看來這個趙雅雅不喜歡男人而喜歡女人,不過王越自然不會當着他父親的面把這個事情摘穿。

反倒是趙萬良聽到後,有點着急了。

他立馬臉色一變,說道。

“臭丫頭,你怎麼和王總說話呢?你知不知道他是什麼人?”

趙雅雅聽到後,自然能夠知道自己父親在說什麼,他可是見過王越的,而且還是好幾次。

所以他並不相信王越,反而撒嬌的說道。

“父親,他就是個騙子而已,你可不要相信他,不然的話他可會把你給騙了的。”

趙萬良聽到自己女兒怎麼說,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女兒竟然敢說王越是個騙子,而且他真的不知道這裏面到底有什麼。

看起來趙雅雅和王越認識,不過即使如此,他竟然敢說王越是騙子,也是萬萬不可以的。

隨後他臉色着急的說道。

“臭丫頭,趕緊給我滾,別在這裏打擾我,你知不知道你得罪了什麼人?”

趙萬良說完後,急忙看着王越笑嘻嘻的說道。

“王總,您可千萬別和我的女兒一般見識啊。”

趙萬良說完後,王越笑了笑,並沒有說話。

看到趙雅雅他能夠知道,這個女人和女首富杜小鳳的關係可不一般。

而眼前的趙雅雅之所以來看來是杜小鳳讓他來的,恐怕杜小鳳想針對自己或者是想對自己做些什麼,這他就不知道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