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蒼藍軍團的莫里斯與卡米拉兩人,卻是眉頭微微一蹙,史萊姆族讓他們打頭陣,這讓他們有些反感。 莫里斯與卡米拉互相對望了一眼,似是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種共識的想法,所以均都向對方重點了下頭,沒有多餘的話語,立即帶著蒼藍軍團向前衝刺。

「蒼藍軍團的兵士們,你們準備好了嗎?證明你們自己的時刻到了,為了蒼藍軍團的榮譽,隨著我沖啊!」莫里斯大手一揮,鼓舞著士氣,首當其衝,第一個向著暗夜的兩大軍團俯衝而去。

「殺啊!」齊齊地一聲震吼,後方蒼藍軍團整齊的隊伍連續不斷地追隨而上,沒有絲毫的猶豫與畏懼,充分體現了他們正規軍團的態度。

莫里斯從蒼藍隼腰腹部的位置,將那邊一直懸挂著的長矛,單手握緊,一把舉起,帶著俯衝的急速,直刺向暗夜兩大軍團最前方的兵士。

在莫里斯後方,蒼藍軍團的成員們均都有樣學樣地同樣抽出一把尖銳鋒利的長矛,並在同一時間分散成齊整的「一」字隊形,就像一把橫斬而來的大刀,向著暗夜的軍團揮斬而去。

暗夜的兩大軍團自然不會傻傻地任人宰割,在艾莉娜與索羅姆的帶領下,齊齊地揮舉著手中大劍,抵抗蒼藍軍團的空襲,同時又不斷加快了對史萊姆族侵略的步伐。

他們知道,蒼藍軍團不過是在借勢而已,單憑那點人數,在短時間內是無法左右戰局的,只要能夠把史萊姆族這主要的威脅給滅了,聖日的那些傢伙,不足為慮。

「叮叮鏘鏘!」

兵鐵交擊之音旋即便是清脆地在戰場中響起,莫里斯那突刺的長矛被一名「鋸鱷軍團」的灰鎧兵士的長劍所攔截,然而,還不等那名兵士露出得意的笑容,一陣尖銳冰冷的束縛感便突襲而至地降臨在他身上,緊接著只聽到耳邊傳來陣陣刺耳的烈風嘶鳴,他的視角一下子從渾濁不堪的泥沼變換到了蒼天白雲之色,只是還沒等他來得及適應這種腳不著地的失重之感,便感覺到那緊湊的束縛瞬間一松,將他從百米高空唰地投擲向下方的渾濁沼澤地,任憑那名兵士如何地強烈揮動四肢,都無法改變墜落的命運,重重地衰落在污濁不堪的泥沼之中,濺起無數惡臭的渾水,生死不知。

這正是莫里斯控制著蒼藍隼坐騎,用利爪鉤嵌住了那名兵士的鎧甲,然後帶著他直上高空,將之向地面重擲而下。

這招看似簡單,實則難度很大,不僅僅是對駕馭之人的控制能力要完美無缺,對坐騎的爆發力也有著極高的要求,否則就會在起飛的過程中給敵人反應的時間,為自身徒留隱患。

莫里斯的這一招在其他蒼藍軍團的成員間,也同樣使了出來,儘管並不是每一位兵士都能成功得手,但成功率也達到了百分之五十以上,一下子讓暗夜這方至少損失了五百名以上的兵士,著實為史萊姆族打了個威風的頭陣。

只是,就在史萊姆族欣喜地借著這股風頭,打算乘勝追擊的時候,那在最前方的蒼藍軍團們,又突然振翅盤旋,迴轉了回來,分部在史萊姆大軍的左右兩翼位置,與之共進退。

「聖日的朋友,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是在戲耍我史萊姆一族么!」史萊姆三大巨頭霎時間陰沉了下來,用不滿的語氣質問道。

「呵呵,三位族老,你們這話我可聽不懂了,剛剛不是說好了么,讓我們出手一下,以表達相助史萊姆族的決心,我想剛剛的那一次出手,應該足以證明我們是在同一條戰線的了吧。」莫里斯故作不解地回應道。


一旁的卡米拉也跟著附和道:「對啊,我們蒼藍軍團剛剛的那一擊,可是對自身有著極大消耗的,雖然如此,卻也為你們一族打了個好頭,鼓舞了士氣,難道做得還不夠么?」

「這…」三大巨頭一陣羞怒,它們的本意是讓蒼藍軍團打完頭陣之後,一直帶領著史萊姆們廝殺到最後,可是誰能想到這些聖日的傢伙如此不要臉,說出手一下,就只真的出手一下,這跟打完就跑有什麼區別!

其實,三巨頭的本意,莫里斯又何嘗不明白,只是這種徒為他人做嫁衣的事,他怎麼可能做的出來,本來聽到對方想讓他們先衝鋒的時候,他就很反感了,為了不讓合作出現斷裂,也只能抓住對方言語上的漏洞,為己方開脫了。


「哼!人類果然是最陰險狡詐的生物,既然如此,我們就認栽一回,但是別以為這樣,你們就能不出力了,接下去的戰鬥,才是真正關鍵的所在,請你們務必盡全力應對,畢竟若是我族敗了,你們也落不得好!」史萊姆三巨頭警告道。

「嘿嘿,這個不用你說,我們也明白的,我們聖日與暗夜勢同水火,自然會拼盡全力地幫助你們,把暗夜的這群傢伙留在笸珞沼澤里!」莫里斯殺意凜然地回應道。

感覺到莫里斯的心意之後,史萊姆三巨頭也就不再多說什麼煞風景的話了,現在戰爭已經再次打響,它們身為族中最年長的存在,又怎能袖手旁觀地在一旁干看著,應當第一時間加入到大軍之中,進行指揮引導工作,把史萊姆一族的傷亡降到最低。

暗夜一方,雖然在初時,被蒼藍軍團的空襲給打了個措手不及,但是現在已經快速地調整了過來,畢竟損失的人數在他們出動的三萬大軍面前,只是不值一提的數目,隨著兩大軍團再次展開精密的合作,他們又把史萊姆族給壓在了下風,並且這次根本不再給對方喘息之機,在不顧自身防禦的狀態下,飛快揮動著手中的巨劍,大有速戰速決的意思。

雖然這樣一來,他們的傷亡人數也會驟增,但是為了不讓局面被聖日改寫,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看著自己的族人們連續不斷地被敵方滅殺撕裂,史萊姆三巨頭也是紅了眼,紛紛趕至戰爭的最前線,大口噴塗著腐蝕性極高的酸液,就像三個消防車上的噴射器一般,無窮無盡地將酸液如高壓水槍般地亂射,讓得近千名暗夜的兵士「**蝕骨」,紛紛倒在了笸珞沼澤中,將自身化為了養分。

只是當作出這兇猛的一擊之後,三大史萊姆也就紛紛力竭,退回了族群後方,大幅度的消耗,讓它們無可奈何地出現了短暫的萎靡。

雖然暗夜這方再次劇減了一部分的兵力,但是他們卻毫無退縮之意,反而抓住時機,瘋狂的殺入史萊姆族群中,想要將三大巨頭一舉消滅,擒賊先擒王這個道理,在異世同樣盛行,只要把三大史萊姆巨頭滅了,剩下的史萊姆們沒有了主心骨,自然會不攻自破。

暗夜那方的算盤,被莫里斯瞧在眼裡,以他的性格,又怎會讓對方如願,連忙指揮著蒼藍軍團,再次趕至前線,齊刷刷地舉起鋒利無匹的長矛,幫助史萊姆族,抵擋暗夜兵士們的瘋狂進攻。

沼澤中,有佔盡地利的史萊姆糾纏,天空上,又有蒼藍軍團的上千名精兵虎視眈眈,在雙方的兩面夾攻之下,一時讓得暗夜的兩大軍團忙於應付,竟生生地將進攻之勢止了下來。

與此同時,梅沙也終於主動出手,帶領著五百名黑鷹衛,齊齊地在空中射出一陣陣命中率極高的黑色箭雨,有著鷹眼這個技能的緣故,黑鷹衛的箭術在聖日帝國可是能夠排進前十之列的,因此,凡是能加入黑鷹衛的,也必須是弓箭手職業體系的戰鬥好手。

看著自己這方的兵士們,在密集的箭雨中,又生生倒下了一批生命,艾莉娜與索羅姆終是被激怒了,先前蒼藍隼的高空拋殺,加上史萊姆三巨頭的酸液噴射,以及現在黑鷹衛百發百中的密黑色箭雨,他們帶領的兩大軍團的兵士竟生生減少了十分之一以上,並且也出現了反壓制過來的勢頭,這叫他們怎能不怒?

「該死,要是這麼下去,我們的軍隊就危險了,地勢環境對我們太不利了!」艾莉娜怨氣十足地說道。

索羅姆不可否認地緊皺著眉頭,帶著壓抑而沉重的語氣說道:「看來還是不得不動用那東西啊!」 艾莉娜聽聞索羅姆這沉重的一句話,不太情願地說道:「言之過早了吧,戰鬥才剛剛打響,按目前形勢來說,我方也並不是真的就必敗無疑,現在就把那東西用出來,有些不值當了。」

「哼!女人還真是頭髮長,見識短的生物,你要是想等到我軍窮途末路之時,再把那東西用出來的話,估計也就相當於臨死前最後的掙扎而已,就起不了決定性的作用了。」索羅姆冷冷地鄙夷道。

「索羅姆!你太放肆了吧!我身為『鋸鱷軍團』的團長,比你這副團長的等級要高上一等,況且這次侵略史萊姆一族,也是以我的軍團為主力,該怎麼做,我自有分寸,用不著你來指手畫腳!「艾莉娜用潑婦般的刺耳之音大罵道。

索羅姆不屑地撇了撇嘴,陰陽怪氣地回答道:「是,艾莉娜大人!您是此次戰役的領軍之人,該怎麼作戰都由您說了算,我這小小的副團,唯您馬首是瞻,行了吧!」

但是,他在心中已暗下決定:賤女人,我讓你嘚瑟,一會等到兵敗的時候,有你好受的!我可不會管你的死活。

「自以為是的傢伙,真不知道你是如何混上現在這等職位的!」艾莉娜白了他一眼,嘲諷十足地嗤笑道。

暗夜兩大軍團的首領人物,就此出現了隔閡,使得兩軍已經無法像初時那般完美的合作。

索羅姆的臉色再次陰冷了下來:「你還是多關心一下戰局吧!要是此戰敗了,你我回去,免不了要受到重罰!」

「哼!用不著你來提醒。」艾莉娜顯然不會領情,但也明白要以大局為重,便不再與索羅姆再做口舌之爭,把注意力全都轉於戰場之上,帶領著『鋸鱷軍團』的兵士作全面反擊。

索羅姆自然不會幹看著,儘管與艾莉娜發生了口角,但心中即便再不認同這個女人,在明面上也還是要做做樣子的,同樣拔出長劍,帶領『御力軍團』的兵眾,向史萊姆族衝去。

此時的戰場上,因為失去了一小部分同伴的緣故,暗夜這方的軍團士氣有些低迷,給了史萊姆族可乘之機,在蒼藍軍團與黑鷹衛的輔助下,漸漸將頹敗的局勢給反轉了過來,隱隱有著反敗為勝的勢頭。

史萊姆依舊發揮著它們地利上的優勢,能夠潛入泥沼中,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暗夜兵士的腳下旁,噴吐酸液,腐蝕敵人,甚至還能前仆後繼,依靠數量上的優勢,將一個個活人給生生吞噬。

當然,蒼藍軍團與黑鷹衛的殺傷力也不差,甚至比它們還要更上一層,只是因為人數太過稀少,而無法得到明顯的體現,但只要能夠持續上一段時間,暗夜的一方絕對會損失巨大。

在這樣節節敗退的情況下,暗夜的兩大指揮官,艾莉娜與索羅姆兩人,也終是逼不得已地踏上了前線,他們兩人能夠身為軍團的首領級人物,自然是有著不菲的實力,因此,當暗夜的兵士們看到這兩人走上前線,帶領他們反擊時,都情不自禁地熱血沸騰。

艾莉娜首先表現出了她的強勢,手中長劍向著半空中的一頭蒼藍隼斜劈而上,自她那帶著紅色條紋的鋸齒大劍上,當即便是湧現出一縷縷鋒利無匹的利齒狀劍氣,彼此互相銜接,化為一彎月牙形的鋸齒狀劍光,帶著尖銳的破風聲,對著蒼藍軍團中的其中一頭爆射而去。

那血色鋒利的半拉月牙穿透空氣的阻礙,幾乎是一閃間,便出現在了那頭蒼藍隼面前,根本就來不及給駕馭的兵士反應時間,鋸齒月牙劍光猛然一顫,旋即便是橫切開了蒼藍隼的半邊翼翅,使之發出了痛苦的嘯音。

半邊翼翅被切斷分離,蒼藍隼當即就失去了平衡,連帶著騎乘的兵士,急速墜落向下方的泥沼,沿途中,飛落下無數的鮮血,那是從蒼藍隼半邊翼翅的斷口處流落出來的,細看之下,會發現那處被劍光切開的傷口,一片的血肉模糊,呈不規則的齒裂狀,就像被什麼凶獸撕咬過似的,猙獰慘爛。

「鋸鱷軍團的將士們,露出你們凶鱷的獠牙,跟隨我將敵人撕咬成渣!」艾莉娜舉劍大喝道。

索羅姆自然也是不甘示弱地將隨身佩劍抽舉了出來,他的劍是一柄土黃色的鈍劍,並非靠鋒利傷人,而是靠著鈍劍本身那沉重的重量,將敵人掄扇致死。

此刻,他身形一動,狂暴的氣息猛然自其體內爆發開來,雙手緊握劍柄,一種宛若山嶽般沉重的劍意,悄然自鈍劍上擴散。

「魔劍技:斷山破!」

凌厲的劍意一陣暴動,索羅姆緊握的雙手帶動著鈍劍向前揮劈,狂暴的土黃色光芒凝聚,而後直接化為一柄無比兇悍的巨型劍芒,帶著一股撕裂山嶽般的可怕之勢,快若閃電地沖入了史萊姆族群中。

此道劍光一衝進史萊姆族的陣地,就像是狼入羊圈一般,在短短數秒間,就將近百頭史萊姆給碾壓成了爛泥,那劍光所帶出的勢如千鈞的壓迫感,根本就不是尋常**所能承受的。

看著自己這一劍所帶來的成果,索羅姆滿意地點了點頭,同樣對自己軍團的兵士呼喊道:「御力軍團的弟兄,拿出你們帝**團的鐵血之氣,不想做孬種的,隨我沖啊!」

「是!」

兩大軍團的兵士們紛紛都被他們的首領鼓動起了強大的士氣,就像吃了興奮劑一般,瘋狂不要命地往史萊姆族拔劍揮砍,一副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樣子。

只是,他們這次並不像初時那般前後互相呼應的往史萊姆族逐步吞食,而是各自為戰,分成了兩大戰營,艾莉娜帶領著鋸鱷軍團,索羅姆帶領著御力軍團,分別向著兩個方位,呈錐形之勢,突破深入進史萊姆族區域。

兩大魔劍士首領首當其衝,作為錐形方陣的領頭人,一往無前地衝殺入史萊姆族陣地,在無數史萊姆的阻攔下,硬生生開闢出了一條血路。


手起劍落的揮砍間,就有數不清的史萊姆被無情的滅殺,兩大軍團完全殺紅了眼,在魔劍士首領的帶領下,緊跟其後,任憑史萊姆族如何地拚死反抗,都無法沖亂他們勢如破竹的陣型。

艾莉娜與索羅姆完全成了他們軍團的信仰之光,只要這道光在前方不倒下,後方的戰士們就會消除一切阻攔地追隨,誓死跟隨在信仰之光左右。 看著暗夜的兩大軍團如此勇猛地在史萊姆族群中拼殺衝刺,唐辰不禁眉頭輕鎖,略帶憂慮地說道:「看來暗夜的軍隊也是頗有能耐的,竟然能將局面再次翻轉過來,我們最後要想拿下他們,恐怕會變得比較棘手。」

「呵呵,唐先生,你現在說這話還言之過早,一場戰爭,只要還沒結束,其中的變動性就永遠無法預測,你別看他們現在英勇狂猛,好像即將奠定勝局,實際上卻暗含著一個很大的弊端。」莫里斯胸有成竹地冷笑道。

「弊端?」唐辰微微挑眉,俯視下方的戰場,兩大暗夜軍團就像兩隻出籠的猛虎,在史萊姆族群中肆虐,即便傷亡量也在逐步的增加,但肯定是能堅持的最後的,而且還會剩餘不少的兵力,怎會再給反敗為勝的可乘之機。

「恕我眼拙,在行軍打仗這方面我真的是一竅不通,還請莫里斯團長指點,缺點是在何處?」唐辰虛心求教道。

「嘿嘿,其實很明了的就在眼前嘛,兩軍分散前進,看似勇猛,但必定會力竭早衰,而且鋸鱷軍團因為有著腳下灰鱷的輔助,已經衝到了史萊姆族的腹地,而御力軍團卻因為雙腳深陷泥沼的緣故,進軍速度緩慢,現在他們之間已經拉開了不少距離,要不是史萊姆族自身混亂騷動,不知兵法,否則早就能夠逐一擊破,何須被殺得這麼慘。」莫里斯夸夸其談道。

唐辰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他也曾在中國的兵書上看到過,孤軍深入是兵家大忌,鋸鱷軍團現在完全就處在了這一情況之下,他們軍隊周圍已經完全被史萊姆們所包圍,只要等那股一往無前的勢頭稍稍減弱,就會面臨大批史萊姆的群起反撲。

其實,這很像破釜沉舟的一種手段,拼的就是鋸鱷軍團的持久力,能在殺入敵營的過程中,把對方的傷亡爭取到最大化,使之失去反擊的進攻力,就算功成身就了,反之,就要面臨全軍被滅的威脅。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唐辰看向莫里斯問道。

「當然是幫助史萊姆一族,先把鋸鱷軍團給消滅嘍!我們的目的是讓他們兩敗俱傷,可不能任由暗夜帝國的傢伙放肆。」莫里斯嘴角上揚,輕笑道。

唐辰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靜靜地看著他接下去的行動,能被軍器大臣洛尼德看中,任命為蒼藍軍團團長的人,自然是有著過人之處的。

「梅沙女士,勞煩您帶著黑鷹衛去御力軍團那邊,幫助史萊姆牽制住他們的行動,不要讓他們在短時間內接近鋸鱷軍團即可。」莫里斯首先對梅沙等人呼喊道,黑鷹衛並非他的直系下屬,所以他說話的語氣頗為謙和。

梅沙當然是沒有理由拒絕的,在徵得黑鷹衛的同意后,調轉方向,往御力軍團所在之處,振翅而去。

當黑鷹衛離去后,莫里斯再次下達命令道:「蒼藍軍團全體成員,飛往高空待命!」

他這話一出口,還在與暗夜軍團兵士作戰的蒼藍軍團成員,紛紛放棄了對敵人的糾纏,刻不容緩地升向高空,由此體現了軍紀嚴明的作風。

唐辰正愕然地聽著這稍顯奇怪的命令,頓時,耳邊又響起了莫里斯的聲音:「唐辰先生,麻煩你轉乘卡米拉的坐騎好嗎,我一會可能照顧不到你了。」

「轉乘?」唐辰疑惑地問了句,旋即就不由自主地感到一股悚然,現在是在離地面百米遠的高空上,從一頭蒼藍隼身上跳動到另一頭,那危險程度可比跳車高多了,只要有一個疏忽,便直接摔入下方的泥沼中,不說粉身碎骨那麼嚴重,也至少是爬不起來了。

似是感覺到了唐辰的畏懼,莫里斯語氣和藹地安慰道:「放心吧,沒那麼危險的,卡米拉的駕駛技術甚至比我還要出色,你只要一個縱躍,不管角度如何刁鑽,她都能安全地接住你。」


「真的?」唐辰狐疑地問道,儘管他心裡並不怎麼相信。

「那是當然!」莫里斯卻萬分肯定,對卡米拉一個招手,再做了兩個像是躍身跳動的專業手勢之後,便不再理會唐辰了。

「呵呵…唐先生請儘管放心,只要您儘力一躍,生命的保障由我負責!」卡米拉嬌笑著保證道,看得出,她已從莫里斯的手勢中,明白了交代她的事。

無奈之下,唐辰只好顫顫悠悠地從蒼藍隼身上站起,看了看就在一旁,等待接應他的卡米拉,又瞧了瞧下方百米之遠的恐怖高度,不禁出於本能地頓住了身子,猶豫起來。

「快點,兵貴神速!」

莫里斯的喝聲把唐辰嚇了一激靈,立馬像是服從命令似的閉目一跳!

呼呼的風聲在耳邊刮過,唐辰緊閉雙目,混亂地揮動著胳膊,身體失去重心的感覺讓他非常無助,但在忽然之間,右手之上感到一抹柔軟的溫度,緊接著,就有幾根強有力的手指抓捏住了他的胳膊,一個彎曲旋轉之後,唐辰覺得自己就像坐過山車似的,再次安穩地坐落了下來。

睜開雙目之後,看到自己已經安然無恙地坐在了卡米拉身後,唐辰才如釋重負地喘出一口氣,輕輕拍打著自己的胸口,安撫那顆還未著陸的心。

「呵呵,報告團長,接收完畢!」卡米拉嬌笑著大聲回復道,好像是在調侃唐辰一樣。

莫里斯現在早已飛離了原來的位置,其實在唐辰從他那邊跳出的剎那,他就已經駕馭著蒼藍隼疾飛而出了,因為他對卡米拉非常了解,知道這種事完全不可能出現差錯,所以便不再等待結果,直接俯衝向下方的戰場處。

莫里斯並沒有往戰爭最激烈的暗夜兩大軍團那邊飛去,而是凌空降落在了史萊姆三大巨頭身邊,想要與這史萊姆的首領一方,商量什麼。

「聖日的人類,你為何將自己的軍團撤回上空,看到局面對我方不利,想要退縮了么!」三大巨頭憤憤不滿地指責道。

「當然不是,否則我也不會親自下來,與你們面談了。」莫里斯輕笑著回答道,一點都沒有生氣的意思。

「哼!你想談什麼?我們的族人現在犧牲巨大,可沒空跟你在這扯淡,假使你有什麼精妙主意的話,就趕緊說出來,免得延誤戰機。」三巨頭冷冷地說道。

「主意談不上,只是有點小小的建議,想讓你們分出三分之二的兵力,擊中攻擊鋸鱷軍團,這樣逐個擊破的話,才能使戰局反轉過來。」莫里斯開口道。

三巨頭聽聞后,遲疑了一下道:「單憑三分之一的兵力,能應付住御力軍團么?我們史萊姆族雖然一直處在笸珞沼澤中,但是也曾耳聞過,『御力軍團』是暗夜帝國的十大軍團之一,戰力無匹的。」

「呵呵,你們多慮了,他們團長帶領的正規軍不在,這些只是『御力軍團』的預備隊罷了,而且因為地勢的緣故,他們的速度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我已經讓我們的黑鷹衛前去干擾了,再加上你們三分之一的兵力的話,拖延個一時半刻,完全不成問題。」莫里斯胸有成竹道。

「這…既然如此的話,我們就信你一回。」史萊姆三巨頭略一沉吟之後,終是點頭應允了下來:「但是鋸鱷軍團那個沖在最前方的女團長,我們現在可阻攔不下她,你若有能力對付她的話,剩餘鋸鱷軍團的成員,我們才會在短時間內拿下。」

莫里斯眼睛微眯,盯著三巨頭看了一會,這三個傢伙又再打好主意了,現在艾莉娜就是鋸鱷軍團的破矢之箭,要攔下她談何容易,但是只要攔下了她,鋸鱷軍團的迅猛之勢就會打斷掉,一股作氣再而衰,只要攻勢停下了,他們就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了,史萊姆三分之二的大軍會把他們淹沒。

「可以,但是你們三個要在一旁輔助我,否則單憑我一個人,可對付不了他。」莫里斯冷笑著說道,想讓自己做苦力,自然也要把你們三個傢伙拖下水。

三巨頭本能地是想拒絕的,但是考慮到這樣一來可能會終止與聖日這方的合作,到時候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說不定真會被暗夜的軍團給滅族。

於是,它們只好勉強地點頭答應。

「那好,我們各自行動,你們去指揮族人作群攻鋸鱷軍團的準備,我去命令蒼藍軍團做好協助工作,一會在那位女團長面前集合,齊手攔截住她。」莫里斯分配協商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