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姬子黛眉輕蹙,望著面前的這些人,表情當中儘是不屑,她才沒有時間和這些人磨嘴皮子,她還著急去找林逸呢,當下也就不搭理這些人,等他們自覺無趣可能就離開了。

不過美姬子錯了,他們可不會就這樣離開,領頭的那男子慢慢的接近美姬子,嘴角掛上了壞笑:「小姑娘,看你這樣子好像好幾天沒有吃飯了吧,跟著我走,會給你飽飯吃。」

美姬子因為晚上沒有吃飯,所以肚子有些餓,看上去比較憔悴,所以男子才覺得美姬子像是從來沒吃飽飯,實際上美姬子每天的生活標準可比他要高多了。

看到這群人不依不饒,美姬子也是有些憤怒了,冷冷道:「給我滾開,我今天不想動手打人。」

在林逸的面前,美姬子就如同一個乖乖女一般非常的聽話,可是在陌生人面前就不一樣了,美姬子是一頭狼,一頭會吃人的狼。

「呦吼,」男子沒想到美姬子這麼不給面子,當下臉上也是有些掛不住,冷聲道:「挺辣的,我喜歡,今天晚上我還就玩定你了,小姑娘,你就認命吧!」

說著男子伸出了魔爪,想要去觸碰美姬子,美姬子黛眉輕蹙,眼神當中閃過一抹厲色,一把抓住了男子的手腕,一個用勁就翻轉了過來,把男子的胳膊擰到了身後,緊接著對著他的肋下就是一腳。

「咔嚓」一聲,男子的肩胛骨因為美姬子這一腳被硬生生的扯斷了,立刻痛苦的哀嚎了一聲,痛苦的倒在了地上,緊緊的捂著自己的肩膀。

而旁邊的那些手下們,看到這種情況一個個也是有些措手不及,平日里只有他們出門欺負人,什麼時候被人欺負過?

立刻把美姬子圍在了中間,等著那大腹便便的男子動手,男子齜著牙勉強抬起頭來,嘶吼道:「給我抓住她,抓住她,我要將她碎屍萬段!」

伴隨著男子一聲令下,一旁的那些手下俱是開始動起手來,美姬子冷哼一聲,眼疾手快,抓住了一名男子的肩膀,稍稍一用勁就提了起來,緊接著就往一旁扔過去,男子的身體砸到了好幾名同伴,痛苦的倒在了地上,美姬子這一扔力道可是不小。

幾個轉身,美姬子就把這五六名工作人員全部放倒在了地上,全部都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著,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看上去童畜無害的可憐小女孩,居然有這麼強大的殺傷力。

那大腹便便的男子也有些害怕了起來,此時目瞪口呆,驚恐的望著美姬子,不知道美姬子究竟是什麼來歷。

至於美姬子,冷冷的環視了一圈,冷聲道:「都給我滾,我不想再見到你們了,如果再見到你們,我保證會卸掉你們身上一件東西!」

眾人聽到了美姬子的話,一個個如蒙大赦,快步離開,一刻也不想在這裡呆著了,本來是來找樂呵來了,現在可倒好,一個個全部被人家放倒了,丟人,太丟人了。

那大腹便便的男子有些狠狠地瞪了美姬子一眼,爬起來準備離開,美姬子則是突然發難,一躍而起,一腳直奔男子的後背,男子哪裡能反應過來?就感覺後背一疼,身體飛了起來,緊接著撞到了一旁的柱子上面,美姬子一腳踹到了他的膝蓋骨上面,就聽到「咔嚓」一聲,男子瞪大了眼睛,痛苦的慘叫了起來。

對於那些練家子,美姬子這一腳未必能把對方的腿骨踢斷,可是面對這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傢伙,美姬子踹斷他的腿還是輕輕鬆鬆的,美姬子冷冷道:「別惹我,否則我會要你好看!」

眾人望向美姬子的眼神變了,俱是恐懼不已,沒想到美姬子下手會這麼狠,還好剛剛沒有示威的說幾句場面話,要不然他們可就全完蛋了。

幾名手下趕忙攙扶起來了大腹便便的男子,一個個驚恐的離開,生怕美姬子再動手幹掉他們。

美姬子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內心當中的怒火,本來心情就不好,焦急的去見林逸,可你們這些人倒好,居然主動來找麻煩,這也是美姬子手下留情了,如果美姬子沒有事情,陪這些人好好的玩,恐怕這些人連回去都回不去。

美姬子繼續坐在了椅子上面,焦急的等待著,又過了大概一個多小時,就聽到了聲音,美姬子趕忙拿起機票和證件,匆忙的走到了檢票口,然後直奔飛往柏林的飛機,美姬子的心情這一刻開始忐忑了,這一次不告而去,林逸會不會生氣呢?

…… 「有沒有發現這幾天雅雅早出晚歸的呀?」葉靈有些疑惑的問舍友。

「你不知道?」林伊婷眼神奇怪,好像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就她一個人不知道一樣。

「……」她錯過了什麼嗎?

旁邊的張夢如抬頭看她,笑著說:「嗯嗯,可能是拍拖去了吧。」

說完還跟她挑挑眉。

葉靈瞥了人一眼,總感覺不太可信的樣子。

一旁的吳思敏從書里抬起頭來,不忍她被欺騙的樣子:「雅雅排節目去了。」

「什麼節目啊?」

重生之嫡長女 「你還真的是不知道呀?」

呃…她是一心只讀聖賢書,兩耳不聞窗外事,好嗎?

林伊婷鄙視她:「你是不是心裡眼裡都只有某個人呀?學校這麼大的事情你都不關心,走過路過不會聽一下的嗎?你忘了接下來是什麼日子啊?」

「呃……」沒想起來。

「要是校長知道了,會不會被你氣死呀?」林伊婷拿著她的新「老公」的明信片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看,看她是真的不知道,就開口跟她說:「接下來不是中秋跟國慶都湊到一起了嗎?然後還有什麼迎新生啊,校慶啊,聽說還有一個呃,考上清北的一個什麼表彰大會呢,全部都湊成一天來慶祝,你說熱不熱鬧啊?這麼熱鬧的日子你都不知道,說校長是不是要被你氣死啊?」

「我……」真不知道。

收穫三份鄙視的目光。

葉靈惹不起,還是溜了。

知道有這樣的事之後,才發現校園裡面真的好多地方都在熱熱鬧鬧的準備著慶祝活動。

不過都與她無關。

注意到了,沒兩天就把這件事情看淡了。反正也不關她的事情,她還是好好學習好了。

葉靈看了看高三的教室,果然真的好忙啊,日日夜夜都有人,好久都沒見某人來找她了。

等看見他的時候,竟然是在慶祝活動的節目上。

不過她也不意外,表演鋼琴獨奏不就是他的強項嗎?只是沒想到他會去報名而已。

上台的他往往台下看了一圈,然後在某個位置定了一眼,才緩緩的坐到鋼琴旁。

「喂,你家這位真的好帥呀,這樣穿著正式的上台一坐,真的跟王子一樣的氣質好嗎,天哪,他還沒有開始,我就要醉了……」一旁的林伊婷靠著她,捶她的手臂。

葉靈把手臂撤回保護,她又拉了過去,靠在她肩上陶醉,還一邊嘮叨:「我暑假不是去了應援老公嗎?我的偶像嘛,天吶,真人的時候才發現他臉上好多粉啊,皮膚可能不好,化妝化的好重都看不見他真實的樣子,真的一定是修圖的,完全沒有相片上的氣質,現在一對比,你家這個好像比我的偶像還值得粉呀………」

「快看快看,原來他的手指這麼好看……天吶,我看過了今天,你可要小心了,你的那位可能會很出名,然後很多顏控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葉靈看著台上的清秀身影,雖然還帶著些許的稚氣,但是認真投入的樣子,側臉更是給人遐想……彈奏時的認真,謝幕時的微微一笑,瞬間響起的雷般掌聲……看樣子真的很受歡迎吶。

「看,我說對了吧!」一旁的林伊婷撞撞她,對她使眉色。

葉靈點點頭。

也沒什麼不好的。

他受歡迎,這對他的自信心,也會很有幫助的。

活得自信,自然就會開心。

自信則開開心心的活著,這不就是她想要看到的嗎?

說不定她還能提前功成身退呢,蠻好的不是嗎?

後面的節目葉靈沒怎麼看。

散場的時候也跟著大家散場,做一名普通的學生,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陸夏初想找她的時候,已經沒人了。

他其實就想讓他看看自己,這是他去參加鋼琴比賽的時候的裝束,特別想讓她看看現在的自己的樣子。

心底莫名的想告訴她,自己其實不是那麼差勁的一個人。

跟自己在一起,她不是選擇了最差的那個。

可是她走了,什麼話也沒跟他說。

有女生過來跟他搭話,他躲開了,找了個安靜的地方給她發信息。

陸夏初問她在哪裡。

葉靈沒有,馬上看到信息,等她看到的時候已經過了十幾分鐘。

葉靈在想著要不要回。

其實大家都出去玩了,節目結束后就沒有課了,距離飯點又有些時間,很多人都往外走,葉靈沒有去。

只有她一個人在宿舍里。

忍了不到半分鐘,她還是實話實說告訴了自己的位置。

陸夏初已經換好了衣服,看見她的信息過來,笑成了一條線,然而拿著手機寫了好久都沒有寫成一條信息。

最後一抿唇,把信息發了出去:「可以陪我去喝點東西嗎?」

葉靈看著時間,又看看空無一人的宿舍。

「好」

後來的葉靈發現,這並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不說別人把她忽略了,只是在學校附近,看見陸夏初的時候,很多人指指點點,有大膽的女生甚至上前跟他要聯繫方式。

葉靈被擠開,就站在旁邊看著他們的互動。

陸夏初沒有躲開。

葉靈看著好一會都不會散的樣子,乾脆自己去奶茶店買了兩杯奶茶,拿著走回來的時候,發現人終於走了。

葉靈淺笑的把奶茶遞上:「這個味的可以嗎?」

陸夏初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她似乎一點也不在乎呀。

所以他想的是什麼呢?傻的不能再傻了。

低頭自嘲的笑了笑。

葉靈剛好看見了那一抹笑容,她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拿著奶茶的手有些不自在。

如果她這個時候就想回去,不知道可不可以?

但人家叫自己出來……還是陪他走一走吧。

走了一路,兩人沉默無言。

直到遇到一些認識的,把曖昧的目光投在他們身上,葉靈覺得更加尷尬,很想有個地洞鑽下去躲藏起來。

陸夏初把她藏在身後,他那些同學鬧了鬧,被他趕走了。

陸夏初回頭看她的時候,臉上還帶著笑容。

同妻夫人 葉靈對上他墨染的眸子,莫名的臉上一熱,心被撓了一下,彷彿有什麼從他那裡傳了過來……

葉靈瞥開頭,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後來聊到他上台表演的事,葉靈說了句:「彈得很好聽。」

他滿臉都是愉悅的笑。

葉靈就知道,這個人喜歡被表揚。 ……

接下來的幾天,林逸並沒有出現,林逸比誰都要清楚,他孤身一人來到了這裡,面對的可不是老羅斯才爾德一個人,還有羅斯才爾德家族無數的手下,羅斯才爾德家族經營了這麼多年,當中不乏高手,所以林逸還是需要謹慎一些。

這一次的戰鬥不比尋常,一旦失敗,那林逸的小命也就玩完了。

林逸在一起走在大街上面,依舊是那一襲風衣,雙手插兜,表情看上去非常的輕鬆,林逸可不害怕羅斯才爾德家族,雖說這些羅斯才爾德家族的人手眾多,林逸也遇到過好幾次盯著自己的人,不過都被林逸輕輕鬆鬆的解決了,等羅斯才爾德家族的高手來的時候,林逸已經遠遠的離開了。

林逸這樣做也是有他自己的目的,就是要消磨老羅斯才爾德的耐心,林逸已經把老羅斯才爾德的耐心消磨的差不多了,就差最後這一丁點,一旦老羅斯才爾德失去了耐心,那做事情也就失去了理智,林逸就會好對付的多。

不過在大街上,林逸看到了一個小型的櫻花標記,就在一個毫不起眼的牆壁上面,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這……

林逸環顧了一下四周,一個閃身就進入了那條巷子,緊接著雙腳撐著牆壁,快速的爬到了樓上,一共也就三層樓,對於林逸這樣的高手來說非常的簡單,根本沒有一點難度。

等羅斯才爾德家族的人手匆忙湧進這裡的時候,林逸已經消失不見了,林逸本來還打算找個人煙稀少的地方解決了這些人,再給老羅斯才爾德上點眼藥,不過看到那個標記之後,林逸就改變了念頭,甚至內心當中還有些憤怒。

如同跑酷一般,連續跑了好幾棟樓,最後在一個二層小樓的前面停了下來,打開了陽台的門,就這樣走了下去,雙手背負在身後,一步一步的下了樓梯。

果然,林逸見到了正坐在沙發上面的美姬子。

「咳咳……」

林逸故意發出了一個響動,美姬子趕忙轉身一看,就見到了林逸,美姬子沒想到林逸這麼快就能找到她,芳心「撲通撲通」的跳動,如同小鹿亂撞一般,那粉嫩的臉頰之上儘是愧疚,低著小腦袋,不敢正視林逸的目光,害怕林逸生氣。

不良戀人 「說說吧,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林逸坐在了沙發上面,翹起了二郎腿,嘴角還叼著一支煙。

倒是美姬子,有些忐忑不安的站在林逸的身邊,抿著她那粉嫩的小嘴唇,過了半晌才道:「其實主人你來這裡的那天我就發現了,你答應過我,說一定會和我一起……」

「我只是答應你說我會考慮,我什麼時候答應你來這裡了?」林逸沒好氣道。

「可是……可是……」美姬子偷偷的看了林逸一眼,這才道:「可是我現在都已經來了,就算要回去也已經晚了,只要我一出這個門就會被人盯上,主人,我都好幾天沒有離開這裡了!」

看著美姬子那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林逸也是不忍心再繼續說她什麼,不管怎麼說,美姬子來這裡正是因為想要和林逸共渡難關,林逸只是不願意看到自己的女人們受到傷害罷了,不過正如美姬子所說,她既然來了這裡,那就走不了了,羅斯才爾德家族的人對付林逸還差了一點,可對付美姬子那可就是小菜一碟了。

「你呀你呀,就是不讓人省心!」林逸狠狠地瞪了美姬子一眼,雖然語氣當中儘是責罵,不過也從裡面可以聽說幾分的無奈。

美姬子一下子就知道林逸的怒火消失了,立刻掛上了笑容,親密的走到了林逸的身後,慢慢的幫林逸揉捏著肩膀,待林逸舒服的閉上了眼睛之後,美姬子才道:「主人,我不也是擔心你么,我保證,我絕不會礙你的事,在這裡,你怎麼指揮我就怎麼做,我一定會聽話的。」

「哼,這還差不多,要是敢不聽話,我就把你扔到這裡。」林逸輕哼一聲道。

美姬子則是背著林逸吐了吐小香舌,這麼多年的接觸她也了解林逸,林逸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別看說話聽絕情的,可實際上心裡頭並不是這樣想的。

「對了,主人,我在這裡發現了一件事情,特別奇怪。」美姬子眨巴著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眸,緊緊的盯著林逸。

林逸則是不解道:「什麼事情非常奇怪?」

「整個羅斯才爾德家族的高層,幾乎全部都閉門不出,就算是出門,身邊也跟著不少的保鏢,」美姬子不解道:「難道他們已經知道我們來了?不應該呀,主人,憑著你的本事,悄無聲息的來這裡不是什麼難事,更不會被人發現……」

林逸忍不住笑出聲來,沒好氣道:「我是坐飛機光明正大來這裡的,我前腳剛踏上這片土地,羅斯才爾德的人就把我給盯上了,鑒於上一次萊頓的事情,所以羅斯才爾德家族的這些高層們人人自危,害怕我對他們下手,所以才會變成了現在這個模樣。」

美姬子點了點頭,黛眉輕蹙:「那我們該從什麼地方入手呢?總不能就這樣一直等老羅斯才爾德的身邊守衛力量減弱吧,我估計要等他身邊的守衛力量減弱,恐怕不需要我們動手他就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了。」

「是啊,現在我也發愁該從什麼地方入手,」林逸揉捏了一下眉心:「其實我準備了好幾套方案對付羅斯才爾德家族的總部,甚至可以把他夷為平地,只不過現在還欠缺關鍵的一點。」

「嗯?」美姬子不解道:「什麼關鍵的一點?」

「羅斯才爾德家族的佔地面積那麼大,要在短時間內徹底的夷平,只有用威力比較大的單兵制導來轟擊,可是羅斯才爾德家族內部有導彈防禦設備,我們的單兵制導恐怕又起不了什麼作用,所以我現在發愁的就是怎麼樣可以關閉他們的導彈防禦設備!」林逸一邊向一邊對美姬子道。

林逸一直把這些事情都埋在自己的心中,沒有人訴說,現在美姬子來了,林逸也可以對美姬子說一說,這樣一來也算是可以緩解一下林逸心中的一些壓力吧。

美姬子聳了聳肩:「那沒有辦法,指望他們自己關上,那關上了我們也不知道,讓我們去關上,有哪個能力,都已經可以擊殺老羅斯才爾德了,就沒必要多此一舉了。」

「我發現你現在怎麼學會說廢話了?」林逸沒好氣的瞪了美姬子一眼:「我說個問題,你非但解決不了,就會說這些問題裡面的難度,你是不是和我過不去?」

「主人,我怎麼會和你過不去呢?」美姬子露出了笑容,如同小女孩一般拉著林逸的胳膊,把小腦袋靠在林逸的肩膀上面道:「這些事情我本來就沒有遇到過,就算是遇到了也是主人你處理的,我哪裡能知道這些事情該怎麼處理?我就是搭幾句話,免得主人覺得你好像是在對空氣說話。」

美姬子的話讓林逸忍不住笑出聲來,現在的美姬子是越來越可愛了,林逸輕輕的撫過美姬子那柔順的長發,最後手放在了美姬子的肩膀上面。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