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覈第二關:十進五!

我需要的傳人是真正的天才,而不是廢物,所以接下來你們十個,將會被我隨機組合成五隊進行比鬥,勝者繼續闖關,失敗者,直接淘汰!

現在,第二關,開始!

大殿中的威嚴聲音響起,宣佈了第二關的考覈形式,北靈陽聞言面色有些凝重,這一關除了蟒虎熾雪和蟒虎空之外,可以說誰都有淘汰的可能,那怕北靈陽遇上他們二者中的一個,也只能淘汰出場!

北靈陽只能希望自己的運氣不要那麼差,被那神祕人選去和蟒虎熾雪他們一組。否則其他人的話,他都自信有一戰之力,而且加上化獸祕符的話,北靈陽的信心更加的足了。

北靈陽尚在擔心自己,其他的諸如冥開天,山火川羅等人,更加的擔心自己了,他們的實力是在場最弱的,無論是對上蟒虎熾雪他們還是北靈陽他們,都沒有半點的希望,現在他們只能求那神祕人把他們幾個較弱的分在一組,留個出線的機會。

在緊張的氣氛中,那大殿上的玉鏡再次發出了一陣絢爛的光芒,衆人只覺得一陣失神,一如之前被空間傳送大陣挪移過來一樣的感覺,等回過神來,北靈陽已經發現自己不在那個滄桑亙古的大殿中了!

這裏是一個正方體房間,一千丈長,四周的牆壁都隔着一定的距離,分佈着各種各樣的兵器,有刀劍斧鉞,槍棍鞭矛等等,從大衆武器到奇門武器,都應有盡有,而且它們上面傳遞出來的鋒利,是普通的凡兵所比擬不上的,北靈陽看了一眼,就明白了,這裏上千件兵器,恐怕都是黑鐵器!

就在北靈陽四顧打量時,對面相隔百丈處,忽然亮起一陣光芒,光芒之中,傳出一股兇悍的肅殺氣焰,如魔域之中的修羅一樣,殺意凜然。

北靈陽看着光團,心中忽的一跳,有不好的預感誕生, 超級交易師 ,隨時可以攻敵!

“看來,自己的運氣還真是逆天了。”

北靈陽心中暗自吐槽兩句,對面光團散去,裏面的人影站在這奇異怪石打造的格鬥場中,他虎背熊腰,白色鎧甲,如火之瞳,一張桀驁的臉龐,寫滿了自信與從容。身上繚繞的白金氣焰,似有虎鳴!

“果真是你,蟒虎空!”

北靈陽此刻眼中劃過一道冷意,冷冷的說,他猶自的看着對面的人,心生感嘆,這是自己目前最大的敵人,雙方的仇恨,甚至有種不死不休的趨勢。


對面的蟒虎空臉色先是愕然,隨後則是哈哈的得意大笑,他顯然沒有想到,在這裏碰上的,居然是他時時刻刻都想挫骨揚灰的北靈陽。

“哈哈哈,北靈陽啊北靈陽,看來這傳承密藏的守墓者很不喜歡你啊,居然讓你第一場就碰上了我,你說,我該怎麼對付你,纔會讓你不虛此行呢?”

蟒虎空站在原地大笑說,笑容之中的陰冷語氣甚是讓人生寒,他的陰冷雙眸射出幾道精光,他已經打算好了,一定要給北靈陽一個難忘的比鬥!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知道一下得罪他蟒虎空的後果。

“你在得罪我蟒虎空那一刻起,就註定了你的下場只是死亡,不不不,我要讓死亡,成爲你奢望不來的東西,現在蟒虎熾雪不在這裏了,我看這次,還有誰能護住你。”

蟒虎空冷然的說,眼神之中的殺意,簡直成了實質一樣的光芒,透露出來。北靈陽沒有說話,他只有握緊拳頭,臉上沒有什麼其他表情。

這場戰鬥是他出道至今,最爲艱難的一場,甚至結果都已經註定好了,可是北靈陽卻不想輕易服輸,因爲他的人生註定了他,不可能認輸。

“我可不是誰想揉捏就能揉捏的,想對付我,先做好掉幾塊肉的準備吧。”

北靈陽握緊拳頭,灰濛濛的戰氣升起,裏面陰陽之力融合,迸發出強大的聲勢,他的頭髮輕輕的飄舞,眼神堅定,有一種前方縱然是深淵絕路,也要闖一闖的狠勁兒。

“那就,來吧!”

北靈陽長嘯,率先出手! 北靈陽心中空靈,卻是進入了天人合一的狀態,拋棄了所有雜念,一心一意全力戰鬥。他在手中悄然間凝聚出了一個太極圖,裏面陰陽之力流轉,勾動大道,化身乾坤,輕輕一推,太極圖就朝着蟒虎空衝擊而去。

北靈陽氣勢古樸,天地陰陽之力運轉,仿若容身天地,成爲天地的一份子,太極圖打出,勾動天地之力,牽引無數的戰氣伴隨,竟形成了一個戰氣風暴,猶如末日來臨,瘋狂的衝殺蟒虎空。

太極圖是他新領悟出來的手段,攻之如狂風般迅猛,如雷霆般勢急,如海嘯般瘋狂,收之則如巍峨大山不動,鋼鐵堡壘不破,神國壁障之堅!

這是他由陰陽對立的看法,到陰陽互換,對立統一,演化乾坤,容身天地道法的轉變結果,他對“陰陽”有了更多的瞭解,融合至尊老祖所說,猶如醍醐灌頂,當頭一棒,瞬間頓悟,操控陰陽方面,一步千里,茫茫求道路,開始邁出了第一步。

而對面的蟒虎空則是面帶不屑,不見多餘動作,他身上白金光芒一閃,手中一道虹光衝出,足有三丈,他握住虹光,成了一把殺意凜然的光劍,爾後他手持光劍,咻的朝那十丈大小的太極圖斬去。

一劍若星,帶起絢爛的尾焰點點綻放,點綴這個空曠的格鬥場,星光燦爛,卻有凌厲的殺勁孕在其中,劍之鋒芒,可斷金裂鐵。

這是戰氣是修煉蟒虎部落的鎮族戰法《殺非殺》而得到的,《殺非殺》是一門天境戰法,據聞是蟒虎部落老祖當初在一處密藏獲得的,同時,還得到了太古遺種蟒虎的一絲魂魄,憑藉這兩樣東西,蟒虎老祖在紫山星域闖出了莫大威名,創立了蟒虎部落,使其成爲紫山星域中,最強的三大上等部落之一。

《殺非殺》很是玄奧,說的是非殺是殺,殺是非殺,這是一個大道理,是殺戮大道的細微變化,沒有人能領悟其精髓,是以蟒虎部落修煉,只得其形,未得其神,講究殺就是殺,以殺入道。所以蟒虎部落才憑藉這股殺心,成了三大上等部落之一。

北靈陽的太極圖無聲無息的鎮壓而來,裏面的陰陽魚不停的旋轉,霍亂時空,改變陰陽行屬,帶着偉岸的天地力量,狠狠地震在光劍之尖上,頓時,無數的戰氣傾瀉,化成滾滾洪流,在碰撞處猛烈的交鋒。

太極圖旋轉,灰濛的陰陽戰氣涌出,與蟒虎空的殺生劍氣碰在一起,發生了劇烈的波動,殺生劍氣凝於一點,勇往直前,不殺不歸。

而北靈陽的陰陽戰氣則是偉岸、磅礴、澎湃的,它是乾坤道,是天地人,是一切萬物之根本,無極世界是混沌,混沌生太極,分陰陽,才能繼續生萬物,孕萬靈。

殺生劍氣一入太極圖,立馬被旋轉的陰陽魚吞噬分解,在道圖中化成陰殺劍氣和陽殺劍氣,轟隆兩聲,太極道圖直接吐出兩道劍氣,襲殺蟒虎空。

“借力打力嗎?!可惜還是不夠看。”

蟒虎空看出了太極道圖這一招式,頓時冷笑,他右手持劍斬出,劍光肆虐,龐大的戰氣直接摧毀了陰殺劍氣和陽殺劍氣,蟒虎空不停留,繼續持劍殺來,上面的恐怖波動,看得北靈陽心悸。

剛纔只不過是簡單的試探而已,如今蟒虎空拿出真手段,帶起的恐怖氣勢,已經讓北靈陽的心靈世界開始異動了,劍勢驚人,殺意驚天,蟒虎空對着北靈陽的太極道圖殘暴的揮斬。

一劍宛若九天之上而來,劈在太極道圖上,太極道圖還沒來得及轉化吸收反攻,就被那超越它承受的極限力量,一下崩碎,劍光恢宏,來勢不見,北靈陽不得已,只能再次打出一幅幅太極道圖,橫在虛空,阻擋劍光橫行。

蟒虎空不在意太極道圖擋路,反正他只一劍,遇物殺物,太極道圖也好,陰陽戰氣也罷,都要被他的劍,斬殺殆盡,蟒虎空一路前行,劍光變化,已經來到了最後一幅道圖前。

“哼,黔驢技窮了嗎?小小中等部落,能有什麼驚人戰技,這鬼屁的太極圖,利用的只不過是陰陽屬性而已,上不得大臺面,現在,給我敗吧。”

蟒虎空心語,隨後光劍揮出,瀰漫不知多少璀璨的微波劍光,似鏡般的湖面反射陽光一樣,異常的耀眼,凌厲的劍氣,無邊的殺意,如同大漢一樣撕碎幼崽一樣的撕碎了最後一幅道圖。

道圖後面,是一臉平靜的北靈陽,他眸子裏似有新的太極道圖一樣,吸人魂魄,讓人沉淪其中,無法自拔,堅毅硬朗的臉,帶着幾分真正的男兒本色。

“一陽初升,赤月之力!”

北靈陽的雙手結在胸前,括成一個圓形,裏面有一團金色的戰氣正在醞釀,戰氣赤金,如同金陽,光芒璀璨,偏偏沒有半點半分氣息泄露,可是蟒虎空光看這金陽的戰氣變化,就覺得心驚,這傢伙,居然在背後準備了這麼一個殺招!

蟒虎空大駭,這小小的金陽有威脅他的神能,他空着的右手忽的吐出一道虹光,也化成了三丈的光劍被他握在手中,一股極端強大的氣勢,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他雙劍交叉,成一個X形,上面劍氣顫動,可怕到了極點。

隨後,蟒虎空交叉的雙劍猛地一拉,鏗鏘一聲,似真正的鐵劍發出的交戈聲音,剎那間,巨大的X字劍氣激射出去,欲斬北靈陽於劍下。

北靈陽眼神一動,銳利之色掠過,冷哼一聲,便將胸前的金陽猛地一推,把他彈射出去,金陽無聲,除了自身的金色,並無其他的變化,實在是普通至極,可是蟒虎空卻依舊感到心悸。


北靈陽彈飛金陽過後,立馬在身前布了一幅太極道圖,將他與前方隔絕起來。他知道,如今自己施展出來的一陽初升,究竟有多厲害,若非損耗戰氣嚴重,一次就抽去十分之一的戰氣,否則他倒是有把握與蟒虎空好好的鬥上一鬥。

金陽飛奔如電,宛若小流星劃過,下一秒,就撞在了X字型的兩道劍光的交點,隨後,雙方靜止,停駐在空中,但僅僅一秒後,一道刺眼的金色光芒突然爆開,照亮全場。

一股恐怖的衝擊波瞬間在格鬥場中沖刷,猶如海濤一樣,綿綿不絕,但又偏偏強大的厲害,蟒虎空靠的近了,又沒有及時的佈下的防禦,被這輕易就能撕碎淬骨境後期,重創淬骨境小圓滿的恐怖衝擊波一撞頓時渾身一個顫抖,噗嗤一口鮮血吐出,被掀飛數十米。

而北靈陽則有太極道圖護身,他拼命催動太極道圖,裏面的陰陽魚轉動,到了極致,一眼望去,只見黑白二色交.融,恐怖的大道氣機泄露,似有乾坤演化。

恐怖的衝擊波衝擊過來,太極道圖擋去了五成的破壞之力,便承受不住猛烈的破碎,散做一團無用的戰氣。剩餘的五成衝擊波幾道,則是打在北靈陽的肉身上。

北靈陽的肉身綻放黃金光芒,裏面的氣血流動,如同大河一樣浩蕩,他的皮膚冒出玄妙的符文,這些符文都是黑白二色的,是他體內天生誕生的陰陽符文。

當衝擊波涌來時,這些符文發出陰陽神光,在北靈陽的皮膚表面,構成一層光膜,隱藏在黃金神芒之後,抵禦衝擊波的攻擊,北靈陽站在原地不動,只有頭髮在飛舞,身影看上去狂傲無雙,好似神靈。

北靈陽此刻動用的,是他那堪比青銅器的肉身,強大的肉身任由衝擊波如何肆虐,都無法擊破,只是皮膚上傳來如刀割般的痛,不過卻被北靈陽堅韌的神經,強行忍了過去。

這片空間,如今全是金光,好似神靈的天堂,光輝灑了一地,又如在太陽的中心,感受這璀璨,晶瑩,美麗的神輝,如沐浴在光的海洋一樣。

漸漸的,衝擊波消散,彌天的金色神輝也不見了,恢復到之前的模樣,北靈陽看了一眼前方,那裏站着有些狼狽的蟒虎空,他頭髮散亂,嘴角淌血,黑鐵器級別的鎧甲出現了道道密佈的裂縫,已經徹底的成了破爛。

“咳咳……哈哈,沒想到啊小雜碎,你還隱藏了後手,給我玩兒陰的,不過不重要了,現在的你還有多少戰氣呢?還能偷襲我幾回?自身不強大,其他的手段永遠是旁門左道,現在,接受我的怒火吧,我要認真的對待,全力擊殺你。”

蟒虎空雙手握住兩柄的三丈光劍,光劍上劍氣生出,縈繞在劍尖,蟒虎空這次直接自上而下,當空一斬,一道百丈大小的劍氣,直接對着北靈陽轟殺而去。


“我的戰氣,還有很多,我的手段,還有很多,想要打敗我,恐怕得付出點兒大的代價才行。”

北靈陽冷冽一笑,暗自心語,看着巨大的劍氣匹練飛來,他的背後,一道同樣是百丈大小的巨龍虛影浮現,恐怖的龍威盪開,比起冥開天的冥神虛影,同樣不遜色。

“殺!”

北靈陽怒喝,燃燒氣血,舉拳開殺! 蟒虎空的巨大劍氣斬來,上面威能無限,熾盛的氣焰燃燒,殺機裸露,這是淬骨境大圓滿高手的手段,一劍之威,連淬骨境小圓滿也要暫時避讓。否則會有生命之危。


北靈陽雖然不是淬骨境小圓滿,但是他比淬骨境小圓滿還要強大,他依舊孤傲的站着,眼神淡漠,像是站在九天雲霄上的神靈一樣,根本就不曾後退半步過。

他背後有巨龍身影,巨龍盤旋,龍威熾盛,轟隆隆如萬鈞神山壓下來,帶着無法言語的恐怖威勢,這是力道的神通,上古時期,幾道曾一度輝煌過,萬民皆煉體,以肉身徵鬥諸天,強大者,一拳可以打破天穹,一腳可以震裂大地。

但是力道戰師在心靈上修煉卻很是緩慢,面對心靈力量強大的異族或者兇獸,都很容易被其奴役,所以當時力道第一人,通天至尊向天地請命,降臨天地大勢輔助力道戰師,讓人族,得以生存。

天地答應了,力道戰師每修煉到一個階段,就會獲得相應的天地大勢輔助,只不過煉體實在是太過痛苦,很多人堅持不住,所以力道在上古慢慢衰落,如今卻是氣道大盛!

北靈陽的一龍之力,是力道的第一個階梯,獲得了天地賜予的龍威,龍威一發,20心靈力量以下的戰師,通通會心靈世界晃動,然後被侵入毀滅!

蟒虎空的心靈力量在25,受到的影響並不是太大,他是天才,心靈堅毅,一守如空,龍威雖強,但也不可能折服他,他只是沒想到,北靈陽還有這種手段。

北靈陽一步踏出,如同巨龍出行,海量的氣血燃燒,自有龐大的力量噴發而出,震潰虛空,他的身體裏的力量,已經超越了凡人的層次,只見他拳頭上金光泛起,冷冽如幽,對着飛來的劍氣轟去!

一拳出,巨龍伴隨,龍吟四起,皮膚上符文放光,戰氣加持,純肉身一龍之力加上戰氣的輔助,北靈陽此刻的力量,超越了兩龍,這是可以崩碎萬丈雄峯的偉岸力量。

北靈陽的拳頭砰然間打在巨大的劍氣上,劍氣鋒銳,更有冷冽的殺意侵來,讓人止不住頭皮發麻打冷顫,微一對碰,北靈陽的強大力量就猛地爆發了,兩百萬斤的力量滔滔涌出,把劍氣一寸寸崩碎,化成飛灰。

北靈陽目光如電,不停歇半刻,腳步踏在地上,開始跑動,繼續殺向蟒虎空,他每一次落步,都是咚咚的悶響,好像這座格鬥場都在晃動,都在顫抖。

“實力不錯,一般的淬骨境大圓滿遇到你,都只能先避鋒芒,但是,我可不是普通的淬骨境大圓滿!”

蟒虎空冷笑一聲,下一刻,他手中的長劍,發出了熾烈的光輝,上面似乎有百丈的猛虎成型,又有百丈的巨蟒盤旋,兩大凶物在光輝中咆哮嘶鳴,好不威風。

這是一門神魄級戰技,是蟒虎老祖根據蟒虎魂魄與《殺非殺》創出的,他只得到了蟒虎的一絲魂魄,參悟不出蟒虎的神形,所以只能把虎、蟒分開。雖然如此,這門戰技的威能,也不可小看。

看到蟒虎空長劍一揮,蟒、虎同時奔騰朝自己殺來,北靈陽神色不變,拳頭泛金,硬碰硬的衝了上去,先來的是巨蟒,巨蟒長尾一抽,無數的戰氣跟隨,殺意凜然,很是恐怖。

北靈陽卻不懼,左拳揮出,下一秒,二者碰在一起,發出滔天巨響,北靈陽只感覺到一股戰氣襲來,抽在自己的拳頭上,上面立馬赤紅一片,生疼無比,有破碎的傾向。

看到巨蟒只是尾部破碎,蟒身並沒有大礙,依舊兇威獵獵,不可一世,北靈陽心情有些沉重,淬骨境大圓滿動用戰技,實力何止幾倍的增加。

看到巨蟒的大口張開,雪白的獠牙伸出,駭人無比,嘩的一聲,就對着自己再次撲殺過來,北靈陽砰的劃出一幅太極道圖,護在身邊,同時,他的左手心那裏,嗡的閃過一絲青光,有雷霆聲炸響。

巨蟒的頭咚的撞在北靈陽的太極道圖上,裏面陰陽飛快的旋轉,不停的卸力,然而巨蟒實在是太強了,僅僅幾個呼吸,就把太極道圖給撕裂破碎。

太極道圖一破,巨蟒繼續殺來,可是北靈陽這次卻露出了一抹冷笑,他的左手一揚,掌心那裏大量的青光閃過,下一刻,雷聲大作,轟隆的爆響,只見一道粗大雷霆,從北靈陽的掌心飛出,似狂龍一樣,狠狠地轟在巨蟒的頭上。

正是二級攻擊符文,青光雷符!

雷霆炸響,轟在巨蟒的身上,恐怖的雷光把巨蟒全部籠罩,由裏而外的透出青色的光,光輝上有恐怖的波動傳來,下一秒,光芒熾盛,青光猛地爆開,帶着巨蟒殘破的身體,四處的飛舞。

北靈陽淡淡一笑,隨後,掌心之中青光再次掠過,對着撲來的猛虎,又是一記青色雷霆,青雷數十丈,蜿蜒如同虯龍,帶着無邊的霸氣和毀天滅地的大勢,狠狠地劈在了猛虎的身上。

猛虎被青雷一劈,便削去了大半的身子,北靈陽立馬揮出一道戰氣,灰濛濛的戰氣匹練似箭飛奔,射爆了猛虎。

“符文,哈哈,沒想到你居然掌握有一枚符文,哈哈,這符文歸我了。”

蟒虎空並不爲自己的攻擊被破而有半分的動容,依舊霸氣無邊,從容淡定,下一刻,他長劍殺來,上面白金氣焰繚繞,化成恐怖的白焰巨蟒,跟隨着蟒虎空朝北靈陽刺殺而去。

蟒虎空的隨手一擊,都需要北靈陽動用底牌抵擋,着實打的憋屈,可是北靈陽又不得不繼續,看着威能更甚之前的攻擊,他左手繼續亮起青光,裏面雷霆閃爍,曦光熠熠,手一揚,數道雷霆就疾馳而去,打向蟒虎空。

這能生劈巨蟒猛虎的青雷,一落在蟒虎空手中,卻變得不堪一擊起來,只見他長劍一揮,就有劍光閃過,劍光波及青雷,隨後大量的青色雷霆就在半空中被斬破,成了虛無。

“這纔是大圓滿的戰力啊!”北靈陽看的心驚,蟒虎空親自動手,他的這些底牌就不夠看了,畢竟他纔是淬骨境初期而已,若是同境界,絕對能一招秒殺蟒虎空!可惜,現在他還要拼盡全力去應戰蟒虎空。

“太極道圖,去!”

北靈陽戰氣一吐,就是一幅太極道圖飛出,可惜沒有多少作用,只是一劍,就被蟒虎空斬碎了,北靈陽當然不會期望太極道圖能擋住蟒虎空這位凶神,趁着空檔,他朝前猛撲,金光冷冽的拳頭,在蟒虎空的眼中迅速放大。

“雕蟲小技,滾開。”

蟒虎空知道北靈陽力量強大到爆,自然不會與他硬碰肉身,他戰氣涌出,形成一隻大手,狠狠地拍在北靈陽的身上,把他抽飛。

北靈陽落地,不顧身上的火辣疼痛,冷然一笑,蟒虎空皺眉,不知北靈陽打的什麼算盤,正準備進攻,身邊忽然響起一道驚天怒吼,一股恐怖的氣勢,在自己的身邊爆開。

“淬骨境後期王獸後裔兇獸——霸龍!”

北靈陽低吟,剛纔貿然強攻,爲的只是在蟒虎空的身邊放置化獸祕符,現在偷襲罷了,蟒虎空身邊突然出現一隻巨大的兇獸,跟王獸霸王龍一樣,粗糙堅硬的鋼鐵皮膚,前肢短小,後腿強健,雪白的牙齒密佈,擁有恐怖的攻擊力。

霸龍甫一出現,二話不說,就對着蟒虎空的身體咬去,霸龍身體甚是強大,一張巨口就比蟒虎空大了不知多少,一口生吞絕對毫不費勁,可是,蟒虎空不會給它這個機會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