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這新房子傢具還沒放進來呢,就要去省城,自己真是閑的慌,他才不去。

趙啟年見狀也是氣的不行,別人都是巴不得進城能吃上商品糧,他倒好,還不願意去。

「再說了,你們的戶口已經被我牽到了省城,你在這怎麼待?」

江小川這下真的被他弄的沒脾氣了,難道遷戶口都不要自己同意的嗎?

好吧。

雖然他不知道具體的操作,但是肯定是沒有問題的。

這個可能和烈士的流程有關係吧。

綠色通道?不懂。

這戶口都被弄到城市,到時候買糧食得憑購糧本,用購糧本加上錢才能買到糧食。

但是這樣自己在農村不行啊。沒有這些東西寄過來,自己哪裡有理由吃好喝好的?

難道一直偷偷摸摸的?那還不如天天住空間里得了。

這老頭子壞的很。也不和自己提前說清楚。

這也不能怪趙啟年,這年代有哪個農村的人不羨慕吃商品糧的。

吃上商品糧就是端上鐵飯碗了。

江小川去哪裡都無所謂,只是不想弄的太麻煩。幾年以後城裡可不清凈。 常遠縣乃是河陽府的下屬縣城,與長興縣大概有百里距離。

今日傍晚,常遠縣突遭神秘生物襲擊,數道黑影趁著夜色的遮掩,成功爬上城牆。

然而他們僅僅只是打飛了阻攔他們的人,慌不擇路地向城內跑去。

在他們身後有著一位背負長劍的青年,青年身穿黑色捕快服,腰間佩戴著金色腰牌。

當他看到那群黑影已逃上城牆時,眼神一下子變得嚴肅起來。

身為捕快的辰九游當然不能讓鬼族闖入人類社會之中,否則會出現極大的恐慌。

自那天為周彤彤守靈完后,辰九游就踏上了尋找冥王殿的道路。

期間曾遇到一名頭上長著羊角的鬼族,他具備著智慧,在與之的交談中知道他是冥王殿的殿主鬼羊。

那名叫鬼羊的鬼族一直在詢問鬼蛇的訊息,辰九游當然義不容辭地告訴鬼羊,鬼蛇已被他轟得粉身碎骨了。

於是,二人便大打出手。

戰鬥中,辰九游發現這鬼羊的實力竟然已經達到資深氣海境的層次,一時之間與鬼羊打得旗鼓相當。

后鬼羊擔憂拖延太久,以免不測,通過劫持路上的百姓,得以脫身逃離。

辰九游順著鬼羊的氣息,一路追緝,與鬼羊整整糾纏了三天三夜。

鬼羊最後不得已將自己的部下召集過來,布下陷阱,打算合力將辰九游擊殺。

那場遭遇戰中辰九游再次爆發,先天破體無形劍氣發威,一舉將圍攻他的鬼族擊潰。

鬼羊見勢不妙,趁機消除痕迹,桃之夭夭。

辰九游沿著一路尋來,卻已經發現不了鬼羊的蹤跡,只能在路上狂砍鬼族,一路上的鬼族被蕩然一空,殺得鬼族們逃竄至這常遠縣。

這一刻,主客顛倒,彷彿追殺他們的辰九游才是魔鬼。

辰九游的【鬼影迷蹤步】發動,瞬間出現在城牆上,數道劍氣隨行而動,一下子有三四至鬼族被爆頭。

其他幾隻鬼族已經嚇破膽,有的甚至直接從數十米高的城牆跳下,摔成殘廢。

但辰九游毫不留情,一劍兩劍將他們乾脆利落地解決掉。

剩餘最後一隻時,辰九游只將那隻鬼族的四肢斬斷,將他削成人棍。

辰九游冷酷地一把抓起那隻鬼族的脖頸,問道:「鬼羊去哪了?」

那隻鬼族發出慘叫,斷裂的傷口雖然在以肉眼的速度癒合著,但那斬肢的痛處還是很大。

「大人……會為我們報……」

咔嚓聲響起,他的頭顱直接被扭斷並被辰九游扯斷,辰九游不顧鮮血直接將他的軀體扔掉。

因為城牆上的動靜,常遠縣的百姓聞信而來,聚集在城門附近。

果然,看熱鬧是人的天性,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因為辰九游逃了一劫,要是讓鬼族進入到城內,他們難逃厄運。

或許是因為天色已暗,眾人未看清鬼族的樣貌,他們只看到辰九游衝進城牆,將數人擊殺,還殘忍地將別人的頭顱扯斷,殘忍至極,一時之間有些百姓對辰九游指指點點。

辰九游沒有在意那些百姓的看法,如今的他失去了鬼族的蹤跡,他已經打算改道去江南郡,尋找風雨樓為他提供信息。

正當他要輕功離開時,一道聲音傳來。

「站住!」

辰九游停住腳步,轉身看去,是一名青年將他喝停。

那名青年面貌稚嫩,年紀比他還要小,但其清秀的面孔,挺拔的身姿,身穿一衫黃色長袍,顯得丰神俊貌,在眾人中鶴立雞群。

一看到這青年,辰九游就知道他肯定剛涉入江湖沒多久,這類年輕人都有一個通病就是……

低情商是:多管閑事。

高情商是:正義感爆棚。

「你當眾殺人,太殘忍了,我要將你抓去官府,繩之以法!」青年氣憤道。

他開口的第一句話,讓辰九游嘆聲果然不出所料。

他難道沒看他身穿的是捕快的服裝嗎?

辰九游無所謂地笑了笑,正要離開,卻被眼前的一幕驚到。

只見青年從背後拿出一把巨大的紅色長劍,長劍的劍柄上有一顆偌大的紅寶石,劍身上有著特殊的紋路,辰九游從這把劍中感受到若有若無的鬼怨之氣。

這把劍,辰九游非常熟悉,在幾周之前,他還曾與此劍的主人一同並肩作戰過。

可是在那場武州保衛戰之中,那把劍已經被毀,戰鬥結束后,李白凌已經神秘失蹤,不知去向,他只知道劍的名字。

「屠鬼劍……」辰九游喃喃自語道。

青年聽到辰九游念出那三個字,急忙道:「你怎麼知道這把劍的名字?」

辰九游看著散發紅光的屠鬼劍,轉身身影一閃直接消失,微風中傳來他的聲音:

「要質問我,先好好看看你的屠鬼劍吧。」

青年臉色大變,連忙看向屠鬼劍,感受到屠鬼劍傳來的訊息,連忙向城牆跑去。

當看到陳列在城牆上的鬼族屍體,他羞愧不已。

青年撓了撓頭,自言自語道:「看來得向那位帥氣的小哥哥道歉了。」

………

翌日,清晨。

辰九游昨晚連夜飛奔,終於是來到了江南郡,隨便找了個客棧休息了下。

江南郡活脫脫的像個更大的長興縣,這裡人流密集,商業繁榮。

河流上到處都是竹筏與龍舟,江南美景,讓人欣喜異常,流連忘返。

辰九游洗漱完后,徑直來到一幢酒樓,名為風波樓,其實它暗地裡是風雨樓的據點,只不過尋常百姓只當它作為一個普通的酒樓而已,然而在各大有名的勢力眼中,這座酒樓就是風雨樓的標誌。

天幕府當然是有名的勢力,知道風雨樓的所在豪不稀奇。

「客官是要飲食,還是要住店?」店小二已經帶著諂媚的笑容來到辰九游身邊。

此時的辰九游的穿著已經換成白色勁衣,袖口鑲嵌著金紋,怎麼看都像一名貴公子,再加上與身俱來的超凡氣質,讓他一進入酒樓就成為了焦點,無人不注意到他。

「我要見你們掌柜。」辰九遊說道。

店小二遲疑地看著他。

平常來酒店的都不會主動找掌柜的,那來找掌柜的一般就是來找茬的了。

「放心,我只是有事情需要幫忙。」辰九游安撫了下。

店小二點了點頭,乖乖地帶著辰九游來到了偏房中,這座酒樓的掌柜正在屋內。

掌柜正看著酒樓內的物資,面色嚴峻,國字臉給人一種刻板的印象。

他看到店小二帶著生人進入酒樓內部,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心中起了解僱這名小二的念頭。

但掌柜的面上並沒有表現出不耐,只是淡淡地問道:「這位客官,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辰九游看了店小二一眼,他很識趣地離開了。

待店小二離開后,辰九游從懷裡掏出一枚獨特的令牌,上面刻畫著風和雨。

看到令牌,掌柜渾身一震,躬身道:「風雨樓江南舵主在此,不知您想知道什麼?」

「我需要一名鬼族的信息,他是冥王殿的殿主,外貌特徵是頭上長著對羊角。」辰九遊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掌柜思考了會,回答道:「客人,你說的是鬼羊吧。沒有問題,如果他還在水州,風雨樓就能將他挖出來。」

辰九游滿意地點了點頭,風雨樓的情報能力,他還是信任的。

「那你知道冥王殿,其餘殿主的蹤跡嗎?」辰九游繼續問道。

掌柜想了想,回答道:「抱歉,目前的情報中未有冥王殿的消息,哦,不對,有一個,那就是冥王殿的殿主鬼蛇聽說是被一名捕快斬殺了,但是那名捕快的身份,風雨樓還沒有調查清楚。」

辰九游聞言,莫名地看了掌柜一眼,他估計怎麼都不會想到他說的事主就在他面前把。

「你們風雨樓,應該知道冥王殿的信息吧,和我說說這冥王殿殿主的情況。」

掌柜點了點頭,走到一面牆壁敲了敲。

不一會,牆面出面一道小口子,從中遞出一張紙條。

掌柜將紙條遞給辰九游后,開始解釋道:「冥王殿的殿主以十二生肖為名,他們各自具備了十二生肖的特徵,他們之間按實力分為四個層次。

第一個層次的,也被稱為大殿主,數量有三隻鬼,分別為鬼龍、鬼鳳、鬼犬。

鬼龍攻防兼備,鬼鳳攻擊最霸道,鬼犬的武力最神秘飄忽,各有強處。他們的實力都有先天天象境,甚至能與道境武者匹敵。

第二個層次的,也有三鬼。分別為鬼豬、鬼猿、鬼兔。

鬼豬防禦最強,天象境武者也難以攻破他的厚皮;鬼兔速度最快,攻勢迅猛無匹;鬼猿力量最強,力大無窮。他們的實力都介於氣海境和天象境,爆發實力能與天象匹敵。

第三個層次的,老規矩也是三鬼。分別為鬼馬、鬼羊、鬼牛。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