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出乎蘇橫預料的是,根莖活化所帶來的威力並不小。

當他嘗試着把力量集中在最長的一根柳枝上,而後用力的朝着空氣鞭打。

啪!

末端的空氣瞬間爆開。

一聲凌厲的脆響回蕩在空曠山谷之中。

因為沒有參照物,蘇橫也不太好判斷這根柳枝的威力具體如何。

但從剛才那道尖銳刺耳的破空聲來看,這根枝條抽下去的威力絕對不小…

說來也奇怪。

蘇橫現在明明是一株柳樹,居然還有比較發達的聽力器官。

想到出現在天空中的那輪紅月,以及各種奇形怪狀的畸變生物,再想到曾經有科學家研究證明音樂對植物的生長能夠發揮作用。

他突然覺得這件事情似乎也挺合理?

現在的柳樹不過三米出頭的高度,還遠遠沒有成年。

倍化身軀、超速生長等天賦也才剛剛發揮作用,可以想到,等柳樹模板成長到幾十米高。

成百上千條柳枝一起揮動,所造成的威力絕對不容小覷。

「這樣看來,柳樹的戰鬥力實際上也不弱,只不過嘉米婭這個參照物實在是太變態…而且攻擊力再強,沒辦法靈活移動,也終究只是個活靶子。」

沒辦法。

作為幾乎無法動彈的樹木,哪怕是戰鬥力再強,某些缺點也實在是太過致命了。

「嘰嘰嘰…」

在蘇橫給柳樹規劃未來的時候,一陣急促的鳥鳴聲從樹冠上傳來。

那裏是一個簡陋的鳥窩,在自己意識降臨之前就已經搭在柳樹身上了。裏面是六隻肉乎乎,羽毛都還沒有完全長開的小雛鳥。

這種鳥,黑頭白羽,眼周是黃色,身上還帶着少許褐色的縱紋。

得益於蘇橫以前比較喜歡看動物世界之類的節目。

他認出來了,這種鳥應該是游隼,一種中等體型大小的兇猛肉食性鳥類。

和其他堪稱天空霸主的猛禽相比,成年後,體長都超不過半米的游隼只能算是小巧。

但同樣作為食物鏈頂端的生物,游隼對於地面上的某些動物來說,卻比其他的大型捕獵者更加致命。

游隼是世界上飛行速度最快的鳥類。

在俯衝的過程中,它們的最高時速可以超過三百公里,加速度更是高達二十五倍重力。

與之相比,哪怕是人類社會中最為優秀的飛行員,操縱最尖端的戰鬥機,也不過只能達到九倍重力加速度而已。

可想而知,成年之後,這種凶禽該有多麼的致命。

這幾隻小傢伙的父母在昨天晚上離開之後,便再也沒有回來。

差不多接近一天的時間,這窩游隼都沒有吃任何食物,也怪不得現在餓的嗷嗷叫喚。

「正好可以嘗試一下生命啟迪天賦。」

看到這幾隻小傢伙,蘇橫馬上想到了柳樹的核心天賦,生命啟迪。

生命啟迪並非是沒有代價,每一次使用都需要花費一定量的生命力,而且越是體型巨大的生物,啟迪時所花費的生命力就越多。

樹冠鳥巢里的這幾隻雛鳥,最大的也就和成年人的拳頭差不多。

而且這幾隻雛鳥從還沒出生到現在為止,就一直生活在柳樹身旁,對於第二模板也有一種天然的好感。

用來檢驗啟迪天賦的效果,最好不過了。

唰!

細嫩婀娜的柳枝,籠罩着一層朦朧的淡綠色靈光,輕輕的落在其中一隻雛鳥的額頭。

「嘰嘰嘰!」

六隻雛鳥中,體型最大的那一隻開始不斷的撲騰著翅膀。

淡黃色的鳥喙中發出陣陣急促尖銳的叫聲。

沒過多久,它的體型開始變大,身上淡褐色的羽毛開始脫落,新生的羽毛是灰色的,胸脯部位帶着白色的縱紋,看上去相當漂亮。

大概花費了十來分鐘的時間,游隼身上的異變結束。

這時候,游隼的體長已經接近三十厘米了,和普通的成年游隼體型相比,也只是稍差一些。

這次的生命啟迪,大概花費了蘇橫0.05的生命力。

這點生命力,對於柳樹來說自然不算什麼,但對於平均體重只有六七百克的游隼來說,卻足以讓它直接從幼年跨越到接近成年。

覺醒之後的游隼和普通的游隼相比,外表也發生了些許變化。

最為引人注目的,是它們在陽光下閃爍著冷硬光澤的鳥喙。暗金色的鳥喙,給人的感覺更像是金屬,而非是某種尋常的生物骨質。

啟迪過程中,這隻游隼得到了柳樹生命力的滋補。

它現在的狀態相當不錯,不再和自己的兄弟們一樣嘰嘰喳喳的尖叫。

三十厘米長的小鳥,從鳥巢裏面跳了出來,落在柳樹的枝頭,用自己的腦袋輕輕在一根柳枝上蹭了蹭。

親昵之情,可見一斑。

除此之外,這隻變異游隼的面板居然也能出現在蘇橫的面前。

【游隼】

【狀態:健康】

【生命等級:1】

【生命力:0.12】

【天賦:堅固(普通品質:鳥喙變得更加堅硬,不易被摧毀)】

因為體型嬌小,游隼的生命力並不算強,所獲得的天賦也很一般,只是強化了鳥喙的堅硬程度。

哪怕是在普通品質的天賦中,這種效果單一的天賦也算不上強。

不過,堅固天賦搭配着游隼與生俱來的恐怖速度,發揮出來的效果,卻並不容小覷。

「去!」

蘇橫想了想,拎起一根樹枝,朝着山谷中不遠處的一株高大白楊樹輕輕一揮。

唰!

游隼的速度驟然爆發,快到不可見,如同離弦利箭般竄出。

幾乎是同一時間。

沉悶的響聲在遠處響起。

白楊樹上,一道前後通透的洞口憑空出現,而這隻游隼則折返回來,落在柳樹的指頭,發出嘰嘰喳喳的叫聲。 「討人厭的傢伙終於走了。」顏柳青開心的說道。

雲韻調笑道:「怎麼醋味這麼大?」

「誰吃醋了?」顏柳青眼神一下變的躲躲閃閃,有些無力的嬌哼道。

「走吧,咱們去宗門見你姐姐。」雲韻伸了個懶腰說道。

顏柳青聽后一把挽住了雲韻,準備帶雲韻回冰月宗。

正準備出發的顏柳青突然有種帶雲韻去家裡認門的感覺,不禁內心有些緊張,同樣又有些甜甜的滋味。

不過轉念想到她要走的路還有很遠,而且要過姐姐那一關,顏柳青又苦惱的輕輕拍了拍腦袋。

「怎麼了?」雲韻看著臉色一會兒喜一會兒憂的顏柳青問道。

「沒什麼啦。」煙柳青趕忙收起了臉上的表情,搖了搖頭說道。

雲韻覺得顏柳青越來越奇怪了,顏柳青是知道她和小顏的事的,因為她曾經偷偷的聽過牆腳。

結果現在反倒是顏柳青的醋味越來越大,難道她在幫姐姐趕走競爭對手?

雲韻一邊胡思亂想一邊和顏柳青一起向遺迹外走去。

「啊!!別跑!!」

「站住!」

……

一陣陣的呼喊聲又一次傳來,只不過這一次從遺迹外面傳來的。

雲韻一愣,心裡想著怎麼他們又回來了?

結果雲韻就愕然的看到蕭炎一馬當先的沖在最前面,手裡抱著一塊石板,正向著遺迹入口狂奔而來,身後的鬥氣化翼都要揮斷了。

他的身後則是一群人在拚命追擊,其中還有一位斗宗。

「又碰到了?!」雲韻驚訝的低聲自言自語道,這雖然在她的意料之外,可是卻也在情理之中。

蕭炎最近這段日子就在北部這塊區域活動,碰到這樣的事情,能見到他也不奇怪。

蕭炎同樣看見了雲韻,他的眼睛一亮,他對著雲韻不停的揮手並大聲喊道:「雲宗主,可否施以援手?」

他身後的那些人看到這小賊竟然和那位強者認識,暗道不好,這地階中級鬥技恐怕拿不到了。

「你誰啊?我不認識你,別瞎認。」雲韻淡淡的開口說道。

「狡猾的小賊,休走!」眾人一聽雲韻的話,立馬怒吼道,他們本來都有些慢下來的速度瞬間提了上去,甚至比之前都要快上幾分。

蕭炎目瞪口呆之時,腦海里響起了雲韻的傳音:「你若是不好好磨練一下,以後怎麼娶的到薰兒?我這是在幫你,不用謝我了。」

「我謝謝你啊雲宗主!!!」蕭炎悲憤的聲音傳來,不過他速度不減,幾個殘影浮現,迅速從雲韻面前飛過,衝進了遺迹里。

他身後的眾人也一起跟著沖了進去。

「這不是變成了瓮中捉鱉嗎?」顏柳青看著這一幕好笑的說道。

雲韻撇撇嘴說道:「他應該有他的辦法吧。」

「雲姐姐認識他?」顏柳青好奇的問道,那人明顯是認識雲韻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雲韻裝作不認識他。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啊~」雲韻意味深長的說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