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計玄桓見的不多,可惜見過蘭彩荷之後,玄桓實在是覺得眼前的女子姿色平平,不過穿着暴露、胸大腿長比較惹眼而已。

玄桓哪裏知道,這女子就是名動江湖的四大美 女之鳳東妃。

(今天有實驗課,剛回來不一會,幸好昨晚寫下個頭,不然現在還更新不了。下午還要打防疫針,小飛儘量趕字!已經過三十萬字了,小飛不急上架,儘量晚上,嘿嘿……) “不要惹我,雖然你有些實力,可是我一樣殺你!”玄桓狠狠的瞪了這鳳東妃一眼。

“吆,你還想殺我嗎?你殺呀!”鳳東妃胸一挺,給了玄桓莫大的‘壓力’。感受到那驚人的彈性,玄桓稍稍退了一步,“你別靠近我!”

鳳東妃見玄桓吃不消,更加得意,媚笑道:“你不是要殺我嗎?我等着你呢?”一個勾魂眉眼,又逼近玄桓一步。

“姑娘,我是一個受傷的人。你要搶劍就快動手,磨磨蹭蹭天都黑了。”玄桓不覺語調輕佻起來,竟她這一挑逗,心情竟輕鬆了不少。

“什麼,我哪有要**你了?你這妖僧看上去老實,內裏怎麼這麼色!”鳳東妃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心裏暗罵玄桓,老孃讓你佔了這麼便宜了,還是不買老孃的帳!我不僅要你的劍,舍利子我也不放過!

玄桓知道鳳東妃是故意差開話題,繞開她就走。玄桓知道她的動機,卻不忍下手殺她。玄桓自己都有些不明白,留着她只是一個隱患而已。

洞庭湖已在眼前,對玄桓來說,還是一個不小距離。鳳東妃就跟在玄桓身後,咬牙切齒的!她自七八歲就顯露姿色,後來拜入秋月門,所學之功近乎於媚邪妖功,罕有男人見了她不動心的!可是這個可惡的和尚,在她一次次挑逗下,居然未有一次露出破綻。且不說玄桓重傷在身,一般人連她的一個眉眼都受不了,更不用說剛纔那些手段了。

“嗨,你幫我把背上的箭拔下來。”玄桓思慮再三,還是不得不求助這個陌生女子。

“哼,你用的着我了吧?”鳳東妃過來握住玄桓背上的箭羽,一手搭上玄桓蜂腰。“忍着點!”鳳東妃心想你要是失血過多,就別怪我拿劍走人了。

“恩……”玄桓一聲悶哼,鳳東妃箭已經拔出了一隻。本來拔箭是要先向裏送,再抽箭枝。不過鳳東妃巴不得玄桓死或者痛昏過去,直接猛力拔了。 重生之心機影后 ,沿着血液到了傷口處。

鳳東妃見傷口沒有鮮血噴涌,有些意外,暗道這妖僧果然有些門道。鳳東妃手不遲疑,連續拔出另兩隻箭。玄桓一個傷口已痛到極限,其他地方就不覺的那麼疼了。若非真如劍封住傷口,流血也把玄桓給流死了。

“謝謝。”雖然知道鳳東妃動機不純,畢竟是幫了自己一個大忙。

“你好好的少林和尚不做,爲什麼背叛師門呢?”

“少林與你又沒有什麼關係,你問這些也沒用。”玄桓走進湖裏,“你迴避一下吧,我要清洗傷口。”

“切,男人我見多了。要不我幫你把衣服脫了?”鳳東妃一個眉眼,玄桓趕緊扭頭看向湖對面。

“不用,我自己來。”玄桓不禁想起了剛纔鳳東妃用胸頂着自己的美妙感覺,搖搖腦袋,脫下了衣衫。渾身上下,幾乎都是傷口。自幼習武,玄桓一身精肉。饒是鳳東妃見過男人無數,也忍不住心中一顫。玄桓不壯,身材也不是很偉岸,此時一身傷痕看上去還有些狼狽,鳳東妃卻看出了別的韻味。

玄桓把外衣泡在水裏打溼,擦洗身上的傷口。真如劍流進來的能量還在隨着血液流動,所到之處,傷口迅速的癒合。玄桓知道是萬象爲自己療傷,回想起剛纔任性殺戮,玄桓有些愧疚,旋即釋然。既然四處都在叫自己妖僧,索性把這個稱呼繼續下去也不錯。

“剛纔你爲什麼不動手,那是我最虛弱的時刻!”玄桓穿好衣服,隱隱聽見了兵馬奔騰的聲音。

“我若是動手,現在已經是一具豔麗的屍體了,萬一被人J屍,我這冰清玉潔的身子且不是可惜了。”鳳東妃沒好氣道,她已經懶得和玄桓拋媚眼了。要知道,她拋媚眼也是費內力的!

“有很多人向這裏趕來,你說咱們該怎麼辦?”玄桓明白了鳳東妃的意思,她在等,等自己鬆懈的一刻取自己的性命。玄桓意外的是,這個妖媚的女人沒有說謊,也就是說她真的是個冰清玉潔的黃花大閨女!若非靈覺一向靈的變態,玄桓真能以爲是靈覺出了錯誤。

“我們?隨便,我可不信哪個男人能對我下殺手,除了你這個妖僧!”鳳東妃撅撅嘴,很有誘惑力。

“你不對我動手我不會殺你,在你動手之前,我們可以做一會朋友。”玄桓傷口初愈,還不能劇烈的運動。


“好啊,你怎麼知道有隋軍來了?”鳳東妃暗暗思忖這妖僧有什麼主意,莫非他是假裝對我不在意,想在隱祕的地方XX?鳳東妃嬌哼一聲,心道,老孃最不怕的就是男人!其實她纔是二十出頭的黃花閨女而已,修煉秋月門功法,對於男女之事她知之甚詳。

“那是我聽到的。湖岸泥濘,我們容易留下蹤跡。我們迎着他們趕過去,荒山野外,他們想找我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鳳東妃聽到荒山野外四個字,不由聯想到了那件事,俏臉緋紅,嬌豔媚人。玄桓知道她動了春情,打斷道:“不要發春了,快走!”

鳳東妃落在玄桓身後,小拳頭緊握,朝玄桓揮了揮!她一向是把男人挑逗的尷尬不已,不想今天載到一個和尚手裏!奇恥大辱,這是奇恥大辱!Ps:如果換做和珅,他一定咬牙道:是可忍孰不可忍!

玄乎突然回過頭來,警戒道:“你最好小心自己的行爲,如果被我當做你要殺我!死了可別怪我!”

看着玄桓手中的真如劍,鳳東妃貝齒輕咬,什麼時候有男人敢這樣揶揄他!陳後主都給自己敬酒獻詩,老孃給你拋兩個眉眼你還不知道姓什麼了!說不怕是假的,剛纔玄桓眨眼殺數人的惡魔景象還留在腦海,鳳東妃跺跺腳跟上了玄桓!

鳳東妃是蘇州鳳關月之女,少年拜入秋月派,十八歸來,轟動朝野!陳後主親自接見,作詩一首爲證:

流紈丹脣春意深,自攬芳菲一寸馨。

不著禞袂施朱粉,卻引流螢醉香魂。

淺笑頻頻目若雨,嬌羞脈脈傾人心。

風催伊香繾綣過,座上執杯未還神。

江湖四大美 女鳳東妃出現之後開始盛傳,另外三人分別是:西域西門世家西門靈、關外武道世家嬌女北辰雪、江南江家江南燕。江湖盛傳,此四人皆有國色天香之資,沉魚落雁之色,得見其一而終生不悔。 夏口城臨江而建,雄偉而壯闊。南北交戰,城牆上到處都是站哨的士兵。昨天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今天稍微可以輕鬆一些。活着的人都不知道,他們將何時離開這個世界。一個士兵坐在城牆上,看着下面的動靜。另幾個聊的熱火朝天,甚至有開局的端倪。人生得意須盡歡,此時不行樂,說不定下一刻就馬革裹屍。

“鳳大人,我看我方軍紀散漫,士氣低沉,照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樓梯處傳來說話的聲音,幾個士兵全然沒有主意。

“我本文官,來衝武將,江夏能保一個月,多半是你的功勞,真不知道該怎麼謝你。”說話的這位是鳳關月,正是鳳東妃的父親。

“鳳大人言過了,玄桓不過是一介流浪僧人,不敢居功。只求能早日見到元帥,協助元帥打退北隋,了我心頭之恨。”玄桓用語得體,全是一副官調,這都是在鳳關月身邊學來的。跟在鳳關月身邊進一個月,玄桓見識了不少官場上的阿諛奉承和陰謀詭計。

玄桓走上的城牆,一眼就看到了圍在一起的幾個士兵。“咳。”玄桓輕咳了一聲,最先是一人發現了玄桓,接着其他幾個人也都意識到了不對。幾個士兵瞬間都站的筆直,這種事解釋都不能解釋!

玄桓面無表情,掃過這幾個士兵。一個月的軍旅生涯,磨去了他臉上最後一絲稚氣。整日在外打仗練兵,皮膚略顯黝黑,比先前多了幾分陽剛之氣。變化最大的還是那雙眼眸,原本清澈明淨的眼睛,現在已目光銳利,凌厲生威。

一個月前,玄桓大肆戮殺隋軍士兵的時候,玄桓已經知道自己一時半會回不去了。找楊廣報仇,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南陳有無數的人盼着楊廣死,可楊廣還是活得好好的。周遠茹在周家,玄桓無需過多掛念,他卻不能不掛念芊潯。可是想念,玄桓也只能放在心裏,有時候夢裏夢到,玄桓也不敢靠近。玄桓害怕,走近了,芊潯會向自己哭訴。

自從那天用過真如劍後,玄桓也再也沒有用它。李淵自然不會對楊廣隱瞞真如劍的事,爲此楊廣對李淵更加的信任。如此神兵利器,天下誰人不想珍藏。楊廣數次祕密派高手偷襲玄桓,可惜都沒有成功,而且玄桓的實力似乎每天都在變化。玄桓不死,楊廣心中始終是個疙瘩。令玄桓意外的是,蕭摩訶那邊也沒有泄露出真如劍的消息。即便偶有幾個士兵走漏了風聲,也沒人會信,至多當個故事聽了。把玄桓那天的事講出來,確實有點不靠譜了。

鳳關月在玄桓身後出現,這幾個士兵才覺得這次有麻煩了。靠着城樓站的矮個士兵突然發現放風的士兵還坐在城牆上,戳了戳身邊的人,用眼神暗示了一下。這人會意,揹着手戳了戳坐在城牆上的人。

“嗯?怎麼了?”這人一撲棱,險些從城牆上掉了下去,原來他坐那睡着了。這士兵膽子夠大,也被嚇出一身冷汗,差一點就掉下去了。就算掉到江裏,也沒有幾分活命的希望。

“還不下來?”玄桓平聲問道,聽起來卻十分威嚴。

“張尉官!”士兵一晃,撲棱掉了下去。玄桓眼明手快,一把把他抓住,扔了回來。這士兵一落地,噗通就跪倒在地,全身顫抖,“小人謝張大人相救。”

因爲玄桓的名字幾乎天下皆知,所以鳳關月用了玄桓的俗名張渡。

“剛纔你們做什麼了?”玄桓似是沒有聽見道謝一般,冷冷的問。最初玄桓嘗試着和這些普通的士兵成爲朋友,可是他們都把自己奉爲天人,見到自己就坐立不安,過了很久玄桓才習慣過來,最終也就放棄了和他們成爲朋友的念頭。

“我們?小人沒有做什麼。”這士兵辯解道。

“哼,若你再說一句謊話,立刻執杖三十!”

“小人替他們把風,他們擲骰子玩樂。”這士兵似乎記起了士兵間的傳說,那就是不能對玄桓撒半點謊,不然都會被無情的揭穿。

“是輪流把風吧?”

“是!”這士兵頭低的差點觸到地,可見心中害怕。

“骰子在哪?”

“大人,我們沒有擲骰子。”幾人都跪下來,恨不得把這放風的人啃了。

“拉下去,杖責四十!”玄桓無需再問了,他已經什麼都清楚了。

“是!”玄桓身後出來幾個士兵,把這幾人拉了下去。

其中一個邊走還叫屈道:“剛纔不是說說謊杖責三十嗎?到我們怎麼四十了。”

“停!”玄桓回身走到這士兵跟前,捏起他的下巴,道,“你叫樑千裘是吧?你不用杖責四十。”

“謝大人。”樑千裘大喜,其他的幾個士兵大急。

不等令幾個人開口辯解,玄桓冷道:“不用謝的這麼急,你要責罰五十!給我拖下去!”

“是!”

本想求情的士兵都傻了眼,一個個閉了嘴,暗自慶幸剛纔沒有開口,最鬱悶的就屬樑千裘了。

玄桓回到鳳關月身前,漠然道:“鳳大人剛纔也看到了,執勤的衛兵玩忽職守,軍律渙散。玄桓不得不承認隋文帝列陳主二十罪證確實夠厲害的,導致我們南**未敗而軍心先敗。玄桓功夫尚不算入流,幾次徵殺逃脫不過是僥倖而已。楊廣一定不會放過我,而我一定會讓楊廣含恨而死!玄桓懇求風大人帶我去見元帥,若江夏之兵由我操練,玄桓定給鳳大人練出一隻鐵軍來!”

“雖然我對你已經瞭解,可是元帥怕不會信任你,我不可能對元帥隱瞞你的身份,也隱瞞不了。你的名聲已經被少林敗壞的極差,怕元帥見都不想見你。”鳳關月畢竟不是武將出身,在軍隊的影響不是很大。

“鳳大人只管幫我求見元帥,說服元帥就看玄桓的了。”

“好,這可是你說的。”鳳關月大喜,見元帥不難,難在說服元帥。

“這幾天我看江北有些異動,夏口城小,江夏卻大。若江夏失守,南陳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鳳某人臨危受命爲江夏太守,胸懷文章卻無治軍之才,實在慚愧啊。稍後我就命人飛鴿傳信給孔元帥,今天就能收到回信。”

“東妃回來了,我去看看她。”玄桓放下心來,聽出鳳關月語調頹廢之意,卻也無法安慰。正好聽到了鳳東妃的的馬蹄音,權當藉口離開。最近一個月,他終於明白了波羅蜜說的真氣入腦的好處,自己的視力越來越好,聽覺和嗅覺都已遠超常人。玄桓甚至暗想,這樣下去自己會不會變成千裏眼順風耳。


從城樓上下來,就看到鳳東妃跳下馬來。窈窕的身體,煞是養眼。玄桓笑道:“這次怎麼沒見你勾引個漢字回來?”

鳳東妃白了玄桓一眼,看的周圍士兵口水直流。鳳東妃沒好氣道,“你個沒良心的,人家天天牽掛你,你卻好,一見面就揶揄我!我可告訴你,我還是黃花大閨女,追我的王公貴族能從江夏沿江排到健康,就你個死沒良心的不動心!”

“好好好!我沒良心,小姐遠道歸來,路途勞頓。小子最近又跟你娘學了一手菜,要不要嚐嚐?”鳳東妃上來就是一串譴責,玄桓不敢再惹她。若不是她,自己現在早死了,而且她還替自己保守了真如劍的祕密。真正認識了鳳東妃,才知道她和水性楊花一點都不沾邊,風騷嫵媚不過是她對男人的武器而已或者說是她天生的財富。

(朋友說不喜歡看攻城戰,所以小飛刪掉了一些戲份。攻城戰還會有,不過很少了,只有大規模的那種稍稍寫寫,幾筆帶過。馬上就是**迭起了,是主角羣毆一羣人哦,也有可能是被羣毆,都差不多啦,到時候大家會喜歡就好。嘿嘿。其實,從這一章開始,完全可以當做新的一卷。今天的花有些少,兄弟們,花呢?) (本書首發17K,作者不是名人,懇請盜連的網站及時更新,以便喜歡本書的朋友可以看到最新更新。謝謝合作!)

玄桓在少林的時候,吃的都是日日大師做的飯。離開少林,玄桓才知道日日大師的手藝是多麼的差勁。去過虹蜃樓後,玄桓算是知道了什麼是美味,而吃過鳳東妃的母親做過的飯後,玄桓明白了什麼是家常菜。不得不讚鳳婦人手藝超人,家常菜往往會被玄桓吃個碗見底。也正是因爲玄桓老是賴在鳳關月家裏吃飯,江夏的人才把玄桓當成了上門女婿。

玄桓本無意學廚藝,誰想一天鳳東妃她娘閒着無聊,硬要教玄桓下廚。鳳關月並不是書香世家,而是武道世家。鳳關月卻是一個特例,從小不愛習武,酷愛詩書。他的妻子霍氏卻是書香門第,當年也是健康城的紅人,上門提親的人擠破霍家的門。霍氏和江夏城人一樣,早把玄桓當做是上門女婿,對玄桓萬分體貼。

而玄桓不知道的是,他所學的青林雞珍、魚龍漫海、矢志不渝那是霍家祖傳之菜。而霍家最出名的不是祖上基業,就是這三道菜的祕密製法。霍氏教玄桓這三道菜,已經證明她看中了這個女婿。

這一次,玄桓給鳳東妃做的菜,是生敲鱔絲。說實話,玄桓做的一般,比起霍氏做的有天壤之別,不過鳳東妃吃的很開心。

“有這麼好吃嗎?”玄桓看鳳東妃一點都不顧妖女的形象,自己夾起一絲鱔肉。玄桓皺了皺眉頭,和自己想象中的差遠了。“你不會……”玄桓沒有問出來。玄桓知道,如果自己問你不會真的看上我了吧?不論鳳東妃怎麼回答,玄桓都會知道她的意思。

“嗯,怎麼了?”鳳東妃意猶未盡的樣子,嚼着肉絲問道。

“你吃,你吃。我還要上城樓看看,你慢慢吃。”

“我吃飽了,我們一起去。”鳳東妃拿出絲巾手帕,擦了擦嘴。手帕滑過,櫻脣更顯紅豔,玄桓忍不住嚥了口口水。

“走吧。”鳳東妃高興的挽起玄桓的胳膊。玄桓感覺到她皮膚冰涼滑膩,不由一陣欲心蕩漾。鳳東妃看到了玄桓咽口水,悄悄的用胸脯抵着玄桓,隨着走路是不是擠壓一下。

玄桓甩了甩胳膊,“咱們還是分開走吧,我不能害了你。我跟你說過……”

“我知道,你有兩個老婆了!反正你又不跟我爹學,已經兩個了,再多我一個不好嗎?”鳳東妃微怒, 她比煙花更寂寞 ,偏偏這小子就是不動心。從來沒有一個男人敢忽視自己,鳳東妃氣不過,她一定要把玄桓弄到手!

“你是個好姑娘,我真搞不懂你每天爲什麼都故作一副放蕩的樣子!”

“你不喜歡我放蕩的樣子嗎?”

“喜歡!”話出口,玄桓真想拍自己的一個嘴巴子,這該死的靈覺!

“這就是了,我是一個好姑娘,你又喜歡我放蕩的樣子,你爲什麼不肯娶我!”鳳東妃逼近了一步,玄桓後退了一步。鳳東妃湊到玄桓底邊,氣若幽蘭道:“等你娶了我,我們四人大被同眠,多麼好藥快活。”

玄桓一下子想到了春宮圖的畫面,臉紅到耳根。 對不起,我愛你 ,玄桓又退了一步。

“你說呀!”鳳東妃美目一瞪,玄桓再退一步。鳳東妃暗暗得意,你這妖僧也有害怕的時候啊!

“這沒法說!”玄桓心生驚覺,一隻梅花鏢凌空飛來,玄桓側身就會射中鳳東妃,只好伸手接住。空手接鏢也是大忌,因爲一些厲害的毒不需要刺破皮膚就能使人中毒。

玄桓看飛鏢鐵色純正,這才放心。取下飛鏢凹槽的信,隨手把鏢扔到地上,鳳東妃卻彎腰給撿了起來,有時候飛鏢本身就攜帶了大量的信息。

玄桓拆開紙團,細密的小字是玄葉的筆跡:明日午時,三角河灘,少林虛棋、虛畫、玄葉、玄洪恭候大駕!

鳳東妃湊了過來,看到了紙條上的字。峨眉緊湊,怒道:“少林寺怎麼也算是天下名寺,竟然對一個背離師門的人如此糾纏不放,這也太過分了吧!”

“這是我一個人的事情!”

“可是楊廣呢?在三角河灘,是隋朝的地界,楊廣要是埋伏人對付你呢!不要忘記了,你手中有讓天下人都嫉妒的東西!”

“這一次,我會和師兄他們說清楚。師兄他們只是一時心切,纔會不辨是非,卻還不會和楊廣勾結!”玄桓知道,這只是安慰鳳東妃的話而已。

“呵呵,笑話!你說得清楚嗎?你跟隨我爹這麼久了,難道一些事情還不明白嗎?”鳳東妃有些生氣了,玄桓真的沒有把她當自己人!她早就不再算計玄桓手中那把神劍了!她沒有玄桓的靈覺,怎會明白玄桓的心意。


Add comment: