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陸盛翰卻去了書房,赫然在座的卻是那個中午已經上了專機的安德烈,此刻他一身休閑潮服,大模廝樣的坐在主位上。

「Zo!」門關上,他的表情瞬間變得正經嚴肅。

「Zz!」握拳與之一碰再伸掌緊握了一下,鬆開,也沒落座,就各自站著。

「你要我查的事情,有點眉目了,前些天那個慘劇,就是它的威力,不過是很少的一抹劑量,就造成了這麼恐怖的後果,確實不得了!」倆人都不是婆媽的人,直奔正題。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寧婉兒嘻嘻地笑,「怕了吧?」

戰亭甩開她的手,拉開與她的距離。

知道他被自己氣得半死,寧婉兒也覺得逗得差不多了。

誰叫她回來時,他避開她,直到今天才見著面。

不氣他一氣,她都覺得心情不爽。

燒烤場那邊早已香氣四溢。

大家一邊烤著美食,一邊談天說地。

氣氛特別好。

夕陽西下。

黑色的天網撒下來,吞掉了最後一點的餘光。

吃飽喝足后,若晴推著她家男人漫步於跑馬場上。

「戰爺,我今天很開心。」

「平時不開心?」

若晴笑道「平時也開心,不過還是今天最開心,我吃到了我家男人親手烤的美食了,真想不到我老公的手藝那麼好,看來戰寧沒有騙我,她說你多才多藝,深藏不露。」

她還以為小姑子是誇大其詞。

真正見識后,才知道戰博真的是多才多藝,深藏不露呀。

被愛妻誇讚了,戰博的眉眼柔和幾分,他淡淡地道「接班人的壓力是很大的,要學的也很多,不僅是生意上的,還有生活上的。」

「商場沒有永遠的勝利者,總會變天的。我們的老祖宗就擔心若有一天,戰家遇到了嚴重的危機,導致戰氏破產,負債纍纍,家族裡的人,必須要有強大的心理素質,能夠坦然面對破產的事實,並且不會因為破產而流落街頭。」

「只要我們多才多藝,總能靠一門手藝過日子,不至於餓死,也有能力東山再起,捲土重來。」

若晴聽得神色一凜,對於戰家的教育理念,她覺得挺有道理的。

都說,家無久窮,人無久富。

就算富一代賺再多的錢,後代沒有教育好,沒有能力的話,總有一代會把祖產都敗光。

教育好後代,讓後代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能夠生存下去,才是最好的。

「你小時候是不是連玩的時間都沒有?」

戰博默了默后,說道「我沒有童年。」

他的童年都是在各種學習中度過。

稍大一點,每年的寒暑假,他和弟弟們還會被長輩送到條件艱苦的地方生活一段時間,在那裡,他們不是戰家的少爺,沒有任何的特權,也沒有零花錢。

想要花錢,就必須自己付出勞動來獲得報酬。

他十五歲開始,就經常跟著爺爺奶奶參加各種商業酒會,接觸形形式式的人物,也見證無數公司的沉浮。

他曾經親眼看到有人因為生意失敗,承受不住打擊,跳樓自殺的。

爺爺說,自殺的人是懦夫,連死都不怕了,還怕生意失敗?

敗了,可以重頭來過。

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死了,自己是解脫了,留給親人的卻是痛苦。

生意場上的爾虞我詐,社會的殘忍,過早地闖入他的生命裡頭,讓他從心痛,震驚,到冷漠,甚至有時候,他也會讓別人身敗名裂,負債纍纍。

不過,他也有底線。

不會整得對方家破人亡,會給對方留一條看得到希望的活路,當然那條活路也是充滿了艱難的。

「你的童年,肯定很快樂吧。」

戰博怕自己那句話過於沉重,影響到愛妻的愉悅心情。

轉而問起若晴的童年。

若晴一邊推著他走一邊笑道「我的童年是很快樂,我在家裡是最小的,上面兩個哥哥,父母哥哥對我都特別的疼愛。」

「我經常跟著我兩個哥哥出去玩,有時候哥哥們不想帶我,我就哭鬧,滿地打滾,他們無奈,只能帶著我去。我們在農村,玩樂不像城裡的孩子那樣多樣化。」

「我們就是上山摘野果,爬樹掏鳥窩,下河抓魚撈蝦,或者和村裡的孩子們一起玩扔沙包,捉迷藏等。」

「後來,我開始上興趣班,就鮮少再跟著兩個哥哥出去瘋玩。」

回憶,特別的美好。

戰博扭頭看她,「怪不得你會學功夫。」

像個男孩子那般調皮,不學功夫太可惜了。

若晴的臉微紅,「戰爺,我其實也很溫柔的,也不想動粗的。」

她每次揍人的時候,往往都會被戰爺或者明楓看個正著。

在他們的心裡,她肯定是個粗魯的女人。

「我當初會學功夫,一來是我喜歡,二來是我家人的意思,他們覺得這個社會是越來越危險了,人心越來越難測,不像以前那樣純樸善良。雖說我們做不了救世主,但能做到自救。」

「學點功夫能夠自保,家裡人也能放心,偶爾還能救助他人,挺好的。」

她自己學會了功夫,還想讓更多的人學會自保,所以她一畢業,就跟家裡人借了錢,開了培訓機構,既可以教孩子們學各種才藝,也能學些防身術。

在被親生父母認回慕家之前,若晴的培訓機構剛開始賺錢。

戰博曾經調查過她的過往,知道她以前是做什麼的,也知道她的機構開始益利了。

唯一讓他感到意外的是,她有一手巧手,編織了很多小東西放到淘寶上賣,她說生意挺好的。

她送給他的那些小禮物,每一樣都編織得很好,他看了都喜歡。

公司里的高層管理以及那些找他談生意的老總們,每次看到他辦公桌上的那些小動物,都會問他一句,那些小動物在哪裡買的?

「戰爺,將來咱們有了孩子,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都教他們學點功夫防身。」

戰博嗯了一聲,「我們家的孩子都要學防身術的,連戰寧都不例外。」

戰寧是長輩們盼了很久才盼來的寶貝疙瘩,她的安全是大家最掛心的。

保鏢,保姆是有一大堆,但求人不如求己,自己會防身術,比帶兩個保鏢強多了。

若晴意外。

她以為戰寧是個例外。

「如果我們有了孩子,我還是希望我們的孩子能比我好一點,至少能有童年,不用像我這樣,現在回憶我的童年時代,除了學習就是學習,沒有童年快樂。」

特別是現在的孩子,各種輔導班,興趣班,佔據了他們的假期,讓他們生活在緊張的學習環境當中,壓力山大。

適當的時候,還是要給孩子們放鬆的時間。 蕭耀揚身邊站着十三個面無表情的戰將,屋內屋外還有三百米身穿黑袍的家族精銳手下。

他見到陳寧,露出獰笑:「陳寧,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

「你得罪了我們蕭家,還敢來省城,今晚你死定了。」

陳寧漠然道:「你們今晚壞了我的心情,還打傷這裏的店家,今晚你們就別想從這裏走出去了。」

蕭耀揚怒道:「死到臨頭,還敢口出狂言。」

「十三太保,把他拿下,死活不論。」

蕭耀揚身邊那十三個面無表情的戰將,齊齊的發出一聲怒吼:「是!」

旋即,十三太保一起動手,殺向陳寧。

十三太保之中的老大,神力臂,抬起拳頭,一拳揮向陳寧。

陳寧抬手也是一拳!

砰!

老大神力臂跟陳寧硬拼一拳,瞬間右手骨頭直接粉碎,慘哼著退開。

十三太保之中的老二,金剛腿,飛起一腳,掃向陳寧。

陳寧同樣一腳踢出!

兩人的腳踢在一起!

咔嚓一聲,金剛腿的右腳,直接被陳寧踢斷了,金剛腿慘叫着倒下。

「吃我一記鐵頭功!」

十三太保之中的老三,鐵頭功,用腦袋狠狠撞向陳寧。

陳寧閃電般又是一腳!

啪!

準確踢中鐵頭功那顆錚亮的光頭!

光頭如同被敲碎的雞蛋,瞬間被陳寧踢爆。

鐵頭功慘叫都沒有能夠發出,直接倒地斃命。

眨眼間,十三太保就有三人折在陳寧手下,蕭耀揚跟其它的手下見狀,都露出驚駭欲絕的表情。

陳寧出手快如閃電,爆發如雷,把軍中格鬥術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致。

拳打腳踢,肘擊肩撞,每一招都乾淨利落,每一擊都凌厲之極。

平日在省城橫行無忌的十三太保,竟然沒有人是陳寧的一合之敵。

陳寧每踏出一步,就擊倒一名對手。

當陳寧走出十三步的時候,十三太保已經全部倒在血泊中,死的死,殘的殘。

陳寧此時就站在蕭耀揚面前,冷漠的說:「你剛才說要殺我?」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