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兩人面露惋惜之色。

原本,他們還想帶著對方出國,好好震懾一下那些居心不良的國家。

之前,他們就是因為沒有實力強大的特種兵作戰,有幾次被挑釁,只能咬緊牙關忍著。

這次,要是陳凌這個特種兵在飛行學院當學生,陪著出國,絕對可以無懼任何手段。

秦頌忍不住道:「院長,真不行嗎?能不能再想想辦法?你知道那些牛鬼蛇神怎麼針對我們的。」

王星聽到這話,臉色一沉,沒有作聲。

他當然知道每年這種外交活動,都有許多國家針對炎國,但由於出國人員實力不強,只能忍氣吞聲忍著。

見狀,王超想了想道:「等一下,我給首長打電話,看能不能通過審批。」

陳凌見兩人這麼積極,倒也沒說什麼,要是有時間,他確實可以出國一趟,但自己現在主要任務是學開戰機,如果出國,一來二去,得費好幾天的時間,自己才拒絕。

這個時候,王超已經走到一旁,掏出手機,給空軍司令石勁松上將打電話,道:「首長,我是中隊長王超,有件事情,我要打個申請,有個軍人叫做陳凌,現在是飛行學院的學生,還兼職特訓教官,孟國訂購了我們兩架J10,我想他陪著我們一起出國,上次出國,其他國家賣飛機,都帶著特種兵耀武揚威,而我們沒有特種兵,只能忍著。」

說到這個,王超就憋屈啊。

確實,現在賣飛機,不只是交易飛機那麼簡單。

一般來說,對方會訂購飛機,會同時訂購其他國家飛機,一起做比較。

在簽訂合同之前,自己與秦頌兩個王牌先演示飛行,展示飛機的性能,這要是放在以前,流程很簡單。

但現在,賣飛機已經演變成一種特種競技,很多國家帶著特種兵同去,冒充飛行員之類,各種手段層出不窮,反正就是想提高自己的地位,拿到大額訂單……

最可恨的是,一些霸道的國家,甚至中途攔截其他國家出口的飛機,製造暗殺事件,目的就一個,剪除競爭對手,特別是牛子國,各種扶植勢力,暗箱操縱。

而此刻,聽電話的正是招陳凌進來的石勁松司令。

王超與秦頌身份非同小可,中隊大隊長,電話可以直接打到空軍基地首長那裡去。

石勁松聽到陳凌的名字,愣了一下,道:「你意思找他一起出國?他不是剛剛入學嗎?」

王超點頭道:「沒錯,我看過他的實力,格鬥,射擊,體能,樣樣恐怖,他還是新人,過載抗壓,都超過我們老牌飛行員,他是天才啊,有他助陣,這次外交任務會簡單很多……」

石勁松聽著,老臉一黑。

廢話!這小子的格鬥、射擊、體能當然恐怖,老子是被他斬首的最慘的司令好嗎?

石勁松眼前不由浮現三軍演習的結果。

對方帶著一支新成立的突擊隊,不斷創造奇迹,接連幹掉藍軍的五大王牌突擊隊,接著,一一覆滅自己的坦克旅,空降師基地,雄鷹師,最可怕的是,對方竟然悄無聲息地控制空軍基地,並以此為利器,不斷轟炸自己的主力部隊,最後,自己這個英明神武的藍軍指揮官竟然被數百枚炸彈轟成灰。

可以說,對方是以一己之力,覆滅了自己龐大的藍軍部隊。

當然,要不是這小子這麼強悍,自己能親自出馬,厚著臉皮拉過來這裡嗎?

石勁松腦海閃過這些念頭,才反應過來,剛才王超提到,陳凌的抗過載超過他這個中隊長,面露疑惑之色。

什麼意思?難道這小子在飛行方面也有過人的本事?

他還來不及開口,電話中又響起另外一個人的聲音。

原來是秦頌也忍不住,拿過電話,道:「首長,我是秦頌,我也斗膽一起請命,陳教官真的很強,這些年我們交易飛機的時候,常常被針對,但實力不夠強,沒法與對方硬杠,要是陳教官在場的話,對方絕對沒機會再騎我們頭上,因此,我請求首長能讓陳教官陪同出國。」

聽到這裡,石勁松眉頭緊皺,陷入沉思。 此刻的靖王,臉上已經微微地泛起了羞紅,他很少聽林小芭主動提起兒時的她是如何看他的,現下他聽到她說這些,便是頗為心動地低頭湊前,吻了一下她的臉頰。

「丫頭,我從前就不擅長做這些事,只是因為有你教我,我才學得快,我並不聰明,只是為了比過你,才多下了一些功夫而已!」

「比過我?為何要跟我比?」

「丫頭,這世上沒有哪個男子會願意比自己喜歡的女子弱的!

我想比過你,甚至是比過所有人,那都是因為,我喜歡你,想要成為你心裏最崇拜的人!」

年少時的靖王不懂怎麼表達喜歡,他只有一身的傲嬌,但現在不同了,經歷過失而復得,他只想坦誠地好好抓緊自己喜歡的人,故他又道:

「不過現在我並不在意輸給你!

因為,我的心都給了你,我已經再沒什麼怕輸給你的了!」

話落,靖王就輕輕一拉林小芭,將她順利拉入懷中,低頭就吻了下去。

周圍的人,立時又是被靖王這種舉動給驚住了!

「……阿靖,你今日是覺得我們還不夠引人注目的嗎?」

將近一分鐘后,靖王才鬆開了林小芭,使得林小芭滿臉通紅地把頭埋在他的懷裏,完全不好意思抬頭去看周圍的人是怎麼盯着他們看的。

「呵呵~怕什麼,你註定是要嫁給我的,別人要看就看好了!」

靖王不以為然地笑了笑,在他看來,越高調越好,才好讓別人沒辦法再打她的主意。

而靖王這裏的別人,特指岸上不遠處,剛剛隨大漠公主來赴會的齊驍占。

「我看我們還是別滑冰了!這樣滑下去,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學得會!

長風!快來幫我們一把!」

林小芭是不好意思再留在這裏被別人圍觀了,說着就自顧自地對岸邊的徐長風喚了一聲。

徐長風聞聲就忙是大步走了過來,然後扶著林小芭小心翼翼地往岸邊靠,林小芭則是拉着靖王,三個人就像開火車一樣,回到了岸上。

靖王上岸后,換回鞋子時,無意間抬頭,看到遠處的一棵雪松樹下,有個人向他抬高了一下手裏的劍,以用劍身上那誇張的寶石反射陽光來吸引他的注意。

故他匆匆換好了鞋子,率先起身道:

「丫頭,我有些急事,你們在這裏等等我,我去去就回。」

「哦,好!」

林小芭抬頭應了一聲,靖王便是快步走開了,徐長風遂蹲下身去幫忙她一起換鞋。

「呦,本將軍還以為是哪家的名門小姐這麼別具一格,穿得如此樸素,原來是未來的靖王妃啊!

雖說飛上枝頭的事情也沒什麼稀奇的,不過這麻雀終究還是麻雀,飛得再高也不可能真變成鳳凰!

但怎麼說呢,就算成不了真的鳳凰,好歹也裝一裝吧?

靖王妃連打扮都不打扮一下,就好意思來此赴會?也不怕丟了靖王的臉嗎?」

靖王才走兩分鐘,賈奕就過來找林小芭的晦氣了。

他記恨著靖王那日在宮中把他整得半死不活,卻只能是因為沒證據指證而吃了個啞巴虧,他一時動不了靖王,自然就來找林小芭出氣。

他這種人向來是好了傷疤就忘了疼的,根本就沒有記住那日的教訓,哪怕這個場合下他不好再對林小芭動手動腳,他也要找點茬來膈應林小芭。

。秦楓的目光在那些石頭上一掃過,很快就鎖定了幾塊有翡翠的原石。

他漫不經心地走過去,假裝隨意在看,將有幾塊翡翠的石頭拿得出來,「孟大哥這幾塊,看着成色不錯,你可以讓人拿出去這開窗料子。」

只怕原石拿去做開窗料子,能夠提高收入,將原始的價格提高,也能……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75章巨石 熟悉的聲音響起,令余凡突然心思一動,三個月的時間裡,他一直在提升自己的實力,為的就是等到實力足夠之後可以去三陰州去找柳疏影。

沒有實力,他就算去了三陰州也不是去救人,而是給自己添麻煩,這三個月的時間,他心中每天都在擔心,甚至吃飯都沒心思,只能勉強吃一點宮保雞丁,李黑鴨之類的「簡單」一點的飯菜了。

眼看他準備的已經是差不多,準備最近就去三陰州了,卻沒有想到,柳疏影已經自己來了。

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之後,余凡的心猛然觸動了一下。

隨後更是心情激動:「疏影。」

柳疏影激動的飛撲到了余凡的懷中,兩道身影緊緊相擁,令陳耀還有跟來的兩個狼人都是觸不及防的吃了一波狗糧。

熟悉的氣味令余凡心情喜悅中又有些激動。

柳疏影的出現,令他的心中異常的驚喜。

「余凡,你真沒有騙我,你真的來仙界了。」柳疏影雙眸眯起,笑容無比的喜悅,她是發自內心的開心。

「你不是被帶去了三陰州嗎?你怎麼回來了?」余凡這時餘光看到了跟著柳疏影一起來的兩名狼人,狼人擁有著人類的身軀,並且穿著人類的服裝,但是身體的狼毛卻象徵著他們狼人的身份,這狼人的頭顱同樣是狼頭。

柳疏影看了看隨同來的狼人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你是不是忘記了我飛升的時候是以什麼實力飛升的?」

她飛升的時候就已經是金仙的實力,而且更擁有永凍寒弓,喚醒了曾經的力量跟天賦,對於她這種剛飛升就已經是達到了金仙級別的異類來說,這些獸人根本觸不及防。

「明白了。」余凡並不傻,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委。

「對了,這裡有沒有人欺負你,如果有的話,我幫你殺掉他們。」

「對了,余凡老弟,這位是?」陳耀看到這個美的不像話的女子的時候,也是頗為欣賞,不過也只是欣賞,當他看到了柳疏影跟余凡親密的舉動就知道兩人的關係不一般,只是他有些感嘆,余凡還有這樣的桃花運。

若不是他有妻子有女兒,定然會羨慕余凡有這樣漂亮的一個姑娘。

從這個姑娘的氣息中,陳耀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寒冷,這種寒冷宛若置身於冰河之內,同時柳疏影身上散發的那種若有若無的壓迫力,都在無時無刻的訴說著他的強大。

眼前的這個女子,很有可能比紅圖還要強大。

「對了,陳耀大哥,這是我的未婚妻,柳疏影,跟我一樣,都是來自同一個大陸的飛升者,不過她比我早一些。」

「疏影,這位是陳耀大哥,跟我同一天飛升來的。」余凡耐心的為兩人介紹道。

「陳耀大哥,我家夫君沒給你添麻煩吧。」柳疏影面對陳耀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聽到了余凡終於跟別人介紹的時候說她們的關係是未婚夫妻之後,她非常的開心,所以對陳耀也熱情了許多。

「沒有,余凡老弟還幫了我不少呢。」

陳耀拍了拍余凡的肩膀笑道:「你小子可以啊,竟然還有這麼漂亮的未婚妻,連我都有些嫉妒了,你小子可不能欺負她,不然你大哥以後跟你急。」

「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不打擾你們了,你們小兩口長時間沒見面,好好聊聊。」陳耀非誠識趣的給了兩人獨處的空間。

柳疏影只是給了兩個狼人一個眼神,兩個狼人也是灰溜溜的離開了,看到了狼人對柳疏影的態度,就知道柳疏影定然沒有少欺負他們。

陳耀離開之後,余凡對於柳疏影之後的經歷還是頗為好奇的。

別看蘇南來到失落大陸一萬六千年,但是實力也只有真仙六階,就可以看得出來,蘇南的實力並不高,其中的具體原因是什麼,余凡也不知道,也不會去問。

但是柳疏影的實力強大,應該了解的情況比蘇南要多。

「疏影,你來到這裡之後發生了什麼,可以跟我說說嗎?」余凡疑問道。

柳疏影點頭:「當然可以,我來到了這裡也是挺好奇的,這裡跟我想象之中的仙界不同,我也是之後才知道,這裡並不是仙界,只是仙界管轄三千大世界其中的一個世界,不過這裡現在已經作為了流放之地,所以這裡的仙氣幾乎沒有了供給,用一點少一點,也導致了這裡的獸人實力普遍比較低,唯一的仙氣來源……就是人類。

他們通過殺死人族來填充這個大陸的力量,坑殺下界的飛升者。」柳疏影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神色之中無比的憤怒,她真想立馬就殺光這些禽獸,如此屠殺人族,當真是畜生行徑。

「這些獸人果然可惡,我親眼目睹了無數人族的慘死。」余凡想到了這些獸人的時候,心中也是非常的痛恨。

「那你為什麼不殺了他們?」余凡突然疑問道,蘇南所加入的換天閣這麼多年了都沒有什麼動靜,其實從其中就不難猜出,其中定然是有什麼無法解決的問題,例如獸人太多,換天閣內就算有強大的修士,但是對於這些獸人來說,不足為慮。

「疏影,你來到這裡之後發生了什麼,可以跟我說說嗎?」余凡疑問道。

柳疏影點頭:「當然可以,我來到了這裡也是挺好奇的,這裡跟我想象之中的仙界不同,我也是之後才知道,這裡並不是仙界,只是仙界管轄三千大世界其中的一個世界,不過這裡現在已經作為了流放之地,所以這裡的仙氣幾乎沒有了供給,用一點少一點,也導致了這裡的獸人實力普遍比較低,唯一的仙氣來源……就是人類。

他們通過殺死人族來填充這個大陸的力量,坑殺下界的飛升者。」柳疏影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神色之中無比的憤怒,她真想立馬就殺光這些禽獸,如此屠殺人族,當真是畜生行徑。

「這些獸人果然可惡,我親眼目睹了無數人族的慘死。」余凡想到了這些獸人的時候,心中也是非常的痛恨。

「那你為什麼不殺了他們?」余凡突然疑問道,蘇南所加入的換天閣這麼多年了都沒有什麼動靜,其實從其中就不難猜出,其中定然是有什麼無法解決的問題,例如獸人太多,換天閣內就算有強大的修士,但是對於這些獸人來說,不足為慮。

。。 既然在中路打不穿,那就拉邊唄,很簡單的事情。

而沙爾克04的防守站位也註定了他們在前場壓迫的時候很難散開,否則無法對沙欣行程很好的壓制,於是兩個邊後衛在上半場二十分鐘后開始活躍起來。

皮什切克和施梅爾策壓上去助攻,他們倆拿球的時候,沙爾克04球員跑過來還要點時間,他們一般就會直接往前帶球。

在後場大片空地帶球很常見,但每次都有這麼大空當來處理和觀察,這對職業球員來說就很舒服了。

右邊路。

庫巴今天踢的有點不舒服,前二十分鐘,沙欣都沒辦法把球傳過來,波蘭人的速度沒辦法發揮優勢,就只能不斷地回撤,接應,和皮什切克做配合。

而這次,皮什切克總算沒有一股腦往前擠壓他的空間,而是在後場接到沙欣傳來的球之後,抬頭看了一眼周圍。

亨特拉爾跑過來了,不過沒事,他距離還遠,中路格策接應來不及,前面是……

庫巴!

皮什切克在慢慢帶球往前,隨後突然停下球,揮腳送出一記直塞,潘德爾站在庫巴的內線,但這球並不是往外面走的,而是傳了潘德爾和后腰瓊斯的中間,直接奔向大禁區線!

皮什切克這下傳球,是選擇了相信庫巴的速度,相信他能夠完成外道超車!

突然的提速讓柏林奧林匹克球場看台發出一陣驚呼,庫巴也全力爆發,從邊路外道起速。

飛起來了!

速度的對決,這可能是除了進球之外讓球迷最興奮的時刻,庫巴腳踏風火輪,從外線強行超車潘德爾,拿到球的一瞬間,庫巴就狠狠將球往中路掃過去!

中間搶點!

齊策從人群中飛身而出,球有點低,只能以一個向前趴的姿勢去爭頂,不過庫巴這個落點找的不錯,不偏不倚正好落到齊策的頭頂。

砰!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