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打斷你的腿,當然是為了給你個教訓,至於現在又治好你,那也是有目的的,別把老子說的那麼高大上,好嗎?

這些話林飛自然不會說出口,畢竟難得現在收服了徐煥斗,有他帶路,自己就算去楊家,也不會那麼沒底氣了不是?

「是是是,話都讓你說了,我還能說不是嗎?」林飛沒好氣地說道:「算了,不跟你瞎扯了,你現在不是精力充沛嗎?去吧,把你這些受傷的兄弟全給我弄過來,我一塊治了,還有,剛才我那個被你偷襲打斷腿的哥們也一塊弄過來,小心點啊!別給人家傷上加傷啊!」

「好嘞,林神醫,您放心好了,保證完成任務!」

一聽到林飛這麼說,徐煥斗就興奮了,他沒想到林飛這麼好人,不但以德報怨幫了他,現在還要繼續治好自己的兄弟,這樣的好人,恐怕這世界早已絕跡了吧!

饒是徐煥斗精力再充沛,但任他一個人來回折騰,也足足花了將近十幾分鐘,才將全部的人給攙扶到林飛跟前。

「辛苦了,先歇一會兒吧,我要開始了,十分鐘就好!」

林飛滿意地拍了拍徐煥斗的肩膀,說完后就凝神屏息,開始給眾人治傷,那速度……簡直是神了!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徐煥斗親眼看到,林飛的身影瞬間如同一道黑色殘影般沒入到一眾傷員之中,動作快到近乎用肉眼都看不清。

唯一比較清楚的就是,林飛化作的那團黑影,以每個人停留三秒的速度在高速變換著,讓人目不暇接。

時間一點一滴在飛逝,很快十分鐘就到了。

就像掐准了時間一樣,在還有幾秒鐘就到十分鐘時,林飛總算重新回到了徐煥斗的跟前,鬆了口氣,道:「好久沒這麼忙活了,有點累,我得歇一會兒,你給我看一下他們,他們應該全都好了,幫我叫他們原地走一下跳一下……」

話沒說完,林飛打了個哈欠,就不再繼續說下去了,轉身鑽會車內,閉目養神起來了。

徐煥斗怔怔地看著林飛消失的方向,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嘴上吐出了幾個字:「神醫不愧是神醫啊……」

隨後,徐煥斗嚴格按照林飛的吩咐去提醒這些人,霎時間場面就有點震撼了。

一大堆人又跑又跳的,跳完還不約而同地齊齊歡呼狂笑,像瘋了一樣。

所有人都興奮得不得了,都紛紛問徐煥斗林飛去哪兒了,他們要親自感謝他,而徐煥斗做了個噤聲的動作,指著高爾夫車內,說:「神醫在休息呢,剛才為了救你們可是耗費了他不少的精力啊!」

話音一落,現場的人就不約而同地齊齊噤聲,出奇地一致。

這一幕,看得徐煥斗目瞪口呆,同時對林飛的敬仰之情又多了幾分。

黃和平也是其中的人,他彎腰用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腳,再次確認了沒事後,他看向林飛的方向變得相當熾熱,心裡更是盤算著自己以後該怎麼去和林飛合作……

就在徐煥斗等人在默默地等待著林飛睡大覺睡醒的時候,楊家大宅內,書房共有兩人,一個就是楊家家主楊永康,另一個則是他那寶貝兒子楊浩!

楊浩正一臉沮喪地站在原地,不敢抬頭直視他老子。

「怎麼不抬頭看我?膽子這麼小,都特么被狗吃了是嗎?」楊永康冷聲說道:「可我怎麼看怎麼覺得一點都不像呢?你膽子會小?如果膽兒小,那怎麼還敢裸奔了呢?還真是奇怪得很啊!」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不就是裸個奔而已嘛,用得著這麼大驚小怪嗎?」

「你、你、你這個逆子……沒救了!」

(本章完) 「切~」

楊浩極其不屑地瞥了一眼他老子,說道:「爸,真不明白你生那麼大的火氣幹嘛?裸奔就裸奔唄,這有什麼嘛!你看現在那些女明星什麼的,那一個不是以暴露博出位的?不露一些能上位嗎?」

「歪理!」

楊永康氣得鬍子都在發抖,哆嗦地指著楊浩罵道:「你還把自己當成那些戲子來比較了?她們賤你也賤嗎?你這個混小子,簡直都把我們楊家的臉給丟光了……」

還沒罵完呢,楊永康手上撐著的辦公桌上的固定電話響了,他不得不停下來,狠狠地瞪著楊浩,再把電話拿起來,放在耳邊。

「家主,林飛已經讓我請到您家裡了,他此刻正在大廳等候呢!」電話那邊傳來的是徐煥斗的聲音。

「嗯,好,知道了,煥斗啊,辛苦了!」楊永康語氣平和地說道。

「呵呵,家主言重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好,你們稍等一下,我這就出去。」

說完,楊永康就把電話給掛斷,接著朝楊浩說道:「走,跟我一起出去。」

「我不去!」

楊浩搖頭拒絕,現在在他心中,林飛就是個噩夢的存在,要他再去面對,那還不如直接殺了他更好。

「不去也得去!否則你就給我滾蛋!」

楊永康也沒多說,直接扔了這麼一句后,就頭也不回地率先走了出去。

楊浩怔怔地站在原地好一會兒,狠狠地啐了一口后,也跟著走出了書房。

楊永康和楊浩父子二人前後腳來到了客廳,林飛和徐煥斗兩人正坐在沙發上有說有笑,好像對於楊家父子的到來一點都沒有察覺。

楊永康見狀后眉頭一皺,心想自己只是讓徐煥斗你去請林飛回來而已,可沒叫你和他交朋友啊,你們兩個一副老朋友的模樣算是幾個意思?

同樣,楊浩見到林飛和徐煥斗談笑風生的樣子時先是一陣疑惑,接著更是十分不滿。

當然,楊浩眼中的不滿,自然只是針對徐煥斗,而不是林飛,畢竟徐煥斗是他家的人,有什麼不滿肯定會發泄到其身上,而林飛則不同,經過上次的深刻教訓,楊浩知道林飛是屬於自己這輩子都不能輕易招惹的存在。

「煥斗,你怎麼回事?貴客來了,也不快點去吩咐廚房泡一壺上等好茶?杵在這裡幹什麼?」

楊浩正尋思著如何開口呢,楊永康就已經搶先一步,用家主的口吻呵斥徐煥鬥了。

「哦,好的,家主,我馬上去!」

徐煥斗條件反射地臉色一變,接著從沙發上彈起,接著轉身就要過去給林飛泡茶。

「不用了,徐大哥,坐下吧!」

誰料,林飛卻一把抓住徐煥斗,輕輕一按,徐煥斗便直接被重新按回在沙發上。

「家主,我……」

徐煥斗沒想到林飛居然這麼搞,當即一臉為難地看向楊永康,意思是家主啊,我也想去泡茶,可是人家不讓去,我也沒辦法吶!

「好了,不去就不去,你就坐著吧!」

楊永康對於林飛的做法感到心裡很不爽,想著我使喚下人什麼時候輪到你插手了?但出於今天的目的,他也不方便發作,唯有強行忍了下來。

隨之,楊永康微笑著朝林飛致意,順勢在沙發上坐了下來,說道:「林先生,實在不好意思,如此倉促請您過來,招呼不周,還希望您能見諒。」

林飛聞言后笑著擺了擺手:「客氣了,楊家主,我這個人比較喜歡直接,不想浪費時間在那些沒用的客套話中,說吧,楊家主,找我來主要是為了什麼事?」

楊永康臉色微微一變,眼睛閃過一道精芒,但稍縱即逝,很快就恢復如常,接著哈哈大笑了起來,再猛地一頓,正色道:「好,林先生夠爽快,那我也不拐彎抹角了,犬子的事情,想必您也清楚,您也知道我們楊家在江雲也算是個有頭有臉的世家,容不得半點……」

林飛再次伸手打斷:「容不得半點沙子,對吧?可以,家主的意思,我明白了。」

楊永康最討厭說話時候被打斷,換平時早就一巴掌扇過去了,但現在為了讓林飛答應自己的要求,也就不得不忍了,他笑了笑,說:「呵呵,林先生果然是個明白事理之人,那麼這件事情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我現在就去吩咐人安排一下,下午有個記者招待會……」

「等等,什麼記者招待會?」

「關於犬子裸奔一事的澄清……」

「澄清?為什麼要澄清?難道你這個犬子裸奔是假的嗎?」

重生郡主:將軍夫人養成記 「……」

「如果是這件事,那就不好意思了,楊家主,我覺得完全沒有必要!」林飛說道。

「林先生,你的意思是不肯出席這個澄清記者會?」楊永康的臉色一沉,問道。

「楊家主,我想你的聽力沒問題吧?」林飛聳了聳肩,說:「我說了不去那就是不去,難道你還想逼我不成?」

話音一落,現場氣氛驟然變得緊張起來。

徐煥斗被夾在中間,都不知說什麼好,畢竟一邊是自己的衣食父母,一邊又是自己崇拜的人,要他在兩人之間做個選擇的話,他還真不知如何去選。

「這個……家主,林神醫,有話好好說……」

「徐煥斗,你要記住,你是我們楊家的人,別胳膊肘往外拐,知道嗎?」楊永康狠狠瞪了徐煥斗一眼,接著看向林飛,冷笑道:「林飛,你可別忘了,現在可是在我家,難道你就不怕你進得來,出不去嗎?」

「呵呵~」

林飛咧嘴一笑,露出人蓄無害的笑容,說:「楊家主,你這話我可不可以理解成是你對我的威脅呢?如果是的話,那你就要小心了,因為上一次試圖像你這樣威脅我的人,現在已經在下面排隊等待輪迴投胎了,你確定真要試一下嗎?」

「放肆~」

楊永康再也忍不住,嚯地一下站了起來,怒指林飛道:「林飛,做人不能太過目中無人,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個道理,不然到時候想要後悔的時候,都沒這個機會了!」

「是嗎?楊家主,你這麼說我突然好怕哦!」

林飛假裝一副害怕的樣子,接著猛地臉色一變,看向楊永康,挑釁說道:「要不,咱倆試試?」

(本章完) 「咱倆?」

楊永康一愣,旋即反應過來后不屑一笑,說:「你還不夠資格和我試,煥斗,你和林先生,讓他見識一下你的厲害!」

徐煥斗聽后臉色一滯,心裡一陣悲鳴,自己最怕的事情還是來了。

練個毛線啊,剛才不是已經練過了嗎?他的腿都被林飛給一棍打斷了,要不是人家大發慈悲治好的話,他現在還有可能像個正常人這樣站在這裡嗎?

當然不可能!

「家……家主,我……我打不過林神醫,你還是叫別人吧!或者不要打好不好?有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說嗎?動手多傷和氣啊!」徐煥斗頓了片刻,硬著頭皮想要勸楊永康。

「徐煥斗!」

只是,他的話才剛說完,立馬迎來楊永康的一陣怒喝:「你瘋了嗎?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是我花重金聘請回來的武林高手,你現在居然說自己打不過一個毛頭小子?你說這話的時候,害不害臊?慚不慚愧?」

徐煥斗漲紅著臉回應:「家主,我的確是您花大價錢請回來的,但是家主,我是個什麼樣的人,想必你也知道,只要是我能力所及的事情,我必定不遺餘力去做到,但若是超出我能力範圍的事,我是絕對不會去做的……」

楊永康氣得七竅生煙,臉色鐵青地冷聲道:「徐煥斗,反正今天你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否則後果自負!」

徐煥斗也被這話給激怒了,正要發作,卻被林飛給一把拉住,接著林飛對楊永康說道:「楊家主,徐大哥只是你請回來的人,而不是你買回來的工具。」

「林飛,我的事你還輪不到你管!」

楊永康冷哼一聲,接著繼續問徐煥斗:「徐煥斗,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打還是不打?不打你就給我立馬捲鋪蓋走人!」

獵愛總裁:錯情蝕骨 徐煥斗沒想到楊永康如此逼他,換做以前,他可能會為了這份高薪而忍了,但今天不知為何,他那口氣愣是咽不下,並且心中有一個聲音在吶喊著: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好,我不打!捲鋪蓋走人就捲鋪蓋走人!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楊家主,多謝你這段時間的照顧,青山不改綠水常流,告辭!」

大義凜然地說完這一通話后,徐煥斗雄赳赳氣昂昂地就要轉身離開。

這一次,林飛卻沒有再做任何阻攔,反而在後面給他吶喊助威:「好樣的,徐大哥,你放心,我等一下就去找你!」

「好,林神醫,我等你!」

徐煥斗一走,現場就只剩下林飛和楊永康父子共三人了。

林飛玩味一笑,瞥了一眼氣得已經說不出話的楊永康,說:「楊家主,你也別生氣了,徐大哥的確不如我,可是你不一樣嘛,你別告訴我你你不敢跟我試試啊?這樣我會瞧不起你的。」

楊永康正在氣頭上,再被林飛這麼一說,當即脖子一擰,扯著嗓子說:「這又有什麼不敢的?來就來啊,怕你不成……」

楊浩見狀,趕緊悄悄抓住楊永康:「爸,別去,林飛很厲害的,你不是他的對手,不如……」

楊永康沒聽楊浩把話說完,直接就把他的手甩開:「閉嘴,身為楊家男兒,豈能如此畏戰?」

說完,楊永康站直身子,挑釁地看了林飛一眼,然後徑直走到門外,再回頭說:「這裡太窄,空間不夠,去我後院,那裡夠大!」

林飛笑著點了點頭,「好,那就勞煩家主帶路!」

很快,林飛和楊永康父子三人來到了後院的空地上。

這塊空地的確夠大,看上去應該有將近一百多平方,夠得上一處宅基地大小了,有錢就是不同,直接把地給空著當成訓練場了。

也不知誰泄露的風聲,楊永康要和林飛在訓練場空地上比試的消息就像長了翅膀一樣,瞬間傳遍了整個楊家大宅,訓練場邊上陸陸續續地居然來了十來號人。

他們都是楊永康的兄弟姐妹還有一些侄子侄女之類的直系親屬,所以到場之後自然就是站在他這邊給他加油打氣,對於林飛這個年輕到不像樣的對手,他們除了不屑就是輕視,反正在他們看來,林飛和楊永康對戰,純粹是找死!

楊永康雖說平時極少出手,但他卻是個實打實的練家子,在楊家崛起前可是江雲一帶比較出名的武道高手,只是後來棄武從商,漸漸淡出武道界,但他現在依舊有堅持每天都進行鍛煉的習慣。

多年以來,武道境界不退反進,現在已經隱然朝著宗師境界進發了。

這也是楊永康為何毫不懼怕林飛挑戰的重要原因,在他看來,像林飛這種年輕級別的菜鳥,壓根就不是他的對手。

即便兒子楊浩剛才曾經勸過他,說他不是林飛的對手,可是一直一來難逢敵手的楊永康,又怎麼可能相信楊浩所說?

反正,今天既然不來都來了,那就必須要在眾人面前分個高低,否則以後出去還怎麼混?

其實,不但楊永康認為林飛不是他對手,就連在現場圍觀的楊家眾人也是這麼認為的。

「哎,我說這小子這麼面生,好像以前從來都沒見過呢,他居然過來單挑大哥,這不是找死嗎?」說話的是楊永康的胞弟楊永亮,他現在是楊家的二當家,也是楊氏集團的行政副總裁。

重生之渣受策反 「可不是嘛!二哥,大哥的實力是怎麼樣的,我們都清楚,這小年輕一看就知道是那種有勇無謀的傻比,看來不見棺材不掉淚啊!」楊永風點頭附和道,他是楊浩最小的叔叔,還沒成家,但整天遊手好閒,靠著給兩個大哥拍馬屁過活。

「那也不一定,我看這小子長得還不錯,尤其是那眼神也是夠殺氣的了,大哥能不能贏,有點玄啊!」楊永梅一臉擔憂地說道,她剛才仔細觀察了林飛一下,發現他除了臉蛋長得年輕外,其他方面居然都比楊永康要來得成熟和厲害。

「三姐,你這話我就不同意了,大哥什麼時候失敗過?」楊永風不滿楊永梅的話,開口反駁。

「哼,是騾子是馬,待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楊永梅冷哼一聲,沒去理會楊永風的話,而是繼續將關切的目光投向林飛和楊永康二人……

(本章完) 「爸,你聽我說,你真的不是林飛的對手……」

雖然楊浩對自己的老子一向都不太感冒,但始終還是顧及父子情,不想待會兒他老子被林飛給打得滿地找牙,這樣就不好了。

「夠了!」

楊永康粗暴打斷楊浩的話,接著朝場邊指去,說:「給我站出去,別妨礙我!」

楊浩嘆了口氣,在心中默默地給楊永康祈禱,希望等一下林飛手下留情,別把楊永康給打得太慘就好,這才悻悻地退到場邊去,不過他卻沒有擠在那堆叔伯兄弟之間,他們實在太趨炎附勢,讓他生厭。

諾大的訓練場,此刻只剩下林飛和楊永康兩人了。

楊永康一臉認真,一副嚴陣以待的模樣,並且早早紮起馬步,首先從架勢上就顯得格外咄咄逼人了。

與之相反的是,林飛則依舊是滿不在乎的模樣,他嬉皮笑臉的樣子,不但讓楊永康看得咬牙切齒,更讓旁觀的那些叔伯兄弟個個吐槽不已。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