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一向和童亞麗作對的程玉潔也嚷道:「無聊你就出去走走唄,又沒人攔著你。只怕你不敢。」

「誰不敢了。陳鳳,陳銀,你們陪我一起去。」

「有種別叫人跟著啊,膽小鬼。」程玉潔不屑的道。

見狀,一旁的陳鳳和程菊香不禁都捂住耳朵,無奈的道:「嗷,她們倆又開始了。」


「她們經常這樣嗎?」胡眯娜輕聲問道。

程菊香答道:「自從她們認識,每天都會因為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鬧騰一陣,煩都煩死了。」

聞言,胡眯娜卻不像程菊香那樣苦惱,她笑了笑,道:「這說明她倆投緣,感情好嘛。」

說著,胡眯娜又不時看向山洞出口的漆黑通道。

胡眯娜這細微的舉動被陳鳳看到了,她不禁笑道:「你這麼惦記許濤,剛才就不該讓他出去嘛!」

聞言,胡眯娜卻是驚了一驚,隨即竟是不好意的紅起了臉。

而陳鳳的話可不止胡眯娜聽到了,當下,其他五女皆朝胡眯娜看來。那程玉潔還嬉笑道:「還惦記什麼?估計這會兒許濤早被趙彌虹殺了!」

「放屁。你個爛嘴巴,不說爛話會死啊。」童亞麗隨即罵道,「而且外面一點聲響都沒有,會出事嗎?沒腦筋的傢伙。」

程玉潔當即怒哼一聲,又陰笑道:「你說趙彌虹殺人會鬧多大動靜?」

聞言,童亞麗只是怒道一聲,你,之後便無言以對了。

可是,一向文靜的胡眯娜這時卻道:「許濤不會有事的,程玉潔你最好不要亂講他的壞話。」

「我只是敘述一個極有可能的事實而已。」程玉潔雙手插在胸前,傲慢的道。

這時,突即響起一道男聲,道:「抱歉,這個極有可能的事實被現實否定了!」

聞言,七女一驚,卻是一齊朝聲音的源頭望去。那裡,正是山洞出口的漆黑通道。隨即,許濤緩步從那裡走出。

見狀,胡眯娜不禁微微一笑,問候道:「許濤,你沒事吧?」

許濤點點頭,道:「沒事。趙彌虹那傢伙出去了,說是傍晚才回來……」

說著,許濤仍不止步,直朝石室內另一處通道走去。他同時說道:「期間如果有危險的話,你們叫我就好。我要去那邊修鍊,要是沒什麼大事就別打攪我。眯娜,陳鳳,麻煩你們看著那個最吵的……」

聞言,胡眯娜和陳鳳點點頭,並說道:「你放心。」

而聽出許濤話中有話的程玉潔卻是不悅的道:「吊什麼吊,誰稀罕吵你。」

不再搭理七女,許濤板著面孔獨自走進了石室內,左手邊的漆黑通道……

(時間過得真快啊,別神已經四十萬字了。我的更新是不是很給力啊,但是你們不給力啊,真讓我心寒,哭。兄弟姐妹們,氣氛搞起來,收藏拿來,票票拿來。隨便評論兩句也好啊,差評也行啊。) 漆黑的通道,許濤走於其中伸手不見五指。但他卻不會碰壁,絆腳什麼的。並非直達的通道他也能走順。

許濤並沒長著一雙貓頭鷹的眼睛,這是他華成巔峰修士境界的感知力在起作用。

雖然許濤還遠不及趙彌虹那樣明銳,但感知這條通道的路徑還是沒問題的。

很快,許濤便走出這條通道,來到另一間石室。隨即,許濤右手輕抬,一團烈火立馬繚繞其上。黃亮的火光把整間石室都照亮了。

許濤所見,這個石室要比陳鳳眾人所在的要小許多。設施並不齊全,只有一張石床設於石室中心。石室牆壁上,也有許多燈盞。

而且,這個石室並非只有許濤進來的一條通道。在它左右兩側,兩條漆黑的通道不知去往何方……

不過,現在許濤可不關心這個問題。他只想快些恢復元陽之力,達到全盛狀態。

許濤隨即緩步走到石床邊,而後左手不知從哪拿出了他青色的空間寶石。青光閃爍,一朵精緻的,巴掌大小的蓮花悄然出現在石床之上。

精緻蓮花通體金黃之色,反射烈火的光芒顯得尤為耀眼。正是許濤巧得的道明金蓮。

道明金蓮又名道明座,它可以變化成一修鍊坐台。火光系的修士坐於其上修鍊效果極佳,事半功倍!

隨即,許濤收回空間寶石,左手攤掌對著道明金蓮,一股元陽之力外放,籠罩其上。化做紅色氣流的元陽之力觸及道明金蓮的同時,那金蓮立即閃亮起來,金黃光芒散放閃爍,璀璨奪目。

金光亮起,巴掌大小的精緻金蓮隨即漸漸脹大起來,奇異無比!

不一會兒的功夫,那金蓮便就漲到石磨大小。花瓣綻放,蓮心顯露。通體的金黃色讓它看起來真如純金打造的一般。

即使金蓮變大,但它栩栩如生的形態依舊醒目。而且變大后的金蓮周身都有金色光暈流轉,這光暈更是無時不刻都散發著聖潔的光明氣息。

不僅如此,金蓮變大沒一會兒,這間石室的溫度就升高了許多。這並不是金蓮自身會散發熱量,而是周圍的火屬性能量都朝它匯聚而來!

許濤隨即停止外放元陽之力,散去右手的火焰,縱身躍到道明金蓮蓮心處盤腿坐下。雙手成印,攤放在雙腿上。眼眸緊閉,凝神修鍊!

許濤的動作一點也不生疏,顯然這不是他第一次使用道明金蓮修鍊。許濤自得到道明金蓮以來,也過了四五天的時間,期間他沒學著使用道明金蓮修鍊是不可能的。

變成道明座后的道明金蓮自身一直散發著璀璨的金光,把這間石室照得透亮。

忽即,從石室的邊緣,一縷縷極其細微的淡紅色氣流浮現,一齊朝道明金蓮聚來。

淡紅色氣流來到道明金蓮旁,隨即便是湧上蓮台上的許濤,透過後者的衣物,滲入他的皮膚之中……

這些淡紅色的氣流接連不斷的出現,很快便布滿整間石室。它們無一例外,皆是飄涌到許濤的身上,滲入他的身體。這淡紅色的氣流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乃是由周圍稀薄的火屬性能量匯聚而成!它們滲入許濤體內,能有益於許濤修鍊元陽之力!這樣,許濤修鍊的速度就會比平時快捷不少。相同的時間,他所修鍊的成效也更好。

隨著一縷縷火屬性能量的滲入,許濤的臉龐隨即變得紅潤起來,氣色也好了很多。昨夜消耗殆盡的元陽之力漸漸充盈……


涅槃大森林一角,兩座高聳山脈間的密林里,一位少年背靠樹榦,坐在樹枝上。

這位少年面目清秀,卻是長著一雙奇異的蔚藍深黑大眼睛。背負一把巨劍,與他消瘦的身材很不協調。正是趙彌虹。

趙彌虹眼睛微閉,腦袋上揚,他似乎睡著了,神情很平靜。

現在,三荒蠻域外的雲煙已經開始由白變灰,再變黑。這說明此事至少是下午時分。趙彌虹也好像在此處坐了不少時間。

忽即,趙彌虹微閉的眼眸緩緩睜開。與眾不同的眸子望向下方密林間。

隨即,趙彌虹所望之處,一位少年慢慢走出來。

少年樣貌也算俊朗,眉宇之間更顯些許英氣。他身著一件黑色的短袖風衣,背後印有的一隻怪異獸型圖案說明其所屬院校。正是饕餮府的修士。


少年略顯傲氣的嘴臉此時凝重十分,小心翼翼的望向四周,謹慎的邁著步伐前進著。他似乎是在尋找些什麼。

「別找了,我在這裡。」樹枝上的趙彌虹平淡的道。

他的聲音很輕,卻恰到好處,總之是讓那少年清楚聽見了。可是,那少年卻是像驚弓之鳥般大吃一驚,嚇了一大跳。

隨即,驚慌的少年開始平復心中的恐慌,抬頭望向趙彌虹的方向。可他只是微微抬頭,從他的角度只能看到趙彌虹的下半身。因為他可不敢和趙彌虹對視!

「修羅大人,您好!」少年強笑道。

隨即,趙彌虹說道:「有欣兒的消息嗎?」

少年眼眸微眯,十分小心的道:「有!」

聞言,趙彌虹一怔,很快追問道:「她到據點了?」

「是的,不過欣兒姐她……」

趙彌虹眉頭微皺,道:「她怎樣?」


趙彌虹似乎有些激動,說話的聲音明顯大了許多。

聞言,少年不禁驚了一驚。更加小心的說道:「她受傷了……」

少年此話才說完,隨即就感受到背後傳來一股寒意,扣人心弦。而後,趙彌虹有些森然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說清楚!」

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少年忽即感覺自己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額頭上布滿了冷汗。吞咽了一下,少年咬牙,奮力說道:「這不關我們的事啊,欣兒姐到據點的時候就受傷了。林天懷和其他幾位學院高手都在為她療傷呢……」

「欣兒的傷……嚴重嗎?」趙彌虹隨即問道。

「這個……不好說。欣兒姐好像是被強大的凶獸所傷,到現在都還不見好轉……」

聞言,趙彌虹沉默,兩條眉毛緊緊鎖在一起,面目凝重。他似乎是在思量什麼,一會兒后,他的身形忽即閃動了一下,便是消失在原處不見。

而後,少年卻聽見趙彌虹的聲音從四面響起,滾滾而來。

「我還有事要辦,待會才能趕過去。你先回去告訴林天懷他們,如果欣兒有什麼閃失……我便殺了你們所有人!」

聞言,少年明顯一怔。眼眸瞪得老大,顯然被嚇得不輕。

半餉后,少年才反應過來。可他卻發現自己滿臉是汗,粗重的呼吸堪比獸型凶獸。

最後,少年狠狠的說道:「該死的趙彌虹,待會兒有你好看的!」

語罷,少年又憤哼了一聲,轉身朝來時的路極掠而去。他必須把剛才趙彌虹的話,轉告給林天懷眾人……

被金光照得透亮的石室中,布滿淡紅色的氣流。它們滲入坐於道明金蓮之上的許濤體內,使得其體表一時間變得像火炭一般通紅。他的衣物早被燙得乾巴巴的。這說明許濤已經持續使用道明金蓮修鍊很久了……

忽即,平靜修鍊的許濤明顯一怔,體內一股充脹感湧上心頭。同時,由他體內噴發出一彭赤紅氣體,傳盪四周。

許濤大驚,以為這是因為自己修鍊過度所產生的不良反應的他眉頭皺了皺,隨即便想停止修鍊。

可是,那股充脹感很虧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十分舒暢的感覺。這種舒暢感許濤只在每次修為有所突破時感受過!

隨即,許濤皺起的眉頭舒張,微微一笑。雖然現在這一陣舒暢感比以前修為突破時的微弱得多,但許濤可以肯定出現這種感覺絕不是壞事。

略微思量一下,許濤便是想起易天成和趙彌虹都曾提到過的,華成巔峰修為中的初期,中期,後期,巔峰之分。而且,許濤還很肯定的覺得,自己剛才的舒暢感,是因為他從華成巔峰初期,突破到了華成巔峰中期的緣故……

山洞的第一個石室里,胡眯娜七女還都呆在這裡。性情好玩的程玉潔和童亞麗二女仍舊無聊的抱怨著。而心性稍好的胡眯娜五女卻是各自盤腿坐在一旁修鍊起來。

自己和童亞麗不怎麼合得來,其他五女又都不理自己在修鍊,程玉潔現在可是相當的苦悶。她很快便按耐不住,大吵大嚷道:「哎呀,菊香,馬盈,你們煉什麼煉啊。來陪我聊天吧,我都快無聊死了。」

聞言,待人比較溫和的馬盈隨即從修鍊中醒來,對程玉潔說道:「你既然沒事做,不如也和我們一起修鍊啊。」

馬盈會理程玉潔,受夠程玉潔煩擾的程菊香卻不會。她仍舊閉目修鍊,明白程玉潔心性漂浮的她可不想白白浪費時間。

程玉潔隨即抱怨道:「修鍊多沒意思啊,煉來煉去不還是這樣沒用。」

「沒毅力。」一旁的童亞麗輕哼道。

聞言,程玉潔更加不爽了,她氣憤的道:「你有毅力,那你怎麼也和我一樣無所是事啊。」

童亞麗義正言辭的道:「我這是在養精蓄銳,為了更長久的修鍊做準備。」

程玉潔沖她吐了吐舌頭,滿心的不屑。可正當她想出言訓斥童亞麗時,卻看到了令她吃驚的一幕。

趙彌虹的身影,悄然浮現在山洞入口的通道前…… 見到趙彌虹,程玉潔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她暗吃一驚,遲疑了一會兒后才道:「趙、趙彌虹……」

她想大聲提醒其他六女,可任憑她如何努力,說出來的話還是軟綿綿的。不過,提醒六女的目的卻是達到了。


沒在修鍊的馬盈和童亞麗一驚,皆是看向趙彌虹。同時,胡眯娜四女一齊從修鍊中驚醒。

「許濤,趕快出來!」趙彌虹大喝道。

他的喝聲很大,把胡眯娜七女都嚇了一跳。他的聲音傳盪開來,傳進兩邊的通道,揚長而去。

霎時間,趙彌虹的聲音便再被金光照亮的石室響起。處於修鍊狀態的許濤猛的睜眼,縱身躍起……

望著趙彌虹,胡眯娜不禁大感不快,總是覺得心裡悶悶的,十分壓抑。儘管如此,她還是向趙彌虹詢問道:「你找他做什麼?他在修鍊,請不要打擾他。」

聞言,趙彌虹眼眸微眯,望向胡眯娜,淡淡的道:「你放心,他很樂意被我打擾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