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其他幾人,也是瞬間大笑之聲戛然而止,只見張楠伸出一隻手,對著他狠狠一握,那種強大的氣勢瞬間釋放,全部施加向了那男子,一種巨大的壓迫瞬間傳向了他,令他感覺好似要被禁錮了一般,一種無法反抗的感覺心裡升起。

「噗嗤!」

很快,他竟是被這種氣勢直接壓得跪了下去,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

「好強。。。」

這是所有人的感覺,這樣強大的氣勢,甚至很多丹靈境老祖都不能做到吧。

張楠微微一步跨出,便是來到那男子面前,而身後那大師兄和其他幾人雖然沒有收到張楠的氣勢攻擊,卻也是感同身受一般,一個個大汗淋漓,忍不住向後退後了好幾步。

那男子望著張楠,一臉的恐懼,他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他現在也明白了,為何那幾人會尊稱這年輕男子為老祖了,這實力太恐怖了。

「殺你們,如同殺一螻蟻一般。」

張楠說著,伸出雙手對著那男子的腦袋輕輕一拍,那男子立即腦袋爆碎而開。

「老祖饒命。。。。老祖饒命啊!」

見此,那之前還盛氣凌人的大師兄,竟是第一個跪了下來。

「老祖。。。我們錯了。。。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求老祖寬恕!」

剩下的幾人也是跪了下來,在此刻,他們終於明白了對面的男子強橫與兇殘。 對手強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強橫並殘忍,這樣的人,才是最為可怕的。

張楠剛才擊殺那男子時,眼睛都沒有眨一下,表情無比的冷漠,這足以說明他是個怎樣的人,真正視生命如草芥之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可怕,如同惡魔。

「呵呵,是殺是饒訴,你們不用求我,求這位姑娘吧?」

沒有想到,張楠卻是微微一笑,剛才那種強大的氣勢瞬間收攏了起來,歸於了平靜,眼神流轉,看向了身後不遠那受傷的女子。

那女子右手捂住左肩處,那裡的鮮血已經利用靈氣暫時止住了,她的眼神裡面閃過一絲絲的驚訝,沒有想到這老祖竟是把殺與不少交待給了她的手上。

那陳超超先是一愣,旋即立即跪著望向了那女子:「小倩師妹,我錯了,你就原諒我吧。。。我真的不該打你那寶物的主意,看在當初我引薦你進入山門的份兒上,你就原諒師兄這一次吧,雖沒有一點錯呢,是吧?」

之前的那種咄咄*人的氣勢完全沒有了,q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討好的嘴臉,和之前*迫小倩交出寶物的時候,完全的判若兩人。

「是啊,小倩師妹,我們剛才只是開個玩笑罷了。。。小倩師妹不會怪罪師姐的吧?」

「師妹。。。我們剛才都是說著玩的,你可別介意啊。。」

其他三人也是一個個帶著勉強的笑容,都在跟小倩拉好關係。

小倩柳眉微皺,顯然真的猶豫了,這些可都是自己的師兄師姐啊,可是,她猛然想到剛才他們對自己下殺手時的無情,想著那些嘲笑的譏諷的嘴臉,她的心裡又是怒火燃燒了起來,這次是遇見了貴人了,若是沒有遇見張楠幾人呢?她的命運該是如何?顯然她將會極其的悲慘,不僅會被搶奪寶物,還會死的很難堪。

「哼。想必放了你們,待到這幾位恩人一走,你們又會立即翻臉吧?」

最後,小倩冷哼一聲,眼裡露出一絲堅定,而在她話語落下之際,陳超超幾人也都臉色變得越加難堪了,顯然,是說到了他們內心真正的想法了,若是真的活了下來,待到六道老祖幾人走後,一定要將小倩先女干后殺才行,而且要讓對方死的很痛苦。

小倩也注意到了那一閃而逝的怨毒表情,更加確定了自己師兄師姐心裡的想法了。

「我們沒有那麼想,師妹饒命。。。」

「是啊。。。師妹,師姐的人品難道你還不能相信嗎?」

「是啊。。。。。」

。。。。。。

緊緊一瞬間之後,陳超超四人再次開始請求了起來,那眼神看起來竟是那麼的可憐,好像真的是誤會了他們一般。

「你只用說殺還是不殺?」

張楠淡淡的望著這叫小倩的姑娘,他相信小倩一定會做出一個明智的決定。

「殺!都殺了!」

小倩咬了咬牙,眼裡怒出了怒火,顯然是下定了決心。

「小倩。你怎麼這麼惡毒?」

大師兄驚慌,嚇得臉徹底的白了。

「是啊,小倩,我看錯你了,你個毒蠍一般的女人。」

那唯一的師姐也是嚇得花容失色,身軀微微的顫抖起來,這個時候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殺!反正都是一死!」

有個男子終於忍不住沖了起來,驚慌到了極點,那便是變成了反抗,他速度極快,閃電般沖向了張楠。

「去死吧!老祖又如何?我要擊殺,我要擊殺!」

那男子沖了過來,眼裡布滿了瘋狂的血絲,表情無比的猙獰,拳頭上,凝聚出厚厚的靈氣,想要擊殺張楠。

「呵呵,已經嚇得瘋癲了嗎?」」

然而,張楠卻是侃侃一笑,像是看一個笑話般,身體微微一動,便是在那男子消失了一般,令那近在咫尺的拳頭擊了一個空。

「死!」


一個死字在那個男子的後面響起,如同地獄傳來的靡靡之音,聽起來卻是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話音一落下,那男子的身體直接爆炸而開,化為了血霧。

「逃!」

這個時候,見到此等完全掠殺一般的場景,剩下的三人哪裡還有戰鬥的勇氣,幾乎同時三人便是向著遠處逃離,而且很是默契的準備分開三人。

「砰砰砰!」


然而,三人剛逃出一段距離,便是奇迹一般的直接爆炸而開,只是在他們爆炸的瞬間,能夠看見張楠的身影在他們的身後閃爍了那麼一瞬間。

分三個方向,追上且擊殺,這三個聲音竟是幾乎能夠在同一時刻響起,可見現在張楠的速度是多麼的快,超乎了想象。

望著站在那裡的張楠,老酒鬼以及翠花兒三人也都笑了笑,為張楠的實力充滿了信心,這次去萬幽魂椓淵,一定能夠獲得極大好處。

「老祖。。。你們幾個來自哪個宗派?我可以加入你們的隊伍嗎?這次幾個師兄師姐都死了,想來我也回不去了呃,我就不回去,回去也解釋不清楚。你們都是好人,當然,我就是個累贅,若是你們願意收留我的話,我願意把以後在萬幽魂椓淵裡面獲得的寶物交給你們八成,也算是答謝幾位了。」

小倩柳眉微微皺起,最後下定了決心,她心裡很清楚,幾個修為高的師兄師姐都死了,修為最低的她沒事兒的話,估計以後就算活著回到宗派,師兄師姐們的師尊也會怪罪下來的。

「呵呵,小娃娃,你天賦也算不錯了,加入我們也可以,只是我們不是來自什麼宗派,我們只是這個王朝的一個小家族而已。」

老酒鬼笑眯眯的說到,顯然他倒是無所謂。

「咳咳,八成就勉了。。到時候你拿出一些去賣成靈精石,然後給我就可以了,最好是上品的,當然這一切得你有命從那裡活著回來才是。」

張楠輕輕咳了兩下,也很不要臉的答應了下來,這小倩倒是可憐兮兮的,反正帶著一起進去,到也無所謂,隨便搞點靈精石也不錯,只是下品的太多了實在麻煩,所以他又要求了對方盡量給上品的。

最主要的還是能夠為南宮城增加不少的戰力,這小倩看起來也就二十多一點的樣子,天賦倒也不錯,以後還是有望突破到丹靈境的。

「多謝老祖!」

雖然覺得張楠年紀輕輕就故作老成的樣子有些好笑,不過小倩還是蠻高興的答應了下來,對面這傢伙的實力實在太變態了,她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妖孽般存在。

老金幾人則是覺得張楠還真是臉皮有些厚啊,還真的要收取對方的好處啊,怎麼突然覺得這六道老祖這麼的貪財了呢。

ps:今晚要去喝酒,明天要去給朋友裝修,所以這兩天也無法爆發,從一號開始爆發吧。 想起紫金缽這個坑錢的寶貝,張楠就有些鬱悶不已,第一次升級血魂刀只要一千九百九十九萬,而第二次升級則是需要兩億的下品靈精石,即便是換成上品靈精石,那也是需要兩萬,這麼龐大的數目,著實會亮瞎了別人的雙眼,可是又有何辦法呢?

他有一種被*的感覺,這種感覺令他很不爽,但是他卻無法反抗,無法反抗就只能去享受這麼一個過程,所以即便他很不想要小倩的靈精石,卻是又不得不提出有些無恥的要求,誰知道血魂刀想要升級第三次會不會直接來個兩億或者二十億靈石呢,這一切都很難預料,只能服從。

「呵呵,走吧,讓我們去看看有多少高手前來吧。」

呵呵一笑,張楠一揮手,便是帶著眾人向萬幽魂椓淵的方向飛去。

魂幽城,距離萬幽魂椓淵最近的一個大城市了,這裡這段時間變得無比的熱鬧,一個個修士皆是前赴後繼般的向著這個城市而來,來這裡的目的不言而喻,自然是為了等待萬幽魂椓淵這麼一個奇異之地的開啟。

「咻咻咻!」

一道道身影如同蝗蟲一般,從四面八方趕來,讓整個幽魂城都無意之間多了幾分肅殺之氣,這樣的感覺令城內的很多人都不由感到一陣的壓抑,這些前來之人,以後都是自己的競爭對手,會和自己搶奪寶物,然而,這樣的瘋狂卻是沒有人敢站出來阻止,因為這來得人太多,其中不免有著一些丹靈境的高手,顯然,這裡面的寶物也是吸引了這些老祖們的興趣。

「嘖嘖,這次來的人可真不少啊,呵呵,又是一次血雨焚天般的戰鬥吧?」

一為青衣男子,靜靜的坐在一個茶樓之上,望著從四面八方趕來的人群,不由心生感慨,只是那張臉上卻顯得極其平淡,他拿起面前的茶,只是輕輕的抿了一口便是放在了茶几上,顯然面對這般的陣勢他卻絲毫未俱。

他對面坐著一個老者,也是帶著極其好奇的眼神向窗外微微掃了一眼:「呵呵,少主不必擔憂,這些人來得再多,又有何意義呢?只要你看中的東西,難道別人還敢涉足不成?」

「呵呵,來這裡的人,皆是不畏生死之人,豈會在乎我的身份?這裡的任何人都會為了寶物為不顧生死的,當然這些人雖然愚昧了一些,不過倒也可愛,我最擔心的自然還是那二人!」

青衣男子表情冷漠,看起來不悲不喜,可是對面的老者卻知道自己這位少主擔心的是什麼。

血家,乃是七大家族之一,而且在七大家族之中,也是排名靠前,只要一聽說是血家的直系,很多人皆是不敢招惹。

這青衣男子不是別人,真是血家的三大家主繼承人之一的血無心,而他面前的老者,則是血家的一大高手,未央老祖,這未央老祖,乃是丹靈境後期,實力可想而知,但在無心少主面前卻是畢恭畢敬,這一切除了是對血無心那身份的遵從之為,那血無心恐怖的實力也是他不得不佩服的一個方面。

然而,即便是血無心這樣強大的實力與天賦,也不得不畏懼其他的兩人,一個是凌家的菱悅兒,一個則是諸葛家的諸葛補天。

而這兩人之中,最令他感到有些畏懼的便是那諸葛補天,他的實力極其變態,可以說是諸葛家的驕傲,在諸葛家的年輕一輩之中幾乎是無人能敵,也是暗地裡諸葛家下一屆家主的不二人選。

血無心在這裡,只能暗自祈禱,希望不要遇見這最可能出現的兩大勁敵,他知道幾大家族的族長和元老級人物皆是去開會去了,若是沒有什麼意外的話,那菱悅兒和諸葛補天不來這裡的話,他在這裡,將真正的可以呼風喚雨。

「呵呵,無心少主不用擔心,那兩人這次未必會來,想來你只要不遇見一些其他王朝前來的變態人物的話,應該沒人是你敵手。」

見無心少主有著一些擔心,未央不由出言安慰,表情也是風輕雲淡,似乎有所把握。

「哦?你這話的意思是?」

血無心知道這未央的話肯定不會這麼的簡單,他能說得這麼肯定,想來是有所把握才是。

「我聽說他們二人最近都在閉關,想來這次是來不了了。。」

剛說到這裡,未央那平淡的眼神卻是猛地變得驚訝起來,微微張了張嘴,竟是一時之間說不出任何話來。

見到未央這表情,血無心也是大感不妙,要知道未央能夠出現這樣的表情,必定是出現了什麼令他都有些不知所措的事情才會如此,而這樣的事情是很少出現的,一百年來也很難出現兩次。

順著未央的眼神望了過去,血無心不由苦笑了起來,那裡,一名年輕女子,身披一套戰甲,這套戰甲把她完美的輪廓勾勒的越加的完美了起來,令很多男子都是忍不住投去了愛慕的眼神。



然而,身穿紅色甲胃的女子卻是表情冷漠,從一匹戰馬上面一躍飛了下來,緩緩向著這邊一步步走了過來,她的秀髮飛舞,淡藍色眼睛如同兩顆藍色的寶石,發出淡淡的光澤,令人想觀望卻又不敢直視。

「看。。那是菱悅兒,凌家年輕一輩最強,天賦驚人卻貌美無雙的女子,居然來了。」

有人狂叫了起來,熱血沸騰,無比的激動,雖然知道這女子一出現,自己獲得重寶的機會變得越加的渺茫了,但是這菱悅兒的身段,讓他們看一眼也是覺得值了。

「聽說她在閉關,怎麼現在來了?難道裡面有什麼寶物比她衝擊丹靈境後期還更加重要嗎?」

有人則是疑惑起來,沒有想到這樣一個人物,居然在這個時刻來了,他們驚訝的同時也是在暗自的祈禱,祈禱自己千萬不要遇見這七大家族的一些變態,這裡面隨便的一人,都不是他們能敵的,哪怕是很多丹靈境後期的老祖見到菱悅兒的出現,那表情也是變得有些難堪起來,顯然,他們對於這女子也是有些畏懼,不只是身份,那實力更是其中一個重要原因。

「呵呵,沒有想到還真是來了。」

血無心笑了笑,只是那笑容裡面卻是有一些苦悶。 菱悅兒的出現,無疑吸引了無數的眼球,有的人眼裡則是露出一絲絲火熱,而更多的人則是畏懼,她是一道靚麗的風景,但是很多人都知道,這道靚麗的風景下面隱藏著怎樣一頭惡魔,她的手段令人心悸,得罪她得人很少有人能夠活下來。

她,被稱為天才,一個令很多天才少年都要低頭的天才,即便是青神王朝七大家族的頂級天才相比,她也是能夠穩居第二。顯然,還有一個更加恐怖的存在,那便是諸葛家幾乎內定的家族繼承人,諸葛補天。

菱悅兒和血無心在家族中也是驚世絕艷之輩,但是也只能稱為家族繼承人之一,因為他們都還有這實力強勁的對手,雖然他們的機會很大,但並不代表某一天會被某個人給拉下來。諸葛補天則不一樣,他天生便是受到了上天的眷戀,天生土靈魄更是令他在修行道路之上如魚得水一般,令他在天才榜單之上可以傲視群雄。

五歲突破先天境,八歲便是直接到達了控靈境,而十二歲便是突破了控靈境的至酷,達到了聚靈境,十五歲,他便是在世人驚嘆的眼神中,走向了丹靈境,而現在的他,竟是達到了丹靈境的後期修為,距離那靈尊境也是不遠,而此刻的他,也不過二十歲。

天才兩個字已經不能形容諸葛補天的變態了,他如同一個傳奇,丹靈境後期的他憑藉家族的武技和武器,更是令他在這個境界沒有敵手,不過,令血無心微微慶幸的是,這諸葛補天到現在還沒有來,來得只是菱悅兒。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