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對他說:「那你就儘快準備,我跟所羅門說一下,讓他再給我們搞一些變身捲軸,或者弄一些魔晶來。」

原來這兩個人正是所羅門從間諜公會僱用的職業間諜,他們一進入半獸人領,就用魔法控制了一名酒店老闆和一名錦衣衛,然後變化成他們的樣子潛伏了下來,尋找時機潛入孫立成身邊。

「好的,我這就去辦,有新的消息會及時通知你們的。」

錦衣衛間諜小聲說完,就把自己的酒杯一氣喝乾,然後大大咧咧地走出了酒館。

五天後,孫立成正在指導著巧手先生製作一個重要的機械傀儡部件,突然見契布曼從外邊走了進來。

「你好啊,契布曼,是有什麼商業上的事情需要我處理嗎?」

孫立成離開巧手先生,向兔頭人迎了過去,並笑道。

兔頭人契布曼搖搖頭,低聲對孫立成說:「不是商業上的事情,而是我們內部出現了間諜。」

孫立成一聽,表情立刻嚴肅了下來。

雖然現在半獸人領平靜了,契布曼也開始負責重建這裡的商業環境,可是錦衣衛的工作卻沒有放鬆。畢竟處於幾個重要地域的交匯處,各種勢力在半獸人領盤根錯節,孫立成需要一個強大的內衛和情報機構保證自身安全。

孫立成讓侍女從旁邊端來兩杯茶,然後遞給契布曼,把他讓到座位上,說:「別著急,咱們邊喝邊說。」

經過契布曼的介紹,孫立成才知道怎麼回事。

原來,孫立成在錦衣衛中安排了很多部門,包括人員檔案也放在那裡,凡是孫立成和重要軍官僱用的人員,都需要政審,而所有政審的結果,也都在檔案中。

為了保密需要,孫立成在檔案的文件櫃中放置了一種隱形魔法鐵板,魔法鐵板的元素中鐫刻有一種精巧的魔法陣,如果沒有佩戴特殊飾物的人員擅自翻看檔案櫃,必然會觸發這個魔法陣,然後留下痕迹。因為孫立成把魔法陣鐫刻在元素之中,一般的法術很難發現,所以即便是魔法師也不會知道魔法櫃中竟然有這麼奇妙的禁制。

而今天上午,負責看管檔案櫃的錦衣衛發現,他在接近檔案櫃的時候,自己的配飾竟然閃動了一道紅光,這是有人擅自打開過檔案櫃的警示。

「我們發現以後,便調查了可能會接近檔案櫃的所有錦衣衛,可是沒有發現任何疑點。」

契布曼低聲說道,眼中滿是歉意。作為情報機構的錦衣衛,竟然讓敵人滲透了,這讓兔頭人很是難堪。

「高手,絕對是高手啊。」

孫立成一聽,便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既然這些人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闖進錦衣衛總部,翻檢完重要的人員信息,那麼說不定已經潛入了自己這裡。

可見錦衣衛已經沒有辦法處理這樣的情況了,孫立成便對契布曼說:「我知道了,你回去不要聲張,繼續暗中調查,千萬不要打草驚蛇。」

兔頭人聽到以後,便點點頭,放下茶杯,然後告辭了。

「巧手先生。」

孫立成向正在繼續製作戰鬥傀儡零件的巧手先生喊道,等他飛過來,才繼續說:「傳我命令,堡壘的守衛增強一倍,還有,把死亡之舞都放出來,加強戒備。」

很快,孫立成新的行宮,一座石頭城堡便充滿了緊張的氣息,一隊隊的巡邏隊穿梭在城堡四周,就是城堡的天空上,也不時有飛空艇飛過。

就在這緊張的氣氛中,一艘飛空艇緩緩地降落到城堡庭院中,巧手先生迎了上去。等飛空艇的艙門踏板放下以後,一個嬌小的身影率先從上邊走了下來。

「辛苦了,瓊,房間已經給你們安排好了。請跟我下去休息吧。」

巧手先生說道,並向前飛過去用觸手接過了瓊的行李。

瓊看著氣氛緊張的堡壘守衛,笑了笑,在心裡說:「難道好戲又要開場了?」 對於孫立成的戒備,卡羅琳等三個女人很不以為然,在她們看來,能夠將下凡的神祇格殺,區區幾個蟊賊還何足掛齒。可怎奈孫立成對其他人的安危很是掛懷,特別拿她們三人的安全作為加強守備力量的說辭,讓三人心中非常溫暖,便同意了。

也不能怪孫立成這樣高度戒備,來到這個世界時間越長,他對這個世界的認識越深刻,這個世界可比地球上危險多了。在地球上,如果給某些地方下毒,發動暗殺襲擊,往往需要周密地部署,就是這樣成功率也不高。可在這個世界有各種魔法加持,毒物更是千奇百怪,甚至混入強力魔法以後,對聖階的強大存在都能夠殺傷。雖然他是百毒不侵,可是其他人卻沒有這麼變態的身體,也就無怪乎他如此緊張了。

按照孫立成的安排,沒有什麼戰鬥力的瓊被留在了鐵蹄部落,而現在已經把邪神教徒們清理乾淨,所以便把後勤人員接回了半獸人領,下一步他們將從這裡出發,返回地精王國。

此時,瓊剛在新建成的房間里沖完澡,用毛巾擦著頭髮,透過窗子,看向外邊天空中正在巡弋的飛空艇。

自從孫立成有了火焰之力和元素引導之力以後,便開始與巧手先生設計並製作相應的生活設施,而淋浴設備就是他第一批製造出來的。如今隨著實力越來越強,孫立成製作的淋浴設備越來越好,工藝越來越考究,沒有一個女孩子不喜歡的。

「孫立成真是個奇怪的人,可惜他是個神選者,必然是我的獵物,否則我一定會嫁給他。」

瓊用毛巾擦拭著自己金黃色的頭髮,心裡暗道。這一段時間,她已經潛入半獸人領好幾回,雖然不敢近距離觀察,可是也已經發現了這裡的不同。現在以女傭的身份回到了孫立成他們身邊,真真正正感受到了一把來自地球上的現代化生活,就是作為暗影子的大統領,也沒有過這樣的享受。

更讓她注意的是,孫立成的三個老婆雖然自己斗得烽煙四起,可是跟孫立成卻如膠似漆,根據她多年的經驗,孫立成這個瘦弱的地精,一定有能夠讓女人死心塌地的能力。

獨愛冷心前妻 想到這裡,她深深嘆了一口氣,但緊接著,人又振奮了起來。

「作為一個大祭祀,我最大的心愿便是讓神的光輝照耀天地,而如果變成神祇呢?想必多了一位從神的陛下,在神界會有更大的權力吧。」

瓊捋著自己的秀髮,心裡暗暗思考。

別看貓女,瓊,長得嬌柔可愛,可她卻是詭計與血腥之神的大祭司。

雖然作為一個邪神,詭計與血腥之神的信徒必須隱藏身形,可這不代表他的信徒很少。作為一個達到中級神力的邪神,詭計與血腥之神的教會力量是很強的,強大到他的大祭司會是獸人帝國最強大間諜機關暗影子的大統領,這恐怕連哈特王三世都想不到。

作為一個強大的邪神,詭計與血腥之神不屑於像酷刑之神那樣搞小動作,往往他的目標很宏大,比如說支持自己的大祭司奪取神格成為神祇。

而孫立成的出現,恰恰滿足了瓊的夢想。

成為神祇啊,一個永恆的存在,搬入那光華璀璨的神界,擁有自己的神國,想想都讓這個貓女渾身顫抖。

正在這時,瓊的眼睛突然一眯,一個正端著果盤的半獸人侍女在前邊的走廊一晃而過,只留下了一道秀美的背影。

看到這個侍女,瓊的那雙小貓耳朵不由自主地閃了閃,她突然笑了起來,然後自語道:「真是越來越有趣了,看來不止我一個人對孫立成感興趣啊。」

說完,便穿好自己的衣服,拉開房門,隨意的向院中走去。

當天晚上,弗拉迪亞城的一個皮毛鋪子中,半獸人格列斯看看沒有顧客再進來了,便開始關上鋪子的大門。 密戰無痕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來到了他的身邊,向他說:「還有雪豹的皮嗎?」

格列斯看了看眼前裹在長袍中的半獸人男子,笑了笑說:「還有一張,可就是質量差了點,你想要嗎?如果想要新的,那就要再等兩天。」

穿長袍的男人搖了搖頭說:「我就要這張了,著急用,先帶我去看看吧。」

格列斯點了點頭,便把男人讓進了鋪子,可是反手卻把鋪子大門關上了。

男人明顯對這裡很熟悉,徑直走向了裡間,在進入房間之前,一道白光閃過,他變成了另外一副樣子,成為一個滿頭紅髮的人類青年。

變成人類以後,他抬腿邁步走進了房間。

此時房間裡面有三個人正在交談,其中一個赫然是半精靈所羅門。

花落花開孤成凰 「三號,你回來了。」

領頭的一個棕褐色頭髮的人類男子向進門的青年說道,後者點點頭。

而這時,從格列斯變回人類的老闆也走進了房間,並給紅髮男子端上了一杯麥芽酒。

麥芽酒作為半獸人領最便宜,最普遍的酒水,不但酒勁兒不大,而且還可以作為填飽肚子的食物,很受大家歡迎。紅髮男子在外奔波了很長時間,肚子此時已經餓了,立刻豪飲了一口,抹了抹嘴角,才把自己的情報說了出來。

「四號還隱藏在領主府。可是這個孫立成現在極為警惕,除了他從巴夫族、茅斯族帶來的軍官,剩下的就是食人魔和矮人,我們很難穿過那些機械怪物看守的通道,前往到城堡的最裡邊。」

被稱為三號的紅髮男子放下酒杯,恨恨的說道。

所羅門聽到以後,嘴角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對他說:「正常的,如果不是這個傢伙如此厲害,我還需要花重金讓你們幫我查羊皮地圖的事情嗎?」

這是,領頭的棕褐色頭髮開口了,他對三號說:「所羅門大人說的是,你們在城堡里還發現了什麼?」

三號有些不確定地說:「除了查看裡面的地形,我們還看了一下孫立成的僱用人員。在裡邊,我覺得有些人身上具有某些特殊氣息,應該是其他勢力的探子。可很奇怪,半獸人領剛建立沒多長時間,怎麼會有這麼多同行呢?」

聽完三號的話,除了所羅門,其他人的臉色立刻嚴肅了起來。

想了想,棕褐色頭髮扭頭向所羅門說道:「所羅門大人,現在的情況很詭異,我希望您能夠給我們更多的財物和寶物,用於收買外圍人員。既然其他勢力已經插手了,我們需要投入的資源必須更多,否則我們現在不是在搞間諜活動,而是去送死。」

所羅門雖然是個盜賊,經常去探聽情報,可真正像這些間諜一樣潛伏進去,專業性還差得很遠。為了完成幽靈公爵的委託,他可是花了大價錢,找到了這個大陸上最有名的間諜公會僱用了這五個人,既然他們說需要花更多的資源,所羅門雖然有些肉痛,但也咬牙同意了。

得到了滿意的答覆,棕褐色頭髮轉向了三號,問道:「你覺得誰最有可能擋住咱們的路?」

「一個女人,一個具有精靈血統的半獸人女佣人。」

聽完這個問題,三號想都沒想,直接脫口而出。

第二天上午,瓊裹著一件白色熊皮圍巾,看著正在房間中忙碌的女佣人,心中不住冷笑。

這個半獸人女子具有很強的精靈血統,如果不是有一條不長的尾巴,幾乎和女精靈差不多了,真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精靈族無論從各方面來說,都是智慧、美麗的代名詞。當然,他們對婚姻的態度也讓很多種族汗顏,所以這個世界上有無數的半精靈和其他精靈混血兒,這種生活態度,與那些四處播撒生命精華的巨龍有得一拼。

即便是大陸上人人鄙視的半獸人,擁有精靈血統的地位也遠高於其他同族。

尤物當道 「這樣一個尤物,能夠通過那三個醋罈子的審查,也算是不易。」

瓊看著半獸人彎腰拾東西時候露出的炫目曲線,在心中不由發出感慨。

自從孫立成娶完了露露,三個女人就徹底達成了攻守同盟,恨不得把孫立成栓到褲腰帶上,制止他與所有漂亮的女人接觸。儘管孫立成抗議了很多次,可這三個老婆卻屢教不改,已經成為領主府的笑談之一,甚至卡羅琳曾經找過負責招收僱工的克拉克,明確要求不準僱用很漂亮的女孩子,可這個獸人很顯然違背了食人魔的指令。

看了一會兒,瓊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或者看膩了,便慢悠悠的離開了站立的位置,讓人驚奇的是,貓女走在地上,竟然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等瓊走了一會兒以後,這個女半獸人慢慢地直起了身體,然後看了瓊剛才站立的地方一眼,緊接著又去忙其他工作了。

「呵呵,有意思。實力還挺強嘛。」

大約五分鐘后,一隻鮮艷的蝴蝶落到了瓊的小貓耳朵旁,很快,貓女便自言自語輕笑了起來。

作為詭計與血腥之神的大祭司,瓊擁有不少法術,包括可以召喚出具有偵察功能的昆蟲,比如上次的地獄黃蜂和這次的斑斕紅蝶。她剛才監視女半獸人的時候,已經隱藏了身形,可沒想到還是被對方發現了,也證明那個探子的實力不俗。

走著走著,一個扛著麻袋的半獸人與瓊擦肩而過,待這個半獸人走過去以後,貓女轉頭看了看,輕笑道:「又是一個好玩的傢伙。變形術,這可是高級貨啊。」

沒有繼續跟蹤那個半獸人,瓊越過了死亡之舞守衛的大門,緩步走進了內宅。雖然只是看了一下,但貓女還是發現這些死亡之舞衛兵比以前見過得要好上許多,不由得懷疑孫立成又調集了更多力量。

還沒有走到房間,便看到卡羅琳、維娜和露露聯手走了出來,她們後邊跟著狗肉和狼王。

「王妃殿下好。」

瓊趕忙躬身行禮。

卡羅琳見到貓女,高傲地點了點頭,然後說:「我們要去逛街,你跟著一起來吧。」,說完便躍過瓊,徑直向前走去。

最近因為發現有人能夠隨意闖進錦衣衛的檔案室,孫立成便開始忙碌起來,冷落了老婆們,所以她們不時結伴去散心。

雖然半獸人領的商業環境非常低下,可還是雲集了很多來自各處的商人,也可以稍微緩解一下女人們的孤寂。

走著走著,卡羅琳向旁邊的兩人抱怨道:「一個小小的間諜而已,就是神祇,孫立成也殺掉了,怎麼搞的這麼緊張。這些間諜要是敢出來,我一定把他的腦袋砸碎。」,說完還揮了揮自己的小拳頭,充分發揮了滿腦子肌肉的特點。

露露則說道:「咱們在半獸人領呆的時間有些長了,我還想孫立成儘快離開這裡,回矮人山丘去見我爺爺呢。」

美杜莎在他們三人里最溫柔,笑著說:「要體諒一下陛下,畢竟她想保護好我們所有人。」

對於維娜的說法,剩下的兩個女人不住的翻白眼。

瓊雖然跟在後面,可卻把三人的談話聽到耳朵里,她在心中笑道:「你們想離開,那些人答應嗎?一個新建成的領主府,竟然混進了四五撥探子,不容易啊。」,想到這裡,貓女的表情更燦爛了,小貓耳朵呼扇呼扇的,顯得異常興奮。 夜晚的時候,瓊從床上慢慢地爬了起來,緊接著穿上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她支起小貓耳朵,聽著外邊的動靜,除了孫立成房間那驚天動魄的聲音,其他的地方毫無聲息。

「孫立成也算夠牛的,整天應付三個女人,跟地震似的,也難怪他的三個老婆對他如此死心塌地。」

瓊聽到這裡小臉一紅,心中暗自腹誹了一句,便走向房門,輕輕地把門打開了。

正在這時,她猛然停在了當地,甚至連呼吸都控制住了,過了一陣,一架死亡之舞在房頂上跳躍著向西邊跑去。

等死亡之舞走遠以後,小貓女才輕輕地呼出了一口氣。

自從發現了強力間諜后,孫立成的院子里就到處是戰鬥傀儡。隨著他對以前損壞的戰鬥傀儡修復完畢,夜晚巡查的警力已經基本上換成了這些人造生命,至於那些半獸人錦衣衛和傭人,則被要求留在房間里。

這倒不是孫立成覺得半獸人對自己有威脅,更多的是為他們的生命考慮。間諜的工作十分危險,如果碰到任何看到他們行動的人,必然會痛下殺手。可機械傀儡不一樣,只要不把他們的地精電腦cpu砸碎,孫立成完全可以進行修復,所以孫立成為了手下的性命,才把守夜的警衛換成了機械傀儡。

貓女當聽到這個命令的時候,覺得有些詫異,可現在卻明白了。這些鋼鐵怪物根本不會偷奸耍滑,而且實力強大,更不會膽怯,是非常難纏的傢伙,由他們守衛的領主府,真可以稱得上是銅牆鐵壁。

當然,這些工作對暗影子的大統領來說,完全是小兒科。

只見她的嘴唇一陣顫抖,一道黑幕便把她遮住了,緊接著,貓女便沿著牆壁行動了起來。她的目標並不是前往孫立成那裡,而是大街上,她想搞明白,這一段兒到底有多少勢力進入半獸人領,另外,暗影子的人也到了,她也需要布置一番。

順利的離開了戰鬥傀儡守衛的領主府,空曠的街道便出現在了她的面前。貓女抬頭看了看星空,然後找到了一個方向,便跑了下去。

一個小時后,她翻牆進入了一個小院子,緊接著來到屋門旁邊,看了看地面離門框最近的一塊方磚,見到上面有一個毫不起眼兒的紅花圖形,才小心地傳送了一個震動魔法進去。

等了幾秒鐘,屋裡亮起了燈光,然後一個具有獅人血統的半獸人推開房門走了出來,目標明顯是旁邊的衛生間。借著這個機會,瓊迅速鑽進了屋裡。

進到裡屋以後,她很快找到了一塊凸出的方磚,只見她用手把方磚一抽,地面上便出現了一個大洞,一段夯土製作的樓梯伸向地下。瓊沒有猶豫,立即鑽了進去,緊接著,地面上的大洞便合上了。

別看這個大洞的洞口僅供一人出入,可是地下卻另有乾坤,一個二百多平方的大廳中燈火通明,四個獸人已經等在這裡。

「大統領!」

見到貓女進來,獸人們趕快起來見禮,這是他們在半獸人領剛建立的聯絡站,也是第一次迎接瓊的到來。

瓊此時已經摘下了面罩,施施然走到了主位上邊,緩緩地坐了下去。

等坐好以後,她對幾人說道:「辛苦大家了,你們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建立聯絡站,我非常滿意。」

「謝大統領誇獎。」

幾名獸人齊聲大喊。

這時,洞口又被打開了,那個剛才去衛生間的半獸人從上邊走了下來。

「大統領,這是我們剛招收的暗影子成員,米利亞斯,他一直想加入帝**,所以很願意為大統領效力。」

領頭的一名豹頭人指著下來的半獸人向瓊介紹起來,半獸人此時也躬身施禮。

「很好,米利亞斯,希望你能夠在暗影子里發揮你的作用,放心,我們這裡唯才適用,你是要能完美的完成我們的任務,金錢、女人、權利都會給你,可是如果你敢背叛暗影子,就是天涯海角也必然進行誅殺。聽明白了嗎?」

說到最後,瓊的聲音嚴厲了起來,讓這名半獸人的脊柱不由得發涼。

「我一定會為暗影子盡忠。」

米利亞斯趕忙躬身應諾。

對這名半獸人的態度,瓊表示很滿意,她又轉向了自己的手下,問道:「你們來的這段時間有什麼發現嗎?」

那名豹頭人點點頭說:「雖然我們剛來了兩天,可卻發現了不少同行,而且有的實力很強大。」

聽到這,瓊來了興趣,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說:「那就跟我說說,咱們有多少夥伴。」

正當瓊在聽屬下報告的時候,一個黑影來到了離這個小院子不遠的地方,然後潛伏了下來。

「這個院子有些奇怪,雖然跟普通的院子一樣,可是我怎麼感覺裡面有什麼禁制呢?」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