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與此同時,葉天也是看到,在那院落大門口的正上方,那秦傲天的身形突然一躍而起,旋即直接是躍過葉家的大門,落入葉家院落之中!

見狀,葉天頓時再度漏出一抹驚慌之色,旋即腳下再度湧上一陣濃郁的靈力能量,速影的效果再度被發揮到了極致,葉天的身形「嗖!」的一聲,便是再度消失在了原地!

再度出現之時,葉天已然是來到了葉家的大門口,門口的幾名侍衛看著葉天的身形,卻頓時大驚失色,他們一個個從地上艱難的爬了起來,旋即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當即便是對著葉天躬身道:「少爺!您快逃!」

「是剛才那人傷了你們?」

然而葉天卻是面色堅定的走向幾名侍衛,將侍衛們攙起來之後,葉天問道。 清遠聞言,嘴角噙著笑意,對旁邊候著的下人說道:「你們去拿些吃的過來,沐姑娘之後還有什麼要求,你們照辦就是了。」

那個丫鬟打扮的小姑娘連忙應著,然後轉身出了大廳的門。

清遠也在那小丫鬟之後,對沐靈夕告辭離開了。

現在,整個大廳中,就只剩下了沐靈夕。

早已睏乏不已的她,尋了一處軟榻就歪歪斜斜的躺了上去。

不一會,剛剛出門的那個小丫鬟端著滿滿一盤的食物,回到了大廳中。

」沐姑娘,您要的食物已經給您拿來了。「小丫鬟將食物放在了茶几上,然後說道。

沐靈夕正迷迷糊糊的眯著,聽見」食物「兩個字之後,條件反射一般的閉著眼從軟榻上彈了起來。

小巧的鼻子輕輕的聞了聞,果然一陣清香飄進了她的鼻腔。

「這是什麼味道?」沐靈夕驚喜的睜開眼睛,對著小丫鬟問道。

「回沐姑娘的話,這是咱們沁雲山莊遠近聞名的桂雲糕啊!味道可好了,你快嘗嘗吧!」小丫鬟說話的時候,小臉上不由自主的帶著一種驕傲的神情。

沐靈夕聞言,也不客氣,直接從軟榻上一蹦而起,然後跑到茶几旁,拿起盤中的糕點就吃了起來。

「恩!好吃!」沐靈夕剛咬了一口就愛上了這種糕點,那綿糯的口感和桂花的芬芳氣息,讓她回味無窮。

小丫鬟在旁邊一臉自豪的看著沐靈夕一口一個的吃光了所有糕點,期間還不時的給沐靈夕遞上幾杯蘭花釀。

終於,沐靈夕吃飽喝足,然後回味著桂雲糕的甜美和蘭花釀的醇香,倒在了軟榻上,閉上眼進入了香甜的夢中,夢裡好美,到處都是盛開著桂花的桂花樹,那桂花瀰漫的世界里,總有那麼一抹白色的身影帶著純凈溫暖的笑容在看著她。

也不知睡了多久,直到沐靈夕再次被小丫鬟叫醒,才知道是清遠來了。

沐靈夕連忙從軟榻上坐起身來,簡單的整理了以下自己頭髮和衣服,然後就來到大廳的門外,正看見一臉喜色的清遠。

「有什麼事嗎?」沐靈夕問道。

「沐姑娘,辰已經醒了,大師兄讓我來通知你。」清遠連忙對沐靈夕說道。

「他的毒解啦?那真是太好了!」沐靈夕是由衷的高興,不僅是因為自己的私利,更是因為自己的一番努力沒有白費,總算是救了一條性命。

「這天下,哪有師兄解不了的毒。」清遠一說到大師兄的醫術,像是炫耀一般,得意極了。

「那還等什麼,我們快過去看看吧!見到他安全,我也算是了了心思。」沐靈夕迫不及待的拉著清遠的胳膊,然後就朝外走去。

清遠還沒遇到過這麼急性子的女子,更別說這女子還這麼隨意了,所以清遠有些怔愣的就被拖走了。一路上在他的極力掙脫下,終於擺脫了沐靈夕的魔爪,然後慌忙的帶著她朝雲閣走去。

他可不敢在跟這個女人離得太近了,否則到時候他反倒成了壞人名節之人。

沐靈夕哪知道這些,滿腦子只想著她對辰的包養計劃。 門口的侍衛看著走過來的葉天,旋即緩緩將目光轉向那大門之內的院落之中,旋即說道:「那傢伙剛到這裡就問少爺你在哪裡,所以少爺你不要管我們,你趕緊逃吧!」

然而葉天聞言,卻是將目光轉向那院落之中,旋即看著那秦傲天的背影,當即便是緩緩的對著秦傲天的身形一步一步走去。

然而就在此時,葉天卻是看見父親葉濤的身形,以及二長老葉蒙的身形。

此時,葉天和葉蒙同時出現,對著秦傲天快速行去,走到秦傲天面前之後,葉濤當即便是開口說道:「秦傲天,你究竟想要怎樣!?」

此時的葉濤內心非常憤怒,自己的兒子被他抓走,現在他卻又登門來要人,這簡直是欺人太甚,旋即葉濤的語氣也是變得非常冷厲的說道。

結婚,不可能 而一旁的葉蒙也是一臉陰沉的望著那秦傲天,此時此刻也是滿腔怒火就欲噴發。

然而葉濤的話音剛剛落下,大長老葉戰也是出現在葉天的視線之內。

葉戰緩緩走向秦傲天,旋即那張老臉之上漏出一抹笑容,而後對著秦傲天說道:「秦族長,葉天不是被你們抓走了嗎?怎麼現在又來要人呢?」

葉戰的臉上有一抹疑惑,但是葉天卻始終沒有看到一絲絲的擔憂,旋即葉天也是暗自嘆了一口氣,旋即回頭對著周珊擺了擺手,示意周珊躲起來。

然而此時此刻的周珊卻也是目光堅定的望著葉天,看到葉天的手勢,她非但沒有後退,反而是對著葉天一步一步走來。

見狀,葉天也是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旋即再度回頭,看著那秦傲天的背影,腳步也是緩緩放慢了下來。

與此同時,葉家的眾弟子也都是從房間之中走了出來,旋即一個個都是圍在院落之中,院落之中頓時便是變得水泄不通。

「哼!你們自己心裡不清楚嗎?還非要讓我把話說明了?」

然而秦傲天聽到葉濤和葉戰的話,卻是絲毫沒有好臉色,他袖袍一甩,旋即便是用低沉的語氣說道。

而與此同時,葉天聽到外邊傳來一陣整齊的腳步聲。

旋即葉天回頭看去,卻是發現,那秦家的侍衛們此時已經是全部來到了葉家的大門處,一眼看去,竟是有著上百人之多!

頓時葉天也是吞了一口唾沫,看來今天是免不了一場惡戰了。

而與此同時,院落之內的葉濤也終於是發現了葉天的身形,旋即葉濤表情頓時一驚,看著葉天那一步步走去的身形,頓時張了張嘴,然而卻是將到嘴邊的話再度咽了回去。

眾人看著葉濤的眼神,也是一個個對著葉天看了過來,當他們看到葉天的時候,皆是一陣震驚與錯愕。

那葉戰當即便是一臉詫異的說道:「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然而葉濤聽到葉戰的話,當即便是將目光轉向葉戰,而後狠狠地剮了他一眼,再度說道:「葉天是我葉家的人,怎麼不能再這裡了?」

秦傲天轉身看著葉天,他的臉上一陣陰晴不定,然而那抹憤怒卻是時時刻刻在他的臉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當即秦傲天便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對著葉天的身形怒沖而來,片刻的時間,便是來到了葉天的面前,旋即秦傲天直接是伸出大手,對著葉天的脖子便是抓了上去。

「臭小子!拿命來!」

秦傲天嘴中暴喝一聲,眼看那手掌便是抵達葉天的脖子處。

何處是安身 然而葉天見狀頓時也是心中一驚,當即速影便是迅速啟動,僅僅是一眨眼的時間,葉天的身形便是橫移了數丈之遠,險些躲過秦傲天的手掌。

見狀,秦傲天身體之內通幽境中期的磅礴氣息當即便是迅速瀰漫而開,而後再度將目光轉向那一旁的葉天,身形便是再度怒沖而去!

然而就在此時,趕過來的周珊卻是用盡渾身所有的力氣,當即便是擋在葉天的身前。

「嘭!」

一陣悶響聲傳出,秦傲天看著自己手掌之中周珊那雪白柔嫩的脖子,臉龐之上頓時湧現一抹錯愕。

「噗嗤!」

秦傲天通幽境中期的能量所發出的能量極為恐怖,周珊當即便是口吐一口鮮血。

而秦傲天看到周珊當即便是口吐鮮血,而後臉上也是湧現一抹驚詫,但他還是沒有鬆手,用低沉的聲音對周珊說道:「讓開!」

然而此時的周珊卻是漏出一抹笑容,而後目光死死地盯著那秦傲天,卻是倔強的搖了搖頭。

「讓開!」

秦傲天被周珊這舉動搞得越發憤怒,當即手掌之上便是再度傳來一陣力量,那周珊口中當即便是再度吐出一口鮮血。

「呃……」

周珊脖子之中不受控制的發出一陣悶哼,然而她卻依然是面帶笑容的看著秦傲天,旋即艱難的開口說道:「要殺他……先殺我……」

與此同時,剛剛趕到現場的葉允也是有些震撼的看著這一幕,當她聽到周珊說出來的話的時候,目光卻是不由自主的轉向了葉天,旋即她的臉上卻是漏出一抹失落之色。

她不知道這幾天葉天和周珊都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現在,她能夠看得出來,周珊願意為了葉天去死!

而同樣是身為少女,葉允自然明白周珊此刻的心境,很顯然,周珊已經徹底喜歡上了葉天。

「你別以為我不敢殺你!我數三聲,你若不讓,我現在就讓你死!」

秦傲天看著周珊那倔強的笑容,臉上卻依然是一陣陰沉的說道,他的聲音之中夾雜著一陣陣冰寒,毫無感情。

「呵呵……這……就是我的伯父……」

而周珊的小臉之上在此時卻是再度流露出一抹自嘲之笑,旋即她用絕望的眼神死死盯著秦傲天的臉龐,而後艱難的開口說道。

秦傲天見周珊依然沒有要讓開的意思,當即臉上手臂便是再度一抖,眼看著一股肉眼可見的淡藍色靈力能量從他的手臂之中涌動,而他的手掌,也正準備在這一刻驟然爆發出強悍的能量,將周珊的脖子直接掐斷! 還沒走進門,就聽到辰虛弱的聲音響起:「什麼?她就快來了?」

然後墨瀾軒還來不及回答,就見沐靈夕一推房門走了進來,一臉不明所以的問道:「誰就快來了?」

只聽辰痛苦的「哦」了一聲,然後墨瀾軒也是一臉的古怪笑意。

沐靈夕納悶的打量了兩人的神色一眼,然後問道:「他這是還沒好嗎?」

墨瀾軒不知道沐靈夕與辰之間的關係,所以不好說什麼,只得說道:「他的毒已經解了,至於其他,你們還是聊聊吧!」

沐靈夕要的就是和辰單獨談談的時間,現在墨瀾軒正好提出,簡直是太和她的心意了。所以連忙點頭稱是,眼睛里那迷戀的光簡直都快形成實質一般射向墨瀾軒。

辰可不想單獨和這個狡猾的女人談什麼,但是正當他想阻止墨瀾軒的時候,墨瀾軒已經被沐靈夕那有如實質的目光看的招架不住,先一步離開了。

看著墨瀾軒匆匆離去的背影,沐靈夕心中一陣讚歎,簡直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無死角的帥啊!

辰見沐靈夕盯著墨瀾軒的背影犯花痴,直接不屑的哼了一聲。

他心想,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毫不顧忌的女人呢?

沐靈夕也在他那一哼中回過了神,轉頭看向正躺在軟榻上的辰,臉上帶著偷雞狐狸的笑容,然後一步步的向辰伸出了魔爪。

「你要幹什麼?」辰想起了在逸仙閣中,沐靈夕最後提出的那個要求,心中一驚,他該不會是遇上了什麼女流氓了吧,想男人想的這麼猴急,見到男人就兩眼放光。

「你覺得呢!」沐靈夕一臉壞笑的看著辰,然後在軟榻邊上坐了下來。

「你別亂來啊!我告訴你,瀾軒就在門外,我只要叫一聲,他立馬就會進來。」辰有些莫名的緊張了起來。

「我又沒將你怎樣,你叫他幹什麼?」沐靈夕好笑的看著辰。

辰直到這時才知道自己原來是上當了,從一進門開始就被這個可惡的女人玩弄在鼓掌之間。

「你!」辰頓時氣結,但是誰讓他就是上當了呢,所以,緩了緩自己的情緒,辰直接對沐靈夕問道:「說吧!你到底想幹什麼?」

沐靈夕伸手將辰身上剛才滑落的薄被重新給他蓋好,然後饒有興緻的看著辰,看似隨意的問道:「那就跟我聊聊暮鬼吧!畢竟我似乎已經將那塊牌子認主了。」

「你想接手暮鬼?」辰似乎有些意外。

「那當然,不然還能還給你嗎?」沐靈夕有些沒好氣的說道。

「現在的暮鬼早已經不是當初的暮鬼了,內部已經分崩離析,混亂不堪了。」辰似乎一提起暮鬼來,情緒就陷入了低落之中。

「不要緊,只要及時肅清,規劃管理之後,也許暮鬼會獲得新生呢!」沐靈夕其實並不希望舊的暮鬼還能留存多少,現在這樣的狀態正合她意。

「你就這麼有信心?你現在只是個還未啟靈的孩子而已。」辰對沐靈夕的話並沒有抱多大希望。

「不是還有你嗎?你可是暮鬼的管理者之一啊!「沐靈夕絲毫不放棄的說道,這個信息在她滴血認主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 然而就在秦傲天準備下手的時候,卻是有著一股與之不相上下的能量突然湧現而出,旋即將秦傲天的手掌迅速的控制住。

與此同時,秦傲天的手掌頓時停留在周珊的脖子上,竟是絲毫動彈不得,旋即他將目光緩緩轉向一旁。

而後,秦傲天有些詫異的看著一旁的葉戰,此時的葉戰正在用通幽境中期的能量控制著秦傲天,導致秦傲天的手掌無法有絲毫的動彈。

「葉戰!我與你井水不犯河水,你何以如此?」

秦傲天的手掌再度往前推了推,然而卻依然是未有絲毫寸近,旋即他也是惱羞成怒的對著葉戰吼道。

然而葉戰此時也是一臉的正義,旋即他的目光從秦傲天的身上打量而過,而後舉著自己的手掌說道:「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是我容不得你如此胡作非為!你有什麼怒火沖我葉家來可以,但是為何要對一個不相干的小姑娘下如此毒手?」

葉濤和葉天此時都是用詫異的目光看著葉戰,他們顯然是沒有想到,葉戰在這關鍵的時刻,竟然能夠挺身而出。

「哼!葉戰,你別忘了自己的身份,你現在只是葉家的一個大長老而已,在這裡,可還沒有你說話的份!」

秦傲天被葉戰阻止了手掌之上的攻勢,旋即也是有些著急,然而他卻是並沒有表現出來,反而是一臉淡定的看著葉戰冷笑道。

秦傲天此話剛剛落地,還未待葉戰開口說話,葉濤便是站了出來,旋即葉濤便是理直氣壯的說道:「葉戰是我葉家的人,什麼時候也輪不到你來教訓!」

聽聞葉濤的話,不僅是秦傲天臉上有著一抹尷尬之色,就連葉戰此時也是緩緩將目光轉向葉濤,旋即看著葉濤臉上那抹堅定,心中也終於是湧起了一抹之前從未有過的堅定。

「秦傲天!你在我葉家的地盤撒野也不是一次兩次,我葉家寬宏大量不錯,但並不代表能夠不斷的容忍你如此胡作非為,你若再繼續這樣下去,可別怪我葉家不念及往日之情!」

此時的葉戰也不知是從何處燃起一股怒火,說起話來也是完全沒有了往日的那抹膽怯,竟是字裡行間都是透漏著陽剛之氣。

而那秦傲天聞言,當即臉上便是漏出一抹難看之色,他之所以能夠在葉家如此明目張胆,有一方面也是因為他知道葉戰這個人不會站出來跟他撕破臉,但是現在,葉戰眼看著就已經是做好了一副不管如何都不會鬆懈的狀態,秦傲天頓時也是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因為秦傲天非常清楚,整個葉家之中,現在他最怕的就是葉戰,雖然秦傲天在最近這段時間突破到了通幽境中期,但是葉戰卻早已經是通幽境中期的實力,如果葉戰和他站出來作對,他是無論如何都討不到便宜的。

「葉戰,我再最後奉勸你一次,你若是和我作對,也就是擺明了要和楚氏家族以及赫寧學府作對,你可要想好了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秦傲天再度嘗試著將自己的手掌往前推動,但是卻依然是沒有絲毫寸近,當即秦傲天也是不得不將目光再度轉向葉戰,而後再度說道。

這話聽起來像是忠告,但若是仔細聽,不難發現其中摻雜著些許商量,甚至是乞求的語氣。

而葉戰聽聞之後,目光也是有些動搖的在地面之上轉動了幾圈,然而在片刻之後,葉戰便是再度堅定的抬頭看著秦傲天,旋即便是再度用低沉的語氣說道:「不要再說了!我已經決定了,你今日,休想從我葉家得到一絲一毫的好處!」

葉戰話音落下,那秦傲天也終於是徹底失去了僥倖心理,當即便是作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態度。

秦傲天從侍衛那裡已經得知了葉天將他的大兒子秦烈殺死的信息,此刻的他對葉天是滿心的怒火,但是現在面對葉戰如此態度,秦傲天也是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在這般狀態之下,秦傲天卻是選擇了一個平時無論如何都做不出來的決定,那就是破罐子破摔!

如果這件事情放在平時,死的人並不是秦烈,那麼秦傲天一定會忍耐下來,然後選擇一個合適的機會,再對葉天進行各種各樣的暗算或者是攻擊。

然而現在面對自己的兒子剛剛被葉天打死,秦傲天無論如何也是咽不下心中這口氣,平日的那份冷靜與理智也是徹底消失不見。

「啊!」

與此同時,秦傲天便是一生怒吼,旋即手掌便是再度狠狠的掐著葉天的脖子。

而一旁的葉濤和葉蒙見狀,當即便是以最快的速度來到葉天的面前,旋即將秦傲天的身形直接是推出數丈之遠!

葉蒙現在也是通幽境初期的實力,雖然比不上秦傲天的實力,但是怎奈那秦傲天現在的心思全部都在葉天和葉戰身上,自然也是顧不上攻擊而來的葉蒙。

而葉蒙的能量當即便是將秦傲天的身形推出數丈之遠!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